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三百九十二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三百九十二章:叱咤风云

  他揣上钱,调整好自己的表情,笑咪咪的就到了华子建的办公室。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华子建正准备打电话给秘书小赵,让他通知仙侠镇来人领取招工合同,抬头就看到了这李镇长,华子建到是有点意外,没想到他今天来到了办公室,华子建就没有先说话,只是平淡的看看他,低头又看起了手上的招工通知。

  华子建不理人家,那是他的想法,这李镇长脸厚起来,比牛皮都不逊色多少,他嘻嘻的笑着,到了华子建办公桌对面坐下,嘴里就招呼起来:“华市长真是兢兢业业,工作辛苦啊,看到你,我自己都觉得惭愧,以后我一定要以华市长做楷模,好好向你学习。”

  华子建心里就好笑了,妈的,这马屁拍的也太不靠谱了,大概是让庄副市长给点了一下,现在过来脸厚来了。

  华子建也就用上了时常不用的皮笑肉不笑:“呵呵,这那阵春风吹到我们李镇长身上了,境界提高了不少嘛。”

  李镇长面逛逛的笑笑说:“今天就是来给华市长道歉的,昨天那厂里的职工太没规矩,让华市长心里硌拧了,我代表塑料厂和仙侠镇的全体人民,给华市长道歉,请你宽宏大量,大人不计小人过,呵呵呵。”

  华子建看着这样的人,很是无语,真没想到天下竟然还有如此不知道羞耻的人,明明就是他自己搞的事情,现在倒还成了仙侠镇全体人民的事情了。

  李镇长见华子建似笑非笑的样子,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从包里就把那刚取出来的两万元钱,放在了华子建的办公桌上。

  华子建倒是没有想到他会来这一手,不得不问:“李镇长,你这是什么个意思?”

  他还真的一时摸不清李镇长的心思了,他怎么给自己送钱了,难道还是为那个塑料厂的事情吗?

  李镇长讪讪的笑笑说:“我知道错了,所以就让那塑料厂拿出了一点钱来,算是为昨天的事情道歉,也希望华市长能够给个面子,暂时放过塑料厂。”

  华子建一听这话,哦,到底还是扯到正题上来了,他想了下说:“钱就不用了,你们心意我领了,只是塑料厂的问题........。”

  那李镇长不等他把话说完,就一下子抢了进来:“华市长,这钱你一定要收下,我还听说你手上又招工的名额,你看我们镇现在经济也不大好,能不能.......。”

  他怕华子建说出了塑料厂必须整改的话,所以就赶忙转化个话题,扯到了务工名额的问题上。他这一提醒,华子建就想起了手上的名单,其实华子建本来就是给他们的,一个是竹林宾馆的龙总希望招北区的,在一个刚才庄副市长已经点名说给仙侠镇了,这个面子华子建当然是不能驳的,不过李镇长是不知道庄副市长和华子建刚才的话。

  华子建就顺水推舟的点点头说:“是啊,我还刚准备让秘书通知你们镇,你来了也就刚好,这是通知和合同,你带回去,镇上研究一下,尽快报上人员名单。”

  华子建就把东西就交给了李镇长,李镇长拿上这合同,心里就暗暗兴奋起来,他感觉手上拿的不是合同,这都是礼品,都是钱。

  他也再不说话,转身就要离开,华子建一看办公桌上还有这两万元钱,就说道:“李镇长,你把这钱也……”。

  话没说完,那李镇长早就走出了办公室。华子建看看眼前的两万元钱,知道这小子的钱不好拿,将来一定烫手,就准备给庄副市长送过去,让他退给他小舅子,但一想到李镇长那张丑恶的嘴脸,华子建就有气,退回去是不是太便宜这小子了,算了,留下再说。

  华子建一个电话打给了凤梦涵,让她下来一趟,把钱就交给了她,对她说:“你们办公室留下,做费用吧。”

  凤梦涵问:“谁给的。”

  “仙侠镇的李镇长啊,我也不好退给他,你们不是办公费紧张吗,就拿去先用。”

  “这不好吧,人家是送你的。”

  “他这钱我能化吗?”

  凤梦涵想想也是,就说:“好,一会我给你开个收据,免得将来有事说不清。”

  “好好,我就是这个意思。”.........。

  先不说华子建和凤梦涵,说一说李镇长,他是离开了市区,一边走,一边想,今天是一定要让华市长收下这钱,只要收了钱,我就不信,他还好意思来让我那塑料厂停工。

  他也就不在和庄副市长打招呼了,一路就回了仙侠镇。

  回去以后,李镇长马上就召集各村的支书,村长都来乡上开会,那各村的支书,村长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都在那里交头接耳的议论纷纷。

  李镇长过了一会,才来到会议室,进了会议室一看,各村的支书,村长有的在抽烟,有的在喝茶,大家都在吹着散牛,看见李镇长进来,都有不吱声了。间有个位置是空的,那是留给他的,在官场是有规矩的,每个人都能在不同场合找到自己的位置,没有人教,但大家全部都知道,这就是官场的学问,每个人几乎是无师自通的,李镇长走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坐下来。

  看看人都来齐了,就宣布开会。李镇长鼓起肿泡泡的三角眼说:“同志们,这次要大家来开会呢,是有个好消息告诉大家,咱们镇从市上要来上百个招工指标,是到市里政府宾馆上班。最好是初以上的毕业生。这月工资是1200,管吃住。”

  下面的支书,村长一听,马上就给开了锅的水一样,个个神情激动,喜气洋洋,纷纷鼓掌。李镇长等他们安静下来后说:“这次指标不多,为了照顾到每个村子,我看啊,按各村人口多少来分配,谁也不许争,你们回去以后,先初选一下,最后我是要审查的。”

  他才不会把这么好的事情全部放给下面的支书村长办,那好处不是都让他们得了?自己这要一趟容易吗?不落个三瓜两枣的,那算什么。

  喧闹的人群都离去了,李岩长长出了口气,这是明摆着的事,谁不抢呀,这样最好,我就等着有人来送礼了,呵呵,这运气来了,门板都挡不住。

  天渐渐地黑了,李岩躺在宿舍里的床上看着电视,电视节目是市台的,除了播放一些粗制滥造的电视剧外,就是一些卖酒,卖药,卖伟哥的广告,看看那上面的画面,李岩就嗤之以鼻,看来外国人也不咋的嘛,家伙倒是不小,怎么就看不用呢?还要吃药,老子这命根子是没他们的大,但战斗力很强的,想想的,他就有点沾沾自喜。

  同时李岩感到了一阵的躁动,自己下来有一段时间了,这次回市里,也没顾的上和家里那黄脸婆练练,虽然她长的不怎么样,不过解决问题还是可以的,熟门老路的,进出也方便,现在这身边乍一没有女人,自己还真不习惯。想想的,他心一阵冲动起来,身子下面便火烧火燎的难受,周身如爬满了毛虫那般麻痒,简直按捺不住。

  李岩就打算起来,到那李二柱家里去看看,李二柱在县城建筑工地打工,经常不回来,他那媳妇到很水灵,自己连哄带骗加吓唬的,也和那媳妇弄过几次,感觉很是爽快,今天在去碰个运气,解决一下当前的问题。

  他刚想过去,就在这个时候,他听见了敲门的声音,他问了一句:“谁呀?”门外没有人答应,他一边琢磨是谁,一边下床开了门。

  门一打开,他吓了一跳,门口站了个女人,她大约40岁,虽然岁月在她的脸上落下了痕迹,但看的出她年轻的时候是个美人。身上穿的衣服不是很好,但很干净利落,透着一分精明的样子。

  李镇长认识这女人的,她叫张绣儿,是南坝村的,也就是这镇政府的所在地,自己也没少打过她的主意,只是一直都没上手。

  李镇长就问道:“绣儿,,有什么事吗?”说这话,他的那三角眼就不断的在张绣儿那涨鼓鼓的胸上来回扫描着,刚刚凉下去的那话儿,又慢慢的抬起了头。

  张绣儿断断续续的说了起来,李镇长明白了,是和这次招工的事有关。

  张绣儿有些气愤的说:“我听说,这次招工要照顾困难家庭,我男人前年在矿上出了事,瘫痪在床。我闺女高没毕业就辍学回家务农,家里家外就我们娘俩忙活,这次招工我寻思着怎么着也给我闺女一个吧,没想到,村支书那王八蛋记恨我,说什么也不给。你可要给我做主呀。”说着说着,就开始哭泣起来。

  李镇长连忙劝道:“绣儿,这事我不了解,为什么支书记恨你呢?”

  张绣儿脸上露出羞涩的神情,好半天才说话:“还不是那个王八蛋发骚,自从我男人瘫痪在床,他就缠上了我,我没答应他,几次下来,弄的他下不来台,他就开始记恨我,这次他就借此事欺负我们娘俩。”

  李镇长心里就来了气,***,老子还没下手,你们这帮兔崽子到先动手了,李镇长借着灯光再仔细的打量了她一番。这张绣儿还真是有点丰韵,怨不得支书发骚。看着想着,李镇长的身体变化就更大了,他没有去掩饰自己的变化,相反他到觉得这样很愉悦。

  他假装沉思了一会,对张绣儿说:“这件事,我还真的不好说话,不过……”李镇长停顿了一下,然后上下打量起张绣儿来。

  张绣儿怔了怔看着他说:“李镇长,我求你了,你一定要帮我呀。”

  “帮也不是不可以,但事情总要有个说法,对吧?”李镇长延着脸说。

  张绣儿听到事情有了转机,心刚一喜,接着发现李镇长上下打量自己,心里又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脸变的通红。

  李镇长见她没接上自己的话,好像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就冷冷的说:“我总不能平白无故的帮你吧?”他也就挑明了话。

  张绣儿一听这话,那怎么办,自己家里又没钱送礼,她就迟疑了半天,结巴的说:“只要李镇长帮忙,你....你....我下辈子做牛做马都要报答你啊。”

  李镇长嘿嘿一笑说:“下辈子?呵呵,那你下辈子再来找我帮忙好了。”

  张绣儿也不知道怎么说了,她低下了头,这一低下了头,正好看见李镇长突起之物,心就更明白李镇长的意思了,暗骂道:“也是一个偷腥的王八蛋,我豁出去了,为了这个家,我也够了。”她心痛的想着。

  李镇长就问起张绣儿:“你女儿多大了?”

  张绣儿见问起自己女儿,就答道:“19了,也算是高毕业。”

  李镇长忽然就有了一个更疯狂的想法,他就说:“哦,那这样吧,你现在回家,把她叫来,让我看看。”

  张绣儿听了一惊说:“李镇长,她还是个孩子,你要的话,你....你找我吧。”

  李镇长贼贼的笑道:“你想那去了,我只是想看看你女儿长的什么样?如果可以的话,我给她另找一个好点的工作。你快回去把她领来,让我看看。”

  张绣儿将信将疑的走了,大约半个小时后,敲门声再次响起,李岩开门一看,张绣儿领着一个年轻姑娘站在了门外,他把这娘俩让到屋里,他注视着张绣儿的女儿,这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她一头乌黑秀发披散在肩头,虽然在风吹日晒下长时间的劳作,却依然是粉白嫩红,透露出一种健康的肤色。眼睛不大,还很是有神,高高的鼻梁小巧的鼻子,让人看着生出爱怜的感觉。

  李岩的目光从她的脸蛋上滑下去,看到她粉白粉嫩的颈项.那女孩很大胆,并没有回避李岩的目光。

  张绣儿看到李镇长注视着自己的闺女,非常害怕,急忙说:“李镇长,这是我的闺女叫芳芳。”

  听到张绣儿的声音,李镇长才会过神来,“哦,好,不错。”

  他随口说了几句,借以掩饰自己的尴尬:“绣儿,芳芳,这次招工呢,名额真的很少,分到你们村也没几个指标,不过我看芳芳这姑娘不错,到是想帮你们一把。”

  芳芳听了惊喜道:“真的啊,李镇长,你可不要哄我?”

  李岩不屑一顾的说:“当然真的了,我一个镇长还哄你一个小女孩吗?只是…….。”

  芳芳听了非常欣喜,她是一个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女人,她一心向往城里的生活,本想着借着读书跳出农门,走进城市,也不辜负上天赋予她的美貌,可惜命运给她开了个大玩笑,一场灾难降落到她的头上,父亲受伤瘫痪,自己只好休学回家务农,本以为从此在农村度过一生,没想到又得到这样一个好机会。

  她欣喜的对李镇长说:“李镇长,只是什么?”她很担心美梦成空,所以就急不可耐的接上了李岩的话头,也就刚好了李岩的陷阱。

  张绣儿在一边苦恼着,她是过来人,知道这李镇长打的什么主意:傻闺女,你还看不出来,他是要你的身体呀。

  李镇长见芳芳问了下来,就笑着说:“怎么谢我,就要看你们娘俩了。”

  芳芳傻呵呵的问道:“看我们娘俩,怎么看?”她转头看着母亲,看到母亲低着头,手不停的扯着自己的衣襟。

  张绣儿抬头对李岩说:“李镇长,您的大恩大德,我们永世难忘,可芳芳还是个孩子呀,她以后还要嫁人呀,李镇长你看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李岩有点恼怒张绣儿说的这么直白,生怕芳芳生气摔门而去,这样的话就得不偿失了,李镇长没有言语,只是脸色阴沉的看着她们娘俩。

  芳芳这才知道李镇长说的意思,她的脸一下子变的通红,神情扭捏起来,但自己真的要放弃这个机会吗?这可是跳出农门走进城市最好的机会呀!我该怎么办呢?

  芳芳的思想激烈的斗争着,要还是放弃?我该怎么抉择?妈妈还在那企求那个男人,那个男人真的这么卑鄙。

  .

  李镇长并不理睬张绣儿的唠叨,想到她们母女俩臣服于自己身下的样子,李岩脸上露出诡秘的笑容。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