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二百九十三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二百九十三章:叱咤风云

  华子建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以前,他也见过一些陪酒的女孩子,什么暧昧的动作都可以做出来,可是,那是别人女孩子心甘情愿的,也是为了赚钱,现在这个女孩子,显然是不情愿的,华子建知道,税务部门,对餐馆来说,是得罪不起的,也没有餐馆敢得罪。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一个年青人推搡着餐馆老板,显然是要小红继续留下喝酒,老板一直陪着笑脸,可能是害怕得罪这些税务部门的干部,可又不愿意小红继续留在包间里陪着喝酒了。

  刘主任看见华子建放下了筷子,脸上没有表情,知道华子建不想看见这一幕,他立即站起来,进入了包间,进去以后很官威的说:“算了,姑娘不能喝酒,你们就不要勉强了。”

  包间里面的人没有料到,突然冒出来一个劝架的人,看着刘主任的气质,一个身穿制服的年人制止了几个准备发飙的年青人,他将目光投向外面的华子建,仔细看了一会,突然想起了什么,面色大变,忙说:“好的,好的,女孩子不能喝酒,我们不能勉强,不喝酒了,吃饭,吃饭。”

  听见这句话,老板面色好了很多,叫小红的姑娘看了看刘主任,接着看向外面的华子建,年人表情的变化,瞒不过她。

  很快,刘主任退出了包间,他知道,那个年人估计是察觉到了华子建的身份,不过,刘主任没有注意到姑娘的面容也发生了变化。

  很快,包间里出来了一个年青人,看着华子建三人笑笑,走出了餐馆,不一会,这个年青人急匆匆回到包间,这次,年青人甚至没有看华子建,低头直接进去了。

  包间里的年人马上出来了,躬身站在华子建面前,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华、华市长,我们不知道是您在这里吃饭,我们还要您在外面吃饭.....”

  华子建强压朱心的不快,淡淡的说:“没什么,都要吃饭嘛,今后吃饭,注意一下,你们是国家税务干部,让百姓看见这样的举措不好。”

  这年人忙说:“好的,好的,我们今后一定注意,一定注意。”

  华子建看见包间里的人全部出来了,一个年青人匆匆走向里屋,大概是去结账了,很快,老板出来了,一直在和年青人推辞着,大概是不准备收钱,不过,年青人将几张百元钞票塞给了老板,老板出来准备找发票。

  屋里很安静,华子建知道,这顿饭一定有人帮着付钱了,他想到了在洋河工作的时候,遇见过路的市领导,也是忙不迭结账,现在,自己也遇到这样的事情了。

  “华市长,您们慢慢吃,帐我们已经结了,我们先走了。”

  华子建不咸不淡的说:“嗯,谢谢你们了。”

  这个时候,他也不想多说了,身份已经暴露了,就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餐馆的老板已经知道了华子建的身份,居然是市里面的大领导,自从这个餐馆开业以后,还没有市长来吃过饭,一时间,老板显得有些拘束了。他站在柜台里面,稍微考虑了一下,走了过来。

  “我、我不知道您是市里的领导,还要您让地方,真是对不起了,不知道今天的饭菜味道怎么样,如果不满意,我再要厨房里做几个菜。”

  笑一笑,华子建客气的说:“味道很好啊,老板,你这里生意一定很不错吧。”

  老板说:“还好,还好,托政府的福了。”

  “哦,那就好好干,多挣钱,春节刚过,我祝老板的一年生意红火、财源广进啊。”

  “谢谢您的祝福了。”

  华子建起身准备离开了,饭吃饱了,现在可以回去了。此时,叫做小红的姑娘进来了,华子建发现,小红的神色改变了,代之的是一种审视的神情,她问华子建:“请问,您是市政府的领导吗?”

  华子建点点头说:“是啊,有什么事情吗?”

  “我想帮着叔叔反映几件事情,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听。”

  华子建脸色有些变了,还真是有意思。餐馆的老板没有想到,看着小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说吧。”

  这姑娘就说:“我叔叔在这里开餐馆,看着生意是不错的,不过,特难以维持了。”

  餐馆老板眼里闪过一丝胆怯,似乎想着制止小红,不过,碍于华子建在面前,不好说什么,脸上的笑容已经非常尴尬。

  这个女孩就继续的说:“我是放假到叔叔这里来玩的,就是这么几天时间,就知道叔叔现在快维持不下去了,上班时间到了,乡政府、税务、工商、卫生、电力、土管这些单位都到这里来吃饭,叔叔不敢得罪他们,要请客,有些单位不仅仅是白吃白拿,还要得到最好的招待,一年到头,从来不结账,去年年底,我陪着叔叔去找有些部门结账,您猜怎么着,他们比我们的口气还要大,就是没有钱,有钱的时候,自然是要结账的,叔叔不敢得罪他们,硬话都不敢说,叔叔开这个餐馆容易吗,您是领导,帮着评评理。”

  老板搓着手,喃喃的说:“您别听我侄女瞎说,没有这些事情,都是我自愿请客的,小红,不要说了,领导很忙,没有时间听你胡说。”

  华子建没有说话,老板看来是个善良人,比小姑娘明白社会的复杂,这些情况肯定是存在的,所谓靠山吃山,老板知道自己无法抗衡,所以,只能是忍气吞声,花钱买平安,这种现象,老板认为理所当然,华子建感觉到了危险,如果我们这个社会,一切不正常的现象,以权谋私的现象,都被认为是理所当然了,都被老百姓接受了,那么,政府的执政地位将遭遇到严重威胁。

  女孩一点不惧怕的说:“叔叔,我说的真实情况,怕什么啊。”

  老板难为情的笑笑:“小红,你不懂啊。”

  华子建感觉自己应该有点表示才对,他就说:“老板,不要隐瞒了,签单拿来我看看。”

  老板磨磨蹭蹭将签单拿出来,华子建翻看着签单,脸色变得有些凝重了,小小一个餐馆,一年下来,竟然有一大叠签单,吃饭的人有权,老板不敢得罪,拿不到钱,长时间这样下去,老板能够维持这个餐馆,算很不错了。

  华子建明白,这不是个别问题,如果不能从制度上加以改进,会愈演愈烈,直接的后果,就是没有能力和背景的小餐馆关门歇业。

  华子建很凝重的说:“老板,这是我们下面一些部门做的不好,签单你先收好,好了,情况我都知道了,吃饱了,我们也该离开了。”

  华子建站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看见不少小车往餐馆方向而来,他有些恼火,看来,不能很顺利回市里去了。小车在公路旁边停下,一大帮区里、乡里的领导进来了,此刻,餐馆老板才知道,眼前这位领导就是柳林市市长华子建。

  华子建不愿意在餐馆停留了,这里的农民,对干部的印象并不是很好,如果前呼后拥,摆出领导的架子,还不知道背后有多少人骂呢。不过,区里和乡里的领导来了,也不能不理睬,华子建和众人握手,到不远处的乡政府去看了看......。

  正月初七,华子建到了柳林市的政府来上班了。

  春节是传统节日,什么地方都一样,正月十五之前,没有谁会安心工作,不过,市委市政府要安排全年的工作,还是有很多事情要做的,华子建是无法推脱,也不能推脱了。

  正月十五以后,华子建开始考虑全市的经济工作如何再上一个台阶,目前,柳林市7县2区,主要依靠的是烟叶种植,以及农业发展,工业也有,但比起其他地市还是有些差距的,目前,洋河县的发展步伐远远超过了其他县,因为洋河的大棚蔬菜已经成了规模,还有旅游产业也带动了全县的经济发展,其余的县区,在农村发展的道路上,还在苦苦挣扎,虽然专业合作组织已经在各县大力推广开了,可是,要想让农民真正富裕起来,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市政府已经下发了件,要求各县全面完成今年所有的经济指标,严格说,怎么去施政,是县政府的事情,市政府不能干涉过多。

  华子建在过去一年里表现出来的强势,让市政府开始高运转,市直单位的负责人,嗅觉总是非常敏锐的,渐渐的,到市政府来汇报工作的人多了,副市长开始忙碌了,每人都有一块分管的工作,大家都在努力,落到后面了,总不是好事情。

  担华市长之后,华子建才感觉到工作的繁琐,因为要为政府争取权力,在这个过渡阶段,华子建几乎什么事情都要过问,不是他想过问,政府的班子成员一时间不适应,大事小事都来汇报,什么计划生育工作、教育工作、交通工作、财贸工作等等,华子建不是圣人,很多的工作,他也不是特别在行,忙碌了一段时间之后,华子建在今年就不得不开会强调,谁分管的工作,要敢于拍板,善于拍板,要调查研究,听取单位的意见,重大的决定,政府常务会研究,一般的事情,副市长直接决定。

  华子建本就属于比较开脱的人,繁杂的工作,也不是他喜欢的。但让华子建没有想到的是,几天后,上次吃饭遇到的那个小饭店的小红居然到了市政府,要求见华子建。

  不过要见到华子建,不是那么容易的,就是市直单位负责人汇报工作,也要提前打电话,看看华子建有没有时间,何况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孩子,还显得怒气冲冲的。

  小红没有见到华子建,感觉到了委屈和丧气,索性站在市政府外面的广场上,时时刻刻盯着政府大院出入的车辆,她记得华市长坐的轿车,是2号车。

  天色渐渐暗下来了,华子建准备回家了,他坐在小车里面,正在沉思,车子突然停下了。

  司机就转过头来,对华子建说:“华市长,上次我们去吃饭,见到的那个小红,挡在车子前面。”

  华子建忙坐直了身体,说:“你去看看,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司机下去之后,华子建想着,轿车停在市政府外面不好,这个小红,居然想到了挡车,看样子是遇到什么事情了,想到这里,华子建下车了。

  没想到华子建听到这女孩的第一句话却是:“华市长,我恨你。”

  看见华子建下车了,小红突然说出来这样的话,令华子建万分尴尬,不知情的人看见了,还以为两人之间有什么关系。

  华子建是好说:“姑娘,不要激动,有什么话慢慢说,这样吧,站在这里不好,你先上车吧,有什么话,我们找个地方说。”

  小红的情绪有些激动,也不说话,径直上车了。

  车开动以后,华子建就打趣的说:“姑娘,你可真厉害啊,居然知道挡车了,要是司机没有看见,或者是来不及刹车,出了危险怎么办?”

  “华市长,我是想见你,可是,我一个平民百姓,能够见到你吗,门卫和办公室的人根本不准我上楼,我有什么办法。”

  华子建心想,要是谁都能随便见到自己,那自己还不忙死,他说:“哦,那你还没有吃饭吧,这样,我们先去吃饭,有什么事情,吃饭的时候慢慢说。”

  姑娘却哭了起来:“不要说吃饭的事情,我叔叔他,呜呜呜呜......”

  华子建有点奇怪,问:“小红姑娘,不要哭,慢慢说。”

  姑娘哽噎着说:“上次你们去吃饭,我多说了几句话,你们走了以后,工商税务电力卫生都去了,帐是全部结了,可是,他们重给叔叔定税,乡里开会,明确说要严厉整顿餐饮业,第一个整顿对象,就是叔叔,现在,好多部门的人在叔叔店里查账,生意都无法做了,叔叔害怕,求他们,他们根本不理睬,都是我害了叔叔,生意都做不成了,我也是没有办法,才想到来找华市长的。”

  华子建气的半天没有说话,本来想着整顿软环境,还没有理出头绪来,下面就找理由动手了。

  “小红姑娘,这件事情我没有想到,这样吧,晚饭还是到你叔叔那里去吃,我也去了解了解情况。”

  司机听华子建这样说,看了华子建一眼,见华子建点了下头,他就把小车快朝着开发区驶去。

  进入餐馆之后,华子建看见老板垂头丧气坐在屋里,身边还有一个年女人,年女人看见华子建进来了,身后还跟着小红,没好气开口了:“店里正在清理,没有什么吃的。”

  老板抬起头,看见了华子建,惊得一下子跳起来:“死婆娘,瞎说什么,快去厨房里准备,华市长,没想到是您来了,快请坐。”

  年女人没有想到进来的年青人是市长,马上堆起了笑脸,尴尬冲着华子建笑笑,转身到厨房里面去了。

  华子建如无其事的说:“老板,随便弄点吃的,和上次一样就可以了。”

  正在清理的餐馆居然有人去吃饭了,周围的人感到有些奇怪,乡里可是明确说了,这家餐馆正在整顿,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开张了,这里距离乡政府不远,很快有人给乡政府打电话报告了。

  华子建坐在堂屋里,正在和老板闲聊,听见了外面的停车声音,很快,一串串脚步声传来了。

  一个声音就传了进来:“老板,我们正在清理,你怎么又开业了,是不是不想做生意了。”

  华子建冷冷的转身看着说话的人,声音戛然而止,来人嘴张成了O型,后面的话已经说不出来了。

  华子建问:“怎么,这里不能吃饭吗?”

  来人忙说:“不是,不是,华市长,我们不知道是您来了,我们正在这里清理账目。”

  华子建一点没有放松,继续问:“哦,那清理出什么问题了吗?”

  “没有,没有,正在清理,老板遵纪守法,没有什么问题。”

  “知道了,我就是在这里吃顿饭,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你们工作忙,就不要在这里陪我了。”

  来人匆匆离开了,华子建正在吃饭的时候,区里和乡里的领导都来了,华子建叫他们都坐下,老板很机灵,马上添了碗筷,华子建本来不想喝酒的,略为考虑了一会,叫老板拿来了白酒,和区乡的干部喝酒,吃饭的过程,华子建什么都没有说,区里和乡里的领导趁机汇报工作,华子建对他们的工作成绩表示了肯定。

  整个过程,华子建没有提及餐馆整顿的事情,直到离开这里。

  一天后,华子建让司机去看了看,司机回来汇报说,清理账目的人全部撤走了,乡里研究决定,还是要在这家餐馆接待,而且,要定期结账,不能拖欠,华子建苦笑,这种靠领导个人威信或者是权势去解决问题的方式,本来就不可取,可目前没有其他的办法。

  年初事情也多,忙了一天,华子建也推掉了很多电话的邀请,下班一个人回到了家里,哪都没去,江可蕊的电话也是打来了两次,实在是没有打电话的借口,只好问华子建那个什么什么东西放在那里了,华子建是可以理解妻子的意思,他们就不再谈论那些找不见的书啊,衬衣什么,一起谈起了情话,唧唧歪歪,东拉西扯,西利嘛哈,叽叽喳喳,反正就是一个字------忒俗。日,这怎么是两个字。

  第二天上班,无一例外的是相互的问好,恭贺着,彼此讲述着春节的趣闻,显摆着自己在春节的奢华,好像过了一个春节,每个人都变得异常的友好和亲切,不过华子建知道,这都是假象罢了,要不了几天,一切会依然如故,每个人都会举起刀剑,瞅准对方的软肋,扑哧的一刀,插进去的。

  既然华子建给市委的两个书记都做了承诺,那么步行一条街就正式的启动了各项工作,图纸是早就做好的,除了搬迁,动员外,就是发标,招标最为关键了,在接到了发表通知以后,很多家都来了,这里有那个修广场的海老板,还有华子建找来的将老板,更有5.6家柳林市的建筑公司,大鹏房地产公司更是必不可少,所有来的单位,每家都压上了一千元钱,拿走了图纸,去准备标书了。

  此次招标的性质,已经定义为议标,这也是华子建提出的,他还是担心有什么意外出现,所以作为议标,对华子建来说,可控性和可操作性就多了很多,华子建也是一刻不停的接收着有关招标方面的信息,招标组里的刘副市长和彭秘书长,每天都把进度和最新的情况给华子建汇报着。

  要不了几天,就到了递交标书的时间。

  在距离招投标还有三天的最后期限,华子建已经是急不可耐和兴致勃勃的等待着那面的消息,华子建最希望出现的就是一个多家死磕,压价让利的局面,因为现在已经和有的公司进行讨论了。

  办公室里电话也多了起来,此刻华子建就踌躇满志的接听了一个电话。

  很快的,华子建的脸色变得难看了很多,而后来的每一次的电话,都让华子建感觉到了身上发冷,他知道,这次他错了,大错特错了。

  首先给他的打击是,自己找来的江老板退出了投标,在华子建还没有来得及联系江总的时候,他又得到了第二个打击,那个由韦俊海书记主管的修广场的海老板也退出了招标。.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