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三百七十八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三百七十八章:叱咤风云

  下楼之后,曲曲拐弯弯的,走过几个长廊,假山之后,华子建到了大门口,人还没有出去,就远远的见一辆车开了过来,车子在华子建的前面就刹住了,就见政府办的王主任笑着跨了出来。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他对华子建说:“哎呀,华市长你要出去吗?我正准备来看看你,和你聊聊。”

  华子建也笑着说:“怎么不提前来个电话,害的我换了半天的衣服。”

  华子建心里也想和这个让他有点看不懂的王主任接触一下,听听他对新屏市的评价,早上两人的话说了一半,这王主任似乎有点欲言又止的味道,反而勾起了华子建的一点好奇。

  王主任说:“本来想先给你来个电话的,但我想也就是随意的聊聊,遇见你就坐坐,遇不见就改天,那能让领导专门候着。”

  “这话到也说的有点道理了,那行,我们回宾馆坐坐。”

  王主任看了看宾馆的大门,有点油腔滑调的说:“干脆不进去了,反正市长的衣服也换过了,我们就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你刚来,也体察一下民情,是吧?”

  华子建想想,总不过就是唱唱歌,喝喝茶什么的,反正自己也是准备转转的,有个向导来了也好,华子建点头说:“行,那我就客随主便了。”

  王主任一笑,忙转过去拉开了副驾的车门。

  华子建摇下头说:“我坐后面,”

  在王主任还没有来得及开门的时候,华子建已经自己打开了车门,钻了进去。

  王主任愣了一下,他搞不明白华子建到底是什么想法,他对自己好像不远不近的样子,让人莫测高深,看来这传言的确不假,这是一个极为犀利睿智的人。

  王主任稍微有点尴尬的说:“那我就坐前面了。”

  “嘿嘿,你不坐前面还真的麻烦了,总不能再找个司机过来开车吧。”华子建恰到好处的抓住了一个机会,调侃了一下王主任,华子建这样坐是有意的,他不希望这个主任在自己面前太过无所顾忌了,没有规矩难成方圆,必要的威严自己还是要坚持的。

  果然,上车后的王主任就低调了许多,说话的语气也认真起来,华子建知道该缓和一下气氛了,就一路问东问西的,这个楼叫什么名字啊?那个街道通往哪里?新屏市的人喜欢什么娱乐?

  王主任也都很小心的应答着,两人比起刚才又和谐了许多。

  车窗外,夜,慢慢地合拢帷幕,城市的人们又将在夜色狂欢起来,华子建感受着这个冬天给自己带来的冷静,风顺着呼呼声,把寒意从车窗外传递到整个身体,刺骨的感觉足让你觉得冬天还没消失。

  冬天容易让人想起些悲凉的事情来,华子建想起自己看过的卡勒德胡赛尼写的《追风筝的人》,也想起路遥的《平凡的世界》,种种伤感涌上心头,此时更觉寒冷,此时也容易想起自己的经历,虽然没有他们描写主人公般伤感,但亲身体验也不觉逊色。

  一个人聆听着外面的世界,一个人承受外界所给予的酸甜苦辣,一个人享受着外面世界带来的喜悦。

  车在一个挂满了霓虹灯的门口停了下来,华子建便看到了那ktv几个大字,他预感到王主任和他的目的地到了,对看似化娱乐丰富的现代人来说,其实在娱乐上并没有太多的选择。

  华子建自己并不太喜欢唱歌,他能唱,却没有多少兴趣,在很多时候他是在听别人唱歌,他也不喜欢那种吵闹的地方。

  王主任很热情的帮华子建打开了车门,这次,华子建没有驳他的面子,一直等他过来帮自己打开了车门,王主任说:“就在这坐坐吧,市长没有什么忌讳吧?”

  华子建当然没有什么忌讳,自己刚来,谁都不认识,在说自己是来唱歌的,又不要小姐,怕什么?

  他就摇下头说:“忌讳到是没有,但我唱歌不太唱歌。”

  “那没关系,我们喝点红酒,聊聊就成了。”

  华子建没在说什么了,在王主任的陪同下走了进去,歌舞厅里人还不少,他们有的在鬼哭狼嚎地唱着,有的在扭着笨拙难看的屁股跳着舞,只是跳的实在难看,基本就不叫跳舞,就是一个蹭,蹭来蹭去,目的就为了找点感觉,过个手隐,到处摸一摸。

  前来舞厅溜达的,多数都是些好色之徒,或许是喝了几杯骚酒,在酒精的催情下,荷尔蒙过度的分泌,让他们无法制止快热膨胀的雄性器官,急需在女人身上发~泄。

  华子建和王主任是不会在大厅耽误的,很快他们就到了二楼的包间了,包间很大,有沙发,还有卫生间,靠在旁边的那个舞池也不小,足以容纳的下三五对舞伴。

  王主任倒是挺熟的,过来一个气质不错的女领班,两人嘀咕了几句,领班就出去了,一会送来了水果,瓜子,小吃和红酒。

  华子建先瞅瞅沙发,这是他的老毛病,总感觉包间里黑嘛咕咚的,沙发上会不会有什么污秽之物,他一边假借着试试沙发的弹簧,一面就拍拍沙发,这才坐了下来。

  王主任打开了红酒,帮华子建倒上一杯,说:“市长,今天就全当是给你接风了,我表示一下敬意。”

  华子建哈哈的笑了起来。

  王主任有点不解的问:“市长你笑什么?”

  华子建开着玩笑说:“我在官场待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在ktv接风的,稀奇啊。”

  王主任仔细一想,也是这个道理,就笑着说:“那今天不算,改天我隆重的来一次。”

  华子建接过他给给自己的酒杯,说:“算了,这样也挺好的,现在是改革年代吗,天天到酒店吃,也吃腻了,你这变个方式,挺好,挺好。”

  王主任也嘿嘿的笑了起来。

  两人一面喝着红酒,一面风花雪月的扯了一会,华子建就吧话题转到了正事上,说:“早上我们时间太匆忙了,有的话也没谈透啊。”

  王主任这样的人,早就学会了听声辩音,知道华子建想听什么了,而今天自己之所以约华子建,也确实是心有一种想要倾吐,充满希望的想法,他在新屏市待的太久太久了,这些年,每天朝九晚五,一成不变的工作和生活,没有让他麻木喝颓废,反倒更多的激起了王主任的一种对现状的厌恶和痛恨,他和很多新屏市的干部一样,期待着有点变化,有点波澜。

  但这样的想法却一直没有出现过,一茬茬的领导在变换,但新屏市还是当初自己认识的那个新屏市,陈旧,落后,保守和沉默。

  华子建的到来又一次带给了大家一些希望,他不是一个有魄力的人吗?他不是嫉恶如仇吗?他不是勇于创新敢于改革吗?

  这就让王主任这样的不安于现状的人看到了一次希望。

  所以今天王主任准备要给华子建伸出橄榄枝,告诉华子建他想知道的任何事情。

  王主任说:“是的,我也想和华市长好好聊聊,先说说全市长吧,他是空降下来的干部,个人素质应该还不错,对人也没有多少坏心眼,但这也就成了他的缺点了,因为他是来镀金的,所以就不想拿出什么魄力来,在担当上就有点不尽人意了,他还不想给自己栽太多的刺,工作自然就没有了创新和新意了,这一下让新屏市的权利平衡完全倒向了书记冀良青一边。”

  华子建点点头,自己和全市长接触的很短,但今天王主任的话自己还是要重视起来,一面遇到事情了自己吃亏。

  “那么王主任,你感觉书记冀良青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华子建抛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问题,因为一个地方的书记才是实至名归的一把手,他的性格和决策才是一个地方真正关键的问题。

  王主任就笑了,说:“这个问题我真的有点不大好回答啊。”

  “为什么,担心我?”华子建不解的问。

  王主任就哈哈的大笑起来,一下子又恢复到过去的玩世不恭表情了。

  华子建皱了一下眉头,但依然是不动声色的等待着,今天既然自己抛出了这个话题,那么就一定要让王主任回答的,这由不了他愿意不愿意,自己会让他就范的。

  但王主任却出乎意料的说:“我根本就不担心你。你把我也没办法。”

  这话就让华子建心大怒,真是狗眼看人低,自己不过是刚刚落难,成了个副职,你一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也敢轻撸虎须,不要看我没有决定你升降的权利,但我要收拾你,旁门左道的办法多的是。

  王主任看着华子建寒若冰霜的眼光,华子建那不怒自威,深入碧潭的冷凝还是让他一下就收敛了许多,他说:“是不是我又冒犯到市长你了,唉,我这人啊,也不知道这些年怎么了,说出来的话总是很不听。对不起啊,华市长。”

  看到对方现在的样子,华子建心的怒气也消了一些,毕竟,华子建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在一个刚来新屏市一天时间,就给自己结下一个并不了解底细的对手,太不合算了。

  华子建也收敛了一下自己的表情,说:“王主任啊,不是我说你,你这样的习惯很不好,这对你的仕途会有很大的影响的,我理解你或许是有点愤世疾俗,但我们总归是在官场行走,那些愤青的毛病要改一改。”

  华子建说的语重心长,也说的真诚坦荡,让王主任立即汗颜起来,他还是能听得懂别人的好话坏话的,知道华子建说的是对的。

  他叹口气说:“华市长你教训的一点不错,我就是有的时候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说出来的话连我自己都感觉不听啊,谢谢华市长今天的教诲。”

  华子建淡淡的说:“谈不上教诲吧,就是一个经验之谈,希望你能参考一下。”

  王主任虔诚的说:“华市长你太客气,太客气了。”

  华子建挥一下手,似乎要把刚才的不快的扇走一样,说:“好了,我们也不是开民主生活会,用不着自我批评了,谈点别的吧?”

  王主任就很郑重的说:“那就谈谈市委冀良青书记?”

  “哦。”华子建不置可否的答应了一声。

  这王主任就说:“冀书记呢?这个人和全市长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性格,他爱权,而且偏偏是个土生土长的新屏市人,可以说在新屏市树大叶茂,好多任的市长都不是他下饭的菜,他可以说在新屏市一言九鼎,没有谁能抗衡,全市长就更不是他对手了,对他的决定,全市长只能唯唯诺诺的服从。”

  “这样啊。”华子建听的暗自心惊,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一个人权利过于聚本来就是危险的事情。

  王主任点头说:“是这样,所以新屏市这些年的发展并不太好,这应该主要归咎到冀书记的观念上,他太保守,他的铁杆属下也太多,这东照顾,西照顾的,最后很多原则就没有了。”

  华子建缓慢的说:“那在新屏市冀书记应该是没有对手了。”

  王主任摇下头:“也不尽然,市政府的常务市长庄峰应该能算的上半个对手。”

  “哦,还有半个?”

  “对啊,这个庄副市长也是老新屏市的人了,光这个常务副市长都做了好多届,上是肯定上不去的,但下也只怕下不来,从各县到市委,政府,他走到那里都能镇得住,这些年也光罗门下,连冀书记也要让他三分。”

  华子建没有想到,一个看似简单的新屏市,还有如此复杂的关系,这盘根错节的关系就像是一颗颗地雷,不知道的人,稍有不慎就会在这炸的粉身碎骨了。

  华子建在沉思了一会后说:“王主任,你的介绍很到位,让我对新屏市的大概情况有了一个初步了了解,谢谢你。”

  “看你说的,这也值得谢啊。”王主任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华子建很真诚的说:“当然要谢谢了,这说明你对我没有见外,再者,你对几个主要领导的分析很到位,这一点不容易啊。”

  .

  王主任就嘿嘿的笑了起来,说:“那市长你感觉我分析那那位领导最全面?”

  华子建想了一下说:“当然是对冀书记的分析了,感觉很透彻,既有他的一些客观原因,又有他的一些思想动态,难得。”

  王主任摇摇头,感慨的说:“华市长果然是高手啊,一下就能抓住重点了,佩服,佩服。”

  华子建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

  两人就又喝了几杯酒,这个时候,包间的门开了,刚才那个挺有气质的漂亮领班带着几个女孩走了进来,问王主任:“你们谈的差不多了吧?现在上菜?”

  王主任就看了一眼华子建,说:“老板你看.........。”

  他的话还没说完,华子建就很郑重的摇了一下头,说:“稼祥,今天就是谈谈话,聊聊天,你要这样我就马上起来走了。”

  华子建说的很凛然,这不是他在做作,过去在柳林市的时候他也不是没要过小姐,但今天是绝不能要的,自己对新屏市这个地方水有多深还没探到底,对这个王主任也是初次见面,该克制的必须要克制,小心谨慎,如履薄冰才能走的更远。

  王主任也通过刚才的谈话,感受到了华子建深不可测的内涵,就不敢勉强了,忙对那个漂亮领班说:“你们先出去吧,需要了我叫你们。”

  那领班心不大乐意,但也知道这王主任可不是一般的人,脸上就依然挂着笑容说:“好好,王哥什么时候想活动了喊一声。”

  说着就带着那几个女孩扭着馋人的屁股离开了。

  王主任有点担忧的看了一眼华子建,说:“华市长,我有点冒昧了,不过新屏市就这习惯,一般来了不安排小姐好像显得主人吝啬。”

  华子建和颜悦色的说:“这是自然,我本该入乡随俗的,但我这人确实在很多场合放不开,下次吧。”

  “好好,对了,要不我把办公室的女孩叫两个来一起坐坐,喝酒热闹一点?”

  华子建心一动,就想到了那个副主任凤梦涵,这一下就没及时的回答。

  王主任就当华子建是同意了,忙拿出了电话,也没见他怎么拨号,就对着电话说:“小蒋啊,你到心梦ktv来坐坐吧,这是政治任务,有接待。”

  看来他是把对方吓住了,他嘴角上挂着笑意,又准备给第二个女同事打电话,华子建已经想完了事情,见他叫了人,想要阻止也来不及的,既然一定要叫人,何不........华子建就说:“对了,今天你们那个副主任还到我办公室来了一趟,说起手机的事情。”

  王主任就愣了一下,把拨了一半的号码停住了,他很精明的感觉这个时候华子建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但他还是犹豫了一下,说:“是啊,你把手机拒绝了,让我很没面子啊,唉,干脆我把凤梦涵试着叫叫,不过华市长,这个玫瑰我可是没把握叫的出来,一般她是不出来的,不过试下,借你面子看看情况。”

  华子建一听,这凤梦涵果然在政府有点面子,连这么狂傲的王主任都对他忌惮三分,华子建就说:“嗯,那就算了,不要为难人家。”

  他的语气到没什么,不过心里还是微微有点失望,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这样了。

  但王主任还是拨通了凤梦涵的号码:“小凤.....嘿嘿,我怎么就不能叫你小凤了,我没喝酒,好像我就是个酒囊饭袋一样,难得晚上给你打个电话。你还这样说我。”

  华子建看明白了,这个王主任对凤梦涵很是客气的,一点都不像刚才给那个小蒋那样直接命令人家出来,他先还说了这么多的铺垫。

  王主任还抱着电话说:“我在心梦ktv呢,没有小姐啊,奥,不是没有,是我们没要,所以想请你出来坐坐,唱唱歌,......什么,什么啊,你能有什么事情?告诉你啊,就我和华市长两个人,没有外人的.......好好,好好,我们等你。”

  这电话打完,王主任也才松了一口气,喜逐颜开的对华子建说:“还是市长你有魅力啊,她可是从来没陪过客人的。”

  华子建听着这话有点怪怪的,好像是老鸨在对客人介绍小姐一样,但他相信这是王主任的真话,自己是亲眼看到他打电话那个样子的。

  凤梦涵从来都不喜欢舞厅,包间,ktv什么的,因为这活动变味了,已经不是过去自己上学时候的那样单纯的一种高雅娱乐了,最初她也参加过几次,但她太失望了,那些看着衣冠楚楚,光面堂皇的客人,或者是领导,他们根本就不懂跳舞的艺术和乐趣,他们的注意力全部在自己身上,他们就是来过过干瘾,在乳~房、臀~部之类的敏~感部位揉~捏几把。

  每次这些喝酒的男人总要把你搂得紧紧的,一张臭嘴在你脸上拱来拱去,闻到就想呕吐,但人家不是客人就是领导,你总不会当着人家的面,说:“首长,能把你这张嘴拿开吗,臭死了”。

  如果你真是要那样说,恐怕事情就麻烦了。

  更可恶的是,他们会贪婪地拿硬邦邦的下体在你身上到处磨蹭,搞得你周身痒兮兮的,怪不舒服,一看那张张被酒蒸得像猪肝色的烂脸,自个还陶醉在意~淫的快~感,真***,说什么女人贱,在自己看来,那些臭男人的骚~样,比那发~情的公牛还**。

  所以她决定不再去了,刚开始的时候有点难说话,后来慢慢的,办公室和一些领导也知道了她的性格了,也就打消了那个非分之想,不再让她陪了。

  今天王主任来电话给凤梦涵,她还是有点意外的,已经好久没人让她陪客人了,所以在疑惑凤梦涵拒绝了王主任。

  再后来她听到了一个名字——华市长,她犹豫了,不是因为华子建的官大,而是她不能不关注这个年轻的副市长,说不上为什么,但显然的,华子建在某些方面吸引了凤梦涵,应该是那些传闻,或者是华子建的笑容吧?

  这让她有一种奇异的感觉,这样的感觉对凤梦涵来说,已经很久远了。

  凤梦涵答应了。

  她已经靠在床上准备休息了,这时候只好起来,床前台灯那幽暗的灯光下,还能隐隐约约看到凤梦涵薄纱睡衣里面带着花纹的乳~罩和内~裤,细小的内~裤只能勉强勒住股沟和遮掩住前方凸起的阜丘。

  她的身材很好,该长肉的地方满满的,她扭了一下屁~股,今天凤梦涵来列假了,刚好垫了厚厚一层卫生纸在下身,涨鼓鼓的,搞得她很是不舒,屁股沟里粘腻腻的感觉,凤梦涵知道又一波潮流涌了出来,她讨厌女人的这个东西,让人觉得很不自在。

  凤梦涵起床来到卫生间里,自己对着镜子看了一眼下身,差点让她尖叫起来,没想到这一次的流量(不是易的点击流量)还真大,大~腿~两侧都是血迹斑斑。打开水龙头,任由那暖暖的流水蔓延在她的全身,水流冲击着她的**,顿时让她有一种飘然酥软的感觉,痒痒的,这种微妙的心理反应向凤梦涵的全身扩散。

  她闭上眼睛,双手轻柔地清洗着,静静地享受这股暖流带给她的阵阵快感。清洗完身体里的脏液,换上了干净的内裤,感觉自然多了,但凤梦涵还是担心里面有未排完的液体,为了保险起见,她在贴身里还是加了一条卫生巾。

  收拾好之后,凤梦涵怕自己身上有血腥味道,又专门在腋下,两腿之间喷了一点香水,这才出去打车到了心梦ktv。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