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二百三十三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二百三十三章:叱咤风云

  到了第二天,华子建就收到了远在国外的阿尔太菈国际集团纳尔逊总裁的邮件,这个纳尔逊总裁在昨天就收到了华子建发给他的道歉信,但他没有急于的给华子建回信,他想要听到当事人贝克特总经理和秘书肖曼的汇报,再后来他收到了贝克特的第一份邮件,在邮件,贝克特显然是带有情绪的建议终止和柳林的项目合作。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纳尔逊总裁也很犹豫,他既有对柳林市政府的担心,又有一点对华子建及时道歉的一种赞赏,他从华子建来信也看到了华子建的诚实和谦逊,这作为一个对国略有研究的纳尔逊来说,他是知道道歉信的难能可贵,一个掌控这巨大权利的市长,在很多时候是不屑于如此低声下气的。.

  徘徊,他没有把这件事情拿到董事会去讨论,他想在思考一下。

  而到了晚上,他又一次的收到了贝克特和肖曼的各自单独发来的邮件,他从他们的邮件更加清楚的明白了肖曼是因为什么才被诬陷,原来是生意场的一次竞争,他也从肖曼和贝克特的邮件感受到了他们冷静后的考虑,他们不约而同的建议总部,还是继续维持过去的决议和投资。

  这让纳尔逊总裁很欣慰,看来柳林市的诚意感动的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于是,他给华子建回复了一份客气而礼貌的邮件,告诉华子建,小小的波折是不能够改变他们的决议,相反,他会责成贝克特总经理,加快项目启动的进程。

  华子建看到了这份邮件,焦虑了一整天的心情,才一下子豁然开朗起来了,他马上也连续的发布了好几道指示,要求相关部门加快各种手续和数据的整理,力争提前正式启动这几个项目。

  连彭秘书长也很是诧异,他没有想到这样严重的一件事情却没有丝毫的影响到投资,他不得不对华子建升起了一份敬佩之情,华子建的临危不乱和镇定自若充分的显示出了一个导航者的自信和高瞻远瞩,他看完了邮件后,对华子建说:“华市长,这次的事情很玄啊,我们不能让这样的事件再次重演,不知道市长有什么安排。”

  华子建说:“我已经通知柳林区的公安局了,以后会加强对肖曼小姐和贝克特总经理的保护,蒋局长也已经安排了特勤人员,对他们实施了重点保护,短期来看,问题不大。”

  彭秘书长不无担心的又问:“短期没关系,但长期呢?这样的保护不能一直维持下去啊。”

  华子建笑笑说:“项目一旦落实启动,也就没人对他们感兴趣了。”

  彭秘书长一听这话,心里一惊,看来华子建已经是知道了此次事件的起因,但到底会是什么原因呢?彭秘书长没有继续的追问,华子建假如不想告诉自己,问了也是白问。

  这样转眼之间,就过了十多天,阿尔太菈国际集团和柳林市的项目就在高调启动了,当说好的土地开始了放线,当阿尔太菈国际集团的第一笔3000万的美金作为先头部队到了柳林市建行的时候,一切都敲定了,华子建才算真真的松了一口气。

  全市所有的干部都暗自赞誉着,一个刚刚上来才几个月的市长,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就拿下了这样大的一个项目,这在柳林市应该是鼓舞人心的,华子建就不得不接受来之于省上和市县很多领导的表扬和吹捧,他也就立即像是打上了鸡血,在兴奋更加忙碌起来。

  韦俊海是有点感慨,对这个项目他的心情也是很矛盾,他怕华子建抢了他的风头,他更怕有一天华子建会取而代之,踏着自己的肩头腾空而上,这对他的压力是巨大和不可替代的。

  但同时,这个项目的敲定,同样的也让他来之于另一方面的压力减轻了很多,今年的招商指标看来是有望完成,今年全市的经济状况要是真能在华子建的手上有个大的突破,对自己刚刚主政柳林就获得如此辉煌的政绩,韦俊海知道这也是有好处的。

  一个矛盾的人,再加上一个矛盾的心理,韦俊海就真的不知道该拿华子建怎么对待了,想了很久,他决定,还是只有沿用国人最擅长的翻云手,拉一拉,打一打,一手提大棒,一手给糖糖。

  但吕副书记和葛副市长就没有他这种矛盾的心态了,他们很快的就找到了共同的话题和共同的思想,他们的看法第一次惊人的一致起来,他们都开始对华子建的成功充满了嫉妒和憎恶,只要华子建坐稳市长的位置,没有三五年,他们就不会再有机会出头了。

  就算三五年以后,华子建上一步,但只要华子建在柳林市,还是不会有他们的出头之日,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因为他们和华子建的观念,思想,世界观,以及对工作的看法都是有本质的区别,这就决定了他们不会得到华子建的欣赏,也更不会得到华子建的重用和提升,在华子建这片云彩下,他们的未来就是灰暗的。

  葛副市长坐在吕副书记的办公室里,两人坐在沙发上已经聊了很久了,他们都知道对方的心态,但谁都不去直接提华子建的名字,就这样顾左右而言他,后来还是葛副市长实在是忍受不了这样的绕圈,他说:“吕书记,你还是好啊,不用去看别人的脸色,我现在活得真窝囊,每天让那样一个人领导着,唉,想想都缀气。”

  吕副书记就呵呵的一笑说:“什么窝囊不窝囊的,我还不知道你啊,你在那面振臂一呼,相应者遍地,哪像我这........。”

  说道这,吕副书记就赶忙闭口了,自己这话本来是回应一下葛副市长,但不要说说的成了是非,好像自己在韦俊海手下也不畅快一样。

  但葛副市长没有注意到他这个病句,自言自语的说:“什么振臂一呼的相应者遍地,***,现在的人都跟猴子一样的精,在你面前刚刚表完了忠心,转过身去就到那面去讨好卖乖了,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他一面说,一面还摇头晃脑的,吕副书记就再也忍不住,笑出了声来说:“看你说的,官场上什么时候都是这样,你没有权利,没有实力,人家凭什么死心塌地的跟在你后面,万一你倒了怎么办。”

  葛副市长也摇头叹息了一声说:“是啊,是啊,可有没有权利不是我们自己说了算,现在连老大好像都开始让他几分了,你说我们能干什么?”

  吕副书记也点点头说:“不错,书记最近对他也客气了不少,不过你也不要太死心眼了,书记那就是一个障眼法,柳林市现在出成绩了,要是我们都和你那老板闹翻了,那成绩就全是他一个人的了,这样大家好成一片,叫齐心协力,懂不懂。”

  葛副市长就苦笑着说:“你们搞党群工作的人,嗨,就是喜欢虚来晃去,黏黏呼呼的,我这性格不成。”

  这话让吕副书记听着有点刺耳了,因为他这人本来就是虚来晃去惯了,你这话就刚好顶到他的心窝上了,他冷笑一声说:“这叫张弛有度,像你那样,找个人去诬陷一下,最后有什么效果,还把自己暴露出来了。”

  从表面来看,好像是因为葛副市长的话伤了他,所以他把这话顶了出来,其实并不是如此,这都是一个假象,吕副书记今天一直都在找一个切入点,想要把这话说出来,他要让葛副市长明白,自己是知道他老葛干了什么,他也要让葛副市长从今天起,死心塌地的和他绑锅,做一笔大生意,这个生意一旦做成,就算是不当这市委副书记了,也没有一点的缺憾。

  这葛副市长一听,脸唰的一下就青了,他抬头看着吕副书记说:“老吕,你这是什么话,什么诬陷一下。”

  吕副书记见他有点急了,就笑笑说:“急什么,急什么,不是我们哥俩自己说说吗,这事你放心,别人看不出来,不过老哥我可是知道点。”

  葛副市长还是背着牛头不认账的说:“老吕,这话可是原则问题,我们不能乱开玩笑的。”

  吕副书记不屑的说:“李少虎能瞒得过全柳林市的人,甚至连公安都从他嘴里撬不出话,但我不用问,就知道是怎么一会事,还给我扯什么。”

  葛副市长也就不说这了,因为他也知道吕副书记不会乱说,就只好说:“算了,我不和你扯了,再扯好像还真有这回事一样,我现在就担心啊,以后我们两人没有出头之日了。”

  吕副书记点头说:“这倒是真的,看来我们也就是这个命,听说我们上市的ST泰来也准备要和阿尔太菈国际集团重组了,这要一成功,华子建的威望那就更是如日天了,对了,你在政府留意一点,这消息可靠不可靠啊。”

  葛副市长想想说:“听下面局长们说,上次会谈的时候说到这项目,当时是意向的,最近好像开始谈到具体问题了,感觉能成,这也是我灰心的原因啊,”

  吕副书记很感慨的说:“你呀,为什么就置身事外呢,这几天你好好套套消息,要是真能成,倒是一个机会。”

  葛副市长看看他,很不理解的问:“什么机会啊?成了我们以后的日子更难过了。”

  吕副书记笑笑说:“嘿,就想着当官,当官又是为什么,反正你赶快给我打听好,到时候算你一份。”

  葛副市长愣了一下眼睛一亮说:“老吕,你的意思是进去?”

  吕副书记就嘿嘿一笑说:“辉煌温泉渡假村晁老板,还有我儿子公司,那都有些资金,你也可以把你熟悉的几个矿整理一下,搞些资金,我们有第一手的消息,提前的钻到ST泰来股票上,现在才几元钱一股,等到重组消息出来,呵呵呵,你想想,那是什么状况?”

  葛副市长也眯起了眼睛,两人相视一会,一起笑了出来。

  天气也逐渐的转热了,华子建在这期间也回过几次省城,江可蕊也来过几次柳林市,最近这半个多月,华子建除了听汇报,下区县搞调研,检查工作外,基本上没有参与过什么重大决策。

  但华子建看得出来,自从自己拉来了阿尔太菈国际集团几个亿的投资以后,下边的同志开始对自己表现出了应有的尊重和佩服,用他们的话说:“华市长是一步步走上来的,这样的领导很实在,也很有能力。”

  每每这时,华子建就见秘书小纪的脸上格外光鲜,似乎他跟着自己,是一种莫大的荣幸。有时,他还会搭话:“那还用说,华市长人年轻,但工作经验很丰富。”

  “小纪!”对于这样的宣传,华子建不得不制止,但在内心深处,华子建还是希望小纪把这些讲出来,让下面的同志了解自己、认识自己,知道自己作为柳林市的市长,是有这个能力的。

  可小纪的话,华子建怎么听起来怎么别扭,有点肉麻。

  今天,市委韦俊海书记打电话给华子建,让华子建出面同他一起接待一个港商。

  华子建知道,这位海先生是为投资兴柳林市央大道的广场修建而来的,为了吸引这位港商来柳林投资,市里的同志做了不少工作,好不容易把别人请了来,书记,市长当然要到场。

  不过华子建在接过电话后,嘴里是满口答应了,心里就有不大愿意的意思,这事情柳林市已经谈过多次了,完全不必让自己掺和进来呀,正式的会晤让自己有了一种别样的感觉,每一次接待工作,都要正襟危坐,让市报、市电视台记者照相、录像,只有在宴会上可以稍稍放松一些。

  席间,海先生不住地向华子建敬酒,反复说了感谢之类的话,还说:“央广场的建成,必将奠定柳林市作为全省第二大心城市的地位,这不但于我的企业有利润,也是书记先生和市长先生的一大德政啊!”

  韦俊海书记频频点头,大概很为自己精心策划的招商感到得意吧,也喝了很多酒。海先生似乎特别能喝,一点也不见醉意,脸颊微红,倒是显得更年轻一点了。

  见韦俊海书记高兴,华子建也自当尽力,到后来,华子建也就只有一个念头了,只要广场能建成,喝醉就喝醉吧。

  最近这一阶段,华子建和韦俊海的关系也相处的比较好,韦俊海在很多次对华子建的试探,佯攻后,终于也知道了华子建这咬不烂,剁不断的,犹如是滚刀肉一样的性格了。

  他想把华子建敲下去,但在没有合适的时机和充分的胜算里,他决定还是先维持这表面的和谐,好处当然有了,第一可以让华子建给自己好好的工作,多创政绩,第二,也可以让华子建放松一下警惕,为将来在必要的时候自己出手做好铺垫。

  华子建呢,似乎并没有发现他的这一想法,在他对华子建伸出了橄榄枝的时候,华子建就表现出了极大的渴望和热情,很快的就温驯的跟上了他的步伐,犹如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妇人一样,再也没有打算和韦俊海闹别扭了,至于他真心是不是如此想的,现在的华子建已经不是常人可以看透了,他那天生的狡诈和睿智,都让他完全的隐藏在了和蔼与微笑。

  酒依然在喝着,桌子上每个人的笑容都更加的灿烂,华子建也在多次冲锋后有了醉意,但他还是竭力的把这个场面一直撑了下去,他不能让韦书记多喝,自己人年轻,有责任来照顾老同志,每一次当韦书记不得不和对方碰杯后,华子建也是主动的说:“书记,我帮你带一点酒吧,你少喝点。”他说的情真意切。

  韦书记也就用很是感动的眼神看着他说:“谢谢你啊,华市长,知道我每次为什么都喜欢和你一起出席宴会,在整个柳林市,也只有你知道关心我们这些老帮子了,唉,这就叫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啊。”

  华子建就谦恭的帮着韦俊海代喝了那酒,这让席间其他的领导和客人看着,都是感慨万分,像柳林市这样好的一对搭档,的确很难多见。

  于是就有人开始夸奖,也有人找到了奉承和拍马的题材,华子建和韦俊海也都是很高兴的倾听着他们的吹捧,得意的时候,谦虚的笑笑,肉麻的时候,假意的责骂,一切是如此的其乐融融。

  (最近几天有读者朋友投月票,非常的感谢!!!!谢谢!!)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