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不详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本仙经第二十八章 不详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体型精壮魁梧的侍卫,扑上前来,似乎带着一阵风,那种危险的气场,让易清习惯性的微微眯了眯眼。

  冲在最前面的两个侍卫到了她身前半丈范围之内的时候,易清动了。

  小晴只觉得自己两鬓边的头发被什么煞人的气息轻轻掀动,她眼前一花,下一瞬,鼻间便嗅到了一种她现在也隐隐觉得熟悉的味道——

  滚烫,带着铁锈的感觉。

  再下一瞬,她觉得有什么东西溅到了自己的脸上。同时,那种让她熟悉的味道,也越发的浓烈了。

  易清的行动轨迹是猛然向前,然后再猛然后退,缩到小晴身后。别说她矫情,她就是有点爱干净,不喜欢什么东西乱七八糟的。对周围环境的要求都是这样,更不要说是对自己。让鲜血溅到脸上或身上,除非是她躲不过去。

  血液轰然喷洒,花厅里,一片寂然。

  即便是在这样的,可以修仙的,人人都不能小视的世界,人们还是会下意识的去相信自己的眼睛。

  年纪小的,个子小的,看起来弱的,一般就不会强大。所以,虽然大家都知道,易清早已炼体成功,那些侍卫却也没有防着她。

  一来是他们有自信,好歹数量多得多;二来是像易清这样虽然是半个筑基,但是却没有一点儿战斗经验的大家子弟,就算是一对一,她恐怕也不是他们当中任何一个人的对手;三来,一个七岁的小女孩,能做什么?

  想来从今以后,今天这个花厅里的人,都会知道一个七岁的小女孩,到底能做什么?

  至少是面前的这一个,她能在一眨眼之间,稳准狠的,没有半点犹疑的砍断两个人的脖子!

  冲在最前头的那两个侍卫,颈子上的破口往外拼命的散播着鲜血,他们来不及捂住伤口,甚至来不及瞪大眼,只凭着身体惯性继续往前冲了两步,刚好冲到小晴的面前的时候,轰然倒下。

  无头的尸体倒在她的脚上,小晴整个人僵滞着动也不动。就感觉到刚才缩到了她后头的小姑娘,在那抛飞的两颗头颅带起来的一大片尖叫声中,用特别从容淡冷的声音重复。

  “说过了,不用绑。要去哪里,说就是了。”

  她的声音不高,却准而又准的传进了易四老爷和那些保持着冲锋的姿态,整个人却不动的侍卫耳中。

  虽然面对的是自己七岁的女儿,但易四老爷的心底里,却升起了一丝忌惮的惧意。她刚刚用那样残忍的手段杀了两个人,但她的声音却没有任何波动。

  杀人见血如同吃饭喝水,这果真是煞鬼!天知道她以前是个什么魔头?

  “你究竟是什么人?”

  本来就没准备再认易清这个女儿,现在更是不觉得易清是他的女儿的易四老爷,让那些侍卫把易清团团围住之后,又派人把易修阳安置好,他这才在自己下属的保护之下,站在离易清远远的地方,问道。

  拿眼神丈量了一下他们父女二人之间的距离,易清暗自嘲笑了一声易四老爷的胆量,接着倒也回答了:“爹爹果真没带脑子下山,我就是易清啊。”

  又被易清给骂了的易四老爷,这一次却不像刚才那样暴怒。他黑着脸,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开口。只给侍卫打了一个手势,让他们围着易清,往花厅外头走,跟着他走。

  这煞鬼开什么玩笑?易清自从出生到三个月之前,几乎就没有走下过秋心岭。在秋心岭上,整日里也都是炼体,要不然就是去书楼里读书,她哪里杀过一个人?就是对战,一般也都是跟她几个哥哥随便练一练,哪里能像她这样,直接抬手便能砍断人脖子,砍完还淡定至斯的?

  这就是个不知道打哪里来的煞鬼!附在了易清的身上!摸了摸揣在怀里的那支黑色木签,易四老爷面孔上带着杀意。

  通悲大师果然从不打诳语,这煞鬼定然要早早除了!否则的话,以后害了整个易家,几乎是必定的事情!

  平安居里,易家主要再一次打发已经跑来说了三次易四老爷带着易清想要见他的下属的时候,被易大夫人阻止了。

  “老爷,你还是去看一看吧。西堇园那边闹出了这么大的乱子,也总是要解决的。总不能真等到天黑,等一群人到易府来要人吧?安安这边,有我看着。”

  易大夫人只知道后果,不知道事情真相,不过她也懒得知道,也懒得去考虑种种疑点。小儿子的事情,已经占据了她所有心力。

  想着一堆人到他易府门前来要人的场面着实不好看,易家主犹豫一番,虽然担心自己的孩子,但还是顺着夫人的话走了。

  易清带着小晴,跟着易四老爷到的地方,是一处比较冷清的院子。井口长起了草的枯井,有段时间没有修葺,跟易府别处建筑比起来多少有些破败简陋的屋宅,地上带着裂纹,铺排也不整齐的青砖……

  此刻是午后,天上的太阳比正午那会儿还要毒辣些,四面一切景物都被照的亮到刺眼,但易清却隐隐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看到易家主独自走进这院子,易清默默垂下眸子,看向自己的双手。易家主似乎就在这短短的一个时辰不到的时间之内,变老了许多,但易清却没什么高兴的。现在的场面,容不得她高兴。

  她察觉到了危险,她有对于危险的敏锐直觉,但她明明知道,却避不过。就像她对小晴说的,她跟小晴说她无路可走,其实她也是,无路可走。

  她不可能直接去告诉她的大伯,说易修安身上的蛊是她下的。一来她大伯一时间会不会信还是两说,二来,她当真不敢就这么承认。

  她在秋心岭上的书楼里面学了不少东西,也知道了不少东西,知道巫蛊是禁术。就她现在的这点儿能耐,若是明晃晃的把此事说出去,就算是她能靠着一条蛊虫控制易修安,间接的控制她的大伯,那也还是太危险了!

  这个世界于她而言,太过浩大,也太过陌生,更是太过神秘而令人生惧,她真的是还有无数的事情不了解。

一本仙经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5062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