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暮年 1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我祖父是朱元璋117 暮年 1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本王亲自出迎!”

  听说皇太孙派遣的天使到来,晋王朱棡忙整理下衣冠,欲出外亲迎。

  身形刚动,见到跪在地上的燕王父子,神色微微有些松动。

  “老四,有些话,还是要你当面和东宫亲自说。你和我没甚用,而且我心里,也实在不想宽容你!”说着,看看朱高炽,“哎,你家老大,倒是个好孩子!”

  说完,出门儿去。

  “爹!起来吧!”朱高炽扶起朱棣,并帮着他扫扫膝盖上的尘土。

  “你爹我一辈子没求过人,这下却把所有的脸面都丢尽了!”朱棣苦笑道。

  朱高炽看着自己的父亲,“从小爹便教导儿子,大丈夫能屈能伸,一味的走到底,不是骨头硬而是莽夫,唯有识时务,才是大丈夫!”

  朱棣看了儿子半晌,咧嘴一笑,“对,我儿说的对!是你爹想左了!”说着,微微侧头看看外面,听听外面的脚步,“走,回去喝酒去,这天喝几杯才好!”

  爷俩相互搀扶着,从另一侧朝外走。

  “老大,第一次杀人,你怕不怕?”朱棣问道。

  “当时不怕,现在觉得心里恶心,心跳得厉害!”

  “和尚一身近身短打的功夫,三两个人近不得甚,没想到最后折在你的手里。”

  “儿子虽然胖,但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之人呀!也是从小练武的!再说出其不意,他怎么也想不到儿子敢杀他!”

  “人家跟你爹主仆一场,还是好生收敛了吧!”

  爷俩絮絮叨叨的,渐行渐远。

  ~~~~

  咯咯咯咯!

  安卓、IOS版本请访问官网https://.biqugeapp.co下载最新版本。如浏览器禁止访问,请换其他浏览器试试;如有异常请邮件反馈。

  朱允熥派来的使者,冻得跟风中的鹌鹑似的,整个人都蜷缩在厚厚的貂皮大氅之中。眼睫毛上,眉毛上,鼻孔上都挂着白色的冰霜,上唇和鼻子之间,还有着黄澄澄两条冻住的鼻涕。

  “下官见过王爷!”解缙感觉手脚都不是自己的,连说话都好似不是从他口中发出来一般。

  晋王朱棡看看狼狈的解缙,“这怎么冻成这样?”

  “冷啊!”解缙嗓子沙哑,“刚到北地,下官还有些心思欣赏北国风光,可走了几天之后,下官下官什么心思都没了,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冷!”说着,顿了顿,“太他妈冷!”

  “哈哈哈!”朱棡爽朗的笑起来,“习惯就好,你是南人,不适应北方的寒风也是应当的。再呆些年,你就习惯了!”

  顿时,解缙脑袋摇成拨浪鼓。

  “来来,里面请,暖和暖和!”朱棡把人往军帐里面请。

  刚一进来解缙眼睛一亮,三两步走到火炉边,直接蹲下伸出手烤火,脸上满是满足和陶醉的神色。

  “来人,给解翰林上奶子!”

  晋王朱棡爽朗的说道,不过话音刚落他脸色马上有些诡异,快步走到刚才他坐着的椅子边,不动声色色的,悄悄把椅子边那颗人头,嗖的踢到角落去。

  解缙此时正在烤火,根本没注意到。听闻朱棡给他上奶zi,脸色忽然变得十分诧异。

  “这个王爷,下官顶风冒雪前来,是待了东宫的口谕,正事未做之前,如何能荒唐行事,奶”

  说着,他说不下去了。

  他误会了,晋王朱棡所说的奶zi,不是他以为的奶zi。

  而是,北地胡人常用的奶茶。

  “常常,虽然粗鄙些,但最是暖身解乏!”朱棡亲手给解缙端了过去,“这是羊奶,方子是以前大都城中鞑子皇帝用的。听说呀,他们以前专门用人的,他们宫里养着几百号健壮的奶妈子,专门给皇子皇孙用。”

  “多谢王爷!”解缙捧在手里,感受着瓷器上传来的温度,惬意的长出一口气。

  “殿下那边,有何旨意?”朱棡小声问道。

  “你说的事殿下都知道了!”解缙也小声的回道,“殿下说,人在做天在看,多行不义必自毙!殿下知道您性如烈火,眼里不揉沙子。但还是让下官和您说,收拾他不在一时,如今北疆还有用到他的地方,贸然动手是能大快人心,但若弄得北平辽东,连番振动,军旅元气大伤未免得不偿失!”

  “殿下还说,这可不是杀一人,关一人那么简单,涉及到数万兵马数千军官将校的调配,若是操之过急,反而损了自家的筋骨!”

  朱棡点点头,“还是殿下思虑的周到些!只是,不给他个教训,终究难处心里的恶气!”

  解缙看看左右,见帐篷之中只有他们二人,继续低声道,“王爷不必多想,殿下让下官跟您说,其实那人如何处置,老皇爷那已经有了安排?”

  “恩?”朱棡顿时错愕,“父皇都知道了?”

  “王爷,皇爷是何等人,想知道啥能不知道?”解缙笑笑,轻轻开口,“皇爷在朴总管那有份秘诏,就是关于以后如何处置”

  安卓、IOS版本请访问官网https://.biqugeapp.co下载最新版本。如浏览器禁止访问,请换其他浏览器试试;如有异常请邮件反馈。

  “知道了!”晋王朱棡叹气,“父皇明鉴万里!”说着,笑起来,“殿下胸有成竹,本王也就放心了!”

  “猴子还能逃出如来佛的掌心?”解缙也笑了起来。

  他千里迢迢而来,就是因为东宫那边担心,晋王朱棡管不住自己的脾气,一怒之下就在边疆闹出什么事来。如今大军在外,征战未修,若是闹出什么乱子来,不可收拾。

  那人,可不是束手就擒之人,更不是心悦诚服之辈。

  朱棡又追问,“父皇近日来身子如何?”

  “嗯”解缙沉吟一番,“这正是殿下让下官来的另一个原因。”

  “父皇怎么了?”朱棡大急道。

  “前些日子,老皇爷梦里魇着了,半夜说有人要杀他,差点抽剑杀人。紧接着几天都睡不着,说梦着了故皇后太子等人。”

  “有时候即便是睡了,也梦里说胡话,说的都是当年在淮西起兵时的旧事!”

  “皇太孙担心皇爷的身体,亲自搬到皇爷身边住。”

  说着,解缙叹口气,“您是没见着,短短时日之内,皇太孙已经熬得不成样子了!”

  “那父皇到底如何了?”朱棡急得不行。

  “太医院十二个时辰看着,开了些安神醒脑的药,下官出发的时候,总算能安稳的睡了!”解缙说道,“不过老皇爷的脾气越发暴躁了,现在除了皇太孙和小吴王之外,没几个人能近身的!”

  朱棡听了,脸上满是惆怅,长长的叹气久久不语。

  “解翰林,您给本王交个底,父皇的身子”

  “这不是人臣能说的!”解缙开口道,“但人生七十古来稀,这几年皇爷连番重病,有些事也不得不”

我祖父是朱元璋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10902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