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二百八十六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二百八十六章:叱咤风云

  吕剑强也不催他,自己点上了一根香烟,坐在那里,抽了起来,不是的看看张远的表情,过了一会张远已看完件,抬起了头。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吕剑强见他看完了,这才问:“张经理看完了?”

  张远点点头:“嗯,看完了。”

  吕剑强盯这张远的眼睛问到:“那你看过之后,对这件事情有什么想法?”

  张远皱着眉头,一字一句的说:“我感觉,我们应该从长计宜,亡羊补牢犹为晚。”

  吕剑强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让我照章执行,掏那几百万吗?”

  张远摇摇头说:“市政府的的新标准刚刚出台,未必就适合我们,所以这事情还是有商量的余地,不过看来真的需要老爷子出下面啊,就靠我们,恐怕搞不定这事情。”

  吕剑强嗯了一声说:“这事要找老爷子的,你对其他的问题怎么看?”

  张远就接上话,回答说:“投诉于法院的诉状要马上撒回,柳林市政府已对工地纠纷的性质定了调子,你告也无用,不要因为这事情让政府不舒服,这是个小问题,我们可以做出妥协让步,你看呢,吕总?”

  吕剑强点点头,他其实也是这样想的,当时到法院告,也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给别人一种大鹏公司是受害者的样子出来,实际上,那几个车都只是玻璃砸烂了,根本算不上多少损失的。

  张远见他首肯了自己的建议,就接着说:“那几个到工地上去的小弟,给他们一些盘缠,让他们马上疏散,到外地先避过风头再说,等这面风平浪静了,在通知他们回来。”

  吕剑强感觉自己和张远的认识完全一致,只不过张远看问题更到位更深层一些。吕剑强不免对这位财务经理更加喜欢,甚至还夹杂着一种深深的折服。

  现今的社会,吕剑强深深的懂得一个道理,这年头谁不爱钱?有钱就有了一切。你柳林市政府口口声声喊着要发展柳林的经济,还不是为了一个钱字。你当官的嘴上说得好,为人民服务,心里还不是为了一个钱字。不然你干嘛要收红包?这些年为了工程,自己给那些当官的究竟送了多少?还有吃的,耍的,又花了多少?没记帐,但数字加起来也不恐怕不小了。

  每一次的送客、送礼,又见他们有几个谦虚过?我吕剑强做生意又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多挣钱。

  要是我吕剑强如果没钱,谁会对我什么吕老总,吕老总的喊得多亲热,还就是因为我包儿鼓腰杆儿粗?没钱哪个漂亮的小姐会跟我亲热,她们***不也就是瞧着我腰里的钱包吗?

  想到这里,吕剑强就带上一些钱,起身离开了公司,他要约上葛副市长好好的谈谈,看能不能在补赏问题上,在通融一下。

  到了第二天上班,华子建刚刚坐在办公室一会,就见葛副市长和吕副书记联袂而来,这到让华子建吃惊不小,怎么这两人一起来了,估计是为大鹏公司的事情吧。

  华子建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现出惊讶,很热情的把他们招呼进来坐下,又让秘书小纪给他们泡上了茶水,华子建就问:“两位老领导一起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吧?”

  葛副市长就笑笑说:“华市长,我们不不多耽误你工作,就是想为大鹏公司的事情和你商量一下。”

  华子建一听,果然是这话,就很自然的问:“奥,这事情啊,请两位说说你们的意思。”

  葛副市长就说:“按说我们会议定下的事情是不能更改,但我和吕书记都考虑到,这大鹏公司的合约在前,我们政府的会议在后,所以这样做,会不会让企业感觉我们有点以权压人啊,我昨天也和大鹏公司做了交流,虽然打人事件他们也不清楚是谁,但他们保证支付医药费,所以这个补赏问题.......。”

  华子建沉默了,他明白,现在这件事情已经不是大鹏公司个体问题了,看来还涉及到了葛副市长和吕副书记,自己是一定要坚持原则的,但是不是这就意味着自己要和葛副市长,吕副书记翻脸成仇,这事需要好好考虑一下的。

  自己有没有实力在现在和他们做一次较量,有没有准备好和他们做一次正面的较量呢?

  华子建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后来吕副书记又絮絮叨叨的说了些什么,华子建就没打注意了,不过那意思应该还是要求政府在补赏问题上,做些适当的让步。

  华子建不能做出什么表态,他在没有完全想好一件事情的时候,不愿意匆匆忙忙的做出回应,他还要在想想,在考虑考虑。

  送走了两位柳林市极具权威的两个领导后,华子建感到了一点压力和压抑,他想找个人谈谈。找谁?华子建首先想到了彭秘书长。

  彭秘书长可靠。这是自己来柳林后对他的印象最核心的一点,并且他负责联系城市建设和重点工程这一块,情况况非常熟悉。

  华子建就打电话请彭秘书长过来一趟,而彭秘书长对这次谈话也是期待已久。

  彭秘书长在柳林市政府已呆了好几年了,作为柳林市政府的官场,这些年就像走马灯一样,上面的领导换得快。而彭秘书长对官场的不能言明的所谓规则他也看得非常清楚。

  秋紫云走的时候,彭秘书长有点依依不舍,就是因为这个秋紫云正直并且务突。他甚至担心秋紫云走后,上面会安排葛副市长全面主持市政府的工作。

  幸好,省委安排了一个在柳林市毫无盘根错节的华子建来了。但华子建太年轻,比自己还小好多岁。他虽然当过县委书记,但到底能不能稳住局势?华子建能承受柳林市官场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和发展的心理压力?华子建正直吗?华子建务实吗?这种疑虑不久就被彻底打消了,彭秘书长心里对华子建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起来。

  本来他早就想主动找华子建谈谈,但心里仍有一些顾虑,会不会让别人产生一种错觉:你姓彭的想抱新来的粗大腿!

  彭秘书长很快跨进了华子建的办公室。

  他就招呼着华子建说:“华市长,你叫我啊。”

  华子建正在审批件,一抬头见是彭秘书长站在面前,马上高兴地站起身来与他握手,“哈,秘书长,忙完了?”

  “在这幢楼里上班,没有什么时候可以说忙完。”彭秘书长说了一句大实话。

  “哈哈哈……老兄,你这分明是在抱怨哪?!”华子建已经调节好了情绪说。

  彭秘书长也笑了。两人两杯水,两支烟,喧寒了几句,谈话很快进入主题。

  从彭秘书长断断续的话语里,华子建已清晰地看到了利民安居工程建设的冰山一角,在这个工程,葛副市长和建委的领导放弃了不少资质等级较高的房地产公司和施工队,却将这个两千五百万的工程交给了吕剑强这个毫不起眼的小小施工队,从此两人关系非同寻常,私下里以兄弟相称,这里面显而易见的,就有很多问题埋在其了。

  当年柳林高公路投入建设,柳林市境内五十四公里的路段,吕剑强又揽到了二十二公里路段的工程,在柳林市高公路建成时,吕剑强已经积累了相当大的一笔资金,他将发展的目光盯住了柳林市的房地产开发。

  吕剑强做这一行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那就是资金雄厚;还有一个关键,他有葛副市长这些关系,还有自己老爹坐靠山,应该说,在柳林市,没有一个房地产老板能具有吕剑强这样的优势了,在很多项目上,吕剑强还会使用除了权利以外的一些非法手段,在柳林市,很多人已经把他归为黑道人物了,只是他每次很巧妙,也很隐蔽,没有辉煌度假村晁大老板那样张扬。

  彭秘书长敬佩华子建的人品。既然这次华子建主动找自己谈心,彭秘书长就抱定了敞开胸襟,以诚相见,但说了一会,彭秘书长又有点忐忑犹豫起来:“华市长,我还有个想法,不知道该说不该对华市长你说?”

  华子建笑笑说:“你怎么变得吞吞吐吐了?这哪像是你的作风?老兄什么想法?说!”

  彭秘书长看看华子建,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说:“说句心里话,华市长,我实在不愿联系重点工程这一块,我看不惯他们的许多做法,夹在里面既受气又为难,力不从心,上下左右都难做人,更不能放开手脚干工作,所以想请华市长请您帮我换一下岗位。”

  华子建就自己笑笑的摇了摇头说:“彭老兄啊,你怎么会有这个想法呢?你该不会是准备给我撂挑子吧,就我个人感觉,你在这个岗位上干得很不错,我也是很满意的,你秘书长敢于说真话,敢于主持公道,这好似很难能可贵的。”

  彭秘书长听了华子建的话,心里还是很舒坦的,这无异于是华子建对自己工作的一种肯定,能得到自己最直接领导的赞誉,作为一个秘书长,他还是很受用的。

  彭秘书长心里高兴是一回事,但脸上的表现又是一个样,他有点无奈的喃喃自语道:“华市长,不瞒你说,做这个工作我其实心里一直很痛苦。我看不惯他们欺上压下,强奸民心的官僚作风,更看不惯他们贪得无厌的丑恶行径。”

  彭秘书长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啦?这些在私下被人们戏笑为唱高调的话,这些往往连在正式讨会上都难以说出来话,这会儿却如那高山瀑布直泻而下,给华子建述说了起来。

  让彭秘书长没想到的是,华子建对自己的一番话,没有用官话绵绵,或者是模棱两可的话来应付,相反,华子建竟然也是情绪激昂起来:“我就喜欢你这种刚正不阿的个性!**是老百姓深恶痛绝的事。现在**问题已成为一大隐患,成为执政党的一颗定时炸弹,这决不是什么危言耸听,所以更需要像你这样的站出来,和我一道来对付和改变他们。”

  听到了华子建的肺腑之言,彭秘书长再也没有了往日的顾忌了,他也似乎有点激动起来,提高了一点声音说:“**就像一张,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果动了真格,不是破就是鱼死,不知道华市长有没有这个准备,能不能舍得一身剐?”

  华子建就笑了,他没有回答彭秘书长这个问题,因为他不是一个随便说大话的人,同时,对很多问题的理解和处理,华子建是有自己的原则和方式的,他也不能保证自己就真的不去妥协,不去让步,这里是官场,不是战场,官场比战场更复杂,更多变,作为华子建,他深缔官场的多样性,他不能给彭秘书长保证什么,在很多时候,都要看大势所趋。

  彭秘书长却没有感觉到华子建的思虑,他还是慷慨激昂的说着:“我曾今听人说过这样一件事情,说葛副市长有一次喝醉了酒,他洋洋得意地对旁边的人说,在西柳林市韦书记是老大,我姓葛的就是老二。谁要是不给我老葛的面子就是不给许老大的面子,谁要是得罪了我老葛就是得罪了许老大。你看好狂?”

  华子建收起笑容,冷冷的说了一句:“我看也未必!”

  说完这话,华子建站起来,两手交差的拢在胸前,来回度了几步,华子建就想:你们都是老大,老二,那么柳林市的老百姓呢,难道他们就是孙子!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