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八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八章:叱咤风云

  华子建最近几天很忙,他一点都不知道雷副县长的想法,他和过去一样,该干嘛干嘛,他对自己分管的几个局又好好的跑了跑,摸了一个底,其他局都没有太大的问题,只是林业局群众反映意见多一点,甚至有风言风语的说,很多木柴检查站和木柴贩子是一窝的,那不是检查站,是收钱站。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对此,华子建是没有发表任何的看法,也没有在吴局长面前提起一字,他还需要再了解,再观察一段时间。

  在目前这个社会,各行各业都在巧妙的收刮着油水,只要是但凡有一点权利,他们都会把这一功能发挥到极致,用一些让你难以想象的方式,去完成他们权利和金钱的交换。

  华子建不可能什么都制止,他只有这么大的一点权限,在他目前的原则里,你下面的人不要太过分,适可而止,自己也暂时的冷眼旁观,常言道水至清则无鱼。

  但水也不能过混,那一样会把鱼呛死,当你的行为超越了华子建为自己设定的底线,那么,华子建是一定会出手的,就算这样的出手会给自己带来危机,他也在所不惜。

  下午吃完饭,华子建就早早的冲了个澡,最近几天老跑,就想休息一下,他没有出去,一个人躲在办公室准备看看书。

  坐下没有20分钟,电话就响了起来,他不想接,知道不是请他出去唱歌,就是请他出去喝茶,对这他心里有点反感,一个个破锣一样的声音,老是唱唱唱的,有什么意思,不就是都想趁机在那小姐身上摸索,摸索吗,真是没意思。

  座机不响了,但手机却响了起来,那是要接的,但他犹豫了一下,拿过手机,一看,原来是仲菲依的电话。

  他赶忙接上:“仲县长啊,你好。”

  那面响起了一个脆生生的含娇细语:“不要叫的这样生分好不好,你在外面吗?说话方面吗?”

  华子建忙说:“呵呵,我在办公室啊,一个人,你有什么事说吧,方便的。”

  那面仲菲依娇莺初啭道:“哼,在办公室也不接我的电话,还让我打手机。”

  华子建就知道了刚才那电话是人家打的,忙着一连声的道歉:“呵呵呵,我不知道是你的电话啊,要是知道你来的电话,我不等它电话响,我就把它先接上了,呵呵。”

  很快,华子建身上那种见了酒不想走,见了美女心发抖的性格就展现了出来。

  有很多人都是这样,在一个自己很爱好的领域,他会显的很活跃,有的是在牌桌上,妙语如珠,有的是在酒宴上,袖子一挽,兴奋异常,华子建就是见了美女,话比屎多。

  那面仲菲依听他这样调侃着,也就笑了起来:“哎,子建,我记得你前几天说过要请我吃饭的,不知道你忘了吗?要是没忘,那就现在出来,请我喝咖啡吧,免得时间长了,我连咖啡都混不上了。”

  华子建一听,糟,自己这几天还真把这事情给忘了,人家帮自己洗了那些臭袜子什么的,是应该表示表示,他就忙说:“好好,你在哪?奥,我现在过去找你,好的,一会就到。”华子建放下电话,他赶忙把自己也里里外外的收拾了一下,离开了政府。

  在外面吹吹风,感觉也不错,路上的行人也很少了,华子建来到了酒吧里,他很快就发现仲菲依站在一个灯光阑珊处,向他招手,他穿过人堆走到了她的身边。

  仲菲依看来是到了好长时间了,已经喝掉了几瓶啤酒,红彤彤的脸蛋煞是柔媚。

  华子建坐了下来,在他不远的地方一个女人与一男子正在耳鬓厮磨,男子轻搂女人柔细的腰间。有的女人妩媚的缩在男人的怀抱里面唧唧我我,男人却是一边喝酒,一边和女人撕混,用那游动燥热的手胡乱的摸索着。

  华子建有点不喜欢这样的环境和氛围,他就想带上仲菲依离开,但看到她浅斟慢饮,两腮绯红,双眸一泓醉意,温柔揉入了娇媚,忧伤又让自己感很到那么楚楚可怜。

  他又不忍心去破坏她的兴致,勉强自己再多坐一会。

  仲菲依今天显的柔情万千,她象小鸟一样依附在华子建的身上,温柔的小手轻轻握住华子建的手,好象要向他述说自己的相思和爱慕。

  仲菲依用迷离的眼光看着他说:“你很不错!”

  华子建有些迷惑,不懂她这话是所以意思:“什么不错,你怎么会有这样一句话??”

  仲菲依答所非问的说:“洋河县很复杂。”

  华子建听懂了她的意思,是的,洋河县是很复杂,但自己还是融入了进来,也许是运气吧。

  对一个仲菲依这样的美女来说,有时候,一个睿智的男人,更让她崇拜和热爱,自古就有美女爱英雄之说,现在不能杀人了,所以英雄就只能是权力,金钱和智慧来体现。

  华子建就温厚的笑了下,紧了紧握在掌心的仲菲依的手说:“是啊,但有你们支持,我很有信心。”

  仲菲依就曳了他一眼说:“我们那能支持你,你现在都是常委了,以后我要把你叫领导。”

  说完,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时间过的很快的,他们两个人说说笑笑,浅斟慢饮,仲菲依轻轻的呡了一口酒,用一种幽怨的眼神看着华子建说:“最近你有没有想过我?”

  华子建没有犹豫,也没有思考就脱口而出:“有!”

  在这样回答的时候他没有任何的做作,勉强和虚假,也许在他的心灵深处,同时爱几个美女,同时想几个女人是正常的。

  他也曾经那样的羡慕一些阿拉伯国家,一个男人可以娶5.6个老婆,这样的好事情对他来说真的很有点向往。

  仲菲依有点被华子建的话和他的眼神感动,她就想马上亲吻华子建,这样的举动让华子建有点紧张,不管怎么说,自己在洋河县也是个人物,他不希望自己有什么绯闻传出,更不希望因为自己影响到仲菲依的声誉,他虽然很向往5.6个老婆,但他更明白自己是个领导,更希望自己不要在这上面翻撬,他还有更远的路要走,还有更大的人生目标。

  于是他躲开了,用诙谐的话语说:“你喝不了就算了,不要想给我吐。”

  仲菲依狠狠的瞪了他两眼,用刚才还很温柔的小手,在他手背上使劲的掐了起来。

  华子建呲着牙躲闪开去,但仲菲依那特有的淡淡香味,还是让华子建陶醉的,这不是香水的味道,完全是一个女人,一个成~熟女人身上散发的体香,他们又喝了几杯红酒以后,华子建放下杯子说:“仲菲依同志,今天就少喝一点吧。”

  仲菲依摇了一下头:“不行,今天我高兴,你来了,我更高兴,我想喝酒。”

  华子建就不能在说不喝酒了,当一个女孩,说见了自己很高兴时,华子建也就准备放开量好好陪她喝了。华子建几次和仲菲依的眼神交织,都明显感觉到了心里有一种渴望,一会,仲菲依就问华子建:“你还是没有谈女朋友吗?”

  华子建听到了这句话,心底就升起了一种浓浓的哀伤:“是的,我在等待。”

  仲菲依看到了华子建的忧伤,她温柔的再靠近了一点说:“等待谁?”

  华子建看着那朦胧的灯光说:“等待一个迷途知返的心!”

  说这话的时候,华子建的眼前就仿佛出现了安子若那飘渺的身影,此时此刻,华子建真的有点明白了,自己此生此世只怕是真的很难忘掉安子若,或者,早在多年以前,自己已经把安子若并入了自己的未来。

  仲菲依幽幽的说:“迷途知返?你有那么博大的胸怀吗?”

  华子建的眼神就充满了坚定的说:“对她,我有!”

  仲菲依:“是谁?可以告诉我吗?”看来,所有的女人都是好奇的,仲菲依也毫无列外,她也渴望知道那个人是谁。

  华子建的眼光也有了迷离,他看着她说:“是我一个多年残缺的梦人!”

  仲菲依的脸上也有了悲哀,那个女人多幸福啊,有人惦记,有人等待,而自己呢?谁又会来等待和原谅自己。

  想到这,仲菲依端起了酒杯,不声不响的连喝了两杯。

  华子建没有去劝阻她,让她喝吧,谁又能没有伤心的哀愁呢?我有!仲菲依也一定有,所有的人都会有自己的不如意,只是形式不同而已。两个人的脸上都有了落寞的神色,仲菲依带着朦朦的醉意说:“那个女人可真幸福!”

  华子建没有说话,他又开始回忆起过去和安子若那些美丽,浪漫的往事了,也就在这一刻,华子建做出了自己一个决定,他要找机会告诉安子若,自己依然爱她,依然忘不掉她。

  后来华子建还是把仲菲依送了回去.......

  第二天,市委华书记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全神贯注地看着自己面前的这几张纸,这是纪检委刚转来的一封举报信,一般的举报信是送不到话书记这里来的,也没人敢拿一些小问题来骚扰他。

  只是这封举报信有点特别之处,上面有洋河县雷副县长的签字,它的分量和真实性就不一样了,举报的对象是前几个月刚刚上任洋河县的副县长华子建,对这个级别的领导,市纪检委不打招呼,是不敢随便处理的。举报人是一个叫张金昌的,好像还是洋河县的一个人大代表,在洋河县很有点知名度,开了一家酒店,他在举报信上说,前几天,因为华子建进了县常委,就大肆的请客,霸占歌厅,在自己和他讲理的时候,对自己大打出手,至今本人还卧床不起,下不了地。

  这就是性质相当恶劣,影响极为严重的一件事情了,对方是人大代表,不是一般的小鱼小虾。

  雷副县长在上面也签了:情况属实。

  如果不是因为举报人是个人大代表,如果不是因为雷副县长在上面签了字,如果不是因为举报的对象是华子建,那么,这本来这是一个简单的信访案件,不需要华书记如此上意费心的,但华子建这个名字,本身对华书记来说就是充满了内涵,他的问题已经和秋紫云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打击他,也是华书记早已经既定的方针,今天既然华子建撞到了这个枪口上,华书记又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他呢?

  当一个高高在上,唯我独尊,深藏不露市委书记亲自操刀之时,华子建又能有多少逃脱的机会呢?只怕很难了,在国,权力决定了一切,而华书记恰恰就是柳林市掌控权柄的第一人,他这夺命**的一刀,华子建是再难逃避了。华书记看着这份举报信,沉思了一会,他还是决定和秋紫云通个气,最近一个阶段,秋紫云摆出了一副捉对厮杀的架势,让自己几次的计划都化为泡影,还是不要激怒她为好,只要打击了华子建,拔出萝卜带出泥,一样可以达到打击秋紫云的效果。

  并且,这件事情是板上钉钉的事,何必在藏着掖着,就让秋紫云也知道一下,量她也鞭长莫及。

  他就拿起了电话,拨上了秋紫云的号码:“秋市长,你好,我华啊。”

  秋紫云在那面就客气的说:“华书记你好,有什么指示请讲。”

  华书记说:“是这样,今天接到一封对洋河县华副县长的举报信,他过去是你的秘书,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秋紫云在那面犹豫了一下,说:“什么内容的举报信?不要是捕风捉影的事吧?”

  华书记平淡的说:“他在舞厅把一个人大代表打伤了,还有他们洋河县雷副县长的证明,关键是这件事情的背后隐隐有他进入县常委的一些蹊跷在里面,所以纪检委请求过去澄清一下。”

  秋紫云冷冷的笑笑,纪检委能是去澄清事情吗?他们还不是听你老华的指挥,秋紫云就说:“既然华书记如此重视,那请华书记严肃查处,不过也希望市委调查一定要实事求是,尊重事实,保护干部,有必要的话,我们政府也派人一同前往,做到不偏不倚,公正透明。”

  华书记在电话听得很清楚,秋紫云把“保护干部”这几个字咬得很重,华书记也在官场混迹了多年,可谓是炉火纯青,他明确地听出了秋紫云表态背后的含意,看来秋紫云是一定要保这个华子建的。

  华书记就暗暗的笑笑,就怕你秋紫云置身事外,你要跳进这麻烦堆里,那是再好不过。

  华书记就说:“好啊,就让纪检委和你们政府相关部门一同前往调查。

  ”放下了电话,华书记那粗大的手指有节奏地叩着办公桌,时而急促,时而舒缓;浓密的眉头时而舒展、时而紧锁,炯炯的目光时而平静,时而凌厉,他把需要考虑的问题都考虑了一遍以后,抬起了头,拿起那封检举信,在上面写上了自己的批示:纪委和政府组成调查组,立即核实情况,严厉查处。

  秋紫云市长也在办公室里面思考着,她来来回回的踱着步,她也相信华子建还不是这样飞扬跋扈的人,对这个举报信的问题,她更多的想到了可能是洋河县主要领导间的派系问题,这个雷副县长吗,秋紫云也是知道的,应该和哈县长是一拨的,也就意味着是华书记一拨。

  这次他在举报信上签字,不知道是哈县长和华书记的授意,还是他自作主张,但不管是什么原因,华子建是不能就这样让他们搞下来,应该要他早点做个准备,防患于未然。

  秋紫云拿起了电话,直接就打到了华子建的手机上:“子建,你好,我云啊。”华子建接到电话就知道听出是秋紫云的声音了,他连忙放下正在书写的材料,很恭敬的问了好:“秋市长你好,最近都还好吧?”

  秋紫云“嗯”了一声,没有继续和华子建叙旧,直截了当的说:“子建啊,你在洋河县应该严格要求自己,和雷县长他们搞好关系,你们在洋河县舞厅发生的打人的事件,市里已经准备去调查了。”

  华子建心里一惊,犹如世界轰然倒塌,不是哗然巨响,而是静寂无声,只有沉寂的灰尘四处飘散迷漫,华子建就那样静静的站在那里,半天没有说话。

  没想到果然还是闹出了事情,但这还不是关键,关键问题是华书记插手了,这就让事情的复杂程度加剧不少。

  而且很显然,从秋紫云的话里可以他能听出,这事情和雷副县长也是脱不了干系的,一定是他挑唆了那天那个老板,写了东西,把自己告上了市委。这样一来,自己就算是给了一个机会,让华书记通过自己来打击秋紫云了。

  华子建缓和一下自己惶恐的心情,现在没有时间细细的想这些,他连忙对秋紫云说:“秋市长,那天事出有因,我也就不多解释了,只是希望不要影响到你。”

  秋紫云一听华子建在这种时候,还是如此的关爱自己,担心着自己的处境,也就心肠一软说:“我到没什么,就担心你,对方是个人大代表,真怕你.....。”

  华子建也确实很担心的,看来自己那天是有点莽撞了,他缓缓的挂上了电话,他要好好的想一想了,对自己来说,时间也许不会很多,可能也就是一两天,这事情要按本身来说,也不是很大个事情,但把此事和自己升任常委委员联系起来考虑,问题就有点麻烦了,看来雷副县长这一刀砍的恰到好处,火候掌握的很到位。

  如果自己对此事处理不当,就会暴露出一个自己最不愿意涉及的问题,一个刚来几个月的扫尾副县长,怎么就可以一跃成为一个县常委委员,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别的猫腻,是不是有什么**藏匿其,让人联想和深挖的最后,也许就要暴露出自己威胁哈县长和欺骗吴书记的真相。

  这才是事情最可怕的地方,自己只要大小受个处分,也就说明了市委华书记对自己毫不留情,那以后很多人,包括吴书记都不敢和自己靠拢了,谁也不敢沾上一个让华书记打击的人,他们可以让自己进常委,一样也是可以让自己出来。

  华子建在细细的想通了所有问题以后,一种恐慌的情绪,就渐渐的弥漫在了全身,他甚至已经开始怀疑起自己走入仕途的这条道路是不是正确。

  在这里,一点小小的漏洞都可以把自己苦心经营很长时间的梦想击碎,自己那些理想,那些壮志,就因为一时的冲动,一切都给毁了。

  他闭上眼,让沮丧和颓废的心漫无目的游荡起来。

  他想到了这些年自己忍辱负重,小心谨慎,如履薄冰的一切往事,走到今天这一步,是如此的艰难,但要失去它,又是如此的轻易,这怎能让他不暗自灰心。

  他也算看透了人生和官场,有升有降,起起落落,时儿引吭高歌,时儿销声敛迹,这就是官场。

  华子建在一阵的神魂出窍,想了许许多多事情,后来,他还是克制住自己思绪的漫游,渐渐的把思路又拉回到这件事情上,既然已经发生了,光沮丧又有什么用处呢?还是面对现实的来想一个应对之策吧。

  华子建皱起了眉头,在办公室里来回的晃悠着想,怎么才能让自己成功的金蝉脱壳?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他决定先下手为强,摸下情况。

  华子建拿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给刑警队王队长拨了过去:“王队吗,我华子建。”

  电话那头一时间是没有什么答复,华子建也就耐心的等了一会,估计王队长正在脑海里搜索着华子建这个名字,华子建,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呢?但又好像不认识啊,好一会王队长才慢条斯理的开口:“你那一个啊,打错电话了吧?”

  华子建有点无奈,就想笑了,看来自己的知名度确实有待提高了,本来华子建现在的心情是不大好,但想到对方那傻样,也不由他不笑:“哎,看来我真是混的背啊,前几天我们还在歌厅见过面,这么快你就把我忘了啊。”

  对方依然是在迟疑着,那面王队长应该还在抓脑袋:“我们见过面,在歌厅,谁啊。”

  突然的,华子建就听到那面是噼里啪啦的一阵响,估计是这王队长终于是想起来了,这一紧张,应该是想站起来在对面给自己敬礼,所以把杯子什么给带翻了。

  电话那头的王队长就忙不择言的说:“是..是华副县长啊....啊,错了,错了,是华县长啊,你好,有什么指示我一定照办。”

  华子建是不会和下属们计较什么称呼问题的,他知道了王队长很惶恐,对自己还是很害怕,这就够了,只有达到了这个效果,自己也就可以进行后面的计划了。

  华子建淡淡的说:“现在忙吗?要是不忙,就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王队长自然是不敢说忙的,本来现在刚好他也没事情,就是有事情,就是天上下刀子,他也是一定要赶过去的,这是主管公安局的任常委啊,他毫不犹豫的答应着说:“10分钟之内,一定赶到。”

  华子建就笑着说:“那好吧,我在办公室等你。”说完,华子建也就满意的放下了电话。

  时间还真的不算长,估计也就七八分钟的样子,王队长应该是跑着上的办公楼,在华子建的办公室门口,他喘气喘的比较严重,他先调了调自己的呼吸,深吸两口气,在缓缓的吐出,等平定了一下自己的喘息,这才敲响了华子建办公室的门。

  这倒让华子建真的有点佩服,度真快。华子建把脸板的的平平的,依然在一个什么件上写着,在他的脸上是看不出任何表情的,他只是点了一下头,示意王队长进来,自己是一句话也没说。

  王队长就开始担心着自己今天只怕要糟,一定是上次歌厅的事情惹恼了这个华县长,要和自己算账了。

  他很快的就证实了自己这个推断,因为在他进来以后,华子建依然在写他的东西,没有招呼他坐,也没有说话,这是个不好的信号,不要以为县长真的有那么忙,这不过是一种方法,这方法王队长在刑警对也是经常用的,特别是对嫌疑犯,主要就是给对方一个无形的压力,还有就是调节下自己愤怒的情绪。

  (要是喜欢,就投投月票,支持一下吧,当然,打赏更欢迎,呵呵呵!!月票多,打赏多,我爆发的也多,谢谢大家。)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