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八十二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八十二章:叱咤风云

  这样跑了几次,一会仲菲依就洗了身子,走了出来,华子建看她的样子,好像也清醒了许多,刚刚洗浴过后的仲菲依,就象绝代佳人,略为湿漉的头,散着阵阵香。938小说网 http://www.938xs.com宽不足三尺的浴巾,围住了一个心两个基本点,其余地部位几乎是一览无余,特别是暴露出来的膀子和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白的有点晃人的眼球。

  两人就坐了一会,仲菲依也说了好多的话,华子建就很耐心的听她唠叨,直到最后她自己有点困了,华子建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对她说:“菲依,也不早了,明天还要上班,你就先休息吧。”

  仲菲依看着华子建,说:“你陪我吗?”

  华子建笑笑说:“今天怕不能。”

  仲菲依问:“为什么?”

  华子建黯然的说:“我心里还有烦恼,只怕无法安心的在你这里休息,我需要找个无人的地方去疗伤。”

  仲菲依看着华子建,好长时间没有说话,她似懂非懂的,但她知道,华子建不会骗自己,因为他没有必要那样做,仲菲依就不让自己流露出一点的失望情绪,站起来,打着呵欠对华子建说:“大坏蛋,那我先睡了!跟你说啊,不许吵我!”

  华子建苦笑了一下,眼睁睁地看着仲菲依俏丽的身影进了自己的房间。

  浴室里还留着仲菲依洗过澡后的淡淡香味,华子建感觉自己也是一身的酒味,他也准备冲一下,他很少洗浴缸,就拿了蓬头淋了很长一阵子。

  从浴室里出来,华子建的心思就淡定了,坐在沙上抽了好一会烟,听到里面仲菲依已经熟睡了,他才悄悄的打开门,又一次的走入了冰冷的小雨。

  回到了县委,已经很晚了,门卫老头远远见他过来,就赶紧的站了出来,恭敬的表示了自己的存在,华子建一如既往的很客气的给他发了一根烟,让老头深深的感受到了革命同志春天般的温暖,对门卫来说,每次接到华子建的香烟,那都是一种幸福和感动,他不会立即去把这烟吸掉的,总会先放几个小时,倘如在这个过程,传达室里来了其他一个有点分量的人,老头就会很客气的说:“来抽根烟吧,华书记刚发的,这好烟味道太淡,我抽起来没劲。”

  于是那个人也就虔诚的接过了这根烟,从此以后,每次路过传达室,都会对老头客气的笑笑,老头的心里就有了另一次的幸福.......。

  两会已经在县上召开了,最近的各行各业都很小心,就连街上卖烟的最近也是不敢用假烟骗人。万一那个代表上了当,那后果就相当的严重。

  华子建和冷县长都上去讲了一次话,华子建讲道:各位代表、同志们:经过紧张有序筹备,洋河县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今天下午就要开幕了。在此,我代表县委向来自全县各条战线的人民代表和列席会议的全体同志表示热烈的欢迎!这次会议是全县各族人民政治生活的一件大事。.....我们要统一思想,提高认识,群策群力,扎实工作,确保大会取得圆满成功……。

  冷县长做了工作报告:各位代表,现在,我代表县人民政府,向大会作政府工作报告,请予审议,并请政协各位委员和其他列席人员提出意见。过去一年工作回顾,我们紧紧围绕年初提出的“经济提、产业调头”目标,......。

  对于洋河县来说,换句话说,就是对于全国来说,这都是一次大型会议,谁都不敢马虎,一定要搞的完善成功。

  这帮老头们,难得一年就这十来天的风光,气势好的很,不要说你局长县长,就是书记,他们都敢批评。

  全县的经济发展度和质量,物价、就业、食品安全、居民收入、教育等问题一下子就成了人们的谈论焦点,懂不懂经济的人都要说上两句,什么宏观调控,微观控制,天啊,一转眼都成了评论员和经济学家。

  今天是讨论,这个小组召集人是经委主任,坐阵的领导是华子建。人大代表李民浩来迟了,他一进门,人们就鼓掌了,经委主任半真半假地拉长脸站起来,“命令”他坐下,老实“坦白交代”问题。

  “主任,你别欺负咱老百姓好不好?”李民浩直咧嘴。

  “李民浩,咧什么嘴?我就知道你这一手,先把脖子缩回去,瞅准时机又伸出来。坦白,偷赚了多少万?”

  “主任,什么伸啊缩啊,这话多不明?你想要敲诈勒索,就说个数。反正企业都是你说了算。”

  “这小子,得便宜卖乖。还泡咱们,治治他!”

  “对,治治他。”主任一发话,人们起哄了。

  有的主张把他的好烟掏出来,有的主张用他的手机打国际长途电话,有的主张翻他的钱包,更多的人则是要罚他请大家吃一顿。

  “吃一顿好说。到我酒店去,我招待!一条龙服务,吃完了跳,跳完了洗,洗完了就麻。嗯,你们***要是不怕得性病,完事我把你们送到路边店里,第二天早晨让你们老婆子去取人!”

  说笑归说笑,华子建咳嗽了一声,大家也就慢慢的严肃了,不过这调节的度,可没有华子建在县委和政府会议室咳嗽的效果好,在那些地方,华子建一咳嗽,立马就会变得鸦雀无声,在这里,华子建的威力自然就少了很多,很多。

  开会,对于华子建来说,他是既不喜欢,也不厌烦,因为他已经习惯了开会。

  最近,来到了洋河县以后,聪明的华子建又发现了“开会”一词的新用途,就是如果当他遇到了不想见的人或不想接的电话或不想干的事,他往往可以用“开会哪”三个字进行敷衍推脱。参加会议,人之常情,合理又合法,对方既不会知道他的用意,也不会误解他,还会为刚才对他的打扰而深深自责,多好的理由。

  所以他最近几天也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情去参加会议。抽时间华子建还要陪代表和委员们去做了一个食品卫生的检查,大街小巷卫生早就打扫的干干净净,饭店的把那地沟油装进了储藏室,卖假货的把那伪劣产品也拿下了柜台,没有注册商标的厂家早就放假,所以转了一天是皆大欢喜。

  除了开会,最近他还要带上相关的人员到各各公众集聚的场所去检查安全,把全城转了个遍,那里灯不亮,记下。那里路太烂,记下。那里没有斑马线,记下,就这样每天都跑到了晚上,大家才分手,分手的时候他还交代,明天晚上我们去城外的开发工地转。

  这不是他在作秀,因为两会期间是不能出一点问题的,华子建对轻重缓急的一些事情他是很明白。

  在这次会议上,选举了人大主任,同时,冷旭辉也正式被选举为洋河县的县长,而黄副县长和郭副县长也得以通过。人代会只是走一个过场而已。毕竟这是早就已经定下来的事情,只要不是特别离谱,一般人代会的选举是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华子建在会议上发表了讲话,表示一定不负全县人民的期望,促进全县全面发展,为人民谋福利。让人民的生活过得更好。

  而冷旭辉作为当选的县长,自然也发表了演讲,这次他的讲话对县政府的工作思路做了一个比较详细的介绍,同时请各位代表随时监督县政府的工作。

  华子建听着他的讲话,暗暗叹息了一下,看起来这个冷旭辉还是没有受到教训,自己本来是准备对他发起一次凌厉的攻势的,但那天听到了街边小店那两位老人的谈话后,克制住自己的冲动,放过了冷旭辉,但今天他的讲话还是不断的流露出一种对自己的蔑视。

  冷旭辉整个工作展望和规划,只字未提一句旅游开发的事情,这和华子建刚才的发言就产生了一种很大的冲突,当然了,开会的代表也都谁认真的听,但作为当事人华子建,他却听的清清楚楚,洋河县的旅游开发不是自己异想天开的事情,是经过常委会讨论的结果,为什么冷旭辉就要刻意的回避这个工作呢?是因为这工作是自己在主抓,他心里不舒服。

  华子建生着闷气,但脸上却不能露出一点怨恨来,当冷旭辉讲完话,华子建还得带头鼓鼓掌,这滋味真不好受,但华子建考虑到洋河稳定的大局,还是忍了。

  这个会议开的华子建一直心情不大好,他自己有时候也问自己,过去一直自己都是很顺风顺水的一个人,为什么最近老是一个烦心事接着一个的来呢,难道领导当大了都是这样吗?

  好在他总算是接到了一个让他振奋的电话,安子若有回话了,说自己对水质请专业部门做了化验,各项要求都附和,所以她已经开始在省城请人做起了预算和规划,很快就可以来洋河和华子建正式的详谈这个项目了。

  华子建的确很高兴,这个项目的成功,无疑会给洋河带来强劲的冲击,而自己会借着这个春风,把很多其他的规划都逐条完善和落实,到那个时候,洋河县就会出现一个崭新的风貌了。

  现在,华子建就突然的醒悟到了周易八卦的“否极泰来”的含义了,因为他的高兴在继续的延续着,今天市里也有了明确的回话,说他们的村村通规划立项已经通过了,市里也决定给他们划拨二百万元启动资金,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支持。

  在市交通局的田局长电话里,华子建才知道,在这个立项审批通过的会议上,秋紫云发表了强硬的讲话,让政府韦市长和分管交通的副市长葛海浩都感受到了压力,所以这个立项报告才能够获得很快的通过。

  华子建带着感激给秋紫云去了一个电话:“秋书记,感谢你对洋河工作的支持,我代表洋河县的所有干群,真心的感谢你。”

  秋紫云也很客气的说:“子建,你也要理解一下,市里也只能支持这么多了,其他的资金你要自己想想办法,可以从银行,可以集资,可以引资,也可以问省上化点缘,不管怎么说,我都衷心祝愿洋河县可以快马加鞭,早日腾飞。”

  华子建谦逊的说:“感谢秋市长对洋河县的支持,有你们领导的关心,相信洋河县一定可以做出成绩。”

  秋紫云说:“我们支持是应该的,但具体的工作还是你们县上的同志费心劳力,所以谈不上什么感谢不感谢的。”

  他们的对话都很礼貌和客套,这让华子建有点不太适应,但已经走到了这一步,短期只怕很难改变了,不过华子建是有信心的,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秋紫云迟早会明白自己对她一成不变的情意。

  放下了秋紫云的电话,华子建有接通了县委办公室电话,他叫来了向梅。

  向梅依然是那样的风韵和漂亮,她的妩媚是一种天然的生成,没有虚假和装饰出来的感觉,而她在最近也逐渐的适应了县委办公室的工作,很多有关她和华子建的闲话,她也听到了,但她一点都没有感到委屈了,反而,她觉得自己能和华子建连在一起,这本身就是一种值得骄傲的事情。

  当然了,这样的谣传也自然会传到她老公蒋局长的耳朵里,不过他是一点都没有感觉到意外,因为自己的这个老婆已经带给自己了太多的传言,也不再在乎这一两条,同时,他也很明白自己的老婆是怎么当上的这个副主任,如果不是有个吕副书记,如果不是自己适时的抛出海厅长和自己的关系,只怕怎么也轮不到老婆提升,所以他一点都不以为意,有天还对向梅说:“真是想不通,他们怎么能把你和华书记连在一起,这是不是有点侮辱人家华书记啊。”

  向梅一听就知道老蒋是在调侃她,就骄傲的说:“虽然我和他没什么,但要说起来,我也配的上他,是不是老蒋。”

  蒋局长叹气说:“人家还年轻,你看看你都是半老太婆了,你也好意思。”

  两人就胡扯了一阵,开开玩笑。

  现在向梅很殷勤的帮华子建把杯的水添上以后问:“书记叫我是有什么指示。”

  华子建没有离开桌椅,他指了指那沙发说:“你先坐,喝水自己到。”

  向梅没有给自己倒水,她坐了下来,闪动着杏仁眼看着华子建。

  华子建有时候真受不了向梅这种眼光,要不是最近自己心情一直不好,再加上一直没有联系到华悦莲,就凭向梅这媚眼,自己抵抗起来还真的费把子力气,他说:“刚才市交通局的田局长也来了电话,说我们的村村通公路立项市里已经通过,还给我们了二百万的启动资金,下一步我要在洋河县开始筹集资金了,你呢,也可以考虑到省厅找找海厅长了。”

  向梅的漂亮眼睛就一下睁的很大,她轻呼了一声:“通过了,耶。”

  华子建看到她这由衷的高兴心情,也是微微一笑说:“怎么样,向主任,有没有信心要到钱啊。”

  向梅就说:“有,我一定不会让华书记失望的,这个钱我是要定了。”

  华子建一拍桌子说声:“好,那你准备好,到时候我让县交通局尹伟局长陪你一起到省城,最近办公费也下来了一些,所以你们去的时候可以多带点钱的,到那里灵活一点,大方一点。我会交代尹局长的,此次省上活动,以你为主,他做配合。”

  向梅的喜悦是无以言表,自己过去在公安局说实话,那就是一个混字,现在华书记发现了自己,又给了自己一个展示的舞台,自己一定好好的表现一下,做出成绩来,让那些说自己闲话的,嫉妒自己的人看看,老娘也不是吃闲饭的。

  她高高兴兴的离开了华子建,自己去准备去了。

  华子建看着她柔美的背影,笑笑想到,每一个人都有他自身的价值,而作为一个领导,你就是要发掘和鼓励他们的潜质,让他们发挥所长,或者他们的能量比起很多万事通,样样精的人,更为猛烈。

  过了几天,市里把洋河县的立项报告批复了下来,拿到这个报告,华子建立即安排向梅和县交通局尹伟局长前往省城展开对省交通厅的攻关活动,华子建本来也想过亲自前往,但这面安子若准备要过来谈温泉投资事宜了,华子建只好放弃了自己前去督阵的想法,他把向梅叫来,反复的叮嘱了很多事项,把希望全部的寄托在了向梅身上。

  向梅也是第一次参与如此重大的项目,她也感觉到了身上的重担,对华子建这样殷切的期望,她很感动,也很亢奋,暗暗下决心,一定要拿下这个项目投资。

  华子建从县委专门给向梅安排了一辆车,尹局长自己也带了一辆车,两部小车就在人们满怀希望离开了洋河县。

  当晚,在省城的一家高档宾馆,向梅就宴请到了省交通厅的海副厅长,这是提前几天都约好的,当海副厅长出现在了尹局长和向梅面前的时候,他们还是有点心潮澎湃。

  海副厅长衣着考究,他长着浓浓的眉毛,一双不大不小的眼睛炯炯有神,总是闪着严厉的目光。

  海副厅长长得瘦瘦的,等个,可能是因为长期从事脑力劳动的原因,额头上有了很多深深的皱纹。

  向梅为了安排好海副厅长,专门的在酒店包了一个豪华套间,她和尹局长没有直接把海副厅长请到餐桌上,先是在这里过度了一下,让他到房间稍作休息,这样更显出了海副厅长的尊贵,也更体现了自己对海副厅长的尊敬。

  向梅很清楚一个道理,那就是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既然这次来了,那就一定不能空手而归,在走的时候,华子建也给了她很大的权利,在经济和这次活动的安排上,都放宽了限度,并要求尹局长一切听向梅的安排,做好配合和服务工作。

  尹局长也不敢怠慢,这次行动虽然自己只是以一个配角的形象出现,而且还要听一个副主任的指挥,但他知道一旦此次行动成功,接下来的交通局就要大显身手了,而自己这个新局长,也会在这个大项目获得最大的利益,这个利益不是钱,是政绩,是能力的展示。

  所以他无怨无悔的在尽力的配合这向梅,不敢有一点大意。

  向梅那声音妩媚清亮,犹如莺啼的说:“海厅长,你先休息一下,喝点水。”

  今天向梅穿一件橘红色的羊绒大衣,衬托得面色赤润,体态丰腴,加上那笑意盈盈的神情,整个人就像一枚熟透了的鲜果。人的牙往上轻轻一咬,就会浸出一汪鲜嫩清甜的甘汗。

  “好的,对了,向梅,快请坐。”此时此刻的海副厅长倾身站起,举手让座,完全没有了架子。

  向梅就说:“谢谢厅长可以过来,我们好久没见面了。”

  海副厅长点头说:“向梅啊,我们有一年没见面了,老蒋怎么样?还是那么胖吗?”

  向梅嘻嘻的笑着说:“是啊,看看海厅长你的身材,真不知道你是怎么保养的,我们老蒋那肚子啊,已经可以分你这两个了。”

  海厅长就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说:“老蒋是享福的命啊,娶了你这样能干漂亮的老婆,那就可劲的享受了,不像我们,每天紧紧张张的,太忙,太累。”

  向梅就和尹局长陪着在豪华套间里聊了一会天。

  所谓豪华套间,也风光不到哪儿去,不管是再豪华的人,他也是人,躯体比普通人大不到哪儿去,睡觉时一张床也就够了。不过是床面比家庭卧室大一些,被褥高级一些就是了。洗澡也要用热水,不过用不着自己动手搓,高压水花儿自动喷射到皮肤上,有一种舒适的快感罢了。

  如果说有什么特别的话。就是比普通套房多了一个豪华的会客室,多了一个摆放了各种酒类和饮品的小吧台,随时可以取用。

  别的,与宾馆其它高级房间相比,也特殊不到哪儿去。然而,如果能把一个来宾安排到豪华套房住下来,就绝非是一般住宿问题了,这表明了主人的一种姿态,一种热情程度的级别和规格,一种对来宾的特别重视和友好。

  海副厅长看了室内豪华的摆设,心非常满意。他得意洋洋的伸开了拳脚,惬意的做了个自由式的舒身动作。

  这一次,向梅是几次打电话邀请,海副厅长也知道宴无好宴,但他还是答应下来,他不想让自己在向梅面前显的无能和小气,对向梅,海副厅长仰慕已久,可惜相隔太远,两人也很少见面,今天他一见到向梅,心那一团绮丽的幻想也时隐时现了。

  海副厅长来到窗口,观望着园子里美丽的春色,一会那面的宴会已经准备好了,尹局长手下的一个科长就过来邀请大家下楼赴宴。

  向梅和尹局长陪这海副厅长到了楼下的包间,这里放起了轻柔的音乐,如梦如幻,柔婉娇媚,一道道十分昂贵的大菜,流水般的送了上来,尹局长和向梅在海副厅长的左右相坐,其余的随从和陪同人员则依次而坐。他们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这个大人物的言谈话语,揣摩着“事情”的进展程度,预测着可能出现在的结果以及以自己的身份和使命在必要时应当采取的态度。

  向梅和这位厅长谈笑风生,尹局长也不时的跟进几句,三个人谈的很是投机,大概是海阔天空的话题能够缩减眼前各自利益的分量,体现人的胸襟的浩瀚和气质的超脱。

  他们几个人吃啊,喝啊,说啊说啊,无尽无休,不过,他们的谈话又不似民间的调侃。各人说话应酬得体,敬酒劝菜礼仪有度,话题尽揽风雅、时髦与流行的语汇。令等待敬酒的部下们听得如痴如醉。

  “啊,喝酒啊,别光说话。”尹局长招呼起来。

  向梅看看气氛也营造的差不多了,就开始慢慢的向今天宴会的主题靠拢过去:“厅长,来,我敬你一杯!”

  “哟,尹局长,我们光顾自己说话,冷淡这位美女主任了。”海副厅长站起向来,伸出手与向梅碰了一杯。

  “厅长,客气的的话我不多说了。”向梅觉得这杯酒不能白喝,得讨回点儿东西来才成:“今天你大驾光临,是对我们洋河县的厚爱呀!”

  “哈哈……向梅是不是要我付出点什么代价?”海副厅长抹去了残留在唇边白花花的啤酒沫沫儿,诙谐地探索着对方神色。

  “厅长,我们县的立项报告,想必你是看过了。”向梅逐渐的往那个话题上靠了过去。

  “向梅啊,我刚才已经看了一下,从程序上没什么问题,但资金上省厅还是有点紧张啊?”海副厅长自然要卖个关子的。

  向梅就说:“厅长,我们当然知道有困难,不然怎么会求到你这大领导的名下,这个忙你一定要帮,我来的时候给我们书记是拍了胸脯的。”说话,向梅就做了一个拍胸膛的姿势。

  海副厅长就一眼看向了向梅那高高挺起的胸膛,稍微的愣了一下。

  向梅一看他的眼神,心里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这男人看自己的样子大概都差不多,都和饿狼一样,恨不得自己脱光了,让他们咬两口。

  向梅就有点撒娇的说:“厅长,你一定要帮帮我,不然我回去就惨了,一点面子都没有。”

  “向梅啊!”海厅长听到这儿像有些个感慨:““现在呀,要钱的部门太多了,各处转来的拨款单子快压了三尺厚了……这样吧,我肯定会帮你,只是现在都有难处,我还要好好的运作一下,看有没有机会。”

  其实海副厅长已经早有准备了,但他还是要这样作,无非是想让向梅欠他一个人情,对他感激涕零,最好是以身相许罢了。

  “谢谢厅长!”向梅一把抓过海副厅长的手,紧握了一下,又举起了酒杯,稍微一碰,二人仰首,杯酒一干二净。

  吃完了饭,向梅就邀请海副厅长去楼上的舞厅跳舞,她说:“海厅长,我们去活动一下,你看我现在也有点长肉了,真想和厅长你一样的苗条。”

  海副厅长就哈哈的大笑说:“我这是太瘦了,还是你这身材好,有看头。”

  两人就互相的瞅瞅,神态都有点暧昧的意思了。

  到了舞厅,交通局长尹伟稍微的坐了一会,向梅就把他打发走了,尹伟也知道人家是两个老朋友,自己夹在间没有什么意义,就客气的和海副厅长告别了一下,自己先下楼休息了。

  向梅她脱掉了外套,身上只裹了一件黑色的长裙,脖子佩戴了一串满合时尚的假钻石项链;眉毛刚才在卫生间也重新勾过,嘴唇涂成玫瑰色;在浅粉修饰过的白生生的脸蛋儿上,一双晶亮的眼睛深黑如潭,一闪一闪,与变幻的灯光遥相呼应,展示着青春期少妇那成熟的惊心动魄的美艳。

  乐声鼎沸,舞兴正酣,海副厅长搂着向梅跳着、说着,像是挺惬意的,向梅就像做俘虏似地被海副厅长搂在怀里了。

  “向梅啊,你可是越来越有风韵了。”海副厅长边跳边开始试探的说起了荤话。

  “谢谢厅长。”向梅应付着,不时地躲避着他口屡屡喷出的让人发晕的酒臭。

  海厅长老是拖着她往黑影里走。那支不老实的手把她搂得越来越紧,还不时地滑到她身体的敏感部位做着一个个令她吃惊的动作。

  向梅的双手抱住了他的肩膀,头也放到了他的肩膀上,两件薄薄的衣衫挡不住她那一对大**对海副厅长胸部的摩擦,海副厅长发现她的乳~头慢慢的变硬了,小蛮腰也在不停的扭动,对他那小弟弟进行着压迫,这时他的胆子也慢慢大了起来,双手就在她身上抚摸着。

  舞厅里的舞曲是按照事先的程序控制好的,一般先是通常人人都能跳的交谊舞。接着便是高雅、华贵、时尚一些的探戈、伦巴、恰恰、华尔兹、布鲁斯、吉特帕斯……最后,便奏起了艺术舞蹈曲子。这些舞步可不是通常的什么大拉花、小旋手之类,你要会云手、跳跃、劈叉、托身之类的大难度动作,一般人是跳出不下来的,只有舞厅聘请的几倍专业舞蹈演员做示范性表演。

  这就是这个舞厅一同于一般舞厅的高雅之处,一条档次的舞男舞女是跳不到最后的。大部分人只能眼巴巴地坐在那儿欣赏少数人翩翩起舞,自己只配当一名观众。

  然而,对于海厅长来说,这舞厅算不得什么,别看省财政越来越困难,但他的舞步倒是越来越重要潇洒了。

  在出国考察期间,他曾经在舞场上陪那些颧高眼深的索菲亚罗兰型的伴舞女郎干过通宵,这些个黄皮肤黑眼睛的小女子哪是他的对手。

  向梅也很不简单,舞步从易到难,舞曲从俗到雅,风格从到外,她全能应付得了;时间不大,一双双男女纷纷败下阵来,只剩他们俩在舞池里旋转了。海副厅长的头发梳理得光滑油亮,总是保持那么一股子向漂亮女人献殷勤、施魅力的风度潇洒的“舞”林高手仪态。

  由于长期舞场生活的锤炼,他的舞姿优美的无与伦比。那副老虎爪子似的双脚,极富节奏感。细长的双腿摆动起来,与美妙的舞曲自然合拍。一双手臂稳稳地搂住漂亮的向梅,不断地给对方的耳朵里灌些甜言蜜语,使大厅里的观众们暗暗为之嫉妒且又羡慕、着迷。

  再看那位向主任,容貌风采,优雅可爱,一颦一笑,鲜丽动人。两个人珠联璧合,一夜夺尽了所有舞客们的目光。临到终了,乐队鼓手“咣”的一声钹响,全厅响起一阵热烈的喝采。

  “厅长,我送你回房间休息一下吧,今天跳这真过瘾,我都流汗了。”向梅对海副厅长说。

  海副厅长点头说:“行,那你到房间也冲洗一下,不然一身汗水你也难受。”

  向梅笑笑,两人就回到了豪华套间。

  那沉甸甸的厚布料和通花双重的落地窗帘紧紧封闭了屋子,自动电控的吊灯、床灯、壁灯一盏盏亮了起来,灯光很柔很暗,屋里的情调显出了几分暧昧。

  人处于幽暗、幽深之,很容易联想起一些事情来......。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