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高炽君(1)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我祖父是朱元璋张浩朱允熥第191章 高炽君(1)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上谕,燕世子高炽出使东瀛,特赐着亲王皮弁服。

  ~

  弁,冠耳。

  大明开国之后复盛唐衣冠,皇族子弟公卿大臣都有着严格的服饰规定。

  朱高炽是燕王世子,按照礼法皇太子亲王皮弁皆九缝,而世子八缝,郡王七缝。因此次出使东瀛,特准许他戴亲王规制的皮弁。

  精美的九缝皮弁被郑和小心的从玉匣中捧出来,戴在朱高炽的头顶。皮弁每缝前后各用彩玉五颗珍珠九颗,在冠武及贯簪用以金饰,冠插金簪系朱缨。

  朱高炽胖脸上原先种种或是消极或是忧心的情绪,在皮弁戴上的瞬间,顿时全部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满是郑重。

  随后郑和又指挥其他侍卫等人,虔诚的从箱子中捧出礼服。

  上衣是绛纱袍,通体大红色不带任何纹章。而后是下裳,前三后四裳腰连之,又有中单蔽膝等。

  这些衣物和皮弁结合在一起,就是大明皇子亲王的等参加四夷朝贡,外官觐见,降诏进表时候所穿的皮弁服。

  在是否应该如此高规制由大明藩王世子,出访藩国的问题上,礼部的官员们吵了数个时辰,甚至差点在官衙之中老拳相向。但在朱高炽到达东瀛后,所选择的礼服问题上,确实出奇的一致。

  这种接受四夷朝贡的礼物,当然不让。

  在大明官员们的心中,即便是不在中华的土地上,尔等东瀛之人见到大明的皇孙世子,也是朝贡。

  “殿下,好了!”

  郑和恭敬的后退半步,低声说道。

  朱高炽整理下领口,站在镜子前看看自己的身躯,又整理下腰间的玉带。

  “还是胖点好,穿衣服有派,瘦的人撑不起来!”

  他脸上带着笑容,心中暗道一句。

  随后,迈着四方步,“走!”

  ~~

  砰砰,船头忽然三声炮响。

  码头上的恭迎朱高炽的东瀛大名山名时熙猛的吓了一跳,下意识的猫腰。

  他这一猫腰,山名家的家臣阁老们以为家主开始行礼,码头上顿时俯身一片。

  锦衣卫千户纪纲,在船头大喊,“燕王世子殿下到!”

  “恭迎世子殿下!”

  而后,两列鹅冠锦衣的锦衣卫,按着腰中绣春刀,簇拥着朱高炽从舢桥走下。

  山名家主山名时熙带着儿子山名时幸,还有阁老山名重村等人,快步上前,“鄙人山名时熙见过天朝世子殿下,殿下驾临鄙邦,蓬荜生辉!”

  “外藩不必多礼!”朱高炽爽朗大笑,上前亲手扶着对方的肩膀,而后拉着对方手,笑道,“孤来之前就听闻,山名家主乃是博学多才雅致高洁之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然。”

  说着,继续笑道,“不是孤故意说好话,外藩乃东瀛诸侯,执掌一方之人。可孤观之,外藩儒雅随和面容中正,一看就知是文武兼备又饱读诗书的当世良才,实在让孤大感投缘。”

  山名时熙闻言大喜,他们这些东瀛的诸侯大名,不管内心多么赳赳武夫,但表面都喜欢以士大夫自居。

  “殿下又言重了!”山名时熙笑道,“能得殿下谬赞,实在是鄙人三生有幸!”说着,揽过身边之人笑道,“这是犬子,山名时幸!”

  “见过天朝世子殿下!”山名时幸的年纪比朱高炽大了几岁,态度谦恭。

  “果然是虎父无犬子,令郎一表人才。”朱高炽大笑,柔和的目光不断打量对方。

  其实是心中在腹诽,“你爹叫时熙,你叫时幸,你们爷俩一个辈分?”

  随后他的目光微转,在迎驾的东瀛众人脸上一一扫过,所有人的表情都尽收眼底。

  有人的眼神中是炙热,有人是恭顺,也有满不在乎还有枉然。当然,还有不服和桀骜。

  朱高炽虽接受的传统儒家教育,但作为皇孙,作为朱家的第三代他还没蠢到以为别人对天朝的恭顺是理所当然。四夷臣服,服的可不是天朝两个字,而是天朝兵威还有国力。

  一个国家也好,一个人也好,一味的高傲只是自大和愚蠢。

  使中华为天朝的除了刀兵还有礼仪,甚至有时候礼比刀还重要。

  朱高炽笑笑,“敢问令郎可有表字?”

  东瀛礼仪传自中华,公卿诸侯之间更是以汉学为荣,山名时幸乃是大名之子,自幼接受的也是儒家教育,如何没有表字?

  问对方的表字,是朱高炽释放的善意。因为称呼对方的表字,会显得更亲近更友善。

  此时朱高炽忽然如此发问,对方父子马上明白对方话中的含义。

  “犬子尚未有表字!”山名时熙鞠躬笑道,而后略微迟疑,“鄙人斗胆,若世子殿下不嫌犬子粗鄙,还请殿下赐字!”

  朱高炽微微沉吟片刻,“这如何使得?”

  “您是天朝上国世子之尊,又是陛下钦差,若肯赐字,乃是犬子的荣幸!”山名时熙继续笑道,“更是山名家的荣幸!必然是千古传唱的佳话”

  他堂堂东瀛一方诸侯,领地之内犹如皇帝一般。

  之所以如此低姿态,可不光是因为朱高炽身份的原因。更深层次,是因为自从上次大明锦衣卫指挥使何广义回大明之后,按照双方约定,所送来的军械将官等,让山名时熙深刻领悟了一句话。

  天外有天,山外有山。

  他心中早先自然是有借重大明之意,但更多的是把和大明的私下条约当成了生意交换。可当他见了到达东瀛的大明火器军操演之后,见识了那开山裂石的铁炮之威后。

  心中的借重已变成了依仗,甚至想着若大明肯给他更多的铁炮和军械,还有骑兵,山名家称霸东瀛易如反掌。

  他的麾下还有其他东瀛诸侯之中,不是没有人反对过分的和大明亲近,许多人甚至说高丽就是前车之鉴,与大明亲近无异于与虎谋皮。

  更有人说,明国皇帝爷俩,都是典型的金杯共汝饮,白刃不相饶之人。他们翻脸比翻书还快,表面上跟你两国如何如何,说不定私下里已经抽出了刀子。

  可在山名时熙看来,东瀛和大明跨山隔海,他大明即便对东瀛有野心,也只能暗中窥探。跨海吞掉东瀛,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对于大明,他有借重有依仗,还有利用。

  此刻,让朱高炽赐予他儿子表字,更不是一时口快,而是处心积虑之后的表态。

  和大明皇族拉近关系,更是百利无一害。这位燕王世子殿下,他将来要掌握的,可是大明最精锐的北方军队。数以万计的骑兵,数不清的铁炮火铳。

  朱高炽有心示好,山名时熙顺水推舟。

  “这个......”朱高炽在微微沉吟,“既然外藩如此,孤也不能推脱。”说着,看看山名时幸,正色道,“外藩父子二人,心向天朝仰慕中华,孤看不如令郎的表字,就叫心华吧!”

  山名父子大喜,同时鞠躬,“阿丽亚多购大姨妈西大!”

我祖父是朱元璋张浩朱允熥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10222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