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十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十章:叱咤风云

  华子建也严肃起来,他也很配合的点点头答道:“我知道,我也会向组织坦白告知的,这点请刘书记放心。”

  刘书记就从皮包里拿出了华书记批示过的那个材料说:“我这里接到群众的举报,说你在前些天进入常委后,大肆请客,霸占舞厅,对群众大打出手,致使他人严重受伤,我想就这个问题请你做个如实的回答,不过我还要提前告诉你一声,我们还会进一步落实的,请你最好不要隐瞒。”

  对这问题,华子建是有回答预案的,但现在他表现出一种惊慌失措的样子,他瞪大眼睛,很吃惊的发了一会楞,一副茫然不解的样子,最后才猛然又醒了过来就说:“有这事,只是也许有两点不实,我可以提出来吗?”

  刘书记冷冷的点点头说:“今天是谈话,什么都可以说,只是要对自己说出来的话负责。”

  华子建继续说:“请客是有,但不是大肆请客,都是一帮县委和政府的年轻人,他们也都比我职务低,应该谈不上是腐蚀拉拢什么的,而且也没有送礼和收礼,饭钱也是我私人出的。在一个就是打人重伤的事,这我可以保证,这是无生有,就算我再嚣张,也不会对人民群众动手啊。”

  刘书记皱皱眉头,心里也想,是啊,请一些职位很低的年轻人,那自然和他进常委是没什么关系,如果是请吴书记和哈县长,那还说的过去,估计也就是年轻人的聚会,至于他说他没打,这也不怕他说谎,一会见了那个举报人张老板,一切都很明白了。

  刘书记又大概的问了一些情况,这是调查,不是双规,而且还有张秘书长在旁边不断的给华子建递话,拉托,所以刘书记也就没有过多的涉及其他问题,对于刘书记来说,华子建的话在这个调查,本来也是无关紧要的,关键就是问举报的当事人。

  很快,刘书记就让华子建离开了,华子建在次的给每人发了一根烟,和张秘书长对视一下,彼此微微的点个头,就出了会议室。

  这面,刘书记和张秘书长也马上让办公室给他们经联系了那个姓张的举报人,他们都很期待,只要那个举报人来了,一切都会水落石出的。

  华子建很淡定,也很坦然的离开了刘书记和张秘书长,回到了自己那办公室,他的嘴角始终勾起着一弯浅笑,然而,他的心情并不像外表那样镇定,他知道,这事情还是有好多不确定的因素在里面,盲目的乐观,不是华子建的个性,只是他没有把自己的忧虑表现出来罢了。

  华子建现在能够做的就是等待,等待最后消息的明朗。除了华子建以外,在这个大院里,还有很多人在在等待,雷副县长就是其最迫切的一个,应该说整件事情都是他一手策划,因为哈县长连续两次对华子建的宽容,在雷副县长心里是多少都有点不满意的,所以这次雷副县长连哈县长都没有告知,他想先把生米做成熟饭,让事情闹大再说。

  除了他的关注,办公楼里所有知道点消息的人,都开始关注了,大家纷纷传言着事情的经过,也在判断着这次华子建是不是会栽倒,这样的猜测是很有意思也很有作用的,它可以提高自己的判断能力,也可以看出以后的很多政治动向,想要做个合格的宦海人,敏锐的判断,以及持续不断的对判断的锻炼,验证相当重要。

  有时候,等待也是一件让人饱受煎熬的事情,在大家从上午,到下午的长久等待后,让所有的人都有了一种遗憾,气势汹汹的调查组,在整整的一天谈话,询问,了解后,却并没有说什么预告性的话语就离开了洋河县。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呢?这绝对是不可容忍,他们怎么什么都不说呢?他们不知道多少人在关注和期盼着吗?

  然而,他们就是那样的走了,没有留下只言片语,更没有人们所渴望的足以在饭后茶余热烈讨论的结果。

  很多人都是失望的,不过还是有消息灵通的人士,隐隐约约的知道了这个举报材料和雷副县长有关,是他对华副县长抢夺权利的一种回击,这就不得不让很多人对雷副县长心有忌讳,大家就在自己的心里暗暗的告诫自己,以后可不敢随便得罪雷副县长,人家多勇敢啊,连常委副县长都敢收拾。

  仲菲依也很快的就知道了这个消息,她来到了华子建的办公室,看着华子建有点忧虑的神情,她的心里升起了怜惜,她缓缓的走到了华子建的旁边,带着缕缕温馨的幽香,轻轻的拉起了华子建的手说:“是因为我,让你惹上了麻烦,对不起啊。”

  华子建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因为她,为什么因为她?自己和雷副县长,以及哈县长的对决是必不可免的,这是两大阵营之间的较量,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也不管你是否能够理解,这样的争斗也在所难免,至于什么时候开始,用什么方式开始,那一点都不重要。

  后来华子建就突然想到了是因为那个张老板想对仲菲依无礼,自己才动手打的他,华子建就强颜欢笑说:“没听说过什么叫护花使者吧,我就是啊,呵呵,没有什么对不起的,这只是一种方式。”

  仲菲依疑惑着,对华子建这句“这只是一种方式”的话,她是不太理解的,她就说:“刘书记他们没有为难你吧?要不我上去找找人,给华书记打个招呼。”

  华子建温厚的拍拍仲菲依的手背说:“感谢你的关爱,再等等,大幕还没有拉开,下面到底会演出什么节目现在还不知道呢。”

  仲菲依看着华子建拿出了一根香烟,就主动的从桌子上拿起了打火机,帮华子建点上,过去他们两人在一起的时候,见到华子建吸烟,仲菲依总是要说他两句的,今天华子建心情不好,仲菲依也尽量的让自己乖巧,温驯,用自己一腔的柔情来化解华子建那心的不快和忧虑。

  华子建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看着眼前这气质高雅,风韵万千的美女,他的心动了一下,他看着仲菲依,却突然的想到了安子若,想到了那次自己也是在忧虑,安子若前来看望自己的情景。

  华子建的心就有了一点点的痛楚,为什么自己的仕途会如此艰难?是自己不够聪明,还是自己对权利过于的奢望???应该都不是,是因为自己和他们很多人不一样,自己摄取权利的目的和出发点和他们都截然不同,自己不是为了个人的利益,自己想更好的让权利去为别人服务,这或者就是问题所在。

  看着沉思的华子建,仲菲依叹口气说:“这个老雷啊,真是小肚鸡肠的。”

  华子建沉思抬起了头。他苦笑一下,没有说话。

  仲菲依继续说:“上次让你接管公安局,我就知道,他不会善罢甘休的,只是没想到这人也太过阴狠了,下手如此无情。”

  华子建淡淡的说:“他又怎么会对我讲情面啊,是怪我,夺了人家的权利。”

  仲菲依恨恨的说:“权利也不是他的私有财产,这怎么算的上夺。”

  “但不得不承认,现在很多领导,他们已经把手里的权利当作自己的个人所有了,他们没有想过,权利其实我们谁都没权去拥有,我们不过是借用。”华子建悠悠的说出了自己所想。

  仲菲依对这样深刻的一些哲理是不愿意劳心费力的探究和专研,她的想法很简单,做好自己,对得起良心,对得起自己就可以了,听华子建说的如此深沉,她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后来他还是忍不住的问了一句华子建:“对了,子建,张秘书长应该是来保驾的吧?”

  华子建就呵呵的笑笑,用手指点了一下仲菲依的鼻尖说:“组织原则,不要随便乱打听上级领导的意图。”

  仲菲依见华子建心情好了许多,就也开玩笑说:“下级领会和猜摸上级的意图,是我们每一个革命干部应尽的责任。”

  华子建和仲菲依都笑了起来。

  挨到了下班以后,华子建总算是收到了王队长的消息,王队长告诉了华子建:“领导,今天张老板让叫去问话了,谈话已经按既定方针执行了,他说一个姓魏的领导,对这些事情问的很仔细,还做了记录,最后还鼓励他了几句,说不怪他,要怪就怪我们自己的一些领导。”

  华子建就笑了,他知道,张秘书长一定会用这个信息给秋紫云献上一份厚礼,而秋紫云也一定可以用这件事情做点章,展开一次有效的反击。

  现在华子建没有了顾虑,这样的结果他很满意,接下来会怎么样,华子建其实不需要再去费心的探究了,一切会很快明了,华子建到底还是忍不住的嘿嘿的笑了,他似乎已经看到雷副县长那张难以置信,惊慌失措的脸。

  华子建刚要下去到伙食上吃饭,就接到了仲菲依的电话,仲菲依在电话说,因为一切都是她的美丽惹的祸,她也就特意的要表示下感谢,请华子建晚上一起吃饭,华子建没有犹豫的就答应了,他也希望调节下自己紧张的神经。

  华子建按捺住心的激动,赶到了她说的饭店,今天仲菲依收拾的更加飘逸,她清爽的黑色长发披下来,完美地衬托着她白皙的脸颊,俨然是从水墨画走出的古典美女,包间里弥漫着清新的柠檬味――她的香水很甜,像她的人一样。包间也被打扫得很干净,装修和装饰也很浪漫,很温馨。

  “你还好吗?在办公室也没时间多劝你,希望你不要有太大的压力。”仲菲依抬眸,巧笑嫣然,看着对面的华子建,手就给华子建送来了一杯香茶。

  那淡淡的茶香飘出来,融进温馨的气氛。

  华子建笑笑,不要说自己不会有什么事情,就是有,自己也不会在一个美女面前表现出自己的懦弱:“我很好,应该不会有什么关系的。你放心。”

  仲菲依还是多少有点迷惑,今天她一直都有一种感觉,感觉华子建的情绪很奇怪,他有忧虑,但却又不像是为这件事情,在办公室两人在一起的时候,仲菲依就感受到了,这或者就是女人敏锐的第六感觉。

  她很奇怪,华子建作为一个官场人,在上级对他进行调查的时候,他还可以这样淡定自如,这是一个不可想象的事情,仲菲依对华子建就更多了一些敬佩,欣赏和不解。

  仲菲依疑惑,心不在焉的端起杯子,抿了一口茶水,一不小心,未冷却的茶水溅出来,烫了她的手,她忍不住“哎呦”了一声。

  华子建连忙低下头,细心地吹着,不时地揉揉,仲菲依有点幸福,还有点难为情,她想躲,大脑却截断了缩回手的信号,华子建让她感到是如此的浪漫。

  仲菲依悄声的,羞涩的说:“我……我没事了。谢谢你。”

  华子建一下有有点玩世不恭的,坏坏的说:“谢什么,怎么谢?”

  仲菲依的脸就红了,他们两人固然有激情疯狂的时候,但那都有一个特定的环境和氛围,要让仲菲依像一个好色的那人那样,随时的提起那样的话题,她还是会脸红心跳。

  华子建看着她红彤彤的娇面,心里不免又开始了荡漾。一会,就上来几个简单的小菜,两人很温馨的吃着,俨然是一对热恋的情人......。

  他们吃的很慢,特别是仲菲依,更希望和华子建在一起的时间长一点,也希望时间可以走的慢一点。

  喝了一阵的酒后,仲菲依腮边红红的,仿佛刚刚成熟的鲜果一般妩媚动人,华子建的腿无意间触碰到她的小腿,滑腻的触感登时使华子建身体的某处发生了变化。

  华子建也很明显的感到仲菲依轻颤了一下,他悄悄的把自己的腿收了收,不想让自己过早的就激情四射。

  他们两人吃完饭,外面的天色已经很晚了,街边的路灯已经亮起,一切都是如此的美妙和浪漫,他们两人一路相携着,低着头走着,仿佛都有很多的话语,一时不知道从那说起。送到了仲菲依住的地方,基本是看不到一个闲人了,小城的夜晚就是如此,没有多少流动人口,所有的居民在晚上最大的乐趣不是逛街,而是找几个好友,要么喝酒,要么就是打麻将。

  华子建在夜色有点迟疑着,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主动的提出自己的要求,这时候他也看到了仲菲依那留恋的眼神,她似乎也在期盼着。

  华子建就厚起了脸皮鼓说:“我送你上楼吧?”

  仲菲依没说什么,她拉了拉华子建的手,然后一起进了楼道。

  到了仲菲依的房里,还没等她打开灯光,华子建就情不自禁吻上那樱红的嘴唇,跟想象的滋味一样,甜甜的,很柔软。

  同时,华子建也感觉到一股久违的性冲动,沿着枢神经直冲上来。

  伸出长臂,揽过她的细腰,将那柔软的身体紧紧地贴向自己,这使得她的幽香钻进他的鼻孔,一下子模糊了他的神智。

  撬开贝齿,伸舌探入,是一股清新凉爽的味道,吸着那甜蜜的源泉,卷弄着那温软的舌根。

  华子建顺势将她压向沙发,她顿时深陷进去,一股浓郁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好闻的润肤水味道充斥在鼻端,使她一阵晕眩......那份快乐的感觉将两人带到了巅峰――她温软馨柔的身子倒在华子建的怀,这让华子建忽然觉得像做梦一样,可是,又异常地清醒。

  夏天的夜色,月光也是如此的美丽,月光如水、如雾、如脂,丝丝缕缕的月光,从叶隙间筛落,呈现出迷离的斑驳。

  清晨,华子建到点就醒了过来,在朦朦胧胧,他睁眼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当他的目光落在在仲菲依的脸上时,华子建嘴角就勾出了一丝温暖的笑意,他想要叫醒她,又怕惊扰了她的好梦,看着这如花似玉的人儿,华子建就又有了一阵的悸动,夏日里单薄的毛巾被,遮挡不住仲菲依那满园的春色,柔润光华的腿,依然紧紧的缠绕在华子建那健壮的腿上。

  华子建没有起来,今天是周末,或者是昨夜的战斗过于激烈,他感到了困乏,也不想过早的惊扰仲菲依,他闭上眼睛,希望自己可以思考点什么,结果很快的,他有一次进入了睡眠状态。

  不知道过了多久,后来,华子建还是一阵电话的铃声把他惊醒,他拿起了自己的手机,挣开睡眼朦胧的眼,打开看看,却发现电话并不是他的,仲菲依也醒了,她一睁开双眼,就满含温柔的看了看华子建,给华子建带来了一个春雨般诗情画意的笑容。

  仲菲依接上电话:“嗯,那位啊。奥,是李校长,你说。”

  她一面接着电话,一面对华子建微笑,用那没有接电话的手,轻柔的抚~摸着华子建裸露的胸膛,用手指在那里一个圈,一个圈的画着。

  对方的电话声太小,华子建什么都没有听到,就见仲菲依的眉头皱了几皱说:“你到我门外了啊,那好吧,你等等,我就起床。”

  仲菲依挂上了电话,抱歉的对华子建说:“是一的李副校长,我先起来了,你在睡会。”

  华子建心里就有点紧张,虽然只要他不出去,是没人会发现他的存在,但他还是有一种做贼的惶恐,好在,仲菲依给了他一个吻,然后说:“乖乖的躺着,不要出去,没人知道你在这。”

  华子建苦笑了一下说:“你赶快穿,也赶快的把他打发掉。”

  仲菲依坐起了身子,开始匆匆忙忙的找她扔的很凌乱的罩罩啊,衬衣啊,内内什么的。

  华子建用脚帮仲菲依把扔在床边的小内内勾了过来,欣赏着仲菲依那玲珑剔透的身材,看她一件件的穿戴整齐,华子建就在想,女人的身材真的很奇怪,总是让人这样的赏心悦目。

  其实是因为他还年轻,他是没有见过那满身赘肉,腰比桶粗,**下垂的女人。

  仲菲依穿戴整齐,就走出了卧室,华子建过了一会,就听到外面响起了开门和关门声,仲菲依招呼说:“来来,请进来坐,李校长。”

  就听李校长说:“打扰仲县长休息了,怪我,岁数大了就瞌睡少。”

  仲菲依嘻嘻的一笑说:“我睡过头了,现在都11点多了,让李校长见笑了。”

  “那里,那里,仲县长日理万机,也很辛苦的,难得一个周末,还让我给打扰了,不好意思。”华子建就在里面笑了,呵呵,仲县长是日理万机,只是这个鸡不是那个机。

  李副校长就又说:“昨天下午我也过来了一趟,估计仲县长不在家,敲了下门,我又等了一会,离开了,知道县长每天忙,所以这一大早就来了。”

  这话到让华子建吓了一跳,要是昨天他们吃饭回来的早一点,那不是就撞上这个李副校长了吗。

  想想华子建都有点后怕。

  后来就听外面仲菲依和李副校长又说了一会,好像这李副校长想要仲菲依帮忙提升正校长,一的校长刚去了市里一个学,就空下了校长的位置,仲菲依是管教育的,对这个校长的位置是有绝对的发言权。

  华子建听听的就摇起了头,这个李副校长华子建也见过,平常总是一脸的正气,满口的理论,没想到还会来这一手,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还好,华子建就听到了仲菲依的拒绝:“李校长,这件事情你也不要乱活动了,组织上会有考虑的,”

  “呵呵,我相信组织一定会认真考虑的,但心里还是很紧张的。”

  “好好回去工作,你这事情是有些争议,不过还是有希望的。”仲菲依对李校长说。

  “那谢谢仲县长了,这是我一点心意,请仲县长收下。”一阵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出来进来。

  华子建听出来了,那一定是李县长在翻动皮包,拿出了送的礼品。

  不过出乎华子建预料之外的是,他听到了仲菲依说:“李校长,这是做什么,我也不缺钱的,你拿回去吧,你这事情我会帮忙促成的。”

  华子建眉头皱了起来,初听听这话的的意思,好像是仲菲依在拒绝李副校长的钱,但华子建身在官场多年,也很领会官场的语言,他从仲菲依最后一句话,听出了另一种话意,这真的让华子建有点遗憾,他不用再想,也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仲菲依一定会收了这个钱的。

  华子建就呆呆的看着上面的天花板,他的心情有了一种莫名的低落,他静静的穿上衣服,坐在床沿上,刚才还想要等仲菲依打发了李副校长,两人再重温一下昨夜缠绵,现在这种心情都荡然无存了。

  他猜想的一点没错,仲菲依在客气了几句以后,也就不再说钱的事情了,很快的,就把李校长打发走了,仲菲依这才走进了卧室,她看到华子建已经穿戴整齐了,就问:“不是让你多睡一会吗?怎么就起来了,那我给你做早点,奥,现在应该是做午饭了。”

  华子建抬头看着这依然很妩媚的脸说:“他给你送钱了,你准备收下?”

  仲菲依很奇怪的看这华子建说:“当然收下,难不成给他白帮忙?”

  华子建沉吟片刻说:“退给他吧,或者上交了,你还年轻,不要为这种事情以后翻跟头。”

  “呵呵,看你紧张的,以后你也会习惯,我这才多少啊,你到市里,省上去看看,人家那才叫收钱。”仲菲依说这话的时候,就想到了她过去见过的一些领导,那每次收的才叫多,自己这三五万元的,都不好意思和人家比。

  华子建也不好深说仲菲依了,本来这种事情自己是可以装着不知道的,但他认为自己既然和仲菲依有了这种关系和缘分,自己装聋作哑不去劝阻也过意不去。

  仲菲依看着华子建紧锁的眉头,就摇下头,无奈的笑笑,就像是看着一个外行在和自己述说着专业知识一样,她就开起玩笑说:“要不这样,我们见一面分一半,给你两万,呵呵呵。”

  华子建也很无奈的笑了笑,就在这一霎那,他有了一种悲哀,他感觉到自己和仲菲依之间有了一些距离,到底是因为什么,华子建一时也说不清,道不明。

  在剩下的这一段时间里,华子建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离开了仲菲依的家,他一路都在想,是因为仲菲依的收钱吗?但自己好像也收过农业局马局长的两万元钱,自己和她有什么区别,应该是没有吧,但为什么自己看到她收钱就会有一种心痛的感觉?

  这种感觉是如此的深刻,深刻的到了自己看着仲菲依那荡人心魂的美丽的时候,却没有了过去的心醉和激~情。

  (弱弱的喊一声:求打赏,求月票!!!)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