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一百零七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一百零七章:叱咤风云

  洁白的床上终于梅花点点,江可蕊的确是一个极品的女人,在经过了开始时的不适之后,她那曲意奉承的动作,全完就是以华子建的意志为意志。938小说网 http://www.938xs.com华子建和身下的这个全身到处都充满着诱惑力的女人当一切结束后,两人都耗费了大量的精力。

  天亮了,江可蕊沉入梦乡,华子建并没有因为做了这事就感到疲乏,反而精神非常好,在这次的全力放纵之后,他发现自己的所有压力全都一扫而空,他有些幸福的睡不者觉,躺在那里想着心事时。

  一会她翻了一个身,迷迷糊糊的说了一句什么,华子建听到了什么,问她:“是不是下雨了?”

  她说:“好像是。”

  他便有些艰难地下床掀开窗帘看了看天早已亮了,外面正密密麻麻的下着雨丝。

  翻身下床,华子建深一脚浅一脚慢慢的走向了卫生间。打开喷淋,用冰冷的感觉将自己整个**的身躯层层的包裹起来,站在浴室里,面对着水汽朦胧的镜子,用手慢慢的抹去那层细密的水珠开始审视着自己。一张虽不很年轻但还未老去的脸庞,虽不象时下万千少女所推崇的那种很精致的性脸,但不乏男子汉的阳刚之气,剑眉虎目、鼻若悬胆、口阔牙白,总体来说华子建还是属于很耐看的那种类型。

  **的的身躯上挂着不少的水珠,整体的身材还不错,而且全然没有大部分男人为之苦恼小肚腩,光滑平整的小腹露出六块结实的肌肉。这与他平时很注意锻炼身体不无关系。

  清晨初醒的江可蕊,蓬松的头发被她俏气的挽了一下,几根不听话的发绺在她洁白的额头上来回的摆动着,平添了几分绝美的感觉。

  华子建颤抖了一下,看着江可蕊媚态横生的样子,小腹好像被什么点燃了,轰的一下这份热度被传递到自己身体的每一个末梢,当然也包括那最坚挺的末梢。伸手将她揽入怀,然后将浴室门快关住,不一会儿里传来脸红心跳的声音:“讨厌了,大清早的干什么啊?”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啊,当然是要吃你了!”这应该是华子建在说。

  “坏蛋!你意思我就是早起的虫儿被鸟吃了”然后所有的话语好像被什么堵住了,只传出一阵急促的鼻音和喘息声。

  活动了一会以后,华子建就赶忙洗漱了一番,看看表,应该过了上班时间,他就又一次的吻了吻江可蕊,对他说:“你继续休息吧,我先上班了,下班的时候再联系,我们一起吃午饭,好吗?”

  江可蕊就点点头,含情脉脉的目送他离开了房间。

  华子建回到县委办公室,没一会就接到了江可蕊的电话,她娇滴滴的说:“子建,到办公室了吗?”

  华子建很温馨的说:“到了,你再多休息一下吧,等我的电话。”

  江可蕊就笑了说:“我一会起来转转,樱桃节还没有结束吧?我去看看”她的声音慵懒又带有很大的诱惑,一听就知道还没起床,还没喝水的声音,华子建就不得不想起她那阳春白雪般的娇柔身子,还有丰腻的肉感,就说:“快起来吧,光着身子一个人睡觉,小心着凉。”

  那面江可蕊就咯咯的笑道:“那你来陪我啊,两人人一定就不会感冒,还暖和的很。”

  华子建决定赶快挂断电话,他担心自己忍不住引诱真的跑过去睡觉了,就说:“不和你乱吹了,对了,我帮你找个人陪你转吧。”

  江可蕊说:“不用了,怎么大的人了,又转不丢,你安心上班吧。”

  华子建笑着说:“那就这样,我挂了啊。拜拜。”

  那面也“拜拜”了一声,又是“叭”的一下,好像是对着电话亲了他一口,华子建自己笑笑就挂上了电话。

  江可蕊的到来,有一次唤醒了华子建体内的幸福感,他爱上一个人,就会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跟她在一起,华子建会觉得很舒服,很和谐。你可以信任并依赖她,她像是一个亲密的家人,甚至可以说,比一个家人更亲密,而且在这亲密里,华子建更体会到一份温馨的感觉--这就是亲爱的感觉,在这个爱情的国度里,华子建愿意包容她所有的缺点。

  华子建还有一种怜惜的感觉,他开始学会了为对方考虑,如果江可蕊受到挫折,华子建会非常愿意为她去分担痛苦与挫折,把对方所受的苦当作自己所遭遇的苦难一样,或者更胜于自己的苦难,这应该就是爱情吧?

  不错的,爱情关系可以提高华子建的自尊心,可以让他感觉到生活更有意义,因为爱情能够让他发现,其实他有着无人可比的独特性,虽然他有优点也有缺点,但是他的独特性使自己更受到无比的尊重,生命也因此更有价值。

  这几天对华子建来说是幸福的,他过着天堂一样的生活,没有了忧虑,没有了孤独,他享受着这份热烈和美丽。

  可惜几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华子建还有投入到工作来,而且最近会更忙。

  今天华子建召开了一个政府和县委的联合会议,现在的华子建已经能够号令统一的在洋河县行使他的权利,没有谁敢于来挑战和对他的权利进行抗衡,因为他的宦海不死的传奇,还有他雷厉风行的决断,都是让人畏惧的。

  在几个议题都讨论完以后,华子建又说:“市政府办公室刚才打来电话,说明天韦市长就要到洋河来,参加我们的樱桃节闭幕仪式,同时对我们的工作进行一次抽查,政府办公室指示我们一定要做好接待工作,同时对我县的政务公开工作作出了几点指示。”

  坐在下面的众人纷纷拿出本子来记录,并不像以前那样拿着本子笔只是做样子,大家都从这个事情上面或许会看到一种机会,各人脑子都开始转动念头。在座的都是洋河县的领导。都分管着相应的口子,自然也可以借鉴华子建的经验。只要能够搞出点动静,搞出点花样来,也算是自己的政绩嘛。

  冷县长看着侃侃而谈的华子建,想起先前那一幕幕,心里很不是滋味,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他为什么总是可以在最没有可能的情况下咸鱼翻身,化险为夷呢?

  早知道这样,当初自己又何必那么明显的对待他,真不敢想象他下一步会对自己采取什么样的反击。只是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当初冷县长和华子建之间产生了隔阂和对立,现在想要修复,却又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在华子建讲话的时候,众人全都满脸兴奋,手都拿着笔奋笔疾书作着记录,每当和华子建的目光相碰,他们的脸上无不显露出尊敬的神色。

  会后,大家都带着激动的心情,各自回去召开相关人员进行布置了。一时之间,洋河县委、县政府充满了无比的活力,大家都似乎有了干劲。

  相对于其他人的激动,华子建的内心却十分地平静,明天韦市长的到来,会自己和洋河县从名面上来看是一种认可和支持,但塞翁失马安知祸福,他的到来一定还会有负面的作用,至少自己和秋紫云的距离因为他的到来,会走的更远了,叹口气,华子建也没有什么办法,他终究只是一个小人物,他可以借势在这纷繁复杂的官场游动,但他自己却又没有什么真真的实力,他只是一个很小很小的七品芝麻官。

  第二天,韦市长带着一个副市长,还有宣传部,农业局等等的一堆人来到洋河县。

  前面一辆警车开路,后面一辆警车断尾,韦市长的车和其他几辆车在间跑着,的这两辆车都是公安系统的警车,一路而来。

  等车队进了洋河县境内,华子建早带着四大班子的人马,整整齐齐地待命在路口。韦市长素来就喜欢简单,低调,华子建早摸清了他的套路,他本不想搞这么花里胡俏,但他最近风头太劲,他需要给韦市长一个破绽,让他在人多的地方批评一下自己,这样或者有助于缓解一下自己对秋紫云的冒犯。韦市长的车在路口并没有停,而是直接进了县城。这让华子建一行迎接的人都惶恐不已,韦市长好象不怎么待见他们这些人,居然连停都不停,就直接进了县城,莫非他这次来并不是看好洋河县?

  华子建不由朝身边不远的冷县长看了一眼,他知道冷县长一定会紧张起来,果然,华子建看到冷县长脸色都有点变了,正在大声的吆喝着,让自己的司机把车开过来。

  看着韦市长的车走了,洋河县四大班子干部匆匆上车,十几辆小车整整齐齐跟在后面,浩浩荡荡,颇为壮观。韦市长的秘书陪着韦市长坐在车里,见领导一言不,不时皱了皱眉头,心里就暗叫糟糕。

  尤其是进了城区,洋河县虽然有过展,但比起外面的城市,实在是太慢了。而且到现在,连个城市规划都没有,四周一片乱糟糟的。洋河县目前正在修路,所过之处看到一大片荒废的农田,破烂的公路。除了通往柳林市的省道还尽人意之外,其他的道路确实不怎么样。

  韦市长的车子绕着县城转了一圈,就直接到了樱桃沟的闭幕式会场,今天这里要比平时的人还要多,因为闭幕式结束还有有几个节目助兴,从时间上来说,樱桃节的结束也预示着今年剩下的时间里,再也吃不上,见不着这犹如玛瑙办的樱桃了,大部分人还是想在来感受一次。

  车市肯定开不到会场的跟前,半道上就停了下来,华子建这才有机会快吧追上韦市长,战战兢兢的说:“对不起,是不是我们那里做错了,让市长不满意。”

  韦市长看了一眼华子建,这个人他意思哈还真不知道该用什么一种态度来对待,说他是自己的亲信,那是胡扯,但说他对自己不重要,又似乎不对,自己还要用他来解脱套在自己头上的那个工业园的绳索,还要用他来显示自己的宽容大度,还要用他来不断的打击秋紫云,所以应该说华子建的份量还是有的。

  他就寒着脸说:“你们太不像话了,不知道我的习惯吗,还要倾巢而出的到路口来接我,这一次我就不计较了,希望不要再出现下一次。”

  华子建很惶恐的连连点头说:“是,是,是,以后一定改正。”

  韦市长也就不再说这个问题,他脸色也缓和下来,说:“你们这个樱桃节搞的很不错,呵呵,有特色,只是这洋河县的建设,搞得不尽人意嘛?”

  华子建忙回答:“是,是。洋河比较偏僻了一点,过去招商比较困难,今年这路才刚刚开始修,所以进度并不明显。”韦市长感觉今天自己给华子建的压力已经够了,就看了他一眼说:“你也不要紧张,我又没有怪你。开幕式几点开始啊,我还想抽点时间到下面看一看。”

  华子建看看腕上的手表手:“快了,那先请市长上台坐一下。”

  韦市长也就不再谦让,大步跨向了会场。今天的闭幕式筹备的也很不错,会场上焰火齐发,音乐齐升,全场观众欢呼,声光融于一片,气氛进入最高境界。

  妇女们组织的鼓阵也气势宏大,鼓手在音响效果,以独特方式鼓击,舞狮的队伍在鼓声召唤下汇于心表演台,热情音节与天鼓齐响。

  好一片热闹的景象啊。

  韦市长的情绪也被调动了起来,他和华子建接受着是电视台和市里多家媒体的拍照,有时候他还很亲切的做出和华子建窃窃私议的举动,让媒体看到他们上下级关系的亲密和融合。

  华子建暗暗的叫苦,他现在才算是领教到了韦市长的厉害,韦市长已然在欢声笑语,在不动神色间,把自己和秋紫云的误会再一次加深了,他可以肯定的判断出来,韦市长这样做一定是故意的,他这种亲昵的态度本来就和他的性格不符,华子建在柳林是好些年了,也从来没看到韦市长会如此和一个下级有过这样的出场。

  闭幕式很加快结束了,樱桃沟里那树上残存的还有零零星星的嫣红的樱桃,在这个时间,按会场提前的计划,这些樱桃就不再要钱了,喜欢吃和喜欢摘的,都可以自己动手,本来樱桃树也不高,举手投足间就可以够着,于是前来参会的游客们,就满山片野的散开了,他们一家人,也或者是几个朋友,就会围拢一颗樱桃树,扶一个体轻的人上去,帮他们采摘,山谷里到处都成了欢乐的海洋。

  华子建被这样的场景感动了,他眼看着这成千上万快乐的人们,所有的风风雨雨,所以的坎坷煎熬,在这个时候都算不上什么了。

  韦市长今天露出了温和,缓缓道:“华书记,我们就不打扰他们了,抓紧时间,到下面看看去。”

  华子建收回了神游的思绪,说:“请市长等一下,我马上去安排。”

  很快,同来的领导都坐上了车,往郊区开去,今天华子建也是早有准备的,已经选定了黑岭乡作为检查的重点。华子建和冷县长坐着车子走在前面,去黑岭乡的路年久失修不怎么好走,巅波了近一个小时,已经是午十一点多钟了。

  当车队经过黑岭乡的蔬菜基地时,韦市长让司机停下了车。华子建见韦市长对这片蔬菜基地感了兴趣,暗暗一笑,这也是他今天安排到这里的一个原因。韦市长也很兴奋,好家伙,洋河县还是有点项目嘛,这么大的蔬菜基地,至少占地几百亩。

  就算是在整个柳林地区,恐怕也是最大的蔬菜基础了。光靠这么大的一个基地搞蔬菜批,不用几年下来,当地农民就可以财致富。再看基地上的大棚,这是其他地方没有见到过的,到底是谁引进了沿海种植技术?

  韦市长就问冷县长:“旭辉同志,这么大的一个基地,有多少亩地?花了多少投资?你们的计划和目标呢?销路在哪里,这些你都有计划了吧?”

  韦市长一连串的问题,让冷旭辉连冒冷汗。他哪里知道这样的小事,这都是华子建和林逸搞出来的项目,这些日子,冷旭辉为了整倒华子建,根本就没关注过这些事。冷旭辉冒汗,刚才自己靠近韦市长的这点小小的喜悦,片刻间烟消云散。

  见冷旭辉答不上来,韦市长就问了一句,“这么大的工程,是谁策划的?难道就没经过县里吗?”

  冷旭辉擦着汗水回答,“这是黑岭乡班子定下的项目,县里没有参与。”

  “嗯,不错,不错!”韦市长点了点头:“干得不错!”

  回到车里,韦市长看着黑岭乡的风貌,感概万千:“华书记,这个项目你也不知道?”

  华子建笑笑说:“大概知道一点,是林副县长主抓的。”

  韦市长点点头,不满的看了冷县长一眼,就默不作声的上了车,车队一路西行,沿着黑岭乡路边的小河一直走到了一个水渠入口,韦市长又走下车来。

  站在河东村的山头上,朝柳林的方向望去。两河之间的景色,尽收眼底,站在这个山头看过去,望着奔腾不息的河水,白浪涛天,便有一种令人心怀感概的情怀。在整个视察过程,华子建表现得彬彬有礼,恭敬而又客气,没有一丝失礼的地方。

  但是韦市长也感觉到他在刻意的和自己保留着那一段距离,这让他心大为感慨,换做其他的人,在自己面前,哪个不想方设法贴上去啊,就怕自己瞧不上不接纳罢了,但这个华子建就是不同,他投靠了自己,他需要自己的保护,但他又绝没有一点的卑微讨好的意思,这样的气度,这样的胆量真是少有。

  回到县政府的专题桌谈会上,韦市长又多次表扬了华子建,而且感觉还处处维护着他,特别是几次说华子建有干劲有闯劲,头脑灵活,是不可多得的基层领导,这些话无异于是说给媒体听的。

  陪着韦市长一行吃完饭,把他们送走以后,天已经黑了,华子建有些疲惫的回到了办公室,

  看看表,10点多,他知道自己虽然疲惫,却无法在这么早就入睡,10点对他来说还正精神,他真想找个人来聊聊。翻翻报纸,一个字都看不下去。

  华子建就有点想江可蕊了,分手好几天了,现在想到她,华子建浑身上下都有了亢奋。最近华子建在也发现,自己是时不时有点冲动,时不时要想那事,现在松懈下来,确实是发自心底想她。

  华子建就用手机拨通江可蕊的手机。

  问她睡了没有。她说睡了但没睡着。

  华子建就说:“你怎么睡这么早啊。”

  江可蕊娇笑着说:“不睡还能做什么,哪像你,到处野跑。”

  华子建大呼冤枉,就问:“想我了没有。”

  她撒娇嗯了忸怩一阵,说:“想了。”

  华子建觉得她确实也想他了,接电话听出是他时,她的声音确实很高兴。

  他动了情说:“我刚回来,特别想你,想得睡不着觉。”

  两个人就卿卿我我的聊了好长的时间.

  在第二天,当所有柳林的媒体都在对韦市长参加洋河县樱桃节闭幕式进行报道的时候,秋紫云照例的看到了,她从头版头条看到了华子建和韦市长亲密无间的那一幅幅照片,她的心头就有了一种被切割的疼痛,这个英俊微笑的人,就是那个和自己一起走过了漫长几年的华子建吗,他的笑为什么现在看起来是如此的虚伪和阴险,自己当初怎么就没有看透他这豺狼一样的本性,自己还把最美好的感情和身体都给予了他。

  秋紫云的心一会儿揪了起来,似乎被一只手狠狠地攫住了,然后一下一下收紧,压制得简直喘不外气来。又仿佛是被人从心里抽出了一根丝,渐渐地拉长紧崩,她憋着气不敢呼吸,就仿如本人的一点动静城市把它崩断似的。

  华子建的笑容一直还在追随着她,此刻,秋紫云把眼睛闭了,在她脑海里,她的心神之力凝聚着,但是,闭上眼以后,还是有华子建的一双黑眼睛俨然存在着,秋紫云又睁开眼睛,他仿佛也在这儿,好像一个海洋,好像一个深渊,他在自己的面前,在自己的身上,充满了秋紫云头部的感官。

  于是,秋紫云对华子建的怨恨就更加的强烈起来,她几乎在一生都没有过想现在这样的深恶痛绝一个人,而这个人却似乎他,是华子建,这是一种怎样变异的情感啊,秋紫云一把就把桌上的报子划落到了地上,她不再想看到这个人,更不想去回忆那往昔自己和他在一起的一幕幕情景,这个人已经让自己心神具焚了。

  这一切华子建是可以预料的,但他不能控制,他只能默默的承受着秋紫云可能对自己的憎恶,他也知道,自己有一天还是会倒在秋紫云的枪下的,就算自己小心翼翼,就算自己深谋远虑,但终究会难逃那样的结果,权利不仅仅是用来欣赏的,在很多时候,它也会成为利器,而秋紫云刚好就掌控了柳林市最大的权利,假以时日,以秋紫云的老道和谋略,她一定会牢牢的控制住柳林市,到那个时候,也就是自己的末日来临。

  不过这并没有让华子建有什么太多的畏惧,既然上天给了自己这个责任和时间,那么自己就要对得起上苍的安排,华子建开始集精力,准备对洋河县的工业进行整改了。

  今天他带上秘书小张和和经委的几个领导跑了跑工厂,好几个厂子工资都只能发一部分,有的五个车间,自会有一两个车间有活,其他的车间工人都已经放假了。

  华子建一路上都在考虑着怎么改变这一现状,这除了设备落后,销路不畅,成本过高之外,其实还有个整体观念落后的问题,这只能潜移默化的改变。

  小车还在继续的跑着,下一个地方是棉纺厂,他们车一进棉纺厂的大门,就见那里是乱哄哄一片,工人把厂办公楼围了个水泄不通。

  (要是喜欢,就投投月票,支持一下吧,当然,打赏更欢迎,呵呵呵!!月票多,打赏多,我爆发的也多,谢谢大家。)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