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一百八十二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一百八十二章:叱咤风云

  在很多时候,一个人聪明了也并非什么好事,就像华子建此刻一样,他是明白了这个道理,但同时也出现了一个难题,自己该怎么办,把件直接的送给韦俊海?那样必然会对秋紫云带来危害,自己能做对不去秋紫云的事情吗?显而易见的,自己不会那样做,不管秋紫云对自己做过什么,也不管自己曾今多次的对她进行过反击,但那都是自保,自己只是出于正当防卫,并没有对她进行直接的危害。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但不给韦俊海件,自己又要面对韦俊海的责怪,甚至是直接的翻脸,那么假如下次自己再受到秋紫云的打压,又需要依靠和利用韦俊海的时候,该怎么办?

  华子建有点发愁了。

  向梅很奇怪的看着华子建,对这个年轻的县委书记,向梅并没有太多的顾忌,她心里赞赏和喜欢他,也崇拜他,更愿意和他开开玩笑,向梅就伸出一只手来,在华子建的发呆的眼前晃悠两下说:“书记,不至于吧,这件都过时了,你看了难道还这样害怕,书记,书记,有我呢,不怕。”

  华子建就一下苏醒了过来,哈哈哈的笑了起来说:“向主任,我好怕啊,哈哈哈,不开玩笑了,你等我几分钟,我思考一个问题。”

  向梅见华子建最后一句话说的额很认真,她也就不敢嬉笑了,她退到了沙发那面,坐了下来,呆呆的看着华子建,她真有点对他怜惜,年纪轻轻的,却要担负起如此多的事情和烦恼。

  .

  华子建看着办公桌上的件,凝神思索着,矛盾着,就这样过了有好多分钟.......。

  华子建到底还是笑了,他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茶以后,手轻微的抖动了一下,水杯的茶水就倾斜着溢出,刚好倒在了那个件签字的地方,华子建放下茶杯看着茶水一点点的在件上蔓延着,直到件上的签字越来越模糊.......。

  又过了一会,华子建才抬起头来对向梅说:“向主任,你坐车把这个件立即给韦市长送去吧。”

  向梅就站起来走过来,准备去桌上拿件,到了跟前,她惊呼一声说:“书记,件让水泡了。”

  华子建低头一看,呀哎呀一声,说:“这糟糕了,怎么桌上有茶水啊,小张怎么搞的卫生的......。”

  向梅就提起了那滴着水的件说:“算了,算了,也没什么关系,一会在车上晾晾,韦市长问起来,就说我们办公室漏雨,件柜进水了,他总不会给我们拨几十万让我们维修办公室吧?”

  华子建一想也是,就笑着说:“嗯,他要问起来就这样回答,免得他还说我们办事不力。”

  向梅就很好看的笑笑说:“那我现在就去了。”

  说完,向梅就离开了华子建办公室,到外面坐车上市政府送件了。

  年底的事情很多,第二天,华子建就要参见温泉山庄的开业大典了,这对华子建来说,是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情,唯一可惜的是,市里的两个主要领导因为年底会议多,实在是无暇顾及到洋河县的温泉山庄,只是派来了平智容副市长和已经成为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的张景龙两个领导前来参见庆典,当然了,他们来自然是要带上很多局长,科长来的,但没有秋紫云和韦俊海的参与,这庆典就似乎缺少了一些什么。

  华子建早早的就到了温泉山庄,他要先来领略一下这满怀期望的山庄,安子若一直陪在华子建的身边,他们仔细的从里到外,从前之后的细细的欣赏了一遍。

  安子若满怀骄傲的对华子建说:“怎么样,子建,感觉如何?”

  华子建很感慨的说:“确实不错,在洋河县这块贫瘠的土地上能出现这样一个山庄,应该称之为一个奇迹。对了,一会开业庆典你说下,我就不要讲话了,这几天开会讲话讲我的嗓子疼。”

  安子若看一看华子建,也明显的感觉他的声音有些许的沙哑,就心疼的说:“按说你应该讲一讲话,唉,那算了,今天你好好休息,到时候来宾客了我多招呼一下。”

  华子建心存感激的笑笑说:“谢谢你能体谅我。”

  两人继续在山庄转了起来。

  早上的阳光非常明媚,天空像洗过的一样蓝,华子建很惬意的走着,他呼吸着这山野的新鲜空气,感受着这风景优美的大自然,身边的一个个椭圆形喷泉,在阳光的照耀下,水面波光粼粼,像一面金光闪闪的镜子,使人眼前一亮。放眼望去,是一片绿的海洋,他们走过两座木桥,木桥下面的湖清澈见底,隐隐约约有几条小鱼小虾游过,鱼儿偶尔还跳出水面来。

  一路上的石头十分稀奇,有的像小兔子,有的像两个老人在谈天说地,有的像花儿……不过,你一定要相信,这不是人为的,而是天然的!在这里,华子建那些因为工作而带给他的沉重压力,全都消失了。温泉山庄的建筑物都是单层房,两个套间一幢,星罗棋布在一座山脚下,而大大小小的温泉池便也环绕着,那些温泉池便冉冉升起热气。

  安子若就问华子建:“哎,子建,你要不要第一个来试下温泉。”

  华子建是有点向往了,温泉今天开业,因为没有试营业,所以客人都是要从今天以后才能入住,前些天安子若也说过请他来泡一泡的,但华子建哪有时间啊。

  看看手表,还不到9点,客人们估计要11点左右才来,开业仪式很短,剩下的时间就是吃饭了,这还有2个来小时呢。华子建就说:“行,让我感受一下。”

  安子若就带华子建到了一个温泉部,走进去就可以看到温泉池升起的热气,温泉池大约分两种类型,大池和小池。大池是公众池,有标准的游泳池,有戏水的旋转波浪池,那里灯火通明,虽然还没有游客,但一切准备工作都做好了。

  小池却是那种情侣池,或是搭了顶棚,或是有草丛间隔,光线朦胧,还有飘飘渺渺的音乐。

  安子若就问华子建:“你想到那面泡一下?”

  华子建说:“去公众池,可以游泳。”

  安子若就笑话他说:“记得你过去每次游泳都笨手笨脚的,现在早都不会游了吧。”

  华子建也想到过去两人夏天到游泳池去的情景了,他笑笑说:“是很久没有游过泳了,自从步入官场,很多爱好都只能放弃了。”

  安子若说:“你还是去泡那情侣池吧。”

  华子建问:“为什么呀?”

  安子若就白了她一眼,说:“这还用问吗?你最近脸色也不大好,估计很劳累了,还是不要做太消耗体力的运动好。”

  华子建笑笑说:“我把这事给忘了。”

  安子若一招手,就来了一个穿戴整齐的小服务生,华子建就看着这服务生说:“子若啊,可不能用童工啊,这孩子有18岁了吗?”

  安子若就嘻嘻的笑了说:“你泡你的温泉吧,管这么多干什么?”

  华子建也就笑着在这服务生的带领下到了换衣间,华子建换了游衣,选一个有顶棚的情侣小池。那水温适,不烫不凉,水面飘浮着鲜花瓣儿,人泡进去,便有淡淡的花香,感觉极舒适。

  但华子建的思维并没有因为这里的舒适而停止运转,他在思考着昨天韦俊海要那个件的最终目的,毫无疑问的,韦俊海是要拿这个来对付秋紫云,但韦俊海会以一种什么方式来进行呢,他会在什么时候动手?这都是华子建感兴趣,也是关注的。

  就在华子建享受着这惬意的舒适,准备温泉山庄开业庆典到来的时候,在柳林市的市委秋紫云办公室里,秋紫云正在听着一个电话,这是政府办公室一个科长来的电话,他告诉了秋紫云,前一两天,葛副市长来找过当初秋紫云签发的那个件。

  秋紫云默默听完,什么话都没说,她放下电话,在办公椅上坐了很久,她要想想,一个过去那么长时间的件,为什么葛副市长现在要看,想了很久,秋紫云还是没有想出原因,但她也是一个谨慎的人,她不相信葛副市长和韦俊海会放弃他们的进攻,所以她又给副市长刘家伟打了个电话。

  “刘市长,你好,听说上次我们给洋河县下发的那个关于北江化工公司的件有人很关注,你想一想,这里面能有什么问题?”秋紫云直言不讳的对刘副市长说,因为对刘副市长,秋紫云是很信任的。

  电话那头的刘副市长就“奥”了一声说:“难怪了,刚才北江化工公司的乔董事长来了电话,说他们化工厂大门已经让村民堵住了,说他们危害健康,要求他们停产。”

  秋紫云一下子全明白了,看来这两件事情不能单独的分开看待,这里面一定有猫腻了,秋紫云就对刘副市长说:“家伟,你亲自跑一趟,看看村民为什么会突然的闹起来,这其有没有什么其他的什么企图。”

  那面刘副市长也感觉出问题的重大了,连声答应,说马上就带人过去。

  放下电话,秋紫云皱起了眉头,她已经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一场针对自己的阴谋展开了,同时,在北江化工公司这个问题上,秋紫云也知道自己是有短处和破绽的,或者这件事情真的会给自己带来一次最大的危机。

  但秋紫云没有慌乱,她思考着,知道自己所面临的有两个问题,一个就是土地价格,一个就是自己在这个项目上的强硬推动。

  两个问题其实也可以成为一个问题,土地价格已经没法改变,但自己是不是能让自己在这个项目上置身事外,才是真正的问题,只要能证明自己是以正常的方式对待这个项目,或许自己就可以度过难关。

  所以,件上的签字就成为了关键,这也是为什么葛副市长他们查找那个件的真实原因了,但那个件说明不了什么,因为自己签字的件并不是副本。

  想到这,秋紫云就想到了留在洋河县的那个正本件,想到那个件,秋紫云也就想到了华子建。

  秋紫云越来越看不懂华子建了,自己住院时韦俊海的那个陷阱差一点就把自己装了进去,要不是华子建的提醒,自己只怕已经在省纪检委调查出事了,但华子建为什么要来提醒自己,他应该是韦俊海一伙的,他应该最希望自己倒下,自己对他的打击难道他能忘记吗?

  绝对不可能的,一个宦海人,他是不会对政敌抱有怜悯和同情的,就算他想讨好自己,但也完全用不着在那件事情上对自己手下留情。

  秋紫云的心忽然的一动,难道华子建还没有忘记旧情,他对自己还是充满了留恋吗?这个问题很快就揪住了秋紫云的心,但他过去为什么要和自己唱反调,要和自己对着干呢?

  许许多多的问题就一下子涌上了秋紫云的心头,她慢慢的抬起手臂,捧住了脸,这么多的为什么,这么多的无法理解让秋紫云脑海一片的混乱,她需要认真的理一理。

  到了下午上班的时候,也就是华子建在洋河县宴请宾客,喝的晕晕乎乎的时候,秋紫云却带上了刘副市长和秘书到了汉口区的北江化工公司附近,她已经从刘副市长那里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附近的村民在防疫检查很多都患上了因为污染而引起的疾病,对这个防疫检查秋紫云是有所怀疑的,但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的问题是这里确实让她看到了污染。

  他们一行人还没有走到,老远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同时也看到了一股股污浊的排水,缓缓的流到田间。秋紫云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一些附近的村民也是在路边指指点点的咒骂着化工厂,还有几个村民老远见了秋紫云他们的小车停住,知道是领导,就跑了过来,吵吵嚷嚷的说了起来:“我们现在饮用水源和粮食都让这厂排放的污水污染了。你们是市里领导吗?你们能帮我们反应一下吗?”

  还有的村民说:“河水现在都发臭了,赶快让他们停下来”

  秋紫云一阵的愧意,她忙说:“我们是市里的,今天专门来看看,大家放心,只要有问题,我们一定会帮助解决。”

  一个老婆婆从水缸舀了一瓢刚从水井抽上来的水,端到秋紫云他们的面前:“你闻闻嘛,臭得很,根本没办法煮饭”。

  秋紫云就发现,水呈淡黄色,并有一股臭味,稍等几分钟,瓢底便沉淀一层黑色杂质。这老婆婆说:“以前每隔一个星期清洗水缸时,留下少量泥沙;而现在每隔两天洗一次,却发现有很多粘手的杂质。”

  秋紫云知道,这是化工厂非法排放废水污染的缘故。

  秋紫云就告诉大家:“村民们,我们这次就是来整顿和检查这些厂子的,你们放心,我们一定会有相应的措施,也请你们给市里一点时间,一定会解决的。”

  一个村民就骂了一句什么说:“不仅这厂子的污染有问题,我们还要解决过去征地的问题,这土地完全是贱卖,连正常土地一半的钱都不到,也不知道当初是哪个领导收了人家的好处费了,真是黑心。”

  “就是的,听说人家洋河县的那个书记宁愿不当领导,都不同意这个厂子在人家地盘上修建。”

  “那是啊,关键这样的领导太少了,都他吗的是些贪官。”

  秋紫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她掩饰性的咳嗽了几声,把脸转了过去,她看不下去了,也听不下去了,那一声声的抱怨和咒骂让秋紫云感到浑身的无力。

  上车以后,秋紫云没有再说一句话,她的耳边老是回响着那一声声的咒骂,在这个时候,秋紫云再一次的想到了华子建,突然的,秋紫云犹如醍醐灌顶般的,一下子明白了华子建为什么要帮自己了。

  其实华子建从来都没有想要和自己分道扬镳,他也并不是要和自己做对,他也并不是想要背叛自己,他不过是在坚持着自己的良知和理想,他没有因为环境和官职的变化就畏手畏足的想要讨好上级,想要保存官位。

  这个想法一下子让秋紫云惊讶和惶恐起来。

  难道自己错了吗?秋紫云摇着头,她不能承认自己错了,自己为了大局,自己必须妥协,这难道不是每个官场人每天都在做的事情吗?

  但自己没错,谁错了,华子建错了吗,从今天的这件事情上看,华子建好像也没有错,他保住了洋河县村民的利益,他保住了洋河县不受到污染,这显而易见的不是错误。

  秋紫云在这寒冷的冬季竟然流下了汗水,她开始有了自责,有了觉悟,有了悔恨,感觉到了一种对华子建的伤感和悔意。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