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三百七十二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三百七十二章:叱咤风云

  下午安子若招待了一个客户,喝了一点酒,所以早早的就上床了,时间慢慢过去了,安子若睡了一觉,醒了过来,她看到窗外已经昏暗了下来,伸个懒腰,安子若感觉今天睡的十分舒适、甜蜜就象儿时一样,安子若转了个身,八字躺在床上。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她懒懒的躺在床上,慢慢的她开始想起了华子建,之前的这几年里,安子若感受到华子建与她总是保持着一段微妙的距离,不远也不近,总是在她的视线范围之内活动,而自己却像个幽灵静静地守候在他身边,与他保持着那段距离频频从内心深出搬来无数闪电。

  而最近,安子若感到他们日渐亲密时,他们两人的的空间却拉开了。

  这是华子建有意与自己保持距离,这种距离赋予彼此一种活力。当她不发一声在华子建身边时时出现时,华子建总会在关键的时候悄然回避。

  此刻空空的小屋,依旧是她独自一人,但却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新的开始,等待她的将不再是孤单,难以忍受的漫长等待,原来只为独自对华子建的怀念。

  安子若又将头埋进了枕头里,回想着前几天的那个夜晚,当时的安子若,分明在华子建的眼看到了一种渴望,不错,他有那么一小会,很想对自己拥抱,亲吻。

  她想当时为什么自己还要那样的矜持,自己应该顺从他!应该鼓励他,甚至还有个主动一点,那样的话,整个事情就会变得简单许多了。

  哪怕就是一个吻,那么华子建的理智就飞跑了,就垮了,像夏日的蝇群在暴风雨来临的最初几滴雨点下面一哄而散一样。

  自己就不再会孤单,就算自己去做他的情人,哪有如何呢,只要自己爱他,只要他能够在百忙抽出一点点的时间来陪陪自己,自己以后的生活就会不再黯然失色,不再寂寞伤心。

  那天真的应该亲吻啊,安子若想着他的亲吻,不由得激动起来。

  她已朦胧地感到**的诱~惑,如果这一切与她对他的爱有关,她愿意把脸贴在他的手臂――那条暗棕色的河流,她原意沉溺其。

  她愿意靠在他身上,感觉那看不见的却震动异常的心跳声。

  她向往着那个时刻,他们之间心有灵犀,在心灵深处有一小块共同的天地,他们是如此不同,却又像合上的两张书页般亲密交融。

  但就在这个时候,安子若的女秘书却发来了一条短信,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华子建被降级调走了。安子若像是受到了惊吓般的一下子从床上蹦了起来,她现在完全明白了前几天华子建那奇怪的情绪,他应该早就知道了他的去留问题,他不想告诉自己,他怕自己会内疚,会为此伤心。

  安子若不愿意的继续想了,她疯了一样的穿上了衣服,简单的洗漱一下,连每天必做的修饰细节都没有来得及做,就下楼启动了汽车。

  街上的道路湿漉漉的,安子若加大了油门急弛而过,车轮飞溅起一些水花,四处飘散。

  但很快的,安子若又停住了车,这个时候她才想起来她并不知道华子建现在身在何处,她拿起了手机,给华子建拨了过去:“你在哪,我要见你。”

  华子建刚刚回到自己的房间,外面老爹和老妈还在争论着孙子以后的名字,华子建就对电话的安子若说:“我在家里,和父母在一起。”

  “我现在,马上就要见你。”安子若不容置疑的说,作为一向都很温柔的她,已经很少用如此的语调和华子建说话了。

  华子建知道了,看来安子若听到了什么,从她的语气已经清晰的表明了这点。

  华子建说:“为什么要见我?”这有点明知故问的味道,他不过是想给自己一点缓冲的时间,来思考一下后面的应答。。

  安子若反问:“你说呢?你说我为什么要见你?”

  “呵呵,不会是因为我调动的事情吧,那其实是在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情了,革命干部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华子建尽可能的用轻松的态度来说这件事情。

  “我不管,反正我马上就要见你。”安子若固执起来。

  华子建无可奈何的说:“那好吧,我去找你。”

  “不用,你出来,我开车过去接你。”安子若是来过华子建的老家的,那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的华子建才刚刚调到洋河县。

  但现在安子若不愿意出现在华子建的家里,终究,她还是觉得自己是一个闯入者。

  华子建没有选择,他只好穿上了衣服,出来对父母说:“我要见一个朋友。可能回来的晚点,你们先休息吧,不要管我。”

  老爹和老妈当然是不会干涉华子建所有的行动,他们的兴趣也第一次离开了华子建,继续着他们刚才一直未讨论完的关于名字的问题。

  华子建在路口没有等太长的时间,就看到了安子若那辆醒目的宝马了,车一停下,安子若放下车窗,冲他说,“上车!”

  安子若用眼神示意华子建坐到自己旁边,华子建乖乖打开车门坐在安子若的旁边。

  他们彼此沉默地相视,华子建问:“你想去哪儿?”

  “我不知道,我们一直开就是了。”安子若这一说。

  “好主意!”华子建说。

  随着一声发动机的轰鸣声,车轮飞弛而去。

  寂静的夜空,闪烁的灯光下,巨响的音乐透过车窗飘向夜的上空。

  在黑夜的这一刻,时间已经将华子建抛到不可避免的疲劳之,华子建将头靠在椅背上,很舒适的靠在靠枕上,想着安子若会对自己说点什么,她一定会说自己的调任和上次的事情有关,她一定会对自己说很多道歉。

  想到这点,华子建就暗自摇摇头,何必呢,你何必这样自责。

  安子若一面开着车,一面也在不时的凝视一下华子建的脸,桔黄色的灯光不时划过他的脸。她还从未见过一个男人的脸像高正这样具有大理石般冷俊的美。

  华子建感受的到安子若在注视着自己,她一刻也没有停止过,他微笑着说:“好好开车,路有点滑的。”

  夜空逐渐由黑色变为藏蓝色,在一片蓝色的雾气,安子若将汽车停在了寂静的柳林河边,她关闭了发动机,打开车窗,听到了微微流淌的河水的声音,一股潮湿的风迎面而来。

  华子建从衣兜里拿出一盒香烟,点燃一根深深地吸了一口,将烟冲塞进他的肺部,他长长呼出一口气舒服的将身体倾靠在椅背上,他显得有些疲倦。

  他侧目凝视着身旁的安子若,说:“为什么这样急的把我叫出来。”

  “你不知道吗?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你要调走,只有我最后一个知道?我们还是同学,还是朋友吗?”

  华子建点头:“是,我们一直都是,这件事情我本来早就想告诉你,可是我担心。”

  “担心什么?”

  “担心你会旧话重提。”

  安子若转过了脸,看着那一片灰蒙蒙的河水,风轻拂着柔软的沙滩,她静静的注视着窗外的景色,说:“你很在意我那样做吗?”

  “是的,我在意,我希望你过的好好的,没有一点烦恼。”华子建肯定的说。

  安子若回头看着华子建,眼里是一片柔柔地光芒。

  “如果你现在不吻我,我会尖叫。”安子若瞪着一双大眼睛注视着华子建。

  华子建起初脸上掠过一阵诧异,但后来他脸上划过一丝微笑说:“如果你现在一定要让我吻你,该尖叫的是我。”

  华子建正欲将手的烟扔向窗外,安子若一把夺过他手的烟,猛地吸了一口,然后扔出了窗外。

  她扑上来,紧紧搂住他的脖子,将唇印向了他,安子若相信,没有什么能更好的安慰华子建了,她愿意用自己的身体来给予华子建最大的放松和快乐,让他忘记所有的不快的烦恼,让他接受自己对他的歉意

  华子建有点惶恐起来,他本来以为安子若刚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现在她吻了他,长长的,无限温柔的吻,如一江流水。

  烟缓缓地从他们唇的缝隙飘出,华子建在不断的抵御着安子若之后,开始失败了,他怎么可能面对这样的诱惑而无动于衷呢?从来,从来,他都没有讨厌过安子若,甚至在很多时候,他的内心还在渴望着这一刻的到来,因为他只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他不是圣人,于是,他们深深地亲吻在一起。

  可是当华子建的手摸上了安子若那饱满的胸膛的时候,那久违的,和江可蕊不一样的感觉一下子又让华子建清醒了过来,他愣住了,他好像看到了江可蕊那朦胧的目光在注视着自己,他也看清了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她是安子若,是一个自己从来都不想伤害的人。

  倘如换在另一个时间,另一个地点,或许华子建真的就不能控制自己的**了,但现在不行,绝对不行,自己的放纵只能带来一个结果,那就是再一次的伤害安子若,自己很快就要离开柳林市了,安子若怎么办,自己勾起了她的希望,延续了她的幻想,而最后呢?

  自己却要离开了,留下她在这里痴痴的等待。

  华子建的心和血都逐渐的冷却了下来,他轻轻的,但是很坚决的让自己从安子若的怀抱挣脱出来,说:“对不起,我没想过会这样。”

  安子若的脸上一下子就没有了刚才的迷离和幸福,她用有点感伤的语调说:“怎么?你还是那样狠心吗?”

  华子建带着歉意说:“我不是狠心,我只是不能伤害你,不能让可蕊在担心。”

  “我们这样和江可蕊有什么关系?奥,对了,她是你的妻子,但你还曾今是我的初恋。我不想从她手里抢夺你,我只是想要一点点的温馨,就一点点。”

  华子建叹口气,打开了车窗,外面寒冷的空气一下就冲进了华子建的心肺,他打了一个寒颤,说:“不是多少的问题,是我不能伤害你又伤害江可蕊。”

  “我不怕你的伤害,你也伤害不到我什么。”

  “但可蕊呢?我们要为她想想,我可以坦白的告诉你吧,可蕊一直都因为你而在担心,从上次录像带的事情发生之后,我们已经为这个问题烦恼了很久,所以你要体谅一下我。”

  安子若这才明白了,她想到了上次华子建因为没有接上江可蕊的电话时那种焦躁不安的神情,她怔怔的看着华子建,好久才说:“你们经常在为我争吵?”

  “谈不上争吵,但确实在感情上因为她对你的误会,而出现了一点问题。”

  华子建决定给安子若说的清清楚楚的,让她知难而退,让她明白她已经带给了自己很多烦恼和麻烦,这样才有可能让自己在今天这一刻安然度过,因为华子建很明白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在女人,特别是漂亮女人面前,自己的抵抗力并不是太好,何况面对自己的初恋情人呢?

  安子若真的没再有什么举动了,她也一下子变得很泄气,她黯然神伤的说:“对不起,我没想带给你麻烦。”

  “不要这样说,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对不起这一说,我也真心的感谢,感谢你这些年对我的错爱,感谢你在这个时刻想要给我的安慰,我理解你不过是为了让我心情好一点罢了。”

  “谢谢,谢谢你的理解,但华子建,我告诉你,我还会继续爱着你的。”

  “唉,何必呢,何必这样作践自己,你其实本来可以过的很快乐,为什么要给自己套上一副沉重的枷锁,我们永远是好朋友,但仅此而已。”

  安子若却在摇着头,她不相信自己和华子建的缘分就此为止,在她的心里,或许有一天,上天会把华子建送到自己的怀抱来。

  在凄冷的暗夜里,他们分手了。

  夜已很深,天上又下了小雨,哗哗啦啦的敲打着车窗。

  安子若不敢正视华子建有点发红的眼圈,她匆忙将目光移向别处,背对他擦去脸上滑落的泪珠,这一别,不知道再见又在何年何月,她心就一下想到了那句千古名词:.......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

  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当华子建渐渐的远去的时候,安子若的泪水一下子夺眶而出,她使劲挥舞着手臂向华子建告别。

  她看到的只是漆黑的夜色,他的身影越来越小,不一会就便成了一个小黑影。那么小,那么孤单,一股强烈的悲哀攥住了她。她靠在车椅背上,任泪水流淌。

  华子建离开了,他离开了柳林市,在参加过几个简单的宴请送行之后,华子建走了,他走的很匆忙,似乎要斩断这里留下的所有记忆,他走了,来到了省城。

  华子建先是到省委的组织部报了个到,省委组织部谢部长,也是只能安慰他几句,两人感慨唏嘘一番。

  华子建回到了家里,应该准确的说,是回到了江可蕊的家里,但在这里华子建并没有获得多少安慰,江可蕊在华子建刚刚回来的第一时间就说:“我已经准备和父母一起都北京去了,央电视台一个栏目需要一个主持人,他们发来了商调函。”

  华子建感到了一阵的苍凉,江可蕊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就把她和华子建的距离拉开了好远好远,两个人再也没有了过去那种温馨,他们变得有点陌生起来,也客气起来。

  对江可蕊的这个选择,华子建从心底是不同意的,他说:“为什么要调到那么远的地方去,我们见面的机会会变的少了。”

  “我们好像不需要经常见面。”

  “你怎么能这样说呢?夫妻之间有什么矛盾本来是很正常的,我们多在一起沟通不是更好吗?”

  江可蕊有点好笑的说:“你现在才想到了沟通,在你想到别人之前,你怎么没有想到我?”

  华子建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但华子建还是心有愧的,江可蕊真的就完全是误会吧?也不尽然吧?她的担忧和猜疑其实并没有错,自己不是在那个夜晚差一点点就和安子若跨越了那道防线了吗?

  难道自己还要强词夺理的表明自己的清白?

  华子建沉默了,他也从江可蕊的眼光看到了一种少有的,对自己的蔑视,华子建低下了头,他下意思的回避开江可蕊那咄咄的目光。

  江可蕊嘲讽的说:“是不是你心里很高兴,我们以后相隔远了,你有了更多的自由。”

  华子建摇摇头:“你是我的妻子,不管我做什么,但心永远都是有你,永远都在牵挂你。”

  这话说的有点牵强了,华子建自己都感到了不好意思,可是他没有别的选择。

  江可蕊静静的看着华子建,缓和了一下口气,说:“我之所以选择到北京去,一个是习惯了和父母在一起,另一个是我也有我的事业,央电视台是一个更大的舞台,也一直是我向往的地方,但不得不说,你也让我伤透了心,让我不想在北江市待下去,或许我们彼此在冷静之后,再分开一段时间之后,我们都能认识到自己真的需要一种什么样的爱和生活。”

  “那你已经是决定了?不能在考虑一下吗?”华子建还是没有死心。

  “是的,我也矛盾了很长时间,但现在我感到了一种解脱,我决定了,有时候分离更能让人明白很多道理。”江可蕊说的很坚决,已经没有了一点点回旋的余地了。

  华子建还能说什么呢?他只能在内心挣扎着,他感到自己已经没有多少权利来改变江可蕊的决定了,因为自己确实差一点点就背叛了她。

  他们然后就沉默着,彼此都很冷静,也没有争吵,各自都在缅怀那过去的时光。

  后来,江可蕊先打破了沉寂,说:“我不希望我们目前的关系让父母担忧。”

  华子建点点头:“我知道。”

  “那就好,我们还是夫妻,在法律上来说应该还是,所以以后我们还是可以经常电话联系的。”江可蕊的表白让华子建的心更发冷了,是的,法律上还是,但感情上呢?灵魂上呢?

  在江可蕊的言下之意,他们的婚姻仅仅是一种形式,已经不能再有任何实质的内涵了,这当然会让华子建更为伤心,他几乎是强忍着心的悲伤在面对江可蕊。

  这是一个多么难熬的时光啊,华子建突然觉得自己很失败,事业受挫,婚姻也将要走到尽头,这些年一帆风顺的好日子看来已经结束了,以后的自己将要面对一种少有的艰难坎坷。

  华子建说:“我会经常给你打电话的,如果条件许可,我还会去看望你。”

  “嗯,谢谢你,但我恐怕没有多少机会到新屏市去的,刚到央视,很多事情都要从头开始。”

  “我理解,但在那里还是要多保重身体。”

  “好的,这点你放心好了。”

  他们客气的犹如是路人一样,这本来就是两个极富自尊和自傲的人,在对方的面前,他们都在表现着一种自认为强势的礼貌。

  但也就是这样的礼貌,才使得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

  在吃晚饭的时候,华子建见到了乐世祥,乐世祥也在表现自己的一种淡定,从他的表情根本就看不出一点点的失意,他依旧用洪亮的语音的说话,任然是那样的大气和威严。

  他说到了京城的好多事情,说到了自己在那里有很多老朋友,还说自己以后去了会很忙,那些朋友现在都已经开始为他安排各种活动了。

  华子建一直在静静的听着,他也不时的露出微笑或者点点头,很会意的笑笑,他知道乐世祥心里其实也不好受,这样不过是让大家好过一点。

  华子建何尝不是如此呢,他的心更苦,更累,看着江可蕊,华子建就悲从心来,毋庸置疑的说,华子建很爱江可蕊,但误会和隔阂却让他们的裂痕变得难以弥补,将来两人天各一方,时间和距离会不会消耗掉他们最初的爱情?对这点,华子建是很担心的。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