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三百六十四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三百六十四章:叱咤风云

  静夜,窗外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那屋檐滴落的水珠敲在窗外的石板上,是那样清脆悠扬.灯光下,水珠闪烁着悦目的光芒,滴下来,又成许许多多细小的水花,闪着弧光,好美啊!如神话所说的圣水一般,是那样的圣洁,那么绚丽!

  忍不住,华子建打开了窗户,把手伸出窗外,想将那迷人的珠花捧来细细欣赏.只可惜,它似乎不想让华子建沾染它的清纯,缓缓从滑落滴入水,点点溅起,转眼消逝无痕,只留下光滑细腻的感觉.让人迷眩其难以自拔!

  风空空洞洞地吹过,一年又这么快要过去了,华子建就在想,在来年,还要这么过去的,但华子建自己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的背后会隐藏着一些什么?是沮丧?还是快乐?漂浮在宦海的人啊,哪里是归宿?华子建自己也说不清楚了。938小说网 www.938xs.com晚上华子建还是给江可蕊连续的打了好几个电话,江可蕊一个都没有接,华子建更为担心起来,生怕江可蕊心里有事,路上出点什么问题,最后他只好往江可蕊的家里去了一个电话,家里的保姆阿姨接上之后,很有点奇怪的说:“可蕊已经回来好一会了,怎么会打不通手机呢?你等会,我去楼上叫她过来听电话。”

  华子建没有让阿姨叫江可蕊,他还不希望两人的矛盾暴露在阿姨面前,就笑着说:“估计她是休息了,没听到我的电话,也没什么大事情,明天我在打给她吧。”

  对江可蕊今天的误会,华子建已经有点束手无策了,实在是不好解释今天自己和安子若在一起的原因,这有的时候啊,事情就会这样的巧,好久都没有见过安子若了,而且要不是因为手机没电,自己也不会带她到这里来,但就这一次,还让本来不准备过来的江可蕊给撞见了,自己是百口莫辩。

  回想到前段时间会省城,自己喝江可蕊为安子若的事情已经有点误会,现在更是雪上加霜,这个疙瘩要想解开,只怕不是一般的难度了。

  华子建心里想着心事,迷迷糊糊的一直辗转难眠。

  第二天起来,华子建就发现自己是头晕脑胀,哪都不舒服。

  不舒服也要坚持住,他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小车司机和秘书就来接他了,三个人在宾馆随便的吃了些早点,一起来到了市政府。

  因为华子建到现在为止,还仍然只是一个代书记,所以就不好意思搬到市委那面去办公,政府这面的人当然方便了,但市委各部委相对的就麻烦一点,有什么事情要请示,都要到政府这面来找华子建,让过去本来就繁忙的政府办公楼更显得忙碌。

  华子建一面喝着茶,一面听一个副市长汇报着工作,这里刚汇报完,秘书就请他去参加一个会议,这也是早就定好时间的会议,下面区县参加会议的人员也早就到了,华子建就不再耽误时间,给几个好想汇报工作的局长们应付了几句,就匆匆忙忙的到了政府的大会议室。

  柳林市缺少了一个主要领导,但这里的工作并没有因为缺了一个人就瘫痪和不运转了,相反运行还更高效些。

  这也难怪,国的衙门设置很有趣,有些虽然非常必要,而有些却完全就是添乱的,比如民间有云:没有警察,小偷和盗贼反而少些;没有林业公安,森林覆盖率更高....或许老百姓看问题总是片面而刻薄,确实,没有警察,小偷和盗贼是不是少一些,仍待可考。

  但是没有林业公安,森林要多一些,倒有明据,因为林业公安专管森林让谁砍伐,砍伐多少,而一般来说,老百姓,特别是钟爱树木的老百姓从没有无缘无故去砍伐树木的道理。

  以上又算一种国特色,玩笑话,当不得真,略去不提。

  单说今天的会议是省交通厅要求的,他们准备举办一个什么的“道路通”的评选活动,这是厅里的法规处发起的,向全省交通部门发出了件通知,前后不过短短的三、四天功夫。

  柳林市各县也第一时间接到了件。

  各部门各县区的领导也都想在华子建的面前露一露脸,所以主要领导几乎都来参见会议了,这实在是很无可厚非的事,权力决定一切的国嘛,谁不爱傍上领导,受他们青睐?

  柳林市并不富裕,但是抓基础建设却完全可以用‘大刀阔斧”、“敢为天下先”来形容,这几年,市里除了朝省上伸手拿到少部分补助之外,大量的基础建设资金都是市里勒紧了裤腰带挤出来的,这在一直靠央财政支付才能维持公共机器运转的北江市来说,委实十分不易,相当难得了,自筹的这么许多资金,主要投向交通和通讯上面。

  这也是十分具有战略眼光的选择,要知道,再不加强这两方面的建设,本就信息比塞、交通落后、通讯滞后的柳林市还不在将来的现代化进程里被兄弟市远远抛在身后?

  国的事情,只要公家一做什么事情,不管有没有真实效果,都要开开庆功会、摆摆庆功酒的,何况这交通建设,连本省任何一个即使爱挑刺,但稍微说话有一点良心的百姓都肯定会竖起指头夸奖的事情呢?所以交通厅作出这个评选决定真可谓“上顺天意,下合民心”的了。

  华子建知道,这评选通知对于柳林市来说,也是一个难逢难遇的绝好时机,评上了先进的“道路通”之后,省厅肯定是要给予表彰和资金上的支持的,这对于一直缺钱的柳林市来说,当然就求之不得了。

  于是华子建就决定快召开办公会议,并且把会议扩大到基层下面,什么县委的书记,副书记、县长,副县长和有关部门的负责人一起,将市政府的会议室坐的满满当当的,负责后勤的办公室人员细心一估算,人数怎么也在一百人上下,就知道今天这会议,又肯定把他们这些天生伺候人的主累的七死八活的了。

  会议很简单,议程就只有一个——怎样力争把柳林市下属的县区多评上几个“道路通”。

  与会的人员觉得这个任务十分艰巨,因为全省一百多个县,要挤到前十名,谈何容易?华子建是历来有敢于幻想精神,面对大家的畏难情绪,他轻巧地开着玩笑说:“不怕做不到,只怕想不到,我们要勇于学习毛老人家的冒险和直面困难的精神,再说我们这几年道路交通建设做得是多么好啊,只要大家发动脑筋,精诚团结,就没有什么困难可以吓倒我们,关键的是我们有怎样的工作态度”。

  于是气氛真就活跃起来,大家针对评选规则纷纷七嘴八舌地出主意,评选规则业很现代化,真正体现了“公平、公开、公正”的原则,件规定得很明白:本此评选分社会投票和专家评审,分值各为50%;而社会评选又有三种方式——短信、络和报刊投票,就是说让社会公众通过发送短信、进行络投票和报刊投票的方式,按得票总数来予以汇总,再加上专家的评审,两项分值相加,前十名胜出,当选全省“道路通”先进。

  华子建见大家摆出“公说公有理、婆说理更多”的态势,弄的蝇嗡嗡的,心说这民主说来是好得不能再好的东西,可人这么多,真要实行起来,看来怎么能行得通哟,看来自己不集也是不行的了。

  于是华子建成竹在胸地敲了敲桌子,让大家静了下来,自己把想得非常成熟的方案拿了出来说:“首先我们注意到这点,社会投票和专家评审分值是一样的,也就是说,只要我们把其一项拿定了、抓稳了,我们就把握了九成的胜算了,我的个人意思是,要在我们的权力范围内,最大程度地要求本市的人员,都积极行动起来,要以高度的政治责任心和自豪感,象打人民战争那样对付这项工作,各局、委、办包括省单位,用老百姓的话说,我们可以控制的一切吃公家饭的人员,都要按照发短信、上络、进行报刊投票的方式分派任务下去,完不成任务的要追究相关人员和单位领导的责任,我就说那么一个大方向,具体么,我想,就由政府办公室来做这个事情”。

  大家一听,果然是个好办法,柳林市的刘副市长听得如此安排,也是相当激奋和鼓舞,他指着办公室主任说:“华书记一来,就交给你这项光荣的任务,可见对我们政府是多么的信任啊,如果不超期超额完成,我看你这个主任也就别当了”。

  引得大家一片揶揄而善意的笑声。

  华子建也笑了,说虽然话的严重了点,但理确实是这个理。

  接着华子建敛了神色,严肃地对与会的人说:“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我们要确定那几个县来当选。当然大家要看到,评选谁当选,看起来是某县,某区的荣誉,其实不是,这是我们全市人民的光荣,好了,大家议议,看选哪几家最合适”。

  下面就开始争论起来,你说这个县,我说这个区的,华子建却并不参与他们的讨论,他很心满意足的看着这个人在下面吵吵嚷嚷的,这也是他的习惯,他从来都不喜欢冷冷淡淡的会议,

  让他们先议议,自己再会后决断,这感觉更好,当然了,所谓征求意见和交流看法,其实就是一种虚假而狡黠的姿态,哪个一把手的看法和意见最后不都成了最终的决定呢?

  就在华子建听着下面的发言,还没有准备做出自己的决定的时候,秘书从旁边快步的走了过来,指了指手华子建的手机。

  华子建没有问什么,就接过了秘书手自己的手机,站起来走到了会议室门口,他很清楚,一般的电话在这个时候秘书都会忙着处理,除非是上面的电话,或者是不得不接的电话秘书才会送过来手机。

  不错,走到门口的时候,华子建看了一眼上面的号码,是省委组织部的电话,他就在门口接通了电话:“你好,我华子建,请问......。”

  “华市长你好,我省委组织部的小张。”

  “奥,奥,小张你好啊。”华子建应付了一句,这个年轻人华子建是见过一次面的,但影响不是太深。

  “华市长,刚刚来了通知,请你马上赶到省委组织部。”

  “马上?有什么事情?”

  “是的,马上,下午2点上班的时候,部里的领导要和你谈话。”

  华子建有点疑惑的问:“是谢部长和我谈话?”

  那面小张很简洁的回答:“不是,通知是组部来的。”

  华子建心头一紧,一种莫名其妙的忧虑涌上了胸,怎么是组部的首长要见自己,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省管市长而已,就算是不让自己当市委书记,但也完全和组部扯不上一点关系,那么他们要和自己谈什么呢?

  再后来,那个小张还说了一些什么,华子建都有点恍惚,没有听的太清楚了,他努力的想要研判出组部到底为什么会点名和自己谈话,直到对方挂断了电话,华子建还是没有变化一下自己接听电话的姿势,但他的脸色,显然凝重的许多许多。

  华子建顾不得开会了,他给组织会议的刘副市长打了个招呼,就带上了秘书赶往省城。

  到省城刚好是吃午饭的时候,华子建没有回家,也没有给江可蕊或者乐世祥打电话,在他的想法,假如需要的话,乐世祥是一定会给自己传达一个信息的,既然他没有主动的给自己提示什么,也就说明了事情也许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眼严重。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