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一百四十四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一百四十四章:叱咤风云

  但华子建不能这样说啊,他的犹豫不决很快就让乐世祥察觉出来,乐世祥就帮着他打了个圆场说:“在下面锻炼一下也好,我感觉小华适应管理全面工作,回来有点可惜了,还是先锻炼一段时间在说。”

  不要看乐世祥高高在上,好像不了解华子建,实际上自从他确定了自己的女儿和华子建来往,并且感到女儿已经深深的爱上华子建以后,他就一直在通过一些特殊的渠道,对华子建关注和了解着,他是不希望自己未来的女婿无所建树的,他更不能容忍自己未来的女婿犯下一下重大的错误,影响了他自己不说,还给自己的仕途带来危机,对于政治斗争的深刻理解,让乐世祥在这些年的宦海生涯,一直都是如履薄冰,小心谨慎,步步为营,他更多的体会了常人所没有感触的那种高处不胜寒的滋味,他擅长于处理危机,但更擅长于防患于未然。

  华子建对乐世祥的理解报以感激的微笑,是的,自己生来就是一个权柄的掌控者,没有权利相伴的日子,那就不叫生活,苦点,累点,麻烦和陷阱多点,都没有什么关系,这也许就是一种真真仕途人的血脉在延续,就好像一个剑客,没有对手,没有危险的生活会让他们寂寞一样,华子建已经完全的融入在了这种土壤里,他适合,更喜欢为权利来拼杀的感觉。

  但乐世祥和华子建都还是有所保留的,他们的谈话也一直在没有触及实质的范围徘徊,关于柳林市和洋河县的权利布局,权利争夺,权利走向,他们都没有一点涉及到的谈话,也许是两人的身份相差太远,也或许是现在还不到谈论那个的时候。

  到是这种谈话的也给了华子建一种另外的诠释,那就是自己现在所做的一切,还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至少乐书记并没有表现出极力的反对和排斥,自己还是要按找自己的思路和方式来解决一些棘手的问题,乐世祥的不涉及这一方面的谈话,也正说明了他暂时不想侵入自己的领域。

  乐书记是在考验自己?还是在磨练自己?还是自己官职太小,不足以让他关注?

  不管是哪一条吧,反正自己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

  华子建放下了顾虑,也就可以更坦然,跟加镇定的和乐世祥做了交流,而华子建的一些看法,感想,和对政策的理解,研判,都让乐世祥开始吃惊不小了,他一直和把华子建看成一个基层的土干部,一直认为像自己这个级别的人,在看待和理解问题上和下面基层干部是有巨大的差异,但今天他不得不改变这个主观的看法了,华子建每每对一些问题的研判,都让他不得不刮目相看,在很多深层次的领域里,华子建也能窥探其3.5分来,乐世祥就有了一种绝迹江湖100多年的无敌武林高手,突然发现一个任督二脉无师自通的奇才一样,他眼光就有了一种强力掩饰的淡漠。

  他的心里却很明白,只要假以时日,只要自己在助华子建一臂之力,有一天,华子建的成就定然不在自己之下。

  于是,他也有了一个这些年都从来没有过,也从来不屑于的想法,一个有点自私的想法,他决定为江可蕊好好的打造一下华子建,把华子建这块钢,锻铸成为一把绝世宝刀,让他成为一个可以让自己女儿尽显尊贵,终身可依的干将莫邪。

  既然是这样的话,自己大可不必急着帮华子建和秋紫云缓解矛盾了,自己到要看看,在这残酷的官场斗争,华子建会表现出一个什么状况来,让他们练练也好。

  华子建是看不透乐世祥的想法的,他只觉的乐世祥的眼神有了淡漠和朦胧,那黑色的眼仁在飘忽着,看不清,也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似乎他是在思考,又似乎他是在休息。

  不过华子建得到了另一个意外,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乐世祥让华子建到了自己的书房,这个书房也许是乐家的一个圣地,连江可蕊也不能随便出人,但现在华子建却可以了,这让江可蕊和她的妈妈都是大感意外。

  书房里,从陈列到规划,从色调到材质,都表现出雅静的特征,式家具的颜色较重,有了很稳重效果,但也有点沉闷和阴暗,在这样一个“古味”十足的书房、一个人可以静心潜读的地方,自然是一种更高层次的享受。

  宁静、沉稳的感觉,让华子建很快就磨灭了一点点的心浮气躁。

  在这里,有很多华子建见都没有见到过的书籍,他算是大开了眼界,但这些都不算什么,因为在这里,华子建看到了乐世祥在书上的一些批注,还看到了乐世祥的一些工作心得,这无疑对华子建有重要的意义,他很快就痴迷于其,时而阅读,时而又掩卷沉思,每每到了一些和自己想法不同,感觉不一的地方,华子建都会很留意的记录下来,慢慢想,慢慢的消化,他恰如一个迷恋武功的少年,看到了一些武林秘籍,他忘记了一切,完全的沉浸其。

  华子建是这般的如饥似渴的吸收着这些知识,从性格上来说,华子建是个坚韧的人,但他绝不是个固执的人,他往往是可以反省自己,学习别人的,这也是他这些年不断进步和趋于完善的一个先决条件,他的收获是巨大的,他不管是从认识上,还是从理念上,都有了一个飞跃,或许可以这样说,他已经拿到了进入权利之门的钥匙,以后的路,就要看造化了。

  在很多问题上,华子建感觉自己和乐世祥在对问题的认识和处理方式,都还是有很多差异,他最近几天一闲下来,就细细的分析和总结着,有时候也会感到迷茫,但他知道,这都是一个过程,一个升华前必须的停顿。

  在这里没有人打扰他,就算是到了吃饭时间,也往往是大家先吃,让他继续的呆在里面。

  不过江可蕊对此很有点不以为然,以自己对华子建的感觉,老爹的那些书,生僻枯燥,华子建怎么会喜欢?他应该更喜欢看一些欧洲的**美女吧,每次看电视见那外国的妞一出来,华子建都是呆呆的样子,有时候眼睛里面还老放蓝光。

  这样的看法一点都不奇怪,因为每个人都有他的两面,也许不止只有两面的个性,华子建在江可蕊面前丢弃了官场上所有的假面具,不用展示自己的老道圆滑和狡诈精明,因为江可蕊就像是一个港湾,华子建就像是一艏军舰,在自己停泊的港湾,他不需要过多的戒备和防范,他表现出的都是自己最天真,最率性,最幼稚的一面,当然了,还有最色的一面,呵呵呵,男人嘛,都色,不色就不正常了。

  几天的假期,华子建几乎都在江可蕊的家里,除了晚上到招待所睡觉。

  好几次,华子建在乐世祥的家里,都遇见过一些省上的领导,除了省长李云之外,几乎所有的省常委华子建都是和他们打了个照面,但也只是客气的点点头,当有人问起的时候,乐书记也只是笑笑说:“这是闺女的男朋友。”

  有人问起他是做什么的,乐书记也只是笑笑说:“下面基层的,远的很。”

  华子建看这样子,虽然不很理解乐书记为什么不说出自己的职务,工作地点,但他也不在他们人前晃悠,级别差的太远,貌似共同语言也不多,自己在旁边反倒尴尬。

  所以华子建是能躲就躲了,躲不过去的时候,也就是憨厚的笑笑,泡杯茶,客气一下,就到江可蕊的房间去了,在那里,他们两人一起谈谈人生啊,学学生理结构什么的。

  他是不理解乐书记的心事,从感情上讲,华子建已经让他们能够接受成为家庭的一分子,但世事难料,现在的年轻人,谁有能保证他们最后真的就走到一起,结为夫妻呢?

  作为一个在北江省举足轻重的1号人物,乐世祥是不会轻易的向别人展露很多没有把握的事情,同时,对华子建的近况,乐世祥还需要从侧面,不动声色,不引人注意的做详细的了解,政治人物是不会轻易的选择一个有可能威胁到整个家族,乃至于自己政治生命的外人进来,现在就把华子建献宝一样的推出来,只怕是为时过早。

  今天晚上,华子建和江可蕊一家人吃完饭,刚一坐下,就见省委组织部长谢部长一晃一晃的走了进来,这也是个茶道高手,也偶尔的下下象棋,经常来和乐世祥这里坐坐,喝茶论道,下棋都只是一个借口,来经常探探领导的最新精神,来和领导经常贴近,这才是他的目的,他也是乐世祥一手带出来的,对乐世祥很了解,也很忠心不二,他自己也知道,到他这个岁数,现在这个位置也就顶到头了,只求一直保住这位置就很不错了。

  乐世祥见他进来先招呼了一声,两人就坐在了一起,华子建过去也见过他,但谢部长肯定是不认识他的,华子建知道这也是省常委,还是大权在握的组织部长,就连忙接过阿姨端来的水杯,恭恭敬敬的给他递了过去。

  这谢部长是个胖人,坐下来以后肚子就压在了身上,见水来了想坐端接过来,可一时那里起的来,华子建就笑笑说:“你不用动,还有点烫,我给你先放桌上吧?”说完就轻轻的放在了谢部长面前的茶桌上。

  谢部长是经常来的,一下子见这样一个年轻人在这里,而且还和乐世祥坐的很近,就知道此人不比常人,一般情况下,外人见了乐世祥是不会坐这样近的,都会不知觉的保持一个适当的距离,不然自己也会感到很有压力的,就连自己每次和乐世祥在一起,也不敢坐的太近,所以他就必须要知道这年轻人是谁了。

  谢部长就客气的笑笑说:“唉,太胖了啊,行动都跟不上趟了,还是你们瘦人好,呵呵,请问这位小朋友怎么称呼啊?”

  华子建正想回答,乐世祥却一口接了过去:“哈哈,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

  他指了指谢部长对华子建说:“这是省委组织部谢部长,就住前面那排房,经常过来和我杀两把,不过一直都是我手下败将,哈哈。”

  乐世祥又指着华子建说:“老谢啊,这是江可蕊的一个男朋友,姓任。”

  乐世祥轻描淡写的说了下华子建的姓,却没有说名字,他暂时是不希望谢部长知道的过于清楚。

  谢部长这才又一次窝进了沙发,他对华子建笑笑说:“很般配,小伙子很帅气嘛。”

  华子建知道了他的身份,这也是省常委里面的老大,所以就不敢马虎,很谦恭的说:“以后还请部长多多指教。”

  谢部长也是老江湖了,他不会这样很冒昧的问华子建的名字,既然乐世祥不说,自己就不能问,他笑呵呵的说:“客气啊客气。”

  但他心里还是很想知道华子建的名字,这个年轻人或者有一天会成为乐书记的乘龙快婿,自己心里要提前有个底是必要的。

  后来又聊了一会,乐世祥上卫生间的时候,谢部长就说:“小华家住省城吗?”

  华子建并无防备,说:“没有,我家在柳林市的,这次过年休假是过来看看。”

  谢部长脑海就电光雷鸣般的一闪,他记起来了,这个年轻人是洋河县的书记,不错,就是他,前一段时间他又是上电视,又是上报子的,是这个人。

  但谢部长不露神色的点点头说:“呵呵,也不远啊,以后多来省城转转。”

  这个时候谢部长心里就在思考起来了,秋紫云是柳林市的书记,听说和这个华子建关系很僵,自己有没有必要从斡旋一下,嗯,算了,这秋紫云最近很是得乐书记的赏识,眼少有我们这几个老人了,自己装着不知道就可以了,而且乐书记自己都不说这个问题,那他一定是另有深意了,自己不要自作聪明。

  谢部长就再不追问华子建的事情了,只是他把华子建这三个字已经牢牢的记在了心里。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