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一百六十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一百六十章:叱咤风云

  晚上开煤矿的杨君歌老板有事给华子建打来电话,谈完事情说请华子建吃饭,华子建就推辞,说自己女朋友来了,这杨君歌听说华子建的女朋友来了,那更是要招待一番,没办法,大家就约在了那个川妹子杨花的酒店了。品 书 网 (w W W . V o Dtw . c o M)

  这个包间很大,可以吃饭,也可以跳舞唱歌,杨君歌也带了几个他公司的男男女女来,一会就响起了一首音乐,太巧了,这首歌,是华子建最爱听的一首歌,百听不厌,他喜欢它优美的旋律,喜欢这种情感似的倾诉,喜欢它优美的歌词,喜欢它摄人魂魄的魔力。他听得入神,听得全神贯注,心油然而生一种难以抑制的情感。

  包间就有人开始跳舞了,也有人不断的邀请华子建和江可蕊跳舞。

  江可蕊看到华子建的情绪有点变化,她就说:“我们跳个舞吗?”

  包间里杨君歌已经在和杨花开始跳了。

  华子建也没推辞,他和江可蕊一起跳了起来,华子建有极好的乐感,舞蹈跳得极好,简直是对音乐的一种阐释,一种感悟,象语言的倾诉,江可蕊也为华子建对音乐这种独到的感悟和精准的理解而大为震惊,和华子建跳舞使她找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觉得那么的自然和酣畅。

  一曲终了,华子建竟提出:“能不能再来一遍。”

  又是一遍《我和草原有个约定》,音乐一结束,两名工作人员推着烤得金黄油亮的烤全羊来到包厢。

  烤全羊的脖子上系着一块红绸,嘴里叼着几根绿绿的毛芹,很是讲究。

  华子建他们坐了下来,华子建割下一小块肉,放到托盘里,递给杨君歌,又从工作人员手里,端过一杯酒递给杨君歌,杨君歌吃完肉,把酒干了,也依样画葫芦,给华子建敬了一小块肉,一杯酒……。

  杨花:“接下来,为了活跃气氛,我想请大家搞一个活动,讲故事。谁要不愿意讲呢,唱一个歌也可以。故事不讲,歌也不唱,那就喝酒。从华书记开始。”

  华子建说:“我没有幽默细胞,唱歌呢,五音不齐,这样,我提一个问题,如果有谁能答上来,我就喝酒。如果没有人能答上来,那大家喝酒。”

  杨君歌:“那不行,那不公平。”

  杨花:“杨君歌事长说得对,按理华书记不讲故事,不唱歌,是该罚酒。但好在游戏还刚开头,现在改规矩呢,也还没什么不公平的,我看就把政策放宽些,政策面前人人平等也很安逸。”

  华子建想了下说:“我这里有一张纸,谁能一笔在纸上点两个点。”

  桌子上的各位都在尝试,可是都不得法。

  这时候,华子建拿过来一张纸,先把纸那么折两下,顺着折叠部分的边缘点下去,把纸打开就是两个点了。大家恍然大悟。

  杨花:“轮到杨董事长了。”

  杨君歌说:“刚才,华书记的问题,我看不公平。我不由想起一个故事:一头狮子和九只狼合作打猎,这一天,打了十只羚羊,狮子问怎么分。

  其一只狼说:‘一对一比较合适’,意思呢,一头狮子加九只狼是十,刚好打了十只羚羊,一人分一只。

  这时狮子上去就是狠狠一掌,把那只狼打晕了过去。

  另一只狼说:‘我看这样分,您呢分九只羚羊,您和羚羊加起来是十,我们呢,分一只羚羊,我们九个和羚羊加起来也是十,这样很公平。’狮子十分满意,说道:‘聪明,你是怎么想出来的?’狼说:‘从刚才我兄弟的表现想到的。’”

  华子建就哈哈哈大笑说:“董事长这么一说,好像我有以势压人之嫌,好,我自责一杯。”华子建把自己的酒杯加满干了。大家报以雷鸣般的掌声。

  轮到江可蕊说故事了,她就大大方方的说:“轮到我了,我讲一个笑话。有个人晚上出去,看到一人拿着明晃晃的大刀,冲着他跑了过来,吓得他转身就跑……他跑多快,后面的人跑多快,他往哪跑,后面的人往哪跑。结果跑到了一个死胡同,他想这下完了。谁知后面的人说:‘给你刀,现在该你追我了’……呵呵呵,原来遇上一个傻子”。大家一阵大笑。

  杨花:“我也讲一个故事,一个傻子到公园里散步,他看到公园的长凳子上两个年轻人,在干那种事,他偏着头看了半天,人家说‘看什么看,傻子’……他就走了,结果走到前头,又发现一个老头在做俯卧撑,他又弯下腰,偏个头看了半天,那个老头说‘看什么看,傻子’,他回答:‘你才是傻子哩,下面的人都走了,你还在那里瞎折腾什么?’”。

  包厢里爆发一阵高似一阵的笑声。

  杨君歌说:“说得好,还是杨老板的笑话说得好。我看应该给杨老板奖酒一杯。”于是端了个满杯递给杨花,杨花接过,一口干了。

  杨君歌又说:“现在轮到唐秘书了,我介绍一下,我们公司的秘书,唐婉君。”

  “我当秘书,就讲个关于秘书的笑话。一个女秘书长得特别漂亮,与老板的关系呢,也非同一般。这一天,女秘书生日,晚上请老板到家里去。经理呢带了礼物,到了女秘书家,女秘书说:‘经理,你先在这里坐一下,我将给你一个意外的惊喜’说完女秘书走进了内室。经理左等右等不见动静,猴急猴急地把衣服脱完,就走了进去……结果,你们猜怎么着?里面坐了他们公司一屋的同事。”

  哈哈哈……哈哈哈……大家笑得前仰后合,差点喷饭。

  华子建:“啊呀,小唐,是不是你和杨董事长之间的事啊?”大家又是一阵大笑。

  玩笑越开越大,华子建有点坐不住了,他毕竟是一县的县委书记,还带着江可蕊在,于是他说道:“好了,玩笑不开了,我们好好吃一点吧,大家看行不行?”

  那还能不行啊,这洋河县华子建现在说出来的话,都跟圣旨一样。

  “行啊!听华书记的”大家都应和着。

  一轮下来,喝了几十杯酒。

  杨花说:“酒呢,我看酒逢知己千杯少,大家也都没有喝好,我的意见是换一个地方,去唱唱歌,继续加深加深感情。”

  这一提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的赞同,华子建今天也四难得清闲一下,也带上江可蕊一起潇洒了一回.........。

  过了一个月的时间,刚好市委有一个省党校短训班,各县的县委书记都要参加培训,华子建就来到了省城。

  省党校坐落在省城梨花庄,据考证,梨花庄有着几百年的历史,在明代就已经形成小村落。

  在这里培训深造的人,基本都是厅,处级干部,带车上学的人很多,很多学员来去都很神秘,周围围了一帮人,今天这边购物,明天那边宴请,节假日更难掌握他们的行踪。华子建一个区区七品芝麻官,相形见绌,没什么可显摆的。

  党校校园,环境幽雅宁静,古木参天,流水潺潺,绿林掩映,建筑古朴庄重,错落有致。学习条件很好,都是一个学员一个宿舍。华子建的班属于短训班,不是党校的主体班次,但能进这样的班次深造也属凤毛麟角。

  华子建觉得自己还是有才干有能力的,他经常在梦梦见自己在主席台上讲话,条分缕析,慷慨激昂,逻辑性非常强,他惊叹自己的这种能力。他知道抓关键,抓重点,这么几年,洋河县的大事喜事一件接一件,面貌已经发生大的变化。他知道人的心里,决不轻易得罪人,得罪一个人容易围一个人难,一个人的背后是一群人,得罪一个人就等于把一群人推向对立面。

  很多人都说华子建会当官,华子建自己觉得也是。他当官不是事必躬亲,他知道发号施令;他当官没有忙得鼻拉汗水,而是当得潇洒,当得自在,别人请他一般不会扫人家的兴,小酒喝得滋润。别人送点礼,他决不会不给别人面子,收得也自自然然大大方方,但在原则问题上,他有随时可以克制住自己的贪婪,不让自己受到诱惑,他觉得自己是天生一块当官的料。

  平时吆五喝六的,周围围了一帮人,突然坐下来学习,用老师的话说,不管你官当多大,现在就是一名学生,他还真不适应,这是一个巨大的反差。但不适应也得适应。学校让他们尽快完成从领导到一名普通学员的角色调整。

  在江可蕊的家里,华子建除了在乐书记的书房看书学习之外,还很郑重的向乐书记和江处长提出了自己和江可蕊的婚事,这是在他们吃饭的时候提出的,华子建对乐书记和江处长说:“乐书记,今天我有件事情想说下。”

  乐书记没有抬头,他或者也知道华子建会说什么,这个问题他也早就思考和决定了,对华子建他也做出了大量的了解,总的来说,这年轻人还是比较让他满意的,他就说:“嗯,你说。”

  江可蕊也是提前和华子建商量好的,临到了华子建现在说的时候,江可蕊的表情还是忸怩起来,脸红红的。

  华子建看看他们,也紧张起来了,他说:“要是乐书记和江处长不反对的话,我想和可蕊在国庆期间把婚事办了。”

  说这话的时候,华子建心里真是砰砰的跳,他虽然最近经常过来,但乐书记很忙,他们见面的时候并不多,倒是和江可蕊的妈妈经常聊天,好像问题不大,至于乐书记这里,华子建还是吃不太准的。

  乐书记听他说道了女儿的婚事,就抬起了头,放下筷子,用那深不可测的眼光看了华子建很长时间,让华子建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上,他眼巴巴的望着乐书记,饭桌上几个人都没说话了。

  乐书记沉吟了一会才说:“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叫我乐书记?”

  华子建和江可蕊愣了一下,就一下子松了一口气,江可蕊娇嗔的瞪了乐书记一眼说:“你吓唬他做什么?不知道他胆小啊。”

  乐书记就哈哈哈的大笑起来说:“他胆小?他要是算个胆小的人,只怕这个世上就没几个胆大的了,行吧,那就安排在国庆,不过可蕊能不能请到假啊?国庆你们挺忙的。”

  江可蕊异常兴奋的说:“不怕,不怕,我这没问题,只要子建那里可以请假就成,要不你给柳林市打个招呼,多给他几天假。”

  乐书记哼了一声说:“你江可蕊真不害羞,说到结婚看把你乐的,也不知道矜持一下。”

  江可蕊就说:“有什么好矜持的,不是人家过去没结过婚吗?”

  一家人就哈哈哈的笑了起来。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