东方小说网
东方小说网 > 一本仙经 > 第五百一十二章

第五百一十二章

手机阅读

“只是,师姐隔一段日子就去看我,这一份照拂之情,师妹怕是很快还不上的。师姐可不要说什么马上就轮到我关照师姐的话,想要得到师妹的关照,师姐恐怕还得等一等。”易清这些话说得格外一本正经,但话听着却又不是正经话,是以,被她这么说出来,就仿佛带上了一些玩笑之意。

“啊?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啊?”虽然一分一秒都不愿意再看到易清这张远看是神仙,近看是走到你面前了的神仙的脸,闫卿卿却还是努力应付着。

这两人一直互相应付到易清认识了几个八重练剑山的真君,跟他们认识并且打过招呼,在那之后,人前演完了戏,易清不为难自己,也不为难闫卿卿,她立即告辞进了幻境。

见易清如此不浪费时间,闫卿卿的心中,到底是有些除了恨之外的别的感触。她说实话是不喜欢进这种幻境的,这世上应当没有几个女子喜欢跟妖兽,即便只是幻象的妖兽,拼斗的你死我活。

她之前一直给自己找借口,借口多到她都已经数不清楚。今日看到易清刚来八重没多久就进了幻境,完全不做别的任何事。闫卿卿看着易清消失的地方很久很久,下定了决心,眼光都渐渐的坚毅起来,整个人也在原地消失。

想要夺舍九转道体,趁其还弱小的时候都不容易,紫霄峰跟她身份地位差不多的思意真君,不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易清还是一个婴孩的时候,还根本没有修炼的时候,就让一个真君夺舍不了,最后甚至丧命。现在她已经是真君,夺舍本就有重重困难,要是易清哪一天的修为比她高了……

原本她对这样的情况是束手无策的,幸好现在她有法子。不过,虽然有方法,易清的实力比她强,她想要夺舍成功的概率就低。所以不管怎样,在她夺舍易清之前,她一定要比易清更强大。

被易清刺激到的人又多了一个,闫卿卿开始奋发图强起来。易清却懒得管她怎么样,她趁着伍娉柔和通悲两个烦人的家伙都不在,完全不担心自己在幻境中玩得过火,然后被杀死踢出来。

易清这一次突破的这样快,是因为她刚刚度过一个大境界。过一重练剑山只用几个月,这种事情,通悲是卯足了劲儿都没做到。而伍娉柔,首先,她做不到,其次,就算是能,她也不敢,那太让易清怀疑了,那真的是彻彻底底傻掉的人都能够看出来,她是在刻意的跟着易清了。

通悲不必多说,他自然是努力修炼,想要赶紧追上易清的。毕竟他师傅的话在他心中,有如圣旨一般。现在跟易清隔了这么两重练剑山,通悲简直惶惶不可终日,生害怕自己不在易清的身边,哪一天突然就完蛋了。

通悲是在被自己的性命督促着,才用上了打出生到现在估计都没有用过的十二分的苦心。在幻境里头几进几出,拼命的劲头格外让人感慨。易清这一次突破,倒是让通悲好好的修炼了几天。

身为天机岛老岛主最宠爱的小弟子,通悲自然是有本事的。他轻轻松松,吊儿郎当,就随随便便超过大部分修士,若是一旦用功起来,修为的爬升速度,便会快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令许多修士怀疑人生,怀疑老天爷是否当真就专门厚待一些人。

到了八重练剑山之后,易清的速度终于慢了下来。八重九重的各宗真君,全都松了一口气,易清这也该停一下了,她要是真的一口气走出练剑山,他们这些人的脸当真是不知道要放哪里去了。幸好幸好……

易清在练剑山八重待到第五年的时候,通悲以比她没慢上多少的速度,从练剑山五重来到了八重。在他之后,伍娉柔也追着来了。

易清被这两个来了之后就要烦她,尤其是每一次她从幻境里面被踢出来,趴在地上起都起不来的时候,简直就没完没了了的人刺激到,本来就抓紧的人,现在更是除了修炼,什么别的都不想做。这两个人在她的耳朵边上,每每她从幻境里出来,也不知道要念叨多少句他们大家应该一起走进幻境去历练的话。

在这练剑山,越到后面妖兽越凶悍,到八九重的时候,的确是会有很多修士三三两两的结伴走进幻境。但是,不照样还是有一个人的吗?既然有,那她一个人有什么错?听这两人的言语说辞,简直像是独自进幻境历练,是什么罪不可恕的事情一般。

再说了,多聚几个人一起进去,这幻境也不是那么蠢的,人多了,妖兽幻象也会多起来的。这算下来,跟单独一个人完全没有区别。既然如此,要同伴干什么?难道是为了壮胆不成?

他们就是想要跟她靠得近一些,易清知道这个,但她却不能如了他们的意,通悲还就算了,伍娉柔,她与她逢场作戏也就是了,难道还真的要凑在一起,让她日日夜夜都拘束于她的视线?

算了吧,她才不想要那么费劲!现在,修炼才最重要,早些离开练剑山才最重要,她可没有什么时间去玩阴谋计策。对于那些靠近她,反正不会抱着多么真切的好心的人,她想办法离远点就是了。

因为通悲和伍娉柔对易清到的刺激作用,闫卿卿到底还是没有完成她的目标——在易清之前突破。

通悲跟伍娉柔追上易清刚刚两年,就麻利的把易清赶去了练剑山最后一重。又跟易清分开了,他们也再一次加油努力,好不容易追到最后一重时,易清离开了练剑山。

从离开灵宗来到紫霄峰,易清用了整整八十年,走过了九重练剑山。如今尚在练剑山之中磨练自身的修士,想一想这个时间,就有些被打击的头晕目眩之感,又嫉又酸得牙都痒痒。

八十年走过练剑山,老天爷真的是够了!干什么要对九转道体这样偏爱?能够来练剑山的真君都不是寻常修士,他们全都是各大宗门未来的希望。但尽管如此,尽管是他们,八十年,能够走过三重练剑山,就已经是非常优秀的成绩了。绝大部分修士都只能过一重,而且那才算是正常。

八十年过九重,在每一重练剑山上待的时间连十年都不到……真真的是够了!

易清走出九重练剑山之后,自身修为还没有突破二重。她没有照着曲白的叮嘱去寻他,趁着倒是开始自发的认真了起来的通悲正在努力修炼,趁着也不好表现的那么急惶惶,好像见不着她马上就要死的伍娉柔也没有跟过来的时候,在这紫霄峰上独自一人,很是自由自在的转悠了一圈。

这一圈转下来之后,易清的手都在抖。大概当真是她懂得巫蛊之术的缘故,她怎么只是一遍粗粗的看下来,就发现了好几处不妥的地方?那些地方,别的真君难道就没有发现过?凑着巧的都没有撞到过?

“只是,师姐隔一段日子就去看我,这一份照拂之情,师妹怕是很快还不上的。师姐可不要说什么马上就轮到我关照师姐的话,想要得到师妹的关照,师姐恐怕还得等一等。”易清这些话说得格外一本正经,但话听着却又不是正经话,是以,被她这么说出来,就仿佛带上了一些玩笑之意。

“啊?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啊?”虽然一分一秒都不愿意再看到易清这张远看是神仙,近看是走到你面前了的神仙的脸,闫卿卿却还是努力应付着。

这两人一直互相应付到易清认识了几个八重练剑山的真君,跟他们认识并且打过招呼,在那之后,人前演完了戏,易清不为难自己,也不为难闫卿卿,她立即告辞进了幻境。

见易清如此不浪费时间,闫卿卿的心中,到底是有些除了恨之外的别的感触。她说实话是不喜欢进这种幻境的,这世上应当没有几个女子喜欢跟妖兽,即便只是幻象的妖兽,拼斗的你死我活。

她之前一直给自己找借口,借口多到她都已经数不清楚。今日看到易清刚来八重没多久就进了幻境,完全不做别的任何事。闫卿卿看着易清消失的地方很久很久,下定了决心,眼光都渐渐的坚毅起来,整个人也在原地消失。

想要夺舍九转道体,趁其还弱小的时候都不容易,紫霄峰跟她身份地位差不多的思意真君,不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易清还是一个婴孩的时候,还根本没有修炼的时候,就让一个真君夺舍不了,最后甚至丧命。现在她已经是真君,夺舍本就有重重困难,要是易清哪一天的修为比她高了……

原本她对这样的情况是束手无策的,幸好现在她有法子。不过,虽然有方法,易清的实力比她强,她想要夺舍成功的概率就低。所以不管怎样,在她夺舍易清之前,她一定要比易清更强大。

被易清刺激到的人又多了一个,闫卿卿开始奋发图强起来。易清却懒得管她怎么样,她趁着伍娉柔和通悲两个烦人的家伙都不在,完全不担心自己在幻境中玩得过火,然后被杀死踢出来。

易清这一次突破的这样快,是因为她刚刚度过一个大境界。过一重练剑山只用几个月,这种事情,通悲是卯足了劲儿都没做到。而伍娉柔,首先,她做不到,其次,就算是能,她也不敢,那太让易清怀疑了,那真的是彻彻底底傻掉的人都能够看出来,她是在刻意的跟着易清了。

通悲不必多说,他自然是努力修炼,想要赶紧追上易清的。毕竟他师傅的话在他心中,有如圣旨一般。现在跟易清隔了这么两重练剑山,通悲简直惶惶不可终日,生害怕自己不在易清的身边,哪一天突然就完蛋了。

通悲是在被自己的性命督促着,才用上了打出生到现在估计都没有用过的十二分的苦心。在幻境里头几进几出,拼命的劲头格外让人感慨。易清这一次突破,倒是让通悲好好的修炼了几天。

身为天机岛老岛主最宠爱的小弟子,通悲自然是有本事的。他轻轻松松,吊儿郎当,就随随便便超过大部分修士,若是一旦用功起来,修为的爬升速度,便会快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令许多修士怀疑人生,怀疑老天爷是否当真就专门厚待一些人。

到了八重练剑山之后,易清的速度终于慢了下来。八重九重的各宗真君,全都松了一口气,易清这也该停一下了,她要是真的一口气走出练剑山,他们这些人的脸当真是不知道要放哪里去了。幸好幸好……

易清在练剑山八重待到第五年的时候,通悲以比她没慢上多少的速度,从练剑山五重来到了八重。在他之后,伍娉柔也追着来了。

易清被这两个来了之后就要烦她,尤其是每一次她从幻境里面被踢出来,趴在地上起都起不来的时候,简直就没完没了了的人刺激到,本来就抓紧的人,现在更是除了修炼,什么别的都不想做。这两个人在她的耳朵边上,每每她从幻境里出来,也不知道要念叨多少句他们大家应该一起走进幻境去历练的话。

在这练剑山,越到后面妖兽越凶悍,到八九重的时候,的确是会有很多修士三三两两的结伴走进幻境。但是,不照样还是有一个人的吗?既然有,那她一个人有什么错?听这两人的言语说辞,简直像是独自进幻境历练,是什么罪不可恕的事情一般。

再说了,多聚几个人一起进去,这幻境也不是那么蠢的,人多了,妖兽幻象也会多起来的。这算下来,跟单独一个人完全没有区别。既然如此,要同伴干什么?难道是为了壮胆不成?

他们就是想要跟她靠得近一些,易清知道这个,但她却不能如了他们的意,通悲还就算了,伍娉柔,她与她逢场作戏也就是了,难道还真的要凑在一起,让她日日夜夜都拘束于她的视线?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