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文官要开炮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我祖父是朱元璋第138章文官要开炮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男人这玩意,就他妈四个字儿,喜新厌旧。

  甭管老的少的,憨厚的还是坏的冒水的,有学识的没能耐的,都一个揍性。

  一夜春雨,小径深处百花齐放,至天色破晓,云雨方停。

  “啊..........!”

  张蓉儿寝宫殿外,一门之隔的值班房,小顺子实在困得受不了,带着眼泪打了个哈欠。可刚打了一半,又马上自己捂住嘴,硬生生的憋回去。

  小丫头坐在罗汉床上,两个马尾辫微微有些凌乱,额头上整齐的流海儿也打绺了。两眼无神,还挂着熬夜的黑眼圈,小摸样别提多可怜了。

  寝殿,是皇太孙和她家小姐,她这个陪嫁进宫的小丫头,自然就要担起守夜的责任来。

  “顺子!”外面一声轻唤,王耻撩开门帘,蹑手蹑脚的进来,“里面还没起身?”说着,王耻看到了小顺子的模样,吓了一跳,“你这是.........一夜没合眼?”

  “王大叔,我倒是想睡呀,可昨晚上里面那动静,我地妈耶!”见了王耻,小顺子跟见了救星似的,直接拉着对方诉苦,“床板咚咚的,好不容易熬过了上半夜,我刚打个盹儿。殿下就嗷嗷的,跟狼嚎........”

  “嘴上没把门的!”王耻一把捂住小顺子的嘴,惊吓道,“这些话也是你说的!”然后,侧耳听听寝殿的动静,给了小丫头一个板栗,“你也是个大姑娘了,不嫌丢人!”

  “殿下本来就叫了,这有什么丢人的?”小丫头一脸天真,大眼睛眨巴眨巴的。

  一秒记住https://m.

  “这事不能乱说!”王耻跺脚道,“再说,你懂什么呀?”

  小顺子皱眉想想,“王大叔,你懂?”

  “杂家!”王耻好悬没背过气去,摇摇头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纸包,递过去,“在这守了一晚上,饿了吧!垫补几口!”

  “这是啥.......呀,桂花糕!”小顺子顿时眉开眼笑,“王大叔,您对我真好!”说完,两块糕点塞进嘴里,腮帮子马上跟松鼠似乎的,上下一动一动。

  王耻笑着看她,眼神满是喜欢,轻声道,“慢点,没人和你抢。”说着,又道,“跟你说了好多次,进了宫来,就不能一口一个我我的,要说奴婢!”

  “我不是见了您才这么说吗?”小顺子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我又不傻,跟别人呀,知道分寸呢!”

  “感情你跟杂家,就不知道分寸!”王耻低声笑道。

  然后看看天色,又侧耳听听,脸上露出些担忧来。

  以前不管殿下在哪个贵人处留宿,这个时辰都已经起身了。怎么今天,还不起呢。

  殿下刚回京,指不定多少大臣等着召见。若是耽误了正事,那些大臣们,不敢寻皇太孙的不是。可是骂起他这个太监来,却是丝毫不手软。

  心里正想着,忽然看见挂在门梁上,细绳拴着的铜铃微微动了几下。

  啪啪,王耻轻轻鼓掌,清了下嗓子,“殿下起身了,赶紧伺候着!”

  殿外,已准备多时,捧着各种用具,洗漱用品的宫人鱼贯而入。

  王耻躬身,在寝殿的门帘外喊道,“殿下,奴婢们进来了!”

  “嗯!”里面传出朱允熥似乎还有些尚未清醒的答应声。

  撩开门帘,奴婢们缓缓进去。

  朱允熥赤脚坐在床榻上,依旧闭着眼睛。满是娇羞的张蓉儿,半跪在他身后。

  白皙的手臂,在丝绸小衣露出半截,手里拿个碧玉梳子,正在给朱允熥小心的梳头。

  “奴婢给殿下净面!”

  温软的毛巾,轻轻擦过面颊,朱允熥似乎清醒了许多。睁开眼睛,两个小宫女,一个捧着镜子,一个拿着毛巾,跪在身前。

  举着的镜子,正倒映出张蓉儿那张春潮未散,娇嫩脸庞。

  似乎感受到朱允熥的目光,张蓉儿面容更加羞涩,垂下头,正好被丝丝秀发遮挡住半边脸。

  “暗恨鸡鸣声不远,佳人起身半遮面。拂去发丝见真容,昨夜春雨依稀现!”

  朱允熥嘿嘿一笑,一首诗脱口而出。

  张蓉儿手上一顿,只是羞得不行。脑却在想着,这是谁的诗?她是官的家的女儿,自幼熟读诗书。可这首,偏偏却没听过。

  忽然,脸上瞬间发烫。

  这诗,一听就不是什么好话!

  “嘿嘿!”朱允熥顺手抓住张蓉儿一只手,笑道,“这诗怎样?孤一世之做!”

  张蓉儿不说话,浅浅低头,不胜娇羞。

  王耻在一边笑道,“殿下大才,好诗好诗!”

  朱允熥翻个白眼,“你懂什么!”

  头梳好,洗漱完毕,朱允熥打扮一新,容光焕发。

  随后,宫人在殿摆放早膳。

  填漆花长条膳桌,晶莹剔透的白米粥,乳白色的银丝画卷。翠绿清炒春笋,酱烧口蘑,芝麻酱拌扁豆,香油一扭嘴儿(刚出芽的黄豆芽),外加一盘切开的微微冒油的腌鸭蛋。

  虽然看着种类不少,但都是装在小盘,而且也多是时令菜肴,并不奢侈。

  朱允熥和张蓉儿在桌边坐下,看着那盘鸭蛋,朱允熥不禁笑道,“说起来,你我之缘,还缘于此!”

  也是想起从前,张蓉儿目光满是柔情。当日在河堤上一见,仿佛就在昨日。

  “昨夜你也累了,多吃些!”朱允熥亲自给张蓉儿盛了碗粥笑道。

  瞬间,后者脸上的火烧云直接烧到了脖子上。

  吃过早膳,众人叩拜,朱允熥精神奕奕朝东宫而去。今日无大朝会,他要在景仁殿,召集臣子问政。

  刚刚走出未多远,就见朴不成正带着一群宫人,抬着几口箱子,迎面而来。

  “老朴,哪去?”朱允熥停步笑问。

  “奴婢参见殿下!”朴不成先是恭敬的行礼,随后笑道,“燕王府的几位皇孙不日进京读书,奴婢去把皇子所当年燕王居住的院落收拾出来!那处地方闲了有些年了,所以奴婢带人去规整规整!”

  那哥仨要进京了!

  一想起燕王的三个儿子,朱允熥的脑海就浮现出那个憨厚却精明的胖子,仰着脖子的老二,还有他们家那狐假虎威的老三。

  燕王?

  朱允熥心冷哼一声,沉思片刻,“既然是那边闲置了许多年,不如换个地方吧!”说着,问道,“你回禀皇爷爷一声,该是无碍的吧!”

  “这打什么紧!殿下金口,奴婢照办就是!”

  “淮王就藩之前在皇子所住过些日子,前些年刚刚翻修过,让他们住那吧!”朱允熥笑道,“对了,皇爷爷派谁去北平接他们哥仨?”

  朴不成躬身道,“是魏国公徐都督!”

  “徐辉祖去了?”

  “皇爷爷还真是.........”

  朱允熥心好笑,徐辉祖和燕王走的不近,但也是燕王三个儿子的亲舅舅,老爷子还真是会用人。

  想必,到时候后燕王的表情,应该格外精彩。

  随后行至东宫,群臣已至。

  “臣等叩见皇太孙殿下!”

  朱允熥从跪拜的臣子穿行,在宝座上坐下,“平身,赐座!”

  今日召见的群臣,多是东宫一系。吏部尚书凌汉,户部傅友,礼部李原名。书舍人刘三吾,督察御史高巍,翰林学士方孝孺等人。

  这些人,都有一个特点,头铁!

  “前几日孤在淮安给你们发回的手谕都看了吧?”朱允熥直接开口问道。

  “可是皇庄,勋贵庄园一事?”凌汉先开口道,“殿下的手谕,臣细细看了三遍。凤阳都,皇庄田产太多,恐非百姓之福!”

  “嗯,明日朝会,你可以上书此事!”朱允熥开口道,“可以和皇爷爷还有孤,痛陈弊端,哪怕言语激烈些,也是无妨的!”

  人老成精,听朱允熥这么说,凌汉就知道,定然是皇太孙要他打前战。

  “臣遵旨!”凌汉开口,故作迟疑的说道,“只是,光说皇庄,而不说勋贵之田............”

  “凡事,都要先来后到嘛!”朱允熥笑道,“皇庄在先,其他在后!”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顿时明了。

  各个眼睛发亮,官集团终于可以对勋贵开炮了。

我祖父是朱元璋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10902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