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2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末日乐园2102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这是防盗,说实话我就不喜欢写重逢,因为真的很难写……

  我杀了她?

  林三酒低头扫了一眼——麓盐仰面躺在地上,从正面看不出来她背后的伤有多惨烈,只像是睡着了一样神色平静。如果不是清楚地知道有什么东西从她喉咙上钻了进去,恐怕即使是林三酒,也发现不了那一个细微得几乎看不见的红点。没有进化成完全体的人格,在死后就维持不了那一身“假血假肉”了,眼看着小姑娘就像海浪上的泡沫一样,在数息间已经渐渐化于无形。

  有人杀了她,或许是想让这件事早点结束,或许是怕麓盐说什么拖累了自己;毕竟在她死去之前,选择帮助她的人格可不少。

  “莎莱斯,全速前进!”

  她冷冷地喊了一声,抬头盯着那个小男孩:“……谁也别想从这儿传送走!”

  “你还要我们干什么?”

  那個小男孩看起来比麓盐年纪还小,身子矮矮瘦瘦的,但神态、语气都成熟得和一个成年人无异——上次见到他时那一副吸鼻涕的模样,毫无疑问都是装出来的:“是因为我们也对你下过手吗?那时我们性命受迫,不得已为之。扪心自问,如果你的命被人攥在手里,你就会那么伟大,立刻选择牺牲自己吗?”

  他放缓了语气,像劝告又像讲和似的说:“她已经死了,卢泽的仇你也报了,不如就这么算了吧。”

  另一个“林三酒”喉咙里忽然低低地呜了一声,也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她”始终游离在那几个人格之外,似乎融不进去似的;林三酒仔细打量了“她”几眼,没有回答小男孩,却先朝“她”招了招手:“……把你的背心脱下来。”

  “什么?”一秒记住m.luoqiuww.cc

  “别让我重复。”

  另一个“林三酒”看了看几个人格,见没人反对,这才慢慢脱下了那件黑色工字背心,茫然地抓在手里。连“她”背心下的运动内衣,都和林三酒本人的一模一样,确实不得不让人佩服卢泽的变形能力。

  “给我。”

  背心被轻轻扔了过来,落进她的手里时,还能感觉到一点儿体温。她低头看了看,将它套上了——身旁的波西米亚见状,从鼻子里喷了一声气。

  “……喂,你怎么说啊?”小男孩见她不理会自己,有点儿沉不住气了。Bliss早在麓盐死的时候就回到了卢泽体内,似乎再也不想理会这件事了;此时站在小男孩身边的,除了12之外,只有一个不认识的瘦长脸女人。

  Exodus刚才在大洪水即将碰上它的时候猛然一加速,总算是勉勉强强地脱离了大洪水的触角,然而舷窗外温柔闪烁的光色却始终没有被甩掉,依旧如影随形地跟着这一艘飞船——从舷窗里透进来的光影变幻,叫人感觉整艘Exodus都浸泡在了一片绚丽光海里。在【交叉小径的花园】之中,仿佛大洪水所在的那一个维度的宇宙才是真实,她所身处的现实反倒模糊不清、扁平无趣。

  林三酒摇了摇头,将这样的感觉甩开了一些。

  那小男孩见她摇头,显然误会了。即使他看不见大洪水,恐怕也能猜到它离得不远;他咬着嘴唇想了想,与身边二人交换了一下目光,扬声喊道:“你要怎么样?”

  须臾之间,她也下定了决心。

  “什么时候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清楚了,什么时候我就让你们走。”林三酒走近门口,拉起那把椅子,神态平静地坐下了。她翘起一双长腿,正好将门口给彻底挡在身后:“……12,你是玛瑟之后分裂出来的人格,你知道得应该最多。我要知道一切细节,包括为什么这件事里又扯上了人偶师。”

  12脸上浮起了无聊的神色。

  “听了也是白伤心,又不能叫人起死回生。”他假装成体贴林三酒的样子说道——最叫人感觉不舒服的,是他压根没有隐藏这种“假装”。如果打个比方,12就像是装在人皮里的一只蜥蜴,模仿人类的反应只是因为他正身处于人类之中,但就连这种模仿,他做得也漫不经心。

  “至于人偶师……麓盐看见人偶师和你在一起,于是一时兴起,冒出了个顺势把你做成人偶的点子。她常常这么异想天开,也不是头一次了。不过人偶师那么厌恶你,却始终没对你动手,也真是叫人想不通。”

  大概十二界里很少有人会想到,其实“疯狗”竟然如此言而有信。

  林三酒没有解释,只是哼了一声:“……从头说。从麓盐醒来的时候开始说。”

  12百般无聊地叹了一口气,忽然转头向那小男孩问道:“我说,到底还有多久啊?”

  这句话没头没脑,却登时让那小男孩勃然大怒:“闭嘴!你做事没点数吗?”

  什么还有多久?

  林三酒一怔,目光在二人身上转了转。正好在这个时候,身下飞船引擎声竟蓦然一熄;没有了引擎推动力,飞船猛地慢了下来,只是顺着惯性缓缓朝前滑行,舷窗外温柔绚丽的光色在几个呼吸之间就明亮大涨了不少——她一惊之下,腾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刚要张口喝问莎莱斯,系统却先一步响了:“重启航行五分钟后第一次飞行停止,已完成。”

  林三酒瞥了另外那个“林三酒”一眼,心下登时雪亮地明白了。她来不及处理这些人格,先疾声喊道:“重启,立刻全速前进!”

  “怎么回事?”波西米亚也不由白了一张脸。

  幸亏Exodus的性能灵敏优越得令许多飞行器都难以企及,她话音一落,就又一次响起了引擎的蜂鸣声。即使来来回回地急停骤启了好几次,当引擎再次点燃的时候,Exodus的航速依然稳定而平滑,毫不费力地重拾起了刚才的速度——但经过这么一停,它已经被大洪水追上了。

  林三酒没有回答波西米亚,她的目光越过一众人格,直直地投向了舷窗之外;控制室处于这只圆环一般的飞船高处,她此时正好能看见Exodus弧状船尾的一部分。

  ……大洪水已经吞没那一部分圆环了。

  雪白船身在绮丽多变的柔和光波之中,荡漾起了色彩与光芒的影子——大洪水不断冲刷着、舔舐着、裹卷着那一部分船身,似乎要凭借它而抓住整艘船一样。Exodus恢复航行的速度极快,但却错过了彻底摆脱大洪水的机会;此时飞船和大洪水都保持在一个相同的前进速度上,因此被吞没的部分也始终不变,不扩大也无法减少。

  但如果Exodus再一次停下来,他们就会毫无疑问地全部被淹没。

  照莎莱斯刚才的说法“第一次飞行停止”来看,有了第一次,肯定就有第二次。

  “莎莱斯,把我之前给你下的命令统统作废!”

  她的目光牢牢钉在面前几个人格身上,一想到他们的计划差点成功,就忍不住生起了怒火。

  仔细一想,就知道事情其实很简单:当他们还在副本里的时候,另一个“林三酒”悄悄留在外面,下令让莎莱斯停下飞船。只不过“她”下令的时候,肯定还多加了这样一句话——“在每次重启航行之后五分钟,都要再停止一次。”

  这样一来,当林三酒从副本里出来,发现飞船被叫停了的时候,也只会以为她马上重启飞船就行了。事实上,她也的确是这么干的;直到重启航行后五分钟,Exodus按照之前假林三酒的命令再次停下来,真正的林三酒才会意识到原来在这儿还藏着一手。

  不管这是不是麓盐的计划,现在人格们的后手已经没有了,他们只能要么合作,要么反扑——但在见识了林三酒的战力以后,后者的可能性也不大了;在那几个人格身上扫一眼,就能察觉到没有一个人升起了半点战意和斗志。

  “是之前的所有命令吗?”莎莱斯问道。

  “对,所有的!”

  “是。医疗室锁死命令是‘绝对命令’,除此之外,其余指令现在都已作废。请尽快重设。”莎莱斯平静地说道。

  “看着他们,别让他们轻举妄动。”林三酒吩咐了波西米亚一句,走近了操作台。她需要调出航行日志,找出上一次Exodus在碧落黄泉里的藏身之处,作为此次新的航行目标。

  波西米亚看了看面前一群人格,鼓起了一股子气;就在她刚刚要迈上一步的时候,那小男孩却抓住机会,身影突然一闪就从原地不见了。下一秒,卢泽的身体紧接着就动了——他在林三酒还没来得及回头的时候,如同离弦之箭一般朝门口冲了出去。或许是因为后路被断,那个主宰身体的小男孩显然把筹码都押在了这一着上,情急之下速度快得惊人;他一把扔开了椅子,波西米亚被这么一挡,竟没能拦住他,眼看着其他两个人格也化作了虚影,像是被吸走了一样,随着卢泽的离去而接连消失了。

  “跟上去!”

  林三酒喊了一声,拽上了波西米亚,紧随着也冲出了门。她一边跑,一边还没忘了给莎莱斯下令:“……从现在起,不要接受停船的新命令!”

末日乐园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2489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