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十三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十三章:叱咤风云

  在人们的脑海里,通常是很难把漂亮、浪漫的美女同严肃、威武的警察联系在一起的。938小说网 www.938xs.com然而

  在她身上,这两者却偏偏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亮丽的警服,让她更充满青春魅力,靓丽、苗条,且风度翩翩,她实在是漂亮得令人目眩,或者在赞叹之余,难免也有人会感到愤愤不平:造物主实在是不公平,怎么把所有的“美”、“理想的美”都集到了她一个人的身上?

  很快的,她就走了进来,她的眼光就大方的看向了华子建,那一抹如水的柔情,就从她眼溢出,华子建不得不收回眼光,来平定一下自己加的心跳,虽然他没有什么邪念和想法,但对美丽的震撼,他却无法回避。这个叫华悦莲的女子就被郭局长安排到了华子建的旁边坐下,一阵催人陶醉的幽香,恰如清风,让华子建通体舒泰,他点头,颔首,笑笑,说道:“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但这个叫华悦莲的女子却笑了,笑的很灿烂,她说:“我们其实早就认识,或者华县长忘了,但我是记得。”

  不要说华子建有点意外,就连郭局长都很吃惊的问:“小华,你们过去见过?”

  华悦莲微微的仰起一点头,带着回忆的神情说:“好几个月以前,在河边.....那时候的天气真好。”

  华子建就一下子想了起来,不错,那是自己刚来的时候,一个周末阳光很美上午,他来到了河边,柳条呆呆地凝望着水面,华子建独自站在河边,静静的朝远方向望去。

  这个时候,华子建就看到了不远处还站着一个女孩,她身材修长挺拔,玲珑的曲线完完全全的勾勒了出来,那精致白皙的双腿,如玉石般的洁润,她的目光仿佛秋日横波,款款深情,一颦一笑,风姿绰约,少女的楚楚动人,少妇的素雅风韵,在她身上似是天成。

  但这样美丽的女人现在似乎有了什么难事,华子建就感觉她那泰然自若的神情后,有些尴尬和窘迫,华子建的眼睛是很毒的,特别是在看女孩方面。

  他就又站了一会,用自己的余光关注着这绝美的女孩,那女孩也看出了他关注的眼光,有点无奈的就对他笑了一笑。世间还有如此的笑,这淡淡的嫣然一笑,让她的两颊笑涡荡漾了勾魂的魅力,华子建有点看傻了,他也不是个没见过市面的人,但这样高雅的女人,这样醉人的笑容,让他不得不陶醉。

  在这笑容的牵引下,他不由的就想好好的看看她,这一看,他算是明白了,呵呵原来这女孩确实遇到了难题。华子建就走过去,笑着问:“我可以帮你吗?”这典型的就是搭讪。

  美女感激的看看他,有了些温暖的感觉,自己已经在这站了一会,一直都没一个人想要帮助自己,也好,现在不是给自己留下了一个认识帅哥的机会了吗?她看看脚下那一支断掉高跟的鞋,优雅的笑着问:“你有什么办法吗,不会是准备帮我去买一双鞋吧?”

  华子建就有点好笑的走的更近点,这女人都是,好好的穿鞋嘛,偏要穿什么高跟的,一不小心这跟一断,立马就瓜了,路都不会走了。

  华子建轻松的调侃说:“买鞋那太远了,让你还要等好久,我来背你回去吧?”

  说完就真的弯下了腰。

  美女就脸上一阵的惊慌和羞涩,这到处都是人,要是把自己背回去,那才叫搞笑,不过看他这样,心里还是有了点“砰砰”的激动,一种奇特的感觉,在这春天的浪漫就荡漾起来。激动是真的,但说什么也不能让他背自己,她就忙说:“想想其他办法啊,帅哥,背上多丢人。”

  华子建也不搭话,一把就抓住了她的另一只没有断高跟的鞋,说了声:“你把脚抬一下。”

  她在疑惑抬起了脚,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啪”的一声,那个没有断掉的鞋跟竟然让他给一把折断了。

  华子建站直了身体,装着很潇洒的拍拍手说:“好了,现在你走到省城都没问题。”

  这美女一下就明白了,她自己都笑了,原来就这样简单啊,自己还傻乎乎的发了这么长时间的愁,她就来回的走了两步,虽然没有高跟鞋那么舒服,但也不会像瘸子一样,一个腿短,一个腿长了。她有点崇拜的看看他说:“嗨,你怎么可以想的出来这么好的一个办法。”

  华子建本来是想顺口说:“女人嘛,十个里面九个笨。”

  但一想有点伤人家自尊心了,到底不熟,玩笑要有分寸,他就如实的回答:“我过去女朋友有一次.......。”

  华子建打住了话头,这一下勾起了他那难以忘记的回忆,他想到了安子若,想到了自己的初恋。那刻个铭心的伤痛,让他充满阳刚之美的脸上侵透出一抹淡淡的哀伤,忧郁的眼神,蔓延出迷离的惆怅。

  这神情让那美丽的女孩震惊了,她无法想象,一个这样的帅哥会有这样一种忧伤的眼神。两个人都沉默了,华子建没有再去抬头看那个绝美的女孩,他低下头慢慢的离开了。

  那女孩应该是想说点什么,但她也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显得那样微不足道,看着华子建缓慢又沉重的离开,她的眼前也点模糊,她知道,自己也有泪水了。后来,华子建工作很忙,就把这件事情淡忘了,不过,这个女孩却一直没有忘记他,很快的,女孩就知道了他是谁,华悦莲甚至想过直接来找找华子建,就说是感谢,或者就说自己想认识他,但女孩的矜持,让她一直这样克制着自己。

  克制是具有弹性和压力的,每一次的克制都会给人带来更为强劲的反弹,于是,这傻傻的女孩就变得多愁善感和惆怅万千了。

  今天本来华悦莲是不准备过来,当听到华县长这三个字的时候,她知道,自己是非来不可了。

  现在华子建和她都回忆着,回忆着那天的春光明媚。

  他们在回忆什么,郭局长,杨行长,蒋行长还有黄主任是不知道的,这几个人都张大了嘴,很好奇的看着华子建和华悦莲,他们怎么都出现了一种神态。

  杨行长就打破了他们的回忆,说道:“急死人了,你们说话啊,怎么一下子出来了两个傻子。”华子建惊醒过来,他呵呵呵的笑了一声说:“我和华警官的相遇是很偶然的。没想到今天还能见到她,有点小意外。”

  蒋行长就敲边鼓,学着赵本山的语调说:“这就是缘分啊。”

  杨行长说:“就这么屁大个洋河县,见不到才是意外。”几个人就都笑了起来,服务员也给华悦莲加了套餐具,这让杨行长又找到了一个继续要酒的理由,他说:“难得你们有缘人再相见,一定要庆祝一下,服务员,再来一瓶酒。”

  华子建也不好阻拦了,那服务员喜笑颜开的很快拿来一瓶酒,问都不问,“啪”的一下打开了盖子,小心的把那带着商标的酒盖装入自己的兜里,这一,二十元的酒水提成又到手了。

  倒上了酒,这华悦莲就情意款款端起酒杯说:“今天我很高兴,本来我酒量不行,但不管怎么说,也要和华县长碰上两杯。”

  这杨行长和郭局长就大呼小叫的说:“应该,应该的,今天不碰几杯说不过去。”

  华子建也自然是要接这几杯了,一个大男人,总不可能扭扭捏捏,他也大方的端起了酒杯,碰了两下,在华悦莲给他斟酒的时候,那柔若无骨的小手就触碰到了华子建的手,还有那一缕暗香侵蚀而来,华子建禁不住的全身颤栗一下,一种莫名的冲动和渴望像烈火般,在他心头燃烧起来,他连忙收拢心神,因为他知道,自己也是个很难抗拒美女诱惑的人。

  华悦莲是善解人意,也是聪慧的女孩,她感受到了华子建那强力抗拒的情绪,她就有了一份骄傲,自豪和希望,自己的魅力已经让这个朝思暮想的男人有了反应,那么,或许有一天,他也会像自己思念他一样的来眷恋自己。

  想到这,华悦莲的眼就更多了一些柔情.。

  华悦莲对华子建说:“从那一次见到你,一直再没有机会相见,有时候想想当时的情景,还满有意思的。”

  华子建想想也是好笑,就说:“记得当时你好傻的,以为我真的要背你上街啊,呵呵呵。”

  华悦莲也笑着说:“当时是担心啊,怕你真的背我上街买鞋呢。”

  华子建就调侃了一句说:“唉,现在后悔了,那时候就应该直接把你背到街上去晃一圈。”

  “你愿意背我吗。”

  华子建心里就是一荡,但还是很委婉的说:“背美女是很抢手的一件事情,但我是没什么机会了。”

  “为什么你没机会,机会是均等的。”

  华子建想想说:“我已经错过了机会。”

  华悦莲看了一眼他,也不知道她对华子建委婉的话意是怎么理解的,她就低头垂眼,完全像个羞涩的小姑娘,眼神都被娇羞传染成粉红了。

  在自己暗暗喜欢的人面前,女人总是很愿意装傻和害羞的。

  尤其是熟透了的女人,一旦害羞起来,和熟透了的水果一样,处处向外流淌着多情的汁水,说淹没就能淹没男人。

  这样的柔情足以化解所有男人的坚强,华子建也不例外,酒不醉人人自醉,他有点醉了,醉在这绵绵的眼光。

  怎么回的政府,华子建已经记不清楚了,当朝阳升起的时候,他醒了,还没睁开眼,他的脑海就又出现了华悦莲那风雅绝美的脸庞,而后,就是那魔鬼般的身材,她的胸不是很大,也许是因为警服的约束,没有完全的显现,但搭配着她柔韧纤细的腰,却更显玲珑挺拔,这样饱满结实的胸膛在华子建还没睁开的眼前就来回的晃动,让华子建真是舍不得起来,更舍不得睁眼。

  只是时间不等人,他不得不起来,带着一点遗憾,他洗漱完毕,吃完早点,再次回到了办公室里,秘书小张就帮他泡上了茶,对他说:“华县长,今天早上安排的是到新屯乡去看看。”

  华子建“唔”了声说:“车安排了吗?”

  “黄主任已经安排好了,车在楼下。”

  “那行,喝口水我们就走。”华子建端起了茶杯,吹了吹杯的热气,捉起嘴唇,小心翼翼喝了起来。

  一大早,没想到还是很热,天,不再是透明的,而是混浊的;风也是懒懒的、有气无力的。所有这些构画着一种慵懒的情调。

  一切都变得缠绵而且轻柔。无边的绿色,浓得化不开的绿色,如一团团绿色的云朵,在城市僵直的结构游走着,弥漫着,于是城市也被软化了。

  小车的空调也是不敢恭维,华子建就干脆的打开了车窗,这样反倒还凉快了一点,可惜好景不长,到了乡下的便道,假如前面有车,那就让人头大了,漫天的灰土扬起,司机只好加大油门超过去,把灰尘留给自己身后的汽车,车窗也就是开开关关的,这样走了很长时间,好不容易才到了乡上。

  新屯乡的王乡长带着几个乡上的干部已经等候很长时间了,王乡长40岁的样子,人长得看起来很精明的,两只小眼睛像算盘珠儿似的滴溜溜乱转。

  他一见华子建的车进了乡政府,就三步并作两步跑,抢上前来,帮华子建打开车门,嘴里不断的说:“华县长辛苦了,辛苦了,这大热的天,哎呀,衬衣都湿透了。”

  华子建也是皱着眉头说:“这鬼天气。”

  在乡上的领导拥簇下,华子建就到了乡上会议室,这里早就准备好了凉茶,华子建也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一口气喝了两杯水,这才接过王乡长递过来的湿毛巾,擦了把脸。

  等着一阵忙活完,才坐了下来。

  王乡长就简单的把最近的工作做了个汇报,华子建也是大概的听听,既然来了,不听下也说不过去,但听起来又没什么新意,所有乡上的汇报都市一个模子出来的,八分的成绩,两分的不足,成绩一定是夸大的,缺点一定是缩小和微不足道的。

  这还罢了,再遇上那嘴好的领导,他还可以把那一点点的不足说成是另一种优点,让你自动的帮他开脱和转化成表扬。

  华子建还没傻到那个地步,他就姑且听着,听完也淡淡的做了个总结。

  然后说:“王乡长,我们到下面看看吧。”

  王乡长有点为难的说:“华县长,这天气,你还是在歇一会吧。”

  华子建就站起身说:“我还没这么娇气,走吧,一起看看。”

  王乡长赶忙让书拿来好些个草帽,给大家发上,一行人就离开了乡政府,到了田间地头。

  华子建就见到处都是收割的农民,他们弯腰,弓身,一手攥住麦子的颈部,一手操镰,刷刷刷,忙着收割自己的辛勤和希望。田边的路上,那拖拉机、三轮车,一捆一捆的麦个儿,被潇潇洒洒地抛上车。

  顿时,拥挤的路上、忙碌的田间、碾麦的场上,全是人头攒动,摩肩接踵,他们见了面,互相点下头就算是招呼了,多扭一下头,说不定都会被老婆敲后脑勺,嫌你白白浪费时间。

  脱粒机也开足了马力,打出麦粒来,麦子上的灰尘、超强度的劳作、机械的轰鸣声、嘶哑的喊叫声、孩子的追逐打闹声……形成一种混合的味道,在乡村里飘扬,回旋、流淌。

  大人小孩齐上阵,拿锨的、装布袋的、动扫帚的、不听话刚刚挨打的哭闹的小孩声,交织在一起,衬托着山景,好一幅农忙画卷!

  收割的幸福,是农民特有的情愫。这情愫里,既有对粮食的依赖,也有收获的欣慰,更有颤动的成就感。

  在农民眼里,谁要敢丢粮食,就是作孽,终究是要遭受惩罚的。怀着一种敬重一种虔诚。麦子在这一刻,享受到一种超级礼遇。

  华子建也不时的上前询问一下忙绿的村民,以示关怀和亲切,让他问到的村民也总是随口应付两句,他们知道华子建是个当官的,但他们不想讨好,也不用讨好,此时此刻,对他们来说,领导还不如地上的麦子。

  这样转了个把小时,华子建也大感无趣,身体也有点受不了,汗水不断的从所有的毛孔往外冒着,在王乡长的有一次劝告,华子建离开了地头,回到了乡政府会议室。

  乡上也准备好了午饭,就在离乡政府不远的一个小饭店,华子建也没推辞,本来现在也到了吃饭时间,要不在这里吃,那还得一,两个小时才回的到县城,自己就算受的了,秘书和司机只怕心里有怨言了。

  稍作了休息,他们就来到饭店,也说不上是饭店吧,准确点应该是饭馆,不过包间里到有一台噪音很大的空调,比起外面凉爽了许多。

  七个碟子八个碗,一会的功夫,整个桌子就给各种菜肴铺满了,王乡长给大家添上了酒,代表乡政府就先说了几句感谢领导来视察的话:“今天华县长不辞劳苦,顶着酷热来到了我们乡指导工作,我代表广大干群,表示最真诚的感谢,来大家举起酒杯,敬华县长一杯。”

  哗啦啦的一片声响,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一口喝干了杯之物。

  华子建心暗笑,也是一口喝掉了手的酒,说道:“我也感谢王乡长的招待,希望我们乡在以后的工作获得更大的成绩。”

  没想到就这普普通通的一句话,竟然还有人鼓起了掌,华子建忙抬手制止住说:“现在不谈工作了,大家一起动手吧。”

  说完他先用筷子动了动几个菜,这也是酒桌上的规矩,他不先动,其他人不能先吃的,等他放下筷子,大家也就谈笑,吃喝起来。

  酒过七八巡,菜过十多味,桌上的气氛就热闹起来,一个干部就说起了现在农村化生活问题,另一个副乡长就说起了:农村这化教育也难啊,上次我陪一个教师在农村扫盲,让一农妇认“被子”两字。

  那个农妇想不起来,教师提示:睡觉时你身上是什么?

  农妇说:是老公。

  老师哭笑不得又问她:老公不在的时候呢?

  农妇想想,很认真的回答:是俺们村长。

  华子建也笑的一口酒喷了出来,难以想象当时那农妇说出这话的表情是怎么样。

  午天也热,华子建就控制着酒,没有喝的太多,吃完了饭也没其他什么事情,华子建告别了乡上的这些领导,回县城去了。

  回到政府自己的办公室里,华子建先到卫生间去冲洗了一下,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人也清爽了许多,坐下来美美的喝了几口茶,就听到了敲门声,他喊了声:“进来。”

  就见上次自己帮过忙的那葛饲料厂的许老板夹着个包,走了进来。

  华子建就站起来招呼了一声,帮他倒杯水,陪他一起坐在了沙发上。

  自从华子建上次帮助许老板以后,两人就算是交上了朋友。许老板也请他吃过一两次饭,他们谈不上深交,但彼此也都不反感,算是熟悉了许多。坐下来以后寒暄了几句,这许老板就说:“华县长,上次多亏你的帮忙,现在欠款基本都收了回来,今天我也是想来感谢一下你。”

  华子建连连的摆手说:“谈不上感谢,你这企业有了困难,我们政府也应该帮助,都是份内的事情。”许老板又客气了几句,他说道:“我是真心来感谢的,以后还请华县长多支持。”说完,他就从包里取出一大叠报纸包着的东西。华子建打眼一看,就知道是几万元钱,这许老板就把它放在茶几上,用手轻轻的推到了华子建面前说:“,一点小意思,请华县长一定笑纳,给个面子。”华子建看着眼前的这几万元钱,眼就有了一种奇怪的表情了。他知道自己是不能随便收的,收下了这钱,就意味着以后自己要为许老板付出更多的东西,他本能的就要拒绝:“许老板,支持你搞企业,那也是我们县上领导应该尽到的责任,你这钱我是不能收的。”

  说完这话,华子建就想把钱推过去,就在手要接触到钱的那一霎那,他脑就有了新的想法,华子建的手没有把钱推出去,而是拿住了钱,在手上掂了掂,又说:“钱是好东西啊,可惜.....”

  许老板就接上话说:“可惜什么?华县长还信不过我啊。”

  对许老板来说,靠上一个专管畜牧口的副县长,对自己以后会有很多帮助的,他也是真心诚意的想要拉上这根线,他唯一担心的就是华子建和上次一样,不要自己的钱,对华子建的这种反应他也是可以理解的,自己和人家华县长也没太深的交情,人家担心以后出事很正常,不过还有一点是错不了的,那就是没有不吃腥的猫,这样的领导自己见得太多太多,都是又想拿好处,还一点风险不愿承担。华子建笑笑说:“到不是信不过许老板,无功不受禄,只是怕以后帮不上许老板什么忙啊。”

  许老板哈哈大笑说:“华县长,你小看我了,我就是想结交你这样一个朋友,并不是想要你以后给什么回报,请华县长放心收下吧。”

  华子建掂了掂钱说:“那我就真的收了。”

  许老板就献媚的笑笑说:“感谢华县长给我这个面子啊,谢谢。”

  华子建的心里就想,自己收了他的钱,他还要感谢自己,这都成什么世道了。

  就在这时候,办公室的门外响起了几下敲门声,还没等华子建说话,门一下子开了,就见仲菲依一头闯了进来。

  她是刚才看到华子建回来的,想了想现在天这么热,华子建估计也不会出去了,自己刚好现在也不忙,就过来看看,以她和华子建的关系,她也就没代客气,敲了下门,就直接进来了。

  这一进来,仲菲依倒是一愣,她显然是看到了目前的状况,这个许老板仲菲依也是认识,知道是干什么的,现在见华子建手里有拿着那一包的东西,仲菲依也是行家里手,再一看许老板脸上尴尬的表情,就知道自己撞破了人家的好事。

  仲菲依也是进退维谷,退出去就更说明自己看懂了,不退吧?这后面大家多尴尬啊。

  她还在犹豫,华子建倒是大方的招呼起来:“仲县长来了,请坐,请坐,我给你到杯水。”说着话,就很随意的走到了办公桌旁,打开抽屉,把那包钱放了进去,在过去帮仲菲依到了一杯水。

  仲菲依也恢复了淡定,很若无其事的说:“以为你闲着,还在谈工作啊,我来的有点不巧了。”

  华子建说:“也没什么事情,许老板过来坐坐,说了下他们饲料厂的下一步规划。”

  许老板也忙说:“简单的汇报,已经完了,那我就先告辞了,华县长和仲县长你们慢慢聊。”说完许老板就站了起来。

  华子建也不留他,跟着站起来送到了门口,客气两句,这才关上门。

  仲菲依就望着华子建笑笑说:“怎么?拉赞助了。”

  在仲菲依的想法,也是有点好笑的,上次华子建在自己家里,见到自己收了李副校长

  几万元钱,当时华子建一脸的正气,还劝告自己不要那样做,这才过了多久啊,他自己不是也习惯了吗,看他刚才那坦然的样子,学的很快呀。

  华子建理解仲菲依话的意思,就说:“算是拉点赞助吧,你可不要笑话我。”

  仲菲依瞅了一眼华子建说:“我笑话你做什么,我们收这芝麻点的好处,算的了什么啊。”

  华子建一听,忙辩解说:“我不是为自己,我........。”

  仲菲依就一口截住他的话说:“算了算了,我们谈点别的,刚才还感觉你懂事了,怎么又紧紧张张,婆婆妈妈的,对了,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华子建站起来走到了办公桌旁边,看了看桌上台历的记事,说:“今天晚上陪不了你吃饭,下班要陪一个外地土产公司的老总吃饭。”

  仲菲依的脸上流露出了失望的神色,说道:“看你最近忙的,不过身体也要注意,不要喝的太多。”

  话是说的很关心,不过仲菲依的心里就不是个滋味,她总是隐约的感觉,华子建对她没有过去那样渴望了,她也说不清到底是什么,就是女人的一种直觉,固然,华子建最近是忙,要准备夏粮收购,但也不至于忙的连约会时间都没有吧,那么到底是为什么呢?

  仲菲依是想不通的,她一直以来就很自信于自己夺人的魅力,更何况华子建这样一个年轻旺盛的人。

  应该说仲菲依直觉是不错的,华子建确实在心里对她有了一种隔阂,就从那天见到她收李副校长的钱开始,到前些天一个会议上仲菲依不顾原则,为李副校长据理力争拿下了校长的位置。

  在会议仲菲依说了很多冠冕堂皇和义正言辞的话,就在那个时候,华子建突然的看到了这张美丽的脸庞参杂的虚伪。

  与会的领导们,包括吴书记和哈县长,都碍于仲菲依特殊的背景,同意了她的提议,可是华子建是明白其的猫腻的,而他又没有办法来抵制仲菲依的提议,更不能揭穿事情的真想,最后还得勉强自己,委屈的举手同意,这对华子建来说真是一种对自己的亵渎。

  华子建骨子里的正义,正直和原则,就在那举手表示同意的一霎那间,被残忍的摧毁了,他不情愿这样,但他又能怎么做?

  会议后的好几天里,华子建都是抑郁寡欢又充满了惋惜。

  他真的希望仲菲依不要在自己心里留下点滴的阴暗,他希望仲菲依展现在自己面前的是永远美丽,永远完美,因为自己拥有过她,因为自己也迷恋过她,不管自己对仲菲依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但显而易见,自己的感情受到了伤害。

  华子建听到了仲菲依的关心,就笑着说:“谢谢你,我尽量少喝点。”

  “嗯,那就好,等你闲了我们聚聚,今天你闲忙吧。”仲菲依怅然若失的说。

  “好的,最近实在太忙,你也注意身体,天气太热了。”

  “谢谢你,那我先过去了。”

  送走了仲菲依,华子建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久久没有动一下,他有点愧疚,刚才他撒了个谎,那个外地土产公司的老板其实不需要他亲自去陪的。

  华子建听到了仲菲依的关心,就笑着说:“谢谢你,我尽量少喝点。”

  “嗯,那就好,等你闲了我们聚聚,今天你闲忙吧。”仲菲依怅然若失的说。

  华子建也客气的关心了一句:“好的,最近实在太忙,你也注意身体,天气太热了。”

  “谢谢你,那我先过去了。”

  送走了仲菲依,华子建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久久没有动一下,他有点愧疚,刚才他撒了个谎,那个外地土产公司的老板其实不需要他亲自去陪的。

  华子建呆呆的看着手茶杯里浮动的茶叶,他感到了一种孤单,在官场,想找一个志同道合的知己真的很难,在物欲横流的今天,有时候茶应该和自己一样,是非常寂寞的,寂寞地等待一个人的欣赏。

  茶离开了生命之树,经历了诸多磨难之后,茶没有了昔日娇嫩清纯的模样,然而,当她来到一个精致的玻璃杯,与自然之水相遇,一个新的她又诞生了,与清水的融合,与清水的共舞,让她散发出淡雅的气息,那是一种梦想与现实结合的境地,恰如自己一样,多想在这个大舞台上,精彩的释放全部生命的悲壮之美,但观众是谁?知音是谁?

  是秋紫云,还是仲菲依,还是其他的什么人呢?

  华子建陷入了沉思之,在他还没有想清楚这个问题的时候,就接到了安子若的一个短信,自从两人省城分手后,他们还没有电话联系过,除了彼此心有的那种隔阂以外,华子建最近也实在是忙。

  安子若发来的是一个问候的短信:你好吗?一定很忙,注意身体。

  这再普通不过的短信,却让华子建有了一种深深的忧伤,最近,每当自己在孤单落寞的时候,总是会想到安子若,总是会想到她那柔情深邃的目光,有时候,华子建也奇怪自己,为什么自己对安子若有如此刻个铭心的留恋,是因为自己对初恋念念不忘的回忆,还是因为安子若抛弃过自己,由此激发了自己更强烈的渴望?

  他说不清楚,他只是知道,自己还是忘不掉安子若,在省城的那个夜晚,本来自己鼓足了勇气,想要重温旧梦,破镜重圆的,可惜......。

  华子建也就给安子若回了一个短信:我很好,最近有点忙,天气热,也请你多保重。

  安子若就很快的又回了一条:时光流失,夏天终究会过去,就像人的心境一样,在时间的长河里,心境也会有变换,我等着夏日的离去,秋天的到来。

  华子建明白安子若的意思,他知道安子若还在等待着,等待着自己摒弃前嫌,回心转意,他自己也希望可以坦然面对安子若的过去,可以让时间来冲刷掉自己那一点点世俗的心理,但自己能做到吗??

  华子建迟疑了一会,才回过去一条短消息:秋天是收获和美丽的时节,我们的秋天在那里?

  从华子建的心里来说,他不能够确定,自己和安子若还会不会有那么一个美好的,丰收的秋天。

  他拿着手机,等了好久,恐怕安子若也不能够准确的回答他这个问题,后来,那面还是传来了安子若的回复:在心里。

  华子建在接下来的很长时间里,一直默默的,自言自语的重复着“在心里”这句话。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