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八十三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八十三章:叱咤风云

  向梅进去以后,就先到卫生间洗了个脸,有给自己补了一下妆,这才出来,海副厅长顺手从吧台拿下几听罐装饮料,拉她坐在客厅的小餐桌上,拉着向梅的手,海副厅长感觉她的手,细滑而温软。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小客厅里,缠绵的乐声低低地扬起,为人营造了释放情怀的特殊气氛。看着向梅,海副厅长燃起了他那久在心难以泯灭的欲~望火焰。

  向梅就娇滴滴的说:“海厅长,你看看我们那项目怎么样吗,能不能给支持一下。”

  海副厅长一直拉着向梅的手没放,曳着烟看看向梅说:“支持是可以,只是.......。”

  向梅连忙接上海副厅长说了一半的话:“只是什么?厅长,你说啊。”

  海副厅长笑笑,说:“只是,总要有个原因吧?”

  向梅就瞪了海副厅长一眼说:“厅长,难道我求你这还不算一个原因。”

  海副厅长摇摇头说:“我怎么没看到你求我的样子。”

  向梅早已经明白他的心思,但她也是很有经验的一个人,有的话要先说好,不然牺牲了自己,最后他再来个推三阻四的,那才没意思,她就说:“我要求你了,你就能答应是不是?”

  海副厅长笑笑说:“那是当然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么多年了,我对你一直仰慕的很。”

  向梅娇笑一下,带点诱惑的汪海副厅长身边靠了靠说:“那我现在就求你,怎么样?”

  说着话,身体就倒在了海副厅长的怀里去了。

  海副厅长全身一哆嗦,一把就把向梅抱的紧紧的......。

  又过了几天的时间,向梅和交通局尹局长回到洋河县,一下车,向梅就和尹局长到了华子建的办公室。兴奋的对华子建说道:“华书记,省交通厅已经答应了,准备给我们拨下来三千万元钱用于发展我县的交通工作。”

  华子建一听就睁大了眼睛,本来他也没有绝对的把握,现在一听,额的个神啊,三千万,在加上此前市交通局的拨款,另外洋河县自己再凑一些。那一定可以把洋河县的村村通工程和县城到五指山的道路弄好了。

  华子建又是兴奋,又是激动,他说:“好好好,我们现在最缺的就是资金,你们这次能从省交通厅弄来三千万的资金,对我们来说可谓雪送炭啊,晚上给你们开个庆功宴,我现在就安排。”

  华子建说着话,就拿起了电话给办公室的汪主任打过去:“汪主任,我任啊,晚上找个洋河最好的酒店,给向主任和尹局长接风洗尘,对,档次要高。”

  放下电话,华子建就在办公室来回的走着,把尹局长和向梅也看的是一阵阵的激动和骄傲。

  华子建转了几个圈停下来说:“谢谢你们,你们为洋河县做了一件大好事,你们为洋河县的发展和腾飞做出了极大的贡献,感谢你们啊。”

  华子建的高兴是正常的,他的宏伟蓝图正在一步步的实现着,但假如他知道这笔资金是向梅用身体换回来的,华子建又会做何感想?

  华子建又给冷县长和郭副县长打了电话,把这个喜悦和他们一起分享,他还对郭副县长说道:“这个村村通和五指山道路工程。我就交给你老郭全权负责了。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不能乱用一分钱,每一笔开支,都要经得住检查才行。”

  郭副县长笑道:“华书记您放心。这点我也清楚,跟着您也有不少时间了,这个问题我会特别注意的。”

  华子建笑了笑道:“我对老郭你是放心的,不过下面的工作人员,你可得把好关,不能出任何问题。毕竟有些时候出了问题以后,我们在亡羊补牢,便有些晚了,有些损失是弥补不回来的。”

  第二天,华子建便又亲自去各个乡镇走了一趟,动员各个乡镇要尽快的动起来,开始全面进行村村通工程。

  几天时间,华子建便将全县的所有乡镇都跑了一遍,了解到的情况也是参差不齐,一些镇的村村通工程搞的比较及时,许多乡镇便已经组织人手开始测线等工程了,而一些乡镇。则比较落后,还没有开始规戈。对于那些特别落后的乡镇,华子建则是不客气地批评了其书记、镇长。强调必须尽快地执行县委的决策。

  并且华子建将此上升到了执行力的高度,让他们都必须抓紧每一分时间。严格地执行县委的决定,不仅要把村村通工程做好,也要将其他的工作做好。

  那些受到批评的乡镇的书记、镇长们,都是诚惶诚恐的,现在洋河县可是华子建的天下,如果华子建不满意了,他们的位置也就将要不保,所以他们当场便表示,一定要尽快地执行。

  冷县长对这件事情表面上也显得很热情,他没有想到华子建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这件事情搞的有模有样了,特别是省厅的三千万资金,这对一个贫困县来说几乎就是天数字,他心态很复杂,也有些高兴,有些沮丧。

  高兴的是这个工程一但完成,对洋河县来说具有重大的意义,而自己也会在这个巨大的政绩上分的一份利益出来,在自己前面各届的县长,谁又能遇上如此一个机遇呢?

  当年也只有韦市长在洋河县搞过一个几千万的大工程,可惜的很,那个工程现在还是韦市长一个永远的痛,但这次情况全然不同了,村村通道路修建是一项基础工程,不存在烂尾,赢利,亏损的问题,这个项目只要启动,那就是一份政绩,一份功劳。

  但这是好的一面,他沮丧的是,这个工程从开始到现在,都是华子建一手再抓,自己原来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所以在年初的两会工作汇报提都没提,那么,就算这个工程将来做好了,出了政绩,但光环一定还是华子建的,自己只能在他那巨大的光环后,隐隐约约的闪现几下,这不得不说,是一个让人缀气的结果。

  不过华子建只能获得名誉上的利益,自己身在政府,一定可以在这个项目里获得更大的经济利益,只要项目一启动,很多人都会找上门来,红包,宴请,礼品那注定是少不了的,这样想想,冷县长也算是找到了一点的心理平衡了。

  他想的一点都不错,信息时代,什么都会很快的传播,在得知洋河县将要启动一个三,四千万的大项目之后,各路人马都汇聚到了洋河县城,满街都出现了包工头,政府招标办和冷县长,郭副县长,还有华子建的办公室每天也都是人满为患,最后华子建不得不给秘书小张说:“从今天起,你注意一下,找我的人你先过一遍,除非特殊情况,一般的为工程找来的人,都把他们支到招标办去。”

  小张点头答应了,从今天起,他那办公室的们也就打开着,每个要找华子建的,都要先过他这一关。

  这样又过了一段时间,市里和省交通厅的资金也都到位了,而各个乡镇的自筹宽限虽然不多,但也在陆陆续续的增加,一些乡村的暴发户们,也逐渐的组织起来,自己包上一段路,希望可以获得一个未来稳定的投资收入,还有一些外地的大商家,对洋河的前景都有了期待,招商局里前来考察的人也明显的多了起来。

  看着这一派大好的形势,华子建意气风发,安子若前一阶段又来了一次,双方就相关的合作条件也都交了个底,最后达成了一个意向性的协议,安子若的公司现金投入六千万,占整个温泉山庄的百分之60股份,完全控股,洋河县一温泉资源和那块坡地做价四千万,占百分之40的股份。

  现在安子若一面筹集资金,一面请省设计院给做扩初图纸和效果图,以便进一步敲定最后的协议。

  今天安子若又来了,不过这两次她都是带上第一次来的那个男助理和省设计院的几位设计师来,至于上次来的那个美丽的女孩江可蕊,再也没有来过,华子建也在无意间问过,安子若说人家最近忙了。

  华子建心里有点遗憾的,上次也没有留下一个电话号码,不知道为什么,江可蕊那绝美和高贵的样子,有时候竟然会在他脑海闪现一下,不过也就是一闪而过,没有其他的更深层的意义。

  在县委的会议室里,华子建和安子若又坐到了一起,会议室还有旅游局,招商局的领导一起陪同,安子若就拿出了效果图来,对华子建他们一一讲解起自己的构思和创意。

  华子建听的很仔细,看的也很专注,他几乎已经看到了未来温泉山庄的盛况,看到了全国各地游客纷沓而至,而洋河县呢,就可以每年稳稳的拿到几百万的收益,这可是凭空得来的,有了这笔钱,自己又可以做很多事情了,更为重要的是,洋河县的各行各业都会在熙熙攘攘的访客获得潜在的发展。

  效果图上那个不起眼的小山村,在建筑师设计了温泉山庄以后,将温泉浴与天然能量及山区自然景观之间的特殊关联体现出来,这个山村更具魅力。山脉,石头,水,还有用石头建造的处于山脉之的温泉山庄,那美妙的光与影、空间的开放与封闭、线性排列的建筑元素可以让游客恢复身体和精神的力量。

  这个散落在葱翠山坡上的小山村,马上就流露出让人流连忘返的迷人,还有那些依山而建的幽静的小木屋,人与自然环境有机的结合在了一起,很安静,很低调,却美得让人感动那山庄的古朴典雅与休闲情调,不正是忙忙碌碌的我们所向往的吗?

  看到这个图纸,华子建都想马上的住在这里,远离世上的尘嚣,从山庄还可以眺望那气氛迷人小山村,优美的景色不由的让华子建心旷神怡,欲把这美好的景色看个够,华子建相信,温泉山庄这精湛的建筑结构和有康复作用的温泉,一定会吸引了前所未有的来访者。这个小山村由此成为柳林市一个信的旅游疗养胜地。

  华子建微笑着恋恋不舍的移开了看效果图的眼神,对安子若说:“现在应该已经没有什么其他的问题了,那么你的资金什么时候可以到位呢?”

  安子若见华子建对设计很满意,就说:“方案只要你们也认可,我资金可以很快的到一部分。”

  华子建就带着疑问的眼神说:“一部分是多少?”

  安子若想了一下说:“两到三千万,这足以保证前期的项目费用,剩下的那部分,我会在半年之内全部到账,你看这有问题吗?”

  华子建也考虑到安子若要拿出怎么大的一笔资金确实不容易了,分段投入也不是不行,只要不影响到工期,所以他说:“只要你能保证工期,钱可以分批投入。”

  其实应该说这个项目对洋河县是没有什么危险的,温泉和山就是洋河县的投资,这两样东西又是跑不掉,丢不了的。

  华子建就正式的对身边几个局长说:“现在你们可以和安子若女士商议成立股份公司的事宜了,洋河县就由蒋局长作为代表,出任合资公司的副董事长。”

  蒋局长一下就笑开了花,他开始沾沾自喜的想着以后自己在洋河县的风风光光的事情了。

  但华子建马上又加了一句说:“洋河县的人员只能对资金和运作上的事项做监督作用,在经营和规划上,一切都不要插手,你们还没有那个能力管理这样一个大企业。”

  他是知道的,县上这些领导,小打小闹还成,真的让他们管理起这样一个超前又现代的企业,要不了多长时间,他们一定是有办法把这个企业折腾垮的,这败家的水平,谁也比不上他们。

  安子若本来也一直和是有这个担心的,现在听华子建这样一说,就欣慰的看了华子建一眼,也算放下了心。

  这里会一散,后面的事情华子建都交给了下面人员办理了,大框架已经出来,具体的事情也不少,他也管不了怎么详细,听说就这一个手续问题,都要到省上跑好长时间,什么旅游局,环保局事情还多的很。

  安子若也没时间和华子建来叙旧了,她在洋河一住就是一个星期,但两人在这一周的时间里,也不过是见了两三次面,还都是因为协议上的问题。

  这天华子建正在办公室打电话,却见秘书小张带进来一个陌生人,这是一个六十多岁的男人,听口音不像本地的,看穿戴,到很有一些派头,华子建点头招呼了一下,问道:“请问你贵姓啊,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助吗?”

  这个男子就先给华子建发上了一根软华,有掏出了一个名片说:“我是来看看华书记的,这次来的匆忙,也没带什么礼品,还请华书记见谅啊。”

  华子建哈哈哈笑笑说:“没带才是对的,带了说不上我就不见你了,说说,有什么事情。”

  华子建一面说话,就一面接过了对方的名片,就见上面写着:江北国际化工公司,董事长,乔远山。

  华子建心里想,一定是个外商,会不会是看上洋河县什么地方了,想来投资,这是好事情啊,他就笑着说:“是乔董事长啊,幸会幸会。”

  那乔董事长也笑笑,帮华子建点上了烟,又退回了沙发那面坐下说:“我从省城过来,路过柳林市的时候也拜见了一下秋书记,一起吃了个饭,到洋河县已经一天了,现在想和华书记好好谈谈。”

  华子建一听连秋紫云都招待了他,看来这也不是个等闲之辈了,只是为什么秋紫云没给自己打招呼呢,华子建就笑着问:“怎么,秋书记你也认识啊?”

  乔董事长摇摇头说:“前几天第一次见面,是一个省上的朋友引荐的。”

  华子建奥了一声,点点头说:“难怪,难怪,要是你们早就认识,我应该听说过你的。”

  乔董事长也笑笑说:“那是啊,秋书记说你是他过去的秘书,呵呵,我这次来想要谈谈你们温泉的合作事情,不知道华书记有没有兴趣。”

  华子建听说是温泉合作,就笑了说:“乔董事长你不是搞化工的吗,怎么对旅游也有了兴趣。”

  乔董事长摇下头说:“我不搞旅游,还是化工,前段时间我就在找一个像洋河这样的地热资源,后来在设计院的朋友说正在给你们做图,我问了情况这才过来。”

  华子建就有点不明白了,不做旅游,那你要谈什么温泉合作,他就问:“乔董事长的意思我有点不大明白,可以说的详细一点吗?”

  乔董事长点头说:“是这样的,我准备筹建一个化工厂,因为很多工艺上需要热水和一定的温度,如果可以用温泉这块地方的话,从生产成本和产品质量上讲都大有好处,这几天我又看了看洋河县的劳力和原料市场,感觉很不错。”

  这一下,华子建算是听明白了,他首先就有点反感这个项目,前些天看的那温泉山庄是多么美好的一个梦想啊,清洁,环保,生态,绿色,要是那地方修个化工厂,真是可惜了,他就说:“这事情啊,你来晚了一点,我们已经和省城的一家就温泉合作谈的差不多了,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乔董事长有点意外的说:“你们图纸前一阶段才刚刚做,不会已经就定了吧。”

  华子建说:“定到是没有定,但基本谈妥了。”

  那乔董事长这才松了一口气说:“没定就不要紧吗,我们可以谈,我可以开出很好的条件,听说你们最近修路,资金也没有完全到位,要是可以的话,那块坡地我出两千万买过来,怎么样。”

  华子建感觉有点搞笑了,自己那地方已经作价四千万了,他给两千万,谁那么傻啊,给他,就算他也出四千万的价,自己也宁愿和安子若合作,旅游前景广阔,而化工,污染很大,和自己整个洋河的大规划来说,也很不协调,现在很多大城市,已经都开始取缔这种污染企业了,自己把地卖给他,那真是不智之举。

  华子建就委婉的给这个乔董事长说了很多道理,让他打消这个想法,又给他说了好几个其他投资项目,希望他能勘察一下。

  但这个乔董事长一点都不松口,他说:“本来我今天可以不来见华书记的,来的时候秋书记也说了,让我先过来看看,合适了就回柳林市,秋书记自己给你说。”

  华子建就一下子心里有点担心起来了,万一秋紫云插手进来,事态就会很复杂了,自己本来最近和秋紫云都有一点误会在,要是这事情在搅活进来,那麻烦大了。

  他皱起了眉头,又一次耐心的想说服这个乔董事长,但说到最后,两人也没有谈出效果,最后这个乔董事长也实在是忍耐不住了,站起身撂了一句话:“看来我和华书记还是有些分歧的,算了,我先回柳林市,这问题改天我们在细谈,那我就先走了,华书记。”

  说完这话,也不等华子建站起来想送,人家就拂袖而去了。

  华子建见他走了,这颗心也就有点坎坷不安起来,呆呆的发了很长时间的楞,然后赶忙给旅游局,招商局和财政局,国资局的几个局长都通了电话,让他们加快和安子若谈判合作的度,要求他们动员所有的关系,把相关手续抓紧办理。

  这些个局长不知道华子建怎么一下这样急,还以为是安子若在后面找了华子建,也都是不敢在怠慢了,几个局一下子就动了起来。

  华子建是不断的祷告着,那个乔董事长千万不要在最近来洋河了,秋紫云最好也到省城去开会,最好开几个月,不,干脆到南海去开会,进去就不能随便的和家里联系。

  华子建这个愿望是美好的,但现实是严酷的,过了一天,秋紫云就亲自来到了洋河县,提前也没有通知,快到洋河了菜给华子建打来了电话,问他在什么地方。

  华子建接到秋紫云的电话,心里就是一阵的发冷,但没有时间去细想什么,他赶忙说:“我在城郊的一个工地上,秋书记有什么吩咐吗?”

  秋紫云在电话里说:“你回县委,我很快就到洋河县城了。”

  华子建忙问:“奥,那我马上赶回去。”

  挂上电话,华子建也顾不得继续的视察工地了,出去上车就说:“回县委,小张,你给政府和县委的其他领导都联系一下,让在家的都过来到县委来,一起接待秋书记。”

  小张就赶忙在前排打起了电话,一个个通知起来,还没等他通知完,华子建的车已经到了县委,华子建先回了一趟办公室,洗了个脸,有把身上收拾了一下,这才出来,很快的县上的领导都陆陆续续的赶了过来,冷县长老远就问:“华书记,怎么秋市长来也没提前通知啊。”

  华子建摇下头说:“我也想问呢,估计是临时的,多亏大家都没跑远,不然今天麻烦大了。”

  几个常委都说:“就是,就是,华书记,我们要不要到城外去迎接。”

  华子建叹口气说:“只怕已经来不及了,秋书记可能已经进城了。”

  大家也不敢进会议室,都在院子里三三两两的站着等,时间到没等多久,秋紫云的01号小车就安静的滑进了县委大门,所有人都一下子动了起来,向着小车停下的位置抢了上去,但快到跟前的时候,又都放缓了脚步,让华子建站在了最前面的突出位置,其他人根据自己的权利排序,错落有致的围成了一个半圆圆弧度,等待秋紫云下车。

  一般人到来,华子建是不打给开车门的,但今天来的是秋紫云,华子建就责无旁贷的帮秋紫云打开了车门说:“欢迎秋书记到洋河县来视察,指导工作。”

  秋紫云看看华子建,淡淡的笑了一笑说:“怎么都来了,不要影响到大家工作才是。”

  华子建笑着说:“不会的,听听书记你的教诲,工作起来才更有方向。”

  秋紫云摇摇头说:“怎么几天不见,华书记也学会这个调调了。”

  两人简单的握个手,秋紫云又和冷县长,齐书记等人一一点头笑笑,也没和他们握手,就让大家众星捧月般的迎到了会议室。

  大家一起坐定,通信员给秋紫云到上了茶水,华子建就习惯性的掏出烟来,准备给发,想一想秋紫云不抽烟,他自己都嘿嘿的笑了起来。

  秋紫云看看他这傻样说:“你想抽自己抽就是了,不要毒害我,还准备给我发烟啊。”

  华子建装上烟说:“今天都不抽烟,书记先喝点水。”

  秋紫云喝了一口水以后,扫视了大家一眼说:“今天是临时决定过来看看的,希望没有影响到你们工作,主要是对你们温泉合作的事情想来了解一下,也想和大家探讨一下到底怎么合作才算有利。”

  秋紫云微笑着说的这些话,但华子建的一颗心就可以逐渐的降温了,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出现了,秋紫云真的对这事情过问起来。

  大家一时也摸不清秋紫云的想法,所以都很疑惑的看着她,听她继续说点什么。

  秋紫云转过头来,看看华子建说:“华书记好像对旅游合作很感兴趣,但你有没有想过,旅游出效益很慢,而对洋河县来说,现在最需要的是下猛药,否则只怕永远都追不上其他县的经济发展水平。”

  这话一出来,所有人都知道什么意思了,这就是说,秋书记对目前华子建在洋河搞的这个温泉山庄是有不同看法的,这到是很稀奇的一件事情了,秋书记怎么会如此对待华子建,她们过去不是关系很好吗,再一个,难道华子建没有给秋书记汇报过这个搞旅游规划吗?就算是没有汇报,秋书记也不应该在这个场合提出不同的意见,她可以单独给华子建说啊。

  是的,他们的分析一点不错,秋紫云本来完全是可以先和华子建沟通一下,但一想到华子建选择的合作对象是安子若,她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还有一个问题,她也从江北国际化工公司乔远山那里听到了华子建对改变温泉合作的拒绝,并且从乔董事长那口气里,还可以听出华子建的态度很坚决,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这让她很为难。

  江北国际化工公司乔远山本来秋紫云也是不认识的,但就在前一阶段,省委的乐书记亲自给秋紫云打来了电话,说到了这个乔董事长,让秋紫云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在条件同等的情况下,多给一点支持。

  这是官面上的话,秋紫云的理解就是这个乔董事长自己一定要帮,不是支持不支持的,条件许可不许可的问题,否则乐书记又何必给自己亲自打什么电话呢?

  在官场是有很多潜规则的,上级给下级的指示也分很多种,写条子也是一种,打电话也是一种,但打电话比写条子还要重视,而打电话也会有很多种打发,乐书记给秋紫云打来的这个电话,从字里行间可以听出,他无疑是需要秋紫云给予大力配合的。

  所以秋紫云带见到乔董事长的时候,她是希望乔董事长看不上洋河县的那个温泉的,因为她听到过华子建给她的汇报,也知道华子建已经着手商谈起和安子若的合作事项了。

  但人世间的事情,结果都往往是向坏的一面在靠拢,乔董事长却看上了洋河县,他在回到柳林市已经,对洋河的环境,资源,劳力等等赞不绝口,并再一次请乐书记给秋紫云来了一个电话,让秋紫云有点左右为难了。

  秋紫云不得不来啃一啃华子建这块硬骨头了,她对华子建的性格和心理是很掌握的,知道这次事情会很难,本来他准备和华子建单独的先聊一聊,但华子建叫来了所有的洋河县的领导,这也有点激怒了秋紫云。

  秋紫云很明白,这就是华子建有意的摆开了这个阵势,想堵住自己的嘴,让自己不好提出这个问题,但他想错了,这个问题是自己上任以来,乐书记第一次下达的指示,而且还是私人的指示,自己无论如何都市要完成,要做好的。

  会议室的人都哑口无言了,一面似乎市委书记,一面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县委书记,谁都不大好惹,帮谁都会有后遗症的,所以都低下了头,生怕自己的眼光和秋书记的眼光相遇,让他把自己指名道姓的叫起来谈谈看法。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