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三百六十八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三百六十八章:叱咤风云

  彭秘书长看到了酒前酒后华子建的表现,悄悄对坐他身边的丰盈小姐说:“和老板多喝几杯,把老板喝兴奋了,去开房。”

  那小姐真的就很听话地和华子建对喝,一会儿喝交杯酒,一会儿“祝老板生活愉快”一口闷,其他人就在一边鼓掌起哄,很快两瓶茅台就被他们喝了大半。

  彭秘书长很少见华子建这样放松过,忍不住笑了。

  华子建问:“笑什么?”

  彭秘书长说:“不关你们事。我们笑我们的。你们继续跳你们的舞,我们还唱我们的歌。”

  华子建说:“你笑得奸。”

  彭秘书长说:“不是奸,是淫。”

  华子建坐到沙发上唱歌。后来,那苗条纤瘦的小姐上洗手间。那丰盈的小姐便主动地坐在华子建身边来,咬着华子建耳朵说:“我醉了,想睡觉。”

  华子建说:“你没醉。喝醉的人不会说自己醉。”

  “我想和你睡觉。”

  华子建说:“我不行。喝了酒不行。”

  这丫头就丝丝笑,说:“你有反应,你也想了。”

  华子建装没听见,扶她起来,说:“你去点几首歌,我们唱唱歌。”

  这丫头便很不乐意,点歌的时候,她和彭秘书长说了几句什么,彭秘书长就走过来,挨着华子建坐下来。

  他小声说:“老板,让她们陪陪你吧?你看她这样发骚的,不让陪都成罪过了。”

  华子建说:“这里的女人有几个是真正发骚的?还不是看在钱的份上。”

  彭秘书长说:“这才好啊,她要真发骚,真对你动情,缠着你不放,那才更麻烦呢。”

  说着话,彭秘书长站起身,往外走。

  华子建忙问:“你去哪?”

  彭秘书长说:“我去拿房间钥匙。”

  华子建摇头说:“不用了。我们又不是第一次来这地方,你还不了解我吗?”

  彭秘书长说:“我了解你,你就是胆子太小,太谨慎了,这地方你放心,绝对安全,我负责。”

  华子建说;“这不是胆子大小的问题。”

  彭秘书长说:“怎么?不放心我,提防着我?怕我揪着你痛脚?哪一天给你来招荫的,把你捅下台?”

  华子建哈哈大笑,说:“你这什么话?我还不了解你?”

  彭秘书长说:“那你还怕什么?这种地方,不会有什么事的。再说,有我在这给你守着,不会出事的。公安那几个人,还不都自家人一样。”

  华子建很固执的说:“玩归玩,闹归闹。要有个度,要适可而止。”

  摇摇头,彭秘书长说:“你这人,做什么事都太认真。”

  华子建说:“不说这些了,喝酒吧,联手把那肥妹喝趴下。”

  这可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彭秘书长就过去跟肥妹说:“老板还没喝够,喝够了,胆子就大了,什么事都敢做了。”

  肥妹喜滋滋地喊要啤酒,嚷嚷着摇色盅喝啤酒。

  彭秘书长就让肥妹坐他和华子建间,一左一右夹击她。他对其他小姐说:“都别唱歌,摇色盅喝啤酒。”

  不管从左边轮着叫色仔,还是从右边叫,该轮到肥妹了,他们都把点数叫得高高的,让肥妹没法再往上叫,一会儿,肥妹就连喝了几杯,心里知道他们搞鬼了,但不服气,要硬碰硬碰,结果,很快就被他们放倒了,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妈咪跑过来,说:“你们真够狠心的。”

  彭秘书长说:“你还敢进来?我可又要占你便宜了。”

  这话吓得妈咪再不敢露面了。

  散场的时候,彭秘书长拍了拍肥妹,她一点反应也没有,彭秘书长就把小费给了另两个小姐,还多给了她们打的的车费。

  他说:“你们把肥妹照顾好了,今晚要把她送到家。”

  两个小姐说:“老板,你放心。”

  华子建心想,这家伙,还没坏到底,还有点人性!

  回去之后的华子建睡的很踏实,已经好多天没有这样无牵无挂的睡觉了,但他一点都不知道,这样的踏实觉已经没有几个可以让他睡了,不久,一场真正的人生,仕途的打击就从天而降了。

  一切都在华子建心理还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出现了变化,先是乐世祥在几天之后给华子建来了一个电话:“子建,我不得不告诉你一个决定了。”

  这话来的有点突然,华子建一时摸不着头脑,他问:“乐书记,请问是关于什么的决定。”

  乐世祥在那面踌躇着说:“关于你工作上的一个调整。”

  对这一点华子建早就有过准备,不就是退回到市长的位置,把那个代书记让出来嘛,让就让吧,华子建心只是稍微了有点遗憾,说:“奥,这样啊,那我也没有什么选择了,我执行上级的决定。”

  这个态是一定要表的,乐世祥是省委的书记,决定当然是出之于他的首肯了,华子建也不用多问什么,总之自己已经有了心里的准备,不必有太大的惊慌。

  “嗯,你有这个态度就好,只是.......”乐世祥停顿了一下,似乎在遣词造句,尽量让自己的话说的婉转一点:“只是.....恐怕对你来说是个不大不小的考验。”

  “没有关系的,我能够经受的住。”华子建很笃定的说。

  “那就好,那就好,子建啊,组织上准备让你到北江省最边远的新屏市去做副市长,级别也降为副厅,这有点委屈你了,但我希望你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男子汉,暂时的调整算不得什么,是明珠总会.........华子建,华子建,你在听吗?”

  乐世祥不得不停下了,因为在电话的这头,华子建整个已经傻了。

  这绝对让华子建没有想到,他甚至还想到过自己会受到一个什么处分,或者是最严重的结果就是离开柳林市,换到一个清水衙门,做一些现成的工作,不在像现在这样,可以手掌权柄,叱咤风云。

  可是,可是现在竟然会是这样一个决定,降半级,为什么降?他们能拿出一个让自己信服的理由和借口吗?

  当然了,这样的处理决定从来都是不需要什么理由的,一句工作需要,你听也得听,不听也得听,由不得你自己,可是,可是他们这样对待自己实在是让自己想不通。

  柳林市对自己来说就是一个舞台,一个战场,自己在这个地方抛洒了多少汗水和辛勤,刚刚又了起色,自己刚要扬眉吐气,就传来了这个噩耗,华子建根本是想不通的。

  更为严重的是,自己到新屏市去做副市长,也亏他们想得出来,那是一个什么市,全年产值连柳林市一半都跟不上,地理位置偏僻,去一趟省城要跑半天的车,民风还异常的刁悍,思想更是落后于北江省所有的地级市,而且还是让自己去做副市长?做一个仰人鼻息,听人吆喝的副市长,这样的调整还不如干脆吧自己扯了。

  华子建心头的不满和沮丧是显而易见的。

  这也是乐世祥所担心的地方,他能体会到华子建此刻的心情,但自己又能有什么办法呢?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就在几天前,乐世祥接到了组部肖副部长的电话,在电话肖副部长不无遗憾的说:“老乐啊,我尽力了,但部长的意思还是要你们动一动,所以我想在征求一下你的意见啊。”

  乐世祥明白已经是躲不过去了,他沉稳的问:“上面的意思是准备怎么动?”

  “你恐怕要离开北江,到央部委来挂个副职了,至于华子建,肯定也要动一动,但他的动到是可以灵活一点,毕竟上面不好直接管的如此具体,所以可以适当的.....。”

  乐世祥心当时也是一片凄寒,看来自己的政治生命到此完结了,到部里去当个闲置的副手,除非是肖副部长这样的组织部,一般的部里副职,比起一方诸侯的省委书记,简直就不在一个级别。.书记,省长,市长,县长那才是真正的‘官’,他们操控着像是一个独立王国一样的权利,从政治,经济,化,商贸,人事等等方方面面的事情他们都有权利去管理,那个舞台的宽广的,也是全面的。

  而所谓的部,厅,局的首长们,他们只能称之为‘吏’,他们只能单独的管理某一方面的工作,他们更多的时候是接受上面的指示,去和别人协作,配合。

  他们和真正的拥有地盘,势力的诸侯们相比,不管从能力上,还是从央的重视程度上,那都又极大的差别。

  但作为一个拥有几十年党龄的老干部来说,乐世祥就算心凄凉,语气上也绝不会露出半点不满来,他咽下了自己心的苦果,要好好的思考一下华子建的未来了,自己肯定是没有办法决定自己的去留,升降,这点很清晰,但华子建的走向或许自己还可以把握一下。

  他在犹豫之后说:“老肖,那你看能不能这样,让华子建也降一级,做副厅的副市长?”

  肖老头长吁了一口气,说:“你这样想最好,我也是这样考虑的,但感觉提出这样的话不大好,怕你多心,你说出来了,我心里的石头也就落地了。”

  “这样说我们还算是英雄所见略同了。”乐世祥很大气的抛开自己的伤心,开了一句玩笑。

  “那是肯定的,你说下,不动他肯定说不过去,动一动,按常规的来个平调,给个闲职让他养老?这真是浪费了一块好钢,还不如直接降半级,对上也好交代,对他个人来说,让他留在那个还有希望干出成绩的地方,再好好磨练一下,干出点什么来,将来他不是不可以再展宏图的。”

  乐世祥也不断的点头说:“我也是这样想的,他毕竟还很年轻,来日方长,环境对他很重要,到闲散的机关,只怕要不了一年就能消耗掉他身上的锐气和灵气。”

  “对的,他这样的年轻人就是要让他去拼杀,让他去愤争,让他生活在压力和危机才能不断进步,不断升华。”

  “那么好吧,既然你老也赞同这样处理,我就在最近把这事情定下来,免得有的人老打主意。”乐世祥到底还是发泄了一句心的不满来。

  肖副部长装着没有听见一样,并不去接他的话,自顾自的说:“我看还是把他换个地方吧?继续待在柳林市不利于他的工作,他心理上也会又更大的抵触,后面接手的书记和市长也不好开展工作。”

  乐世祥说:“这我也明白,你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只是还有一件事情......。”

  电话那头的肖副部长说:“什么事情,说出来。”

  乐世祥就单刀直入的说:“我走之前,希望可以把北江市的副书记秋紫云提起来。”

  “老乐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会让别人说闲话的,说你.........。”

  乐世祥很固执的说:“谁想说就说吧,大不了说我临走还安插亲信,但我问心无愧,为了北江省的工作和发展,我不在乎。”

  “奥,那你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做出这样的决定?”

  “因为我要走了。”

  “哈哈,老乐啊,这可不是一个很好的理由。”

  “当然,但我走是因,平衡是果。”

  “平衡?”

  “对,平衡。”

  电话那头的肖副部长犹豫了,他听出了乐世祥的意思,假如乐世祥一离开北江省,接下来的北江会出现一种权利的更迭,如果没有平衡的力量来维系北江市的高层建筑,后果也是严重的,而秋紫云的提升,作为一个北江省会城市,秋紫云就势必会成为省委常委,这对于维持过去乐世祥的势力平衡很有好处,也给后面接任的省委书记留下了可以灵活掌控的空间,不然让另一派一方独大,就算后来接任的省委书记,也难以发挥自己的能力了。

  在犹豫了很长时间之后,肖副部长才很谨慎的说:“乐书记,这件事情我需要和部长沟通一下,等有情况再给你通报。”

  “嗯,好,我等你的电话。”

  在这两件事情都做出了适当的安排之后,乐世祥才对自己的事情伤感了起来........。

  今天他还是不得不给华子建传达这个决定,他知道华子建会一时想不通,不过乐世祥已经想好了语言来说服华子建了:“子建,是不是感觉降了半级,想不通啊?”

  华子建已经好长时间没说话了,拿着电话在发呆,在伤心,在气愤,现在听乐世祥这样问,就带着情绪,说:“谁能想得通?”

  “嗯,那么不给你降也成,调你到政协去?”

  华子建愣了,政协去做什么,那是鼓掌队,那是点头团,除了拍巴掌就没什么事情做,自己宁愿当个县长也不去那地方,每天喝茶,看报子,闲都能把人闲出病来。

  乐世祥见他不说话了,就淡淡的一笑说:“比起我来,你小子已经算好的了,至少还能踏踏实实,大刀阔斧的工作,所以你就不要在想不通了,准备一下,过几天调令就下发。”

  华子建震惊了,他听出了乐世祥话的另外的一层意思,难道这场地震连乐世祥也震下马了吗?难道他也要离开北江、从他的话还可以听出,他去得地方恐怕以后都要远离权利心了。

  一想到这里,华子建的心就揪了起来,他再也顾不得自己的得失了,他感到内疚,感到惭愧,都是自己啊,都是自己发起的对韦俊海的那一战,打倒了别人,也砸伤了自己。

  这就是官场,这就是深不可测的权利之场,牵一发而动全局,胜不为胜,败未必败,很多事情犹如镜花水月一般,看不清楚,看不明白,只有当你踏上了一步之后,才知道原来如此。

  今天的消息真的是一个坏消息,一向豁达的华子建自己也感到自己的人生遭遇上了一次苦难的考验,虽然在许许多多的格言不断的在说:苦难是一种磨砺,可以让其锋利,也让其圆润;在锋利与圆润之间,都是无形的财富。

  但那样的结果和过程太让人难忍,华子建也是一样的,他沮丧,他愤怒,他还有很多的内疚,这种种的情感汇集在了一起,就让华子建变得消沉下来,他再也没有了一点工作的热情和动力,他近乎粗暴的推掉了今天所有的会议和安排,一个人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独自哀叹。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