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三百九十七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三百九十七章:叱咤风云

  离开了全市长的办公室,华子建就开始翻阅了大量的材料,对每一个政策,每一项条,每一道程序,每一个环节,他都要做到了如指掌。938小说网 WwW.938xs.com接着,他开始紧锣密鼓地开展工作。华子建发现了问题所在,而且,渐渐找到了解决办法,华子建认为必须打一场官司,用政府的名义,依据国家的土地管理法与鲁老板打一场官司,用强硬的手段收回那块土地使用权。

  然而,华子建不露声色,他知道,一切只能在秘密进行,这样才能出其不意。他需要出其不意。华子建按照自己的思路开展工作,召集了办公室的几个精兵强将,布置每一位手下收集有关数据。他还从司法部门调抽来一位律师加入他们的工作,他不把他的想法告诉任何人。他只是说,现在都依法治市了,我们也要知法懂法依法。

  全市长市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的,但既然把任务安排给了华子建,全市长也就大力的支持,华子建要调什么人,全市长问都不问的给他调过来,在这件事情上,华子建感觉全市长还是有点魄力的。

  随着工作的顺利进展,很快,华子建又有点心虚了,因为所有收集到的数据和资料都对他太有利,上到法庭仅一回合,他准能凯旋而归。

  但有时候,表面看,很容易办成的事,并不是容易办的事。这么多职能部门轮流办都没办成,他华子建一来,轻而易举就拿下了?华子建觉得太不可思义。

  他想,可能某一个环节出现了偏差,华子建他要从新梳理思路。在从新的梳理之后,华子建发现了问题的本质,打一场官司,收回土地使用权,这种作法,太显而易见,这么多职能部门,这么多能人,就没有想到这个办法?

  他们不可能想不到这个办法!

  问题是,政策印在书本上,白纸黑字,但一直都没有实施,仅仅是书本上的字。在政策没出台前,大家都这么经营,都圈地养地,已经形成了一种游戏规则。打破这种游戏规则,就会侵害一部分人的利益。这一部分都是什么人?都是投资者,有钱人,他们完全有能力通过各种渠道、采用各种办法置你于死地而后快。

  谁敢站出来打破这游戏规则?没人敢站出来,那么多职能部门都没人敢站出来。

  华子建敢吗?

  华子建笑了,他又发现了自己的优势,别人不敢站出来,是因为腰杆不硬,没有坚强后盾,他华子建怕什么呢?在这个利益圈,华子建可是从来没有一点软肋,他华子建要借这个势,打破这种游戏规则。他要打这场官司,收回那块地的使用权,华子建要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让那个房地产商成为杀鸡敬猴的倒霉蛋,让那些把政策当成字的人闻风丧胆。

  在华子建办公室里,抽调过来帮忙的凤梦涵笑了,说:“我还以为你能有什么好办法制服那倒霉蛋,原来竟是这馊主意。这个办法,我这种普通人也想得出来。”

  华子建说:“谁都想得出来,但关键的是,未必能去做,未必敢去做。”

  凤梦涵说:“但是你要来做,这个时候,我到想请你冷静点,先冷静一下,为什么别人不敢做。”

  华子建笑着说:“你觉得,我不冷静吗?”

  凤梦涵说:“你不冷静。我觉得,你不是在做事。你是在赌气!”

  华子建问:“我跟谁赌气?”

  凤梦涵说:“我怎么知道。”

  凤梦涵当然不知道,连华子建自己或许也不知道,他自问自己:我真在赌气吗?我跟谁赌气?我在渴望展示技高一筹的脱颖而出吗?这样做真的就有必要吗?

  华子建是个较理智的人,往往能在头脑发热的时候,听听别人的意见,往往能在准备实施某件事的时候,冷静下来,分析一些问题。

  华子建觉得,凤梦涵说的似乎有那么一点道理。

  凤梦涵问:“是不是感触良多?”

  华子建笑笑说:“有那么一点,不过我还想在听听你详细的分析。”

  凤梦涵就谈了一些自己的看法,她并不奢望说服华子建,只是阐述自己的观点:“你有没搞错?你要采用这种强硬的办法?土地法是规定,征用国家的土地若干年后,还不使用的,政府有权收回使用权。依照这条规定,你完全可以收回那块地的使用权。这个,你一点也没错。问题是,这个规定在我们这里一直没有实施。为什么没有实施?道理很简单,不但我们没有实施,各兄弟市(县)也没有实施。”

  华子建点头,这是一个事实,就连自己当初在柳林市的时候,也没有实施过。

  凤梦涵接着说:“其实大家都知道,一旦实施,将会侵害一部分人的利益。这部分是什么人?是投资者。有本地投资者,有外地投资者,也有海外财团的投资者。今天,你拿那个倒霉蛋开刀,明天,你拿谁开刀?所有的投资者,大部分都有这种过期的闲置地。包括这次要买这块地的张老板,他也有。他在城东也有一块几百亩的闲置地,已经五年了。”

  “这样啊?”华子建有点惊讶。

  “当然,他不一定开发房地产,但也完全可以收回使用权。他的要不要收回?其他人的要不要收回。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不可能不收回。你想想,这将会产生一种什么样的效果?别人正等着我们这么做,各兄弟市(县)恨不得我们马上就这么做,他们好鱼人得利。”

  华子建明白,现在,各级领导天天嚷嚷要招商引资,招商引资是当前工作的重之重,是发展地方经济的主要手段。各地都在招商引资,你招商引资,我招商引资,大家都制定了各种招商引资的优惠政策,供天皇老子般地侍候投资者,恨不得把所有的商、所有的资都引到自己这边来。

  自己现在突然跳出来,狠狠地给投资者来这么一下子,新闻媒体再那么一炒作,当然,都是正面的宣传,会说自己是执法先锋,维护了法律的庄严……等等。

  但是细致的想想,这样一来,以后谁还敢来新屏市来投资?别说没人敢来投资,就是已经投资进来的也会撤资。

  那么最后一旦形成这个局面,谁来承担这个责任,是自己?还是全市长呢?

  可能性比较大的应该是自己来为这件事情埋单了。

  华子建若有所思的说:“你的意思是有些规定的实施不能操之过急?有些规定的实施,要结合本地的实际,要从实际出发。”

  凤梦涵点点头,不无担心的说:“你想想,产生那样的后果,市长会放过你吗?冀书记会放过你吗?”

  华子建愣住了,难道全市长看不到这个结果,不,他一定是早就看懂了,他不过是需要一个人来承担这个责任而已,而那个人就是自己。

  想到这,华子建就感到心低里一股凉气串了上来。

  看似一个很简单的事情,却隐藏了如此复杂的一些东西。

  但华子建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了,他无法在这个时候打退堂鼓,他必须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来。

  华子建对凤梦涵说:“那么我就要在这两者间找到结合点,既不打破原来的格局,又能制服那倒霉蛋。”

  “但你用什么办法呢?”

  华子建苦笑说:“是啊,这就是关键了,不采用强硬办法,怎么镇住那家伙?”

  凤梦涵就玩笑的说:“给你华大市长的任务,那当然得有相当的难度。”

  华子建笑了,说:“今天,我算见识了。没想到你梦涵看问题还能如此透彻。”

  华子建这个“梦涵”一出口,就让凤梦涵听的心一跳,她没有了刚才的自然表情,脸慢慢的有点红了。

  华子建没有注意到凤梦涵的表情变化,他开始转变了自己的思路,想要找到一个更为妥善的办法出来,既可以让自己展示能力,又能不被以后的麻烦困住,这需要好好想想。

  期间华子建蓦地抬头想要问她一个问题的时候,一下子他们的眼神就对上了,那一刻凤梦涵的脸可以用一尘不染来形容,总之很好看。

  短暂的接触后,凤梦涵有点慌乱的避开了华子建的眼神,小声的问:“你为什么用那种眼神看我,你觉得我和以前不一样了吗?”

  华子建也有点慌乱了:“没有”。

  “那是怎么了?”

  华子建实事求是的说:“你很漂亮,所以就想多看你几眼。”

  凤梦涵抬起了头,直视着华子建说:“你这样说我很开心,你是不是接下来会为了讨我欢心,想要请我吃饭呢?或者这样吧,我来请你也成,你想吃什么?说吧?千万别给我省钱。”

  华子建愣了一下,抬腕看一看时间,也笑了,现在已经下班好长时间了,刚才不觉得,现在华子建也感觉肚子有点饿了,他说:“我把您耽误太久了,晚上我请你吧,随便吃点什么都成,关键是找个优雅的地方。”

  凤梦涵也恢复了过来,说:“嗯。够豪气的,哪我就不客气了。”

  华子建说:“饕餮大餐我请不起啊,我的财力可是很有限的。”

  “嘻嘻,那就由不得你了。”

  华子建和凤梦涵离开了政府,到了一家酒楼,坐到了雅间里,华子建微笑说:“你点菜吧。”

  凤梦涵说:“我今天想吃点清淡的。”她抓起菜单看了起来,点了两道不算贵的菜。

  华子建说:“凤梦涵同志,你还是在故意为我省钱。”

  华子建抓起菜单来,很有豪气地点了三道有点贵的菜,然后还要了一瓶白酒:“你想喝白酒吗?”

  凤梦涵说:“喝点,有你在,就算我醉了,你也能照顾我。”

  酒桌上,凤梦涵喝了太多酒,可能是心里有太多快乐,太多的遐想,总之凤梦涵喝了很多,也醉得太深。

  这让华子建有点为难,华子建坐到了她的旁边,让她少喝点,并不时给她倒茶,拍打她的后背。

  那时凤梦涵突然一把抓着华子建的手,说了一句:“你喜欢我吗!”

  让凤梦涵惊讶的是,华子建不仅没有松手,而且还大声对她说:“我很喜欢你,但从现在开始,你不能再喝酒了。”也许是酒桌上,华子建只是为了让她少喝点酒。

  但是饭后散场时,凤梦涵还是没有放开华子建的手,并且嚷着要华子建送她回去。华子建其实也有点醉了,他醉的是心,他大大方方的拉着凤梦涵的手离开了饭店。

  她们渐渐走到了街道上,接着华子建把她搀扶到路边的座椅旁,让凤梦涵坐下后,华子建说他去挡个出租过来。

  那时凤梦涵心里并不想回去,突然站了起来,又去拉着华子建的手,嚷着说:“走,我们走路回去。”

  华子建有点蒙了,他可能在想凤梦涵到底是醉了还是在装醉。不过华子建并没有挣脱,而凤梦涵正拉着华子建往路间走。

  也许是担心凤梦涵乱跑出事,华子建用力把凤梦涵拽了回来,但似乎用力过猛,凤梦涵身子一倾,倒在了华子建的怀里。

  这次凤梦涵立马挣扎了出来,眼睛痴痴的盯着华子建,华子建也笑了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凤梦涵也笑了:“你再这样我可要把持不住了,”一边说着,一边又拉起华子建的手向十字路口走去。

  虽然是夜里,路口车还不少,可出租车却少的可怜,即使有车也是有客。就这样,他们两个人在路口等了好一会儿,依然没有空车过来,他们便穿过马路,继续向前走去。

  路上行人不多,让人感觉有点冷清,凤梦涵慢慢的依偎了过来,像是找到了一个依靠一样,把自己的身体和重量都投放在了华子建的肩头。

  华子建看着娇柔艳丽的凤梦涵,有点迷茫了,他想起了江可蕊和安子若,他悄悄得松开了她的手,小声的对她说:“梦涵,如果你没有醉,那么你记住,假如有一天我爱上了你,你千万不能也爱上我,不要给我机会,一点机会都不要给我,这样会害了你”。

  凤梦涵被华子建突然的一番话给震住了,停下脚步,人也清醒了起来,她用那无辜的眼神望着华子建,对他说:“如果有一天我先爱上你呢?那该怎么办?”

  华子建叹口气,说:“千万不要那样,那样的话,我们都会很惨。”

  沉默了,他们两人都开始了沉默,路上凤梦涵和华子建后来都没有说话了,直到华子建把凤梦涵送到她房子的门口,她们都什么也没说,或许,她们两人都知道,刚才的话太沉重了。

  第二天,华子建走进全市长办公室,向全市长汇报他们这段时间的工作,汇报他对于收回那块土地的最新想法。.

  华子建说:“鲁老板是一个顽固不化的家伙,如果,还像其他那些职能部门那样跟他摆事实,讲道理,结果,可想而知,仍然前功尽弃。对付这种人,只能用强硬手段。我们不硬,他就不会软,不会诚心诚意坐下来,和张老板协商出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价钱。”

  全市长紧了一下眉头,看着华子建说:“那么,你准备怎么做呢?”

  华子建不动声色的说:“让鲁老板畏惧的强硬手段只有一个,那就是依法收回那块地。但是全市长,你也应该知道,依法收回那块地,必然会引起然大波,会在投资者,包括已投资的、准备投资的投资者产生不良影响,严重损害政府招商引资的形象。”

  全市长没有说话,这个结果他其实早就明白,他没有想到华子建也看到了这点。

  华子建见全市长没有说话,自己又说:“鲁老板很明白这一点。认为我们不会采用这一强硬手段,所以,他抓住了我们的软肋,才敢和我们叫板。因此,我们就是要打他个措手不及。”

  全市长有点艰难的点点头,说:“但造成的后果和影响呢?谁来承担这个责任?”

  现在全市长只能调整一下自己的思路了,既然华子建看到了这点,自己就必须提出这个问题,至少不能让华子建感觉自己在算计他。

  华子建从沙发上站起来,来回的走动了几步,站在了全市长的面前,说:“我想,制造一个假象,要他上当,要他以为,我们就是要不顾一切,孤注一掷,采用法律的强硬手段收回那块地。要他以为,政府就是要和他过不去,就是要和那些不配合政府的人过不去。这种假象制造得越真越好。不但要鲁老板上当,还要让鲁老板后面的人知道。”

  这是华子建昨天晚上回去之后深思熟虑的一个结论,华子建认为,鲁老板肯定不是孤军奋战。他后面一定还有人,到底是什么人?他不知道,但是,鲁老板后面没人,他不会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和政府作对,那么多的职能部门,那么多的职能部门领导他竟一点面子也不给。只要鲁老板上当,他就会惊慌失措,就会乖乖地和张老板谈价钱,否则依法收回那块地,他一分钱也得不到。

  从对方的心理上来判断,这场官司,鲁老板不敢打,他自己很清楚,打起来,他是输定的,现在的生意人,学法律学得比自己还精通,他只是也看到了后面的几步棋,知道政府要顾全大局,所以欺负政府不敢来真的!

  所以,华子建就要制造和鲁老板打一场官司的假象,逼他屈服。

  全市长依在办公椅的背靠上听了华子建长篇大段的汇报后,睁开眯缝的眼问:“就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吗?”

  华子建说:“目前,只有这唯一办法。”

  全市长问:“你觉得,你能有几成把握?”

  华子建说:“十成把握不敢说,七,八成把握应该有。”

  全市长很老道的说:“一线希望,可能可以夺取最后的胜利,但反过来说,一成不足也可导致沟阴翻船。”

  华子建点点头,突然之间,华子建有了一个奇怪的感觉,这个全市长并不像很多人认为的那样碌碌无为,晕晕盹盹。他其实也具有官场所有久经历练的老手的那种睿智和敏感,不过这一切都被他很好的掩藏了起来。

  全市长看了一眼沉思的华子建,说:“所以,你还要考虑得更仔细,要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说完,全市长又靠在办公椅上闭了眼思考,手里的笔在办公桌上轻轻地磕,华子建几乎屏住了呼吸,他知道,全市长就要做出决定了,当然,他不希望全市长否定他的作法,他认为,只有走这步险棋,才有可能制服鲁老板,终于,全市长睁开了眼睛。

  全市长手里的笔指着华子建说:“你放开手脚干。我支持你!”

  华子建会心地笑了,他的目的在逐渐的达成,他已经逼迫全市长明确的做出表态了。

  全市长说:“你别笑得太早。有两点,你必须注意。这事要绝对保密,否则,你将前功尽弃。我完全同意你的判断,他不是一个人,他身边的人并不简单。”

  华子建说:“我这个作法,目前,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

  全市长说:“其一,鲁老板没有完全屈服,没有和张老板签定转让合同前,不能让第三者知道。第二点,这事不要太张扬,低调一点,我们制造打官司的假象给谁看?给鲁老板看,只要鲁老板知道就行,他身边的人知道就行,尽量不要再扩大范围。”

  华子建点着头:“嗯,我记住了。”

  全市长又补充道:“还有一点,你要时候牢记,在这关键时期,处理事情要技巧些,尽量不要招惹太多的议论。”

  华子建现在已经完全可以肯定了,这个全市长一点都不简单,他含而不露,胸藏珠玑。但更让华子建佩服的市,全市长可以把自己的锐利深深的埋藏起来,让所有人都把他当作一个庸人来看待,这是需要极大的勇气和忍耐的,试问一下,自己肯定是无法做到。

  但全市长却成功的做到了这一点,假如有一天全市长需要展现他的能力和强悍的时候,新屏市谁是对手,冀良青?庄峰?

  恐怕他们都难以应对啊。

  华子建心市希望不要有这么的一天到来。

  全市长还在思考整件事情的方方面面,他问:“子建同志,你再想想,还有什么要我帮忙的?”

  华子建狡默的笑笑,说:“具体工作应该没什么问题,只要市长给我撑腰就行。”

  华子建提出了自己的条件,这一点很重要,他要借此来试探一下全市长对自己的态度,只有明白了这点,华子建才能拿出相应的方式来帮他处理这个麻烦。

  全市长不置可否的说:“有什么新变化,及时向我汇报。”

  华子建有点失望的说:“一定的,一定的。”

  华子建觉得应该离开市长办公室了,就说:“我回去了。”

  全市长摆摆手说:“先别忙。我觉得还有件事要做。什么事呢?你让我再想想。”

  华子建又坐了下来。全市长笑了笑,说:“你回去,写个书面请示给我。我给你批几个字。一则,你拿给鲁老板看看,让他知道我的态度,让他告诉他身边的人,我对这事是一种什么态度。这应该能起到事倍功半的作用。二则,如果发生了什么事,至少你可以撇清。”

  这话让华子建很奇怪了,这不像自己对全市长的判断和理解,他的变化有点太快了,快的让华子建都感到迷茫起来。

  全市长说:“你没听到我说的话吗?”

  华子建斟酌字句的说:“我不能这么做。我怎么能把负责推给你呢!”

  全市长说:“你不把责任推给我,你推给谁?这可是破坏招商引资的大事,你扛得起吗?”

  华子建说:“扛不起也得扛!”

  全市长挥手让他出去,他不想听他表决心。他决定的事,不会改变,任何人也可不能改变,因为他也恍然的发现,这个华子建够厉害,够水准,华子建来的这段时间里,他一直都在远远的关注,从前段时间的几件事情上,全市长也隐隐约约的看出了华子建一些模模糊糊的东西,但一直看不清,看不懂。

  但今天和华子建关于土地收回事务的这一席长谈,他算是彻底的看清了华子建,这绝对是一个少有的干才,他深谙世道,熟悉人性,藏锋敛气,他一直也在研判着自己,也在试探着自己,这样的人,不要指望让他轻易的上当,他一定有很多种应对接下来发生危机的方法,他也一定会为自己留下后路的。

  既然如此,自己何必要把他推到自己的对立面去呢?拿下他,收服他,为我所用,这应该是最为明智的选择。

  所以全市长改变了他的初衷,决定在条件许可的范围内帮助华子建,做他的后盾,做他的靠山。

  带着满腹的疑惑,华子建离开了全市长的办公室,全市长今天的行为真的让华子建感到了扑朔迷离,难道最初全市长就没有打算让自己做替罪羊?难道他实在考量自己的能力和智慧?

  这似乎又有点说不通,但如果前面的推断是正确的,今天全市长的勇于担当,体恤下属又该作何解释呢?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