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二十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二十章:叱咤风云

  他精通于官场所有的套路,对那些宦海人管用的隔山打牛,声东击西早就烂熟于心,他不用去听秋紫云话语表面的意思,那都是哄人的鬼话,秋紫云真实意图不过就是想要借这个事情来敲打敲打自己,灭一灭自己最近的盛气,让自己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听从调遣,配合工作。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自己应该应对秋紫云的这次攻击,置之不理,量她也不敢真的把“洋河工业园”如此贱卖,她还没傻到那一步,为自己套上一条本来不是她的锁链。

  她是不敢,但接下来就又有一个问题,她会不会虚张声势的大造舆论,来把这个项目搞的沸沸扬扬,让所有人又想起这个项目,又会有一些好事者去最根溯源问起是谁当初搞的这工程,是因为什么原因撒谎能够的这项目,而到了最后,必不可少的就有人开始指责和漫骂,这才是自己最为担心的关键。

  现在离换届时间本已不多,谁成为议论的焦点谁就会失去一次有可能得到的机会,在假如这件事情传到上面,更是让自己寝食难安了。

  韦副市长的眉毛微微的颤动了一下,这个进退维谷的棘手问题真把他难住了。

  秋紫云的话说完以后,在座的各位都一时没有发言,他们也感到有点问题,一个县城的项目似乎不值得在今天的会议讨论,但看一看秋紫云那一副不依不饶,等待这大家发言的样子,有的人就恍然大悟了,原来如此,那就更不能随便乱说了。

  市国资局的马局长也不想发言,不过他的运气不好,秋紫云等了一会,见没人说话,就看着马局长说:“你们局的意思呢?”

  马局长不得不说了,他咿咿呀呀的小声嘟囔了几句,无外乎就是些不痛不痒的话,最后说:“这个问题啊,我看还是等洋河具体方案出来了才好判断啊。”

  秋紫云就说:“那对这个价格你是怎么看待。”

  马局长实在躲不过了,是好小心翼翼的说:“这个要做出评估以后才能准确知道,我个人感觉,价格好像是有点低。”秋紫云就转过头有对张秘书长说:“对于他们洋河县提出的扩大该项目的媒体宣传,以便于下一步出售,张秘书长你认为可行吗?”

  张秘书长已经看懂了此次事情的整个走势,他作为秋紫云的代言人,是知道该说什么话的,他就短暂的沉吟一下说:“这到是问题不大,该项目体量不小,洋河县的本地企业肯定是拿不下来的。”

  秋紫云点点头,说:“看来这件事情还是比较简单,对于洋河工业园的价格,我们要是定不下来,也没关系,国资局可以上报省财政厅,看看省里是个什么意思,这项目放置了几年了,处理掉,对洋河来说应该是放下了一个报包袱。”

  国资局马局长一听,乖乖,这还真的敢报上去啊,他就不由的看了一眼韦副市长。

  秋紫云继续不紧不慢的说:“至于在省内各大媒体做做广告,这问题不大,现在不比过去那“酒好不怕巷子深”,现在做点广告投入也属正常。好了,这事今天就先谈到这,具体问题,会后抓紧办理。”

  说完话,秋紫云就先站了起来,一面收拾桌上的笔记本,签字笔什么的,一面看看韦副市长说:“老韦,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韦俊海脸色凝重的摇摇头,说:“我没什么要说的。”

  他已经平静下来了,对秋紫云的这一招他一时固然也是没有好的办法来破解,不过他一点都不紧张,就算秋紫云已经给他摆明了她接下来的几个后手,什么到省上征求意见,什么到全省大做广告,把这件事情闹的上下皆知,把自己置于风头浪尖之上。

  但有一点韦俊海是知道的,秋紫云要是真的想用此事做章,她就不会今天在此这样说了,秋紫云这样官场的老手,她真正的要对自己下黑手,她可以在悄无声息进行,她这样大张旗鼓的说出来,也就恰恰说明了一个问题,她秋紫云真心是不会的动手,除非自己对她的警告置若罔闻,她不过是要等自己的一个态度,等自己的诚服和投降,那么自己应该还有时间,还可以好好想想。

  秋紫云呢?她并不着急,她可以给韦俊海留下一点思考的时间,她回到办公室,轻松的翻阅着桌上的件,对她来说,棋势很有利,进可攻,退可守,先已立于不败之地了,既然是下棋,那就一人一步,接下来就是看他姓许的怎么走了,他要是配合自己,平安的度过这次换届,自己也无意对他下手,他不是自己主要障碍。

  他韦俊海要是不识好歹,负隅顽抗,那也怪不得自己了,至少让他先淘汰出局。

  所以秋紫云悠然的喝着华子建上次送来的毛尖茶,心里也就想到了华子建,想到了华子建,不柔情就泛起在心头,好长时间都没见他了,这个没良心的,就他那一个破县长,还是个破副县长,真有那么忙吗?都不知道来看看自己,自己总不能给他打电话邀请他过来约会吧。

  秋紫云心头的涟漪就慢慢的扩散开来,这是一种很奇妙的心情,有点怨恨,有点渴望,还有点温柔。

  秋紫云也感觉自己正处在人生的黄金季节.能坐上市长这个位置不容易,特别对于女人拉说就更不容易了。

  每天她听到“市长好”这样招呼,她总是面带微笑,挺起胸膛,步履轻松,做出市长的样子,但她的心里也是有很多柔情存在,宽大的老板桌朦胧照着她的样子:瓜子脸没有变,头发高高的挽起,是那样的分韵犹存,仪态高雅。

  就在秋紫云心驰神往的时候,韦俊海敲门走了进来,秋紫云的秘书跟在韦俊海的身后,进来就先给张罗着给韦副市长泡茶,秋紫云也招呼了韦俊海两句,又转身对秘书说:“韦市长茶瘾大,你给多放点茶叶。”

  韦俊海也客气着说:“多点少点,都可以,都可以。”

  秋紫云没有陪韦俊海坐在沙发上,她招呼完以后,仍然坐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椅上,看着秘书给韦俊海泡好茶离开。

  韦俊海端起茶杯,吹了两口气,感觉还是烫,又轻轻的放回茶几说:“秋市长这茶叶不错,应该是洋河今年的新毛尖吧,香味淡雅,茶型漂亮。”

  秋紫云嘻嘻一笑说:“韦市长真是行家,一眼就看的出茶叶的产地,佩服。”

  韦俊海感叹一声说:“秋市长忘了,我在洋河县也是待过好几个年头的,看着这茶叶,就想起了过去那岁月。”

  秋紫云见韦俊海一来就把话题引到了洋河县上,也顺着他的话题说:“看起来韦市长对洋河县还是蛮有感情。”

  点点头,韦俊海说:“是啊,那一段的日子我怎么可能忘得掉,洋河县是个好地方,但人无完人,金无赤金,那里也有它的一些弊病,洋河的工作不好搞啊,在那几年我是竭尽了全力,但依然还是留下了很多遗憾。”秋紫云摇摇头说:“韦市长不要妄自菲薄,就我的感觉,洋河在你手上那几年还是很不错的,你的魄力在洋河展现的淋漓尽致。”

  韦俊海呵呵一笑说:“但还是留下了像工业园那样的败笔,这一直让我揪心。”

  “哦,洋河工业园啊,说到这,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项目,我们真应该好好研究一下,让这个项目起死回生,也算是完成了你一个心愿,当时你的出发点也是好的,希望它给洋河带来一种生机。”秋紫云轻描淡写的说着这个项目。

  韦俊海没有停顿的就接过了秋紫云的话:“是啊,是应该把这个项目好好研究一下,不过最近我手上的事情太多,只怕一时腾不出精力,上次开会你就说过招商局的问题,我最近就要对招商局做出一些规定。”

  这个问题也就是当初秋紫云和韦俊海爆发冲突的一个起点,现在韦俊海准备用另一种委婉的方式,向秋紫云妥协了。

  秋紫云一脸茫然的说:“招商局......奥,对,他们在费用开支和工作作风上是有很多问题存在,韦市长抓一抓这个问题是应该的,都到下半年了,再不出些成绩,你我都不好对市上交代。”

  韦俊海连连点头说:“是啊,是啊,这问题我会重点抓一下,下午我就过去给他们开个会,你上次说的几个问题,我在会上逐条给他们落实,他们局里的分工,我也会安你上次的想法,给他们做出调整的。”

  秋紫云脸上的表情淡如死水,没有一丝一毫的得意,虽然她已经知道韦俊海开始让步,妥协了,她沉吟着说:“嗯,这样最好,那洋河工业园的问题你先考虑着,等你时间空闲下来,你再拿出个解决方案。”

  韦俊海很认真的说:“好的,那个问题也是要早点考虑了,我会留意的,到时候拿出一个适合的措施,争取一次把它解决了。”

  秋紫云就转换了一个话题,说起了八一建军节到部队慰问的一些事情,两人又相互的交换了几点意见,对军民共建的一些问题达成了一致的几点看法,最后韦俊海才客客气气的告辞离开。

  这件事情很快的,也传到了市委华书记的耳朵里,他不用详细的了解那些细节,就完全能够理解此事的含义和最后的结果,这让他升起了一种愤怒。

  单从秋紫云这一举动来说,本来是无可厚非的,问题在于这一攻击的发起者却是洋河县的一个副县长,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可以容忍秋紫云,因为他一时半会对秋紫云是没有太多的办法制服,不过,他是绝对不能容忍华子建,就像是一个正在争吵的人,愤恨一个拉偏架,帮闲忙的人一样。

  他决定自己在必要的时候亲自出马,给这个一直让人不能放心的家伙迎头痛击,警告那些还没有看清柳林市大势的人,让他们明白一个道理——跟随自己才是唯一的选择。

  华子建是不知道华书记已经把他列入了打击程序,他依然在洋河县活跃和忙碌着,每天他忙忙碌碌、煞有介事地挟着自己那黑的公包,总是威仪万方、泰然自若地进出于自己的办公室,深入到各个部门、单位和基层,处理各式各样的公,出席各种各样的会议,发表内容不同但风格却千篇一律地相似的重要讲话。

  政府工作虽然事无巨细,又纷繁复杂,但对他这样精力充沛、斗志旺盛的人来说,处理起来倒也得心应手、游刃有余。

  这天早晨,华子建处理和批阅了几份件后,就听到了敲门声,华子建提高了一点声音说了句:“进来。”

  那个让他劝服的王老板推开门,满面笑容的走了进来,手上当然是少不了提上几条烟,几瓶好酒了。

  华子建看着他的肚子就想笑,这大腹便便的,估计当老板就先得肚子大,可老板都要包2奶,3奶的,你说这么大的肚子,他们对付的了那么多奶吗,随便一个就把他们撂翻了,是不是找了也是个摆设,平常就是看看,轻易也不用吧??

  华子建客气的站起来,招呼他坐下,说:“王老板是不是想通了,要是没想好,也不急在一时半会。”

  王老板就谦恭的笑着说:“想好了,想好了,华县长给我指的是一条明路,我怎么能不识好歹呢,今天就是想来做协议置换,又要麻烦华县长了。”

  华子建心里也是高兴,就说:“那就不要在我这坐了,我带你去见哈县长,尽快的帮你把这件事情敲定下来。”

  王老板赶忙站起来,放下礼品,和华子建一起到了哈县长的办公室。

  哈县长正在打电话,看到他们走了进来,头皮一阵发麻,不知道这王老板又有什么麻烦来找自己了,这大半年的,王老板真是把他都烦透了。

  看起来这个世界挣钱真是很难啊,哈县长要不是看在他过去给的那好处费面子上,就他小小的一个暴发户,只怕黄县长早就给门卫打招呼不让他进政府了。

  现在见到王老板,哈县长就皱皱眉头,看了华子建和王老板一眼,下巴一杨,示意他们先坐下,又对话筒说了几句,这才挂上电话,走过来问:“华县长,我马上要出去一下,你们二位事情不重要的话,就改天在说吧”。

  华子建笑笑说:“王老板是来办理置换土地的一些事情,我来给你请示一下,土地局那面还要你给打个招呼的。”

  哈县长有点难以置信了,这样的一个结果真的大大出乎了哈县长的意料之外,他不得不佩服一次华子建,这个华子建快捷,完美的处理了一个连自己都异常头大的问题,他的能力应该说毋庸置疑,如果不是华书记一定要收拾他,如果他不是秋紫云的嫡系,或者这个人真的可以在某一天成为洋河,乃至于柳林的政治新秀,可惜啊,可惜他站错了队,跟错了人。

  哈县长打住自己的想法,态度也热情起来,再也没提他急着出去的话了,他详细的问了王老板和华子建这件事情的整个想法,在了解完王老板的一些要求和设想以后,哈县长就说:“这样吧,王老板,你先去土地局看地,选城外的那块地我们县上都尽量的支持和满足你。”

  王老板见今天哈县长很干脆,也心情愉快起来,就说:“哈县长,还有个问题,这城外的地和城内的地差价怎么算?”

  哈县长对这个问题是有点忌惮的,他现在是没有钱给人家退的,不过他很镇定的笑笑说:“都按现在的行价,多退少补,你看怎么样?”

  王老板就看了一眼华子建,像是在征求华子建的意思,华子建心里也明的跟镜一样,县上底细他还能不清楚,华子建就接过话说:“要我看,差价换成土地面积其实更好,也为将来有一天王老板挣大钱了,想要扩大规模留点余地,你说呢,王老板?”

  王老板认真的想了想,感觉华子建这话有点道理,自己也不缺那些钱,多买点土地到手,将来发展就有了空间,他颔首说:“行,我就听华县长的,差价不用退,都置换成土地得了。”

  哈县长当然是心里高兴,他意味深长的看一眼华子建,忙说:“好,那就按你的想法来,有什么需要县上支持的,我和华县长都会忙你协调。”

  华子建也说:“王老板可以一面协商土地,一面提前设计规划,我看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开工了。”

  王老板也说:“就是,就是,早这样的话,我现在楼都建成了,这大半年的,天天都为城里这搬迁费脑筋了,唉,这次多亏了华县长啊。”

  几个人就一起打着哈哈,但心态各不相同,王老板是真高兴,他对华子建指出的这一建议也是深思熟虑了几天,觉着确实前景不错。

  而华子建此刻是有点沾沾自喜的,他感觉自己构思了一个双赢的设计,让投资者和老百姓都不吃亏。

  哈县长心情很复杂,既有解决了这个难题的高兴,也有了一种对华子建的嫉妒,为怎么自己一个老洋河县的人,就一直没有想到这主意?是自己笨吗?

  没有人会自己承认自己智商低的,哈县长更不会这样认为,从实际的情况来说,哈县长相对于同龄人,相对于政府的这些同行,他的智商应该更搞一点,但为什么就没想到这个方法?其实很简单,因为他的心思没有完全的放在洋河县未来发展上,更没有放在老百姓的身上,这一点就是他和华子建的不同之处。

  这个问题在哈县长的支持下,在华县长亲自参与,很快的,各级部门大开绿灯,一路顺畅的就把王老板这个协议给更换了,在城郊一条交通要道,给王老板换出了一大块土地,他也赶紧的开始调集资金,出外考察,设计规划去了。

  洋河县的那些本来担心被强行拆迁的老百姓,更是欢天喜地,在她们的嘴里念念不忘的当然就是华子建了。

  处理完了这件事情,又过了一两天,市里就把洋河县的那份关于“洋河工业园”的报告批了下来,上面有韦俊海副市长的签字,不过就是签了一个名字,还划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这也是上级领导惯用的手法,很多不便于明说的话,在批示往往用一些符号来代替,而下面也早就熟悉了每个领导使用不同符号的特殊含义,就韦俊海这个问号的言外之意那就是否定,甚至还有斥责的意思在里面,这样大的一个问号,几乎明确告诉写该报告的人,以后小心一点,不要乱写。

  但同时,一个问好的书面解释又可以分很多种,一旦真的因为这件事情出了纰漏,韦俊海是会对这个问号做出各种对自己最为有利的说辞。

  猜摸上级各种批示,是一个进入官场之人的必修课程,这恐怕也就是国特有的一种传统,相对于西方那些没有化底蕴的政治家们,国官员更具有含蓄,也更具复杂性。

  规划局和城建局的两位局长,算的上是此好手,他们一眼的看出了这个问号的含义,拿到这个回复,他们的心里都是一阵的紧张,两人商量一下,就给华子建打来了电话,吕局长说:“华县长,那份洋河工业园的报告上面批复了。”

  华子建正在办公室看件,就漫不经心的在电话里说:“是吗?怎么样,上面怎么说。”

  吕局长有点气馁的说:“当然是否定了,还是韦副市长批阅的,画了个大问号。”

  华子建就哈哈的笑了说:“那就是不同意了,不同意就不同意吧,先放放以后再说。”

  吕局长在电话那头,有点不解,这华县长一点都不生气,好像这样的结果是天经地义的一样,那他前些天急着让我们赶快写出来,送上去做什么,等着上面骂啊。

  吕局长和华子建工作上接触也是最近这段时间开始的,他是越来越看不懂华子建了,就感觉这人怎么飘飘忽忽的,自己多年炼就的这猜摸,分析领导的能力,到了华子建这里,几乎都用不上了,看他真是有点雾里看花的味道。

  吕局长看不懂那是他的问题,华子建是看的清楚,报告既然是韦俊海批复的,也就说明了秋紫云已经暂时的降服这头恶狼,否则秋紫云怎么可能把这件事情交到他的手上,看起来自己这招是见效了,至少,秋紫云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可以少一个对手,为年底的最后冲刺排除了一个小的障碍。

  华子建的心情就愉快了起来,他有了一种想喝酒的冲动,叫来秘书小张问了问晚上的安排,有点可惜啊,今天晚上却没有招待和应酬,华子建有点遗憾的想,平常不想喝酒的时候,一天几台喝不过来,等自己想喝的时候,没人请了,就像是出外打的士,不坐的时候,满街都是空出租车,赶急用车的时候,每个车都是坐的有人,你说这世界奇怪不奇怪。

  他是万般无聊的到政府伙食上吃了个晚饭,政府外地的人也不多,吃饭的也就很少了,每次华子建都不愿意在小餐厅坐,今天也是一样,他端上自己的饭菜,坐在了大餐厅,他和几个年轻一点的同事一面吃着饭,一面嘻嘻哈哈的开着玩笑,现在的年轻人一点都不客气,华子建让几个办公室的小妹妹闹腾的脸一阵一阵的红,有个小妹妹直接就问:“华县长,你又没女朋友,你说你一天不难受啊。”

  还有一个经贸委刚来不久的小妹妹说:“人家华县长是谁啊,多聪明的人,肯定是有办法自己解决的。”

  几个人都笑起来,华子建只能摇头叹息,这些个年轻人,有点狠,什么话都敢说,他也很郑重的说:“你们几个小流氓,我这么帅的人,能没女朋友吗?”

  饭堂就热闹起来了,连里面烧饭的师傅也提着个勺子,在那看笑话。

  就有人又问了:“那华县长你女朋友是谁啊?说出来我们帮你审查一下。”

  又有一个小年轻女孩说了:“哈哈,我知道是谁,前几天我可是看到某个人晚上喝醉了,是美女送回来的。”

  华子建就开始头大了,一定是那天华悦莲送自己让她看到了,他生怕这个小妹妹说出了华悦莲的名字,就急生智,转移了话题说:“瞎掰什么啊,我这酒量能喝醉,改天我请你们一起喝一场,看看谁先倒。”

  果然,这些个年轻人那是华子建的对手,一起就追着问他什么时候请客,到那吃,喝点什么酒了,等大家讨论完下次请客的事情,饭也都吃完了,大家开着玩笑一哄而散。

  华子建暗暗说声侥幸,今天差点玩笑开大了,要是在传出自己和华悦莲的什么绯闻来,又该麻烦了。

  回到办公室,华子建就想到了华悦莲,这倒是个很温驯,乖巧的女孩,不管怎么说,自己和她的这几次相聚,都有一个感觉,那就是轻松,没有一点点的压力,她就像小溪的水一样,带给自己的是宁静,温柔和幽雅。

  这样的感觉很难得,自己拼搏于官场,每时每刻都在紧张,每句话,每个表态都要小心翼翼,但和华悦莲在一起,全然没有什么顾忌,想说什么说什么,而华悦莲也总是睁大那天真无邪的美目,带着崇拜,带着神往的倾听,这是一种让人惬意,让人自信和轻松的感觉,而这样的感觉真是让华子建有点留恋起来。

  此时此刻,华悦莲也在痴痴的相思着,对她来说,情是心的向往,是感觉的共鸣,是灵感的碰撞,是电光的闪耀,是甜蜜的琼浆,是醉人的纯酒。

  她的高傲,挑剔,自爱和矜持,已经让她久违了这伟大的爱情,而华子建就犹如雨后破土而出的新竹,带给了华悦莲充满甘甜和香醇般的春天回忆,花儿芬芳,月儿光光,云儿飘摇,星星眨眼,或者华子建就是她今生的红颜,在最近这段时间,华悦莲常常孤枕难眠,思绪万千。

  时常,她都在猜度这华子建的想法,她不能肯定华子建是不是和她一样的相思,她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愉快的,但这样的欢乐却没有看出华子建丝毫的特殊情感,他对待她就像是一个朋友,但这仅仅作为单纯朋友对华悦莲是不够的,她渴望着可以跨越这道界限。

  从上次华子建喝醉那天算起,到今天已经三天了,华子建没有打过电话,她原指望华子建在第二天会给自己来个电话,感谢一下自己服侍醉酒的他,帮他收拾那污浊的卫生间,但她一次次失望,她上班的时候也有点心不在焉的,生怕手机铃声自己没有听到,她就在这几天里,时时的把手机抓在手里,还要不断的看看,手机电量是否充足。

  这样的心情很是熬人,华悦莲身处在失望,希望,灰心,骄傲,此刻她再也不想这样度过了,她决定放下矜持和尊贵,厚着脸皮,再要请一下华子建。

  电话通了,华悦莲紧张的等待,她已经感到了自己手心的汗水,还好,那面传来了华子建的声音:“是华警官吧,我华子建啊。”

  华悦莲抑制住自己的紧张,用尽可能的平淡说:“领导,那天我帮你收拾了卫生,你就不知道感谢我一下。”

  华子建就笑了,想到那天自己的狼狈样子,本来第二天他是要给华悦莲打电话表示感谢的,但事情一多,东忙西忙的,就给忘掉了,他赶忙说:“要感谢,要感谢的,那天真不好意思,这两天太忙了,就忘了给你打电话表示歉意。”

  华悦莲的心里一阵的绞痛,他忘了给自己打电话,难道自己在他的心里是那样可有可无,她带带你伤感的说:“给我打电话会影响到你工作吗?”

  华子建愣了一下,他反应过来了,自己是有点失礼,他忙说:“不会影响的,呵呵,真的这几天事情多,想好要给你打电话的,唉,这样吧,小华,刚好我今天很想找人喝酒,你要有空,我就请你,算是为那天的失仪给你道个谦。”

  华悦莲的心情就一下子阳光灿烂了,她幸福的想要飞翔,想要歌唱。

  这女人,什么精神状态啊,弱弱的问下读者,你们恋爱都是如此患得患失的吗?整个一个精神病患者的症状,呵呵呵。

  两人就说好了一会去酒吧,华子建放下电话,赶忙到卫生间冲洗一下,准备换上一件干净的衬衣,不巧的是,这几天换的太勤了,几件衬衣都让秘书小张拿回去洗了,他找了一下,最后只好拿出一件上次传过半天的衬衣和身上这衬衣做了下比较,发现比身上这件好看一点,汗味也稍微的小一点,就直接换上了,照照镜子,还不错,比不上刘德华,但比葛优强多了。

  一会,华子建就离开了政府,到了他和华悦莲约定的酒吧门口,华子建等了一会,他本来是不大喜欢上酒吧,他更倾向于到茶楼喝茶,今天是考虑到华悦莲,人家未必喜欢喝茶,女孩啊,一般都很迷信,认为喝茶对皮肤颜色不好。

  等的时间并不长,华悦莲没有像其他女孩约会是那样,反复不断的化妆,给自己脸上涂抹一层层的涂料,她收拾的清新淡雅,但就算是这样的淡妆,也依然是无法掩饰她美轮美奂的容颜和气质。

  她脸上似笑非笑,淡淡灯光照在她脸上,就见她不施脂粉,肤色白嫩,眉梢眼角,皆是春意,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便如要滴出水来,她的头发上束了条金带,灯光一映,更是灿然生光。

  华子建就笑着说:“华警官,你今天很漂亮啊,我和你站在一起,鸭梨很大。”华子建把那个鸭梨咬的很真切。

  华悦莲抿嘴一笑说:“是压力,不是鸭梨,那个学校毕业的。”

  华子建有点惭愧的说:“咳咳,我的语是体育老师教的,你理解一下。”

  华悦莲点头说:“你们体育老师真是不错,他就不带数学了吗?”

  “不用带,数学是政治老师上。”华子建很严肃的说。

  华悦莲再也绷不住了,她就“咯咯”的笑出声来。

  等她笑完了,华子建才说:“那我们进去吧,不过酒今天还是少喝点,除非你还想帮我收拾卫生间。”

  华悦莲一面往里走,一面说:“只要你今天吐的出来,我继续帮你收拾。”

  唉,这女孩!我都莫法说她了。

  两人进了霓虹灯闪烁的大门,眼前就是一个通往地下的台阶,他们慢慢走了下去,四周的墙壁也是装修过的,贴着壁纸,但华子建还是有一种陷入了地下的阴冷感觉。

  走到了底部,就见里面是宽敞的酒吧和许多底拱门的房间,空气充斥着各种味道,尽管在里面按装了通风设备,依然有一股莫名其妙的味道。

  酒吧尽头的舞台上有人怀抱着吉他在弹奏着,优美的音乐随着他指尖的波动回荡在酒吧的每一个角落,琴手微微低垂着头,那像女人般长长的黑发随着他的身体摆动……。

  里面光线很暗,华子建只好用手抓住华悦莲那宛如无骨的小手,找个地方坐了下来,黑暗他一只手打亮了火机,晃动的火苗由小变大,火焰映照出一回来美丽的大眼睛。

  华子建小心地点燃了一只杯的蜡烛,烛光在杯摇曳。而在灯光华悦莲圆润芳香的肌肤散发出一种咄咄逼人的青春气息,令人心醉。

  酒吧的招待来了,问他们要点什么,华子建看看华悦莲说:“今天喝啤酒吧。”

  华悦莲就说:“随你,你想喝什么我都陪你。”

  华子建转头对招待说:“一打啤酒,一个可乐。”

  酒很快就上来了,华子建将两个空杯放在了自己面前的桌上,慢慢的往里面倒上啤酒,杯里的白色泡沫沿着杯壁开始滑落。

  华悦莲就一直在黑暗看着华子建,倒上了啤酒,华子建一抬头,看到了华悦莲的眼光,然而,就仅仅这么一个目光,却使华子建感受到自天而降的一阵电击,心里感叹着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啊!华悦莲的眼睛是大的,又放着光芒。

  华子建看到里面装满的柔情,它们纯净空灵又宁静,华子建不敢再看了,端起了酒杯说:“华警官,为那天的失礼,向你道歉,来,先干一杯。”

  说着,华子建就端起酒杯,大口喝了起来。

  (弱弱的喊一声:求打赏,求月票!!!)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