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三百九十五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三百九十五章:叱咤风云

  乐世祥和江处长,还有江可蕊都起来了,他们也在忙碌着,收拾着东西,华子建的到来还是让乐世祥有点惊讶的,他显得比过去苍老了一点,但精神还是蛮不错的。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他问华子建:“今天好像省里到你们新屏市去检查工作的,你怎么跑回来了?”

  华子建还是过去那样恭敬的回答:“我给市长请过假了,回来送送你们。”

  “唉,其实你不用回来的,省上的检查也很重要。”

  “是,我知道,但我必须回来。”

  乐世祥摇下头,就不再说什么了。

  华子建离开了乐世祥,走到了江可蕊的面前,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江可蕊一点都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样高贵典雅,还是那样美若天仙,但她在对华子建的表情上却也是依然淡淡的。

  “你还好吧?”华子建小心的问。

  江可蕊继续收拾着东西,说:“没什么好不好的,就这样。”

  “嗯,你到北京去多久?”

  “还不一定,这次除了送爸妈过去,我还要到央视跑跑手续,所以时间不一定。”

  华子建的心又是一阵的绞痛,他不想提起这个话题,不错,一个主持人到央视是他们最大的期望,就像一个官场人对南海的渴望一样,但华子建却不希望江可蕊到那个地方去,她走了,以后自己和她会如何发展呢?想到这,华子建就心揪。

  “其实你在北江市台干的不错,到那个地方去,竞争会很激烈的,工作强度也会很大啊。”

  江可蕊转过头来,看了华子建一眼说:“这个世界本来就充满了竞争,我们无法回避,在事业上是这样,在生活上也是如此,你不否认这个观点吧?”

  华子建当然是无法反驳,也不能反驳,他也听出了江可蕊说的生活竞争是什么意思,她要让自己更为耀眼,从方方面面压制住安子若。

  华子建讪讪的说:“可蕊,我想找个时间和你好好谈谈,行吗?我们有很多的误会。”

  摇摇头,江可蕊说:“你看到了,今天肯定不行,一会车就来了,等以后吧,有时间了在说。”

  “但我怕来不及了,你会很快调到央视去。”

  江可蕊讥讽了一句,说:“你现在才知道来不及?”

  “我一直在找机会。”华子建有点泄气的说,从年前,自己就很想和江可蕊好好谈谈了,但那个时候的江可蕊还是天天的忙,现在到好像市在怪自己了。

  “是吗?”

  华子建是不会和江可蕊为这个来争辩的,那样的话就没什么意思了,他稍微的尴尬的笑笑说:“那我等你这次从北京回来之后吧,希望你这次没有很快的把手续办下来。”

  江可蕊瞅了华子建一眼:“说什么呢?就不能说点好的。”

  华子建嘿嘿的笑笑,就帮着一起收拾东西了。

  再后来,就来了好多人想送,组织部谢部长和省委季涵兴副书记也来了,过去宽大的客厅一下就变得拥挤起来,他们都客气的和华子建说了那么一两句话,华子建也彬彬有礼的回应着他们的话。

  对华子建来说,一个时代已经结束了,乐世祥的离开,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已经让北江市跨入了一个权利分散的阶段,新来的省委书记还没有到岗,但留给他的一定是一个复杂的局面。

  但同样的,留给自己的也将会是一个相当困惑的处境,没有了乐世祥的庇护,那些人会不会放过自己?他们能让自己搞好工作吗?而下一步,自己和乐世祥过去的这些铁杆们的关系,会不会也因为乐世祥的离开而变得微妙起来呢?

  对这一点,华子建一直是有担心的。。一声车笛,跌落在空旷的省委家属区,华子建带着无限的惆怅与孤独,在这别离的那刻,它们像洪水猛兽般一齐从心头滋生。有些人会一直刻在记忆里的,即使忘记了他的声音,忘记了他的笑容,忘记了他的脸,但是每当想起他时的那种感受,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乐世祥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教会了华子建很多东西,也因为华子建的顽劣和幼稚,让他黯然的离开了北江市。

  华子建看到了乐世祥的惆怅,是啊,虽然他很坚强,或许,每个人都是一个国王,在自己的世界里纵横跋扈,但相比于这个大千世界,所有个人的威力又是那样的渺小,乐世祥也不得不低头。

  而江可蕊更让华子建担忧,他怕她的一去不返,也怕她和自己渐行渐远,婚姻对普通人具有很多的约束,但对于江可蕊这样的人来说,感情和完美才是她最后的追求。

  走了,车越来越远了,直到消失在川流不息的街道。

  相送的人也都摇摇手,摆摆头,各自想着自己的心思离开了,剩下华子建一个人痴痴的站在家属院的大门口,华子建就觉得,自己的心一下很空乏,什么依托都没有了,他的脚步也变得越来越沉重的,此刻,华子建才算完全明白,什么叫寄托。

  华子建又上车了,他要返回新屏市,那里今天可就很忙了,一大早,市委和政府的领导们就开始安排和督促布置会议室,购买土特产,准备酒席等等事项。

  对检查组今天将要抽查的单位,负责具体事项的庄副市长也是精挑细选,找了几家靠的住事的企业,凑了几个,但还不够,庄副市长就翻着昨天华子建送来的质料,继续挑选,三挑两挑的就看到了自己小舅子给华子建写的保证,也许是华子建过于大意,把这李岩的保证也卷了进来。

  庄副市长看看李岩的保证书,眼前就是一亮,上次李岩来,自己也给他说了事情的重要性,估计这是华子建逼着让他做的工作保证。

  这样说的话,小舅子一定是不敢马虎了,他那应该是没什么问题,那就让检查组到他那看看,这种事情随行的媒体是要宣传的,让他出个彩,自己脸上也有光,不然老是有人在背后嘀咕说自己任人唯亲。

  想到这,他就拿起电话,给华子建拨了过去,这种事情还是靠实在一点稳当,连续的打了几次,都没打通,想一想,估计华子建正在省城忙着。

  他就接通了自己小舅子的电话:“恩,我啊,我想问下,你镇上那个塑料厂停了吗?整改的怎么样了?”

  李岩一听,看来姐夫是知道这事情了,也不知道华市长给他是怎么说的,他就随口应付着:“奥,塑料厂啊,停,那是要停。”

  庄副市长听到说停了,心里还算舒服:“恩,那就好,已经开始整改了吗?”

  这小舅子一听庄副市长的话,就知道华子建还没有出卖自己,心里暗暗的高兴,笑着说:“整改了,整改了,这几天都在忙着收拾呢,你放心好了,我不会给你出乱子的,华副市长都给我交待过的,这不是个小事情,呵呵呵呵,没其它的事情我就挂了。”

  小舅子赶忙的就挂断了电话,他很担心说的多了露汤,至于这次检查的时间安排,华子建是给相关各区,镇,乡都通知到了,唯独是把他仙侠镇给忘了,这也怪不得华子建啊,最近工作忙,所以李岩是不知道今天上面已经来人检查了。

  庄副市长还想再考虑一下,到底让不让仙侠镇进入抽查范围,这时候省上联合检查组已经进了政府,庄副市长连忙下楼,和冀良青,全市长等人一起,快步上前迎接去了。

  检查组的车队在政府稍作停留,冀良青和全市长邀请人家先上去坐坐,领队的王副省长就说:“乘早上先去看几家,下午再座谈。”

  冀书记和全市长也不好多说什么,就简单的做了个情况介绍,带上车队,浩浩荡荡离开了政府。

  庄副市长坐在车上抱着手机,将今天要看的点一一过问了一遍,间又强调了许多事,确信不会有什么遗漏,才收起电话,放心地把头交给了靠背。

  上午检查组看了三家企业,基本算是满意,这从检查组所有人脸上就能看出来,午看完也没回政府,去了早就安排好的一家特色农家店,算是招待大家了。

  冀书记和全市长也摆出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忙上忙下的照顾这些来的领导,冀良青坐在主人的位置上,全市长坐在他的旁边。冀书记就对服务员说:“姑娘,先把酒倒上,凉菜就可以上了。”

  服务员就从上首王副省长开始,给每个人面前的酒杯里倒上了酒,不大一会儿,凉菜和热菜都端上来了。

  冀良青就招呼着说:“各位领导们来咱们新屏市,也没啥招待的,咱这里虽没有海味,却有山珍。今天主要吃咱本地的土菜。”

  冀良青一边说,一边招呼大家动筷。

  大家吃了一口,冀良青站起身来,说:“热烈欢迎王省长一行来检查和指导工作,这第一杯酒为领导们接风洗尘。来,干杯!”

  大家纷纷起身相互碰杯。边吃边喝,大家共碰了3杯酒。然后冀良青起身给王副省长,厅长们、还有几个省上的干部,敬了酒,他刚敬罢酒,全市长也忙忙的站起来,一个一个的给敬了一圈。

  还好,下午还有检查,午就没喝太多的酒了,午饭算是应酬了过去,为迎接这次检查,庄副市长也是几天没睡好,该做的,不该做的准备,都做了,包括所有细节,他都反复掂量过,心细到了针孔上,此刻抬眼扫了扫前面的队伍,浩浩荡荡,阵容壮观,知道在有半天就应付过去了,心也是稍安不少。

  大家回到了政府,一起来到会议室,这办公室的就泡茶,发烟,上水果的一阵忙乎,等大家稍微的消化了一下肚子里的鸡鸭鱼肉以后,王副省长就讲话了。

  他这一说话,刚才喧闹,吵杂的会议室,一下子就快的安静了下来:“同志们,今天我们大家都辛苦了,上午的检查还算不错,感觉新屏市的工作,做的还是很踏实的,也感谢冀书记和全市长的招待,下午在检查两个单位,我们就算圆满的完成了今天的任务,现在听一下市里同志的工作汇报。”

  他说完就向冀良青示意,让他讲话,冀良青也就很客气的说些感谢上级领导啊,展望未来工作啊,什么什么的虚话。冀良青一说完,全市长也跟着讲了几句,最后具体的工作汇报就自然是落到了庄副市长的身上了,因为她管的具体的工作了,他说:“感谢各位领导的到来,你们的到来让我们市工作有了一个更大的推进,对我们也是一种督促和鞭策,我先表示感谢。”

  下面也就稀稀拉拉的响了几下掌声。庄副市长又说了一些关于环保工作,市里做了哪些具体的努力,最后就说到下午要去检查的仙侠镇塑料厂:“各位领导啊,下午我们去一个塑料厂检查,这个塑料厂过去也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市上领导很重视,这次对他们专门开了几个会,他们镇的镇长李岩同志,也不怕辛苦,不怕困难,多次和厂方交涉,为此我们这个李镇长也是下了大决心,还专门给市上写了保证书,呵呵,请领导们看看,这就是李镇长的保证书。”

  庄副市长说着话,就把那保证书很显摆的递给了旁边的一个副市长,大家就都简单的浏览了一下,其实也没人认真看,不过是大概扫了一下,都点点头,嘴里说着:“不错,不错,看来工作确实是做到位了,一点都没有应付差事的样子。”

  冀良青是心里很不舒服,他没有抬头,看着自己手的茶杯,仿佛没有听见庄副市长的话语。他知道,老庄肯定会借这个机会宣传他的派系人。冀良青太知道这个李镇长是谁的,他心里就骂到:“你姓庄也太脸厚了,什么时候都不放过炫耀,见了好事情就揽,你那小舅子,什么东西吗?还在这些领导面前显摆。”

  心里是这样想,但脸上还一直在笑着,似乎对李镇长的工作自己很是了解一样。

  等庄副市长讲完话,王副省长就对新屏市的这次工作,做了表扬,他问了下仙侠镇离市区的距离,算了算时间,最后就说:“同志们,那今天就在辛苦一下,下午就看看这个塑料厂,看完了就回来休息,你们有意见吗?”

  下面谁会有意见啊,大家都点头附和着他,王副省长见状,也就大手一挥说:“那就行动,到仙侠镇去........。”

  这时候,华子建已经在回新屏市的半道上了,车快到新屏市的时候,华子建的电话响了,是安子若的,问他在哪。

  华子建很奇怪,就问:“我在省城回新屏市的路上呢,你在哪里?”

  安子若嘻嘻的笑着说:“我刚到新屏市住下,你快点吧,我等你一起吃饭。”

  华子建有点你的相信的说:“你骗谁啊?我可不傻。”

  “嘿嘿,谁骗你啊,我住长河宾馆,一楼有个巴蜀饭店,我订了个包间了。”

  华子建不得不相信了,不错,就以安子若只来过一次的情况,她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这个酒店,更不可能知道下面的饭店了,上次她来是晚上,第二天一早就走了,看来安子若是真的到了新屏市了。

  华子建就又详细的问了,两人约好了,一会见面在一起吃饭。

  车再跑了个把小时,到了城区,华子建让车送他到了天河酒店,下车打发走了司机,自己进去约会去了,果然安子若在里面等着他,两人一见面,华子建看看眼前的佳人,华子建今天的伤感和郁闷也减少了许多。

  华子建就说:“你今天怎么来了,也不提前给说下,差点我今天就在省城住一晚上,你不是白白的等。”

  “我也是临时想起来的,路上给你打过电话,但没打通。”

  “那应该是在山区跑的时候,没信号,对了,你今天准备住下了,那我们不用车震了。”华子建开起了玩笑,他记起了上次两人在车上的情景。

  安子若闻听,先是一愣,猛地在华子建坚实的后背上捶了一下,嗔怒道:“你好坏啊!”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确有道理!再矜持的美人也希望得到心灵的撩拨,哪个女孩也不会喜欢毫无情趣的木头!

  华子建赶紧讨饶,又乘势拥住了安子若的小蛮腰。这次华子建看到安子若的时候,已经没有了过去的那种过多的考虑和拘谨了,仿佛他感到,自己和安子若已经跨越了那道鸿沟,所以不应该在有太多的做作和矜持。

  安子若很温驯的依靠在华子建的怀里,说:“我很想你。你有想过我吗?”

  华子建不的不承认,在有的时候,他还是会想到安子若的,特别是在深夜独眠的时候,他就会想到那个夜晚,两人在车里缠绵的情景。

  华子建说:“想,特别是晚上最想。”

  安子若伸出玉葱般的手指,在华子建胳膊上狠狠拧了一下,咬牙切齿道:“贫嘴。”说完她也离开了华子建的怀抱,这里到底是包间,一会让送菜的服务员看见,多难为情。

  她们点了好多菜,两人在舒缓的音乐,朦胧的灯光很有请调的吃着,这里为他们营造出一个暧昧的空间,安子若也不是的用眼光柔媚的看看华子建,他们今天吃饭很少说话,两人都不愿意打破这样的良辰美景。

  此时的安子若,俏目晶莹,杏脸绯红,好似初承玉露一般!一头秀发早已凌乱,更有一种难易言表的风情!吃完饭,安子若整整头发,含情脉脉看看华子建,轻轻说道:“我们回去。”

  华子建没有再说什么了,他很惊讶于自己,怎么有点迫不及待的心情呢?这还是自己吗?

  答案是肯定,这就是华子建,他本来就是个色鸟。

  一进来,他们拥在了一起。华子建把安子若轻轻抱住,两人一起翻滚在柔软的席梦思床上!一番热吻爱抚,两人更加感觉激情难耐!

  华子建坐起来开始撕扯安子若的衣服,安子若拿开华子建的手,嘲弄道:“看你个笨样,半天连个扣子解不开。我自己来,闭上眼不许看!”还没等华子建看清动作,一件衬衫就朝他飘了过来!

  安子若是很妖娆,香肩如削,双兔欲跃!粉白脂滑的半个娇躯不遮不拦地暴露给华子建!丰满白皙的胸脯上,两座玉峰傲然而立。

  “馋了吗?”不停扭动俯在耳边的她悄声询问。

  “当然了………”摸在手自然更想让那柔~软入口。

  “给…………吃吧,吃吧。”

  他真的吃了.......后来,在华子建龙吟般的一声怒吼下,惊涛拍岸似的响动总算告一段落!

  伏在安子若雪白滑腻的娇躯上,华子建惬意地闭上了眼睛!和心仪的女人能够身心交融,这种沁入骨髓的愉悦,应该是人间最大的享受吧!

  一直闭着眼睛享受的安子若,慢慢睁开俏目,看看似乎睡着的华子建,激~情过后,身心愉悦之外,又隐约感到淡淡的失落,不知道自己和华子建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结局.......。

  安子若轻轻碰碰华子建,柔情似水,莞尔笑道:“想什么呢?”

  听到安子若这么一问,华子建说道:“在想你,想你的美妙!”

  安子若伸手在华子建胳膊上轻轻一拧,嗔怒到:“尽想这事!”

  华子建刚要说话,一阵急促的电话声就响了起来,华子建一下子就惊醒过来,赶忙翻出手机,一看,是办公室王稼祥的电话,接上以后就听王稼祥说:“华市长,听说你去省城了,你回来了吗?我给你汇报个事情。”

  华子建有点迷瞪的说:“我回来了,在市里......你说。”

  王稼祥就说:“今天我们随检查组到仙侠镇塑料厂检查了,你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吗?”

  华子建连忙问:“怎么了,怎么检查组跑仙侠镇塑料厂检查了,谁安排去的。”

  那面王稼祥小声说:“是庄副市长安排的,去了就出事情了,那塑料厂根本就没停工,更没整改,污染很严重,气的庄副市长乱骂人,检查组也很不高兴,晚饭都没吃,连夜赶回市里了。”

  华子建很是诧异的说:“唉,怎么就去那地方检查了,那李岩怎么样了。”

  看来他是很关心下属啊,生怕李岩受责难。

  那王稼祥呵呵的笑了下说:“李镇长啊,当场就被冀书记给免职了,说他欺骗组织,欺骗领导,写了保证,还不行动,完全是有意破坏这次大检查。”

  华子建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说:“可惜了啊,那李岩同志工作能力还是不错的。”

  王稼祥在那面就有点疑惑的问:“夏华市长,你和他是不是没怎么接触过,他工作还不错??”

  华子建嘴里嘟囔了一句什么,王稼祥也没听清,华子建就又说;“谢谢你啊王主任。”

  “和我客气什么?”

  两人就又开了几句玩笑,华子建这才挂上电话。

  华子建看看手表,安子若就说:“看什么啊,好好睡觉。”

  “明天万一.......。”

  安子若嘻嘻的笑着说:“什么万一不万一的,就这点贼胆,还做什么色狼,今天不准走了。”

  华子建心里也不想走,看看这情况,也就二话不说,到头拥着安子若又睡了......。

  第二天,天色微明,华子建就早早的起来了,看一看还在熟睡的安子若,华子建真想再来一下早晨的运动,但看看安子若睡的正香甜,又不忍心去打扰她,自己轻手轻脚的穿上衣服,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溜出了安子若的房间,迎着朝阳,一路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华子建才好好的洗漱了一番,泡上茶,看看上班时间还早,就随便的找了几份昨天的报纸看了起来....。

  他眼睛是在报纸上,但思绪已经漂浮在报子之外了,他要想下,一会庄副市长来了,自己该怎么去见他,怎么和他解释李岩那保证书的问题,这事一个必须面对的问题,一但不能自圆其说,那很可能就招来庄副市长疯狂的报复。

  假如形成了那种局面,冀良青和全市长是不是会支持自己?现在还不好肯定,宦海人的联盟是和局势,和利益相连的,在这里,没有永远的战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根本谈不上什么信义和忠诚。

  带着这个问题,华子建就这样心不在焉的一直等到上班,后来政府大院的人慢慢多了起来,华子建看看手表,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又沉思了一会,细细的考虑考虑还有没有什么遗漏的,感到没有其他问题,这才起身到了庄副市长的办公室,庄副市长办公室门没有关,应该也是刚来,还没有其他人过来,华子建就有点张皇失措的进了庄副市长的办公室。

  庄副市长精神雨点萎靡不振,灰头土脸的,自己小舅子倒霉就倒霉吧,关键还是倒在了自己的精心设计和安排上,你说这怎么能不让人沮丧,这次可是让别人看笑话了,这还不算,回家的日子更是难熬,老婆拍桌子,扔盆子的,就没给他过好脸色,晚上那就更不用说,不要说是整,摸都不能摸,庄副市长也是没脾气了,爱怎么就怎么吧,老子忍忍就过去了。

  现在他看到华子建进来,就暗暗的振作了一下精神,在这条波涛涌动的仕途路上,没有人相信眼泪,也没有人会给同情,一但你倒下,换来的一定不会是真诚的搀扶,换来的必将是大头皮鞋照肋条上的几脚狠踢。

  华子建偷看了一下庄副市长的表情,他的眼睛有点红肿,华子建想,一定是昨晚上他没休息好,更有可能的是,昨晚上因为他小舅子的事情,回家让老婆给上家法了,呵呵,这就很好的印证了一句话:牛大还有剥牛的刀。

  庄副市长也在思考着,从昨天事情一发,就一直在思考着是不是自己了华子建的圈套,这个可能性是很大的,因为他知道自己小舅子让华子建很难堪过,华子建是一定要挣回这口气的,有时候也不是说这个人小气,心胸狭隘,会那么斤斤计较,呲目必报,但只要你是人在官场,很多事情就身不由己,一个上级是绝不能容忍一个下属让自己丢人,掉价的。

  领导的威信在他执政和所有的行为是有很打的用处,一个丧失了权威的领导,不管他的管多大,他也很难再做到令行禁止,更谈不上别人会对他有什么尊重了。所以华子建的报复应该是既有可能的。

  但庄副市长分析来,分析去,除了上华子建把保证书夹在了里面,送给了自己这一点可疑之外,其他的似乎又和他没有任何的关联,抽查的厂家是自己亲自定的,他华子建没有说过一句话,也没有过任何的暗示,反倒感觉他是在帮小舅子。

  于是,在华子建进来的这一两分钟,庄副市长一直没有确定应该用那种姿态来面对华子建,他要县看看华子建是什么表现,看看他是否可以自圆其说。

  华子建是有些惶恐,他进来就埋怨说:“庄市长啊,你昨天怎么不和我先联系一下,你看看这事搞的,到让我过意不去了。”他的语气是诚恳和真实的。

  这委实让庄副市长难以断定。庄副市长叹口气,无奈的说:“和你联系过的,没打通电话,只是我让那保证书给弄迷糊了。”他不好明说,但他必须要搞清保证书为什么华子建要放在资料里面。

  华子建哪能听不懂他的意思,他很惋惜的说:“我也不好向你求情,让你放一马仙侠镇的塑料厂,所以就让你看看那个保证书,知道一下涉及到李镇长,你就可以绕过去了,没想到,你怎么还专门挑上他们镇了,是不是其他人故意挑刺,让检查组抽查塑料厂的??”

  华子建来个恶人先告状,反咬了庄副市长一口。

  庄副市长摇摇头,苦笑了一下,他没有在说什么,只是感到很可气,自己怎么就偏偏的要做那样的决定啊,真的,很多事情你越是想的好,越是想的仔细,最后出错的情况越多,就跟我们买股票一样,妈的,同时看好两个股,最后想半天,牙一咬,买上的那支股票一定是会跌的。华子建就和庄副市长一起感伤了一会,才离开了庄副市长的办公室。

  庄副市长很沉默,他又想了好久,感觉华子建还是有很大的嫌疑在里面,但这种嫌疑又是他不敢去正视的一个问题,如果这事真是华子建设计的一个陷阱,那这个陷阱做的也太完美,太精致了,他已经把自己的所有想法和心思都计算进去了,他就像是一个象棋高手,自己想要走的下一步,他都预先估计出来,不这样的人,自己就算是证实了,有当如何??

  庄副市长在联想到上次机床厂的事情,华子建到底是不是无意说错了话呢?如果不是?拿他华子建就太高明了。

  自己只怕也很难对付的了他,这华子建真的太让人恐怖了,唯一的办法,那就是在没有可以一棒子彻底把他打翻以前,和他江水不犯河水,不要轻易惹起祸端来,那真不合算。

  华子建回到了办公室,一个人点起了一支香烟,慢慢的看着香烟在眼前袅袅弥漫,心里不由的又想到了上次仙侠镇张绣儿那母女两人,想想的心里就又是一阵的翻腾,就地免职,这也太便宜那小子了,做了那么多丧天害理的事情,一个简单的免职,怎么说的过去。

  华子建就拿起了电话,拨通了环保局的王局长,对他说:“老王,我是华子建,仙侠镇塑料厂那个老板你们要追紧一点,罚款重一些,这家伙害的李镇长连官都丢了,对,不要怕罚的多,以后要用他的钱给当地排除污染呢,不行的话,直接做行政起诉,交给法院,检察院办理,对,嗯,尽快。”

  环保局的王局长很有点不解,那李镇长上次顶的华市长一愣一楞的,现在这华市长到还要帮他报仇,看不懂,看不懂,这样的博大胸怀,真是可佩可敬,也难怪人家年纪青青的就当上了副市长,就冲这份大度,也非常人能及。

  王局长也就不做耽误,马上发出了大额罚款通知,一面着手准备着,只要塑料厂交不出罚款,不用警告,立即就提起诉讼,把这烫手的事情交给别人。

  这正是华子建想要的结果,只要法院,检察院一插手,庄副市长就有点管不过来了,公检法是市委在掌控着,市政府的话在那面不怎么管用。

  这样一来,那最后的结果更加简单,那个冒名的厂长,在接受了广大的公检法同志教育以后,一定是会把真的厂长供出来,呵呵呵,那时候,李岩同志不是就地免职那么简单的问题了,不搞他的双规不算搞。

  几天之后,一切正如华子建预计的一样,那塑料厂的厂长就受不了广大革命同志的教育和热情帮助,思想认识有了一个很大的飞跃,积极主动的把李镇长揭发了出来,于是,纪检委的同志也就有了事情干。

  他们找到了已经下野的李镇长,很耐心的剜了剜李镇长的老底,一时间是群情振奋,收获颇丰,没想到啊,没想到,李镇长的事迹是如此之多,什么挪用公款,贪污受贿,奸淫妇女等等。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