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盛世?1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我祖父是朱元璋第102章盛世?1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咣!咣!

  紫禁城的晨钟,唤醒沉寂的天地。

  初冬的紫禁城内总是萦绕着淡淡雾,当厚重的宫门开启,无数官员按照品级官阶大小,挂着肃穆的面孔鱼贯而入。

  今日是奉天殿大朝会,在京品以上官员稀数参加。

  武大臣们从午门进入,分成两列在午门前驻足。

  而后,紫禁城悠长的晨钟变成震撼的鼓声,武大臣们排着队从午门两侧的小门,就是腋门入宫。然后按照品级,分列奉天门的两侧。

  鼓声落下,数位飞鱼服锦衣卫按着手的绣春刀,簇拥着一位红衣太监来到奉天门前。

  啪!啪!

  清脆的鞭声响彻宫城,而后更有礼部唱官员们齐声唱诵,“圣上驾到!”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殿内外都是山呼海啸的万岁之声,臣子们恭敬的俯身叩首。

  万岁声之,一身龙袍的朱允熥缓缓从后殿走出,微微拎着自己的龙袍的下摆,踩着丹阶走上龙椅。

  丹阶很长,龙椅很高,坐在上面一览众山小,能看到大殿内外所有的臣子们。

  这寓意着天子可以看到整个天下,可坐上去之后才发现,其实能看见的不过是眼前,而更远的地方则依旧是蒙蒙一片。

  同样的,远处的官员们看着龙椅上的皇帝,也不过是个黑点而已。

  “众爱卿平身!”朱允熥轻轻的说了一声。

  随后,又经过太监和礼官的重复,大殿内外的官员们才起身。

  “臣,启奏陛下!”

  老迈的户部尚书傅友颤颤巍巍的出列。

  他很老了,老到即将回家养老。身上虽还挂着尚书的官位,不过等等闲事已不怎么理会。只有这种重要的大朝会时,才会作为户部的主官上奏。

  朱允熥一向是优渥老臣,尤其是这些从他父亲朱标在世时,就重用的臣子们。傅友户部尚书正二品,加太子太保正一品,就是三公之一,更有特授的光俸大夫。

  但从这些官职上看,他的殊荣已不亚于开国勋贵之的各个公爵,甚至更有过之。

  “老尚书请说!”龙椅上的朱允熥说道。

  “今年秋收已毕,除却陕西有三府受灾之外,皆是丰收,真乃百年难得一见的国泰民安。”

  “夏税收得米麦共计四百七十一万两千九百石,绢二十万千四百匹。得银,三十万千九百锭。”

  “秋粮得米两千七四十二万九千四百五十石,绢五万九千匹。得银,五万七千另三十锭。”

  粮和绢都算在一块,大明帝国今年征收到的粮食是三百零万吨。(明朝的斤和现在不一样)。

  一锭为二十两,也就是说还另外征收到现银百九十五万多两。

  民间流行的是银元,而朝廷收的是足两的银子。这么一算,百多万又可多出三成的进项。

  龙椅上的朱允熥表情并未见多少欢喜,这个数字和往年相比并没有太多的增长。若是再过几年,等推行的摊丁入亩彻底实施开来,这个数字或许会大幅度的增长。

  但就如今看来,这个数字已然很不错了。

  林林总总加在一块差不多两千多万,在现有田亩统计,全国有耕地百十万顷的情况下,这笔钱不能再多了。再多了,就要涉及到老百姓的口袋问题。

  这也是老爷子定下的祖训,国家要钱,但不能从老百姓的兜里掏。

  不过,这些都是征税,另有两淮云川等地的盐税,一年也是一千多万。可那些税是用来军队开支的,不算在粮税之。

  大殿的傅友还在兴高采烈的说着各项数据,而朱允熥则是陷入沉思。

  这样的税务看着是不少,但对于庞大的帝国开支而言,最终也剩不下什么。

  总的来说大明的税收制度还是太僵化,当初老爷子认为这个税收既然足够了,就不要再巧立别的名目。老爷子不是不想收税,他是更怕下面的官员们,用为国家收税当借口,实行残民的横征暴敛。

  可是这样健康的财政并不是每年都能保证的,如今是国泰民安兵力强盛,可以后呢?历史上的大明就是这样,等期土地兼并严重,天灾人祸并起的时候,才幡然醒悟已经迟了。

  想到这里,他不禁心暗自叹口气。

  历史上,在大明千疮百孔轰然倒塌之后,新兴的满清王朝吸取了大明王朝的全部教训,张居正的一条鞭法被满清的精英统治们换了个汤,大刀阔斧的推进,哪怕为此士大夫们怨声载道,人头滚滚。

  清朝的前期,每年的国库进项高达四千万两。

  雍正末年国库结余千万两,就算是乾隆退位后国库依然有一千九百万两的结余。

  现银,全部是现银!

  要知道,满清从康熙到乾隆期间,可是有着长达七十年的对外扩张战争。尤其是乾隆时候,清军一度在亚暴走,福康安率军翻过喜马拉雅山,把支持尼泊尔的英国军官一顿暴揍。哈萨克等地连年上表,请求内附。

  长达七十年的对快扩张,打得是什么?

  是白花花的银子,黄澄澄的金子。

  因为在mengu和xiyu的作战,使得当时的满清和俄国的矛盾不断加剧,边疆摩擦越来越大。甚至因为俄罗斯当时藏匿了准噶尔汗策妄阿拉布坦的外孙阿睦尔撒纳,满清竟然一度扬言,不把人送来就跟你开战。

  最后即便阿睦尔撒纳病死在俄国,但受不了满清的军事压力,最终俄国还是要把它的尸体送回来。

  乃至后来土尔扈特部东归,俄国方面以尼布楚条约,双方不得藏匿对方逃犯的条款说事,乾隆就直接告诉他叶卡捷琳娜,你敢来追吗?

  “若尔等不从我言,决然不成,必与尔等交战!”

  他乾隆哪来的底气,还是白花花的银子,黄澄澄的金子,有钱!他不但敢说要揍你,还和法国一块,对沙俄进行经济制裁。

  从古到今毛子何时吃过这种亏?以至于叶卡捷琳娜在给伏尔泰的信写道,国的历代皇帝都热衷于吞并和扩张,就不知道和平两个字怎么写?

  钱是英雄胆,一个人有钱就可以横着走。

  一个国家有钱,更可以横着走。

  朱允熥不喜欢满清,但也必须承认他比大明更优秀的地方,就是财政,健康的财政。

  可以这么说,在甲午战争之前,清朝的财政都极其健康。一九一年,满清财政收入千九百万万两,财政支出七千九百万两,盈余一百万两。其海关关税,达到一千万。

  哪怕到了满清快倒台之前,每年的海关都有三千万。

  “要有钱,有钱!”

  朱允熥心暗道。

  可是如何才能给大明带来健康完善的财政呢?

  开海拓张是一方面,税法也是另一方面。

  但具体实施起来,绝不能如商鞅变法那样。

  只给予百姓基本的生活保障,其他一切生产资料归属于朝廷。

  因为这样下去的最终结果,国富民贫。

  “启奏皇上,除了上述的正税之外。今年的商税........”

  忽然,朱允熥精神一震。

  而老迈的傅友却开始卖关子,得意的看了一眼其他几部的官员们,大声道,“大明国库之充盈,远胜前朝。”

我祖父是朱元璋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10902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