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四百零九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四百零九章:叱咤风云

  仲菲依弯腰从酒厨里拿了一瓶酒,两个红酒杯回来到餐桌前,倒了酒,把一杯推到华子建面前,举起一杯晃荡着,然后很清脆地和他磕碰了一下,便轻轻吻了一口,她那嘴唇红红的艳艳的,餐桌本来就不大,她总又把一只手放在桌上,身子便前倾,越发离得华子建近了,让他时时闻到她那很舒服,很沁心沁肺的幽香。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华子建暗想,自己应该离开餐桌,这气氛太有点暧昧了,自己会受不了的,这完全是在考验自己的自制能力啊。华子建笑了笑,放下了筷子说:“吃饱了。”他就站起来,想四处走走看看。

  仲菲依带着寂寞的神情说:“你坐下来,我有话要对你说。”

  她没有看他,只是看着他刚才坐的地方,仿佛他还坐在那里,脸上一点笑也没有,显得有些冰。华子建没有坐下来,却也没有离开,扶着椅背站在那里,他很有些莫明其妙,仲菲依怎么就换了一副神情。

  她又说:“坐下来。陪我喝酒。”她的声音放缓了。

  华子建坐了下来,她把杯里的酒喝了,笑了笑,示意他把自己的酒也喝了。

  她说:“我以前不会自己在家里喝酒,后来,就喝了,有时,心里不高兴。当然,不是天天喝,不是没了酒就睡不着的那种酒鬼,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喝醉,我的酒量还可以。”

  华子建当然知道她的酒量了,过去在洋河的时候,他们在一起也没有少喝,但华子建还知道,仲菲依是能自己把自己喝醉的。

  仲菲依说:“心里不高兴的时候,我也不会让自己喝醉,喝到自己感觉到要飘了,感觉到头“咚咚”地有什么在敲了,就不喝了,就靠在沙发上,或躺在床上,感受那种要飘的感觉,感受那种有什么在“咚咚”敲的感觉。”

  仲菲依笑了起来。

  华子建摇摇头,也笑了,以一个老酒鬼的口吻说:“你喝酒喝出体会了,看来是到了省城,你的应酬也多了,锻炼出来了。”

  仲菲依说:“应酬我不怕的,我不喝,谁能逼我喝?越是想逼我喝醉的人,我越是不和他喝。我为什么要给他面子?再大的官又关我什么事?我才不会那么傻。”

  华子建很肯定这点,说:“有时候,我会这么傻。男人好像都会那么傻!”

  她说:“其实不需要这样的,华子建,不喝酒各种关系一样能打通。不是有酒就能办事的,还有其他办法。”

  “还有什么办法?”仲菲依似笑非笑的看看他,说:“钱啊!有钱能使鬼推磨。”

  华子建不以为然的说:“不是每个鬼都会用钱收买吧?比如,仲菲依你就不会。”

  仲菲依笑了起来,笑的有点放任,说:“哈哈哈,华子建啊华子建,你太高估我了。没人不喜欢钱,只是你华子建的钱,我不会要。你别想用钱收买我。”

  华子建笑了,说:“你别把我的路给堵死了。”

  仲菲依说:“如果,我告诉你,明天,我就把那笔款批下去,你会觉得怎么样呢?”

  华子建说:“这会让我有点不敢相信。”

  仲菲依微微垂下了头,说:“事实可能就是这样,一开始,我是故意刁难你们那老庄的,但是,从没想要刁难你,只是有些气不忿的是,你怎么不来找我?你好像把我看成狼看成虎了,你不要不承认,我很清楚。你怕我把你吃了?怕我缠着你不放,我还没贱到要自己那么做吧。”

  说着话,仲菲依就拿起酒瓶把华子建杯里的酒倒满了。华子建看着一大杯的酒,呲呲牙说:“别倒这么满吧?这可是不是红酒,是XO啊!”

  “我会不知道吗?你就慢慢地等着罚酒吧!”

  仲菲依从冰箱里找出一些送酒的零食,有牛肉干、开心果、薯片等,她又回到冰箱那边,又打开冰箱,蹲在那里翻找其他的视屏,华子建不能老坐着一点忙不帮,他想过去搭个手,也走了过去,却见仲菲依因为是蹲下的,她的裙领敞开,里面是雪白一片,华子建一下紧张起来,想要移开眼光,还是被仲菲依看见了。

  她什么都没说,只是站起来,手里抓着一大块鱼片,她对华子建说:“把这烤烤,我们下酒?”

  华子建脸红心跳的匆忙拿了过来,走进厨房,四处看了看,便打开煤气炉,放在上面烤。一回头,看见仲菲依站在门框边,双手背在身后,让那胸挺得更高了。尤鱼很快便散发出一股香味。仲菲依走了过来,很贴近了华子建的身体,伸着头说:“都烤黑了,能吃吗?”

  华子建惶乱的说:“没事的。”

  他走开了,装着去关煤气炉,背后就飘来了仲菲依那充满幽怨的眼神。从厨房出来,他们又坐在餐桌前,华子建便把那烤香的尤鱼撕成条状,递给了仲菲依。

  她拿了一条放嘴里慢慢地嚼,她突然笑起来,说“如果有人知道,有人这么喝XO,会怎么样呢?”

  华子建笑着说:“这就叫洋结合。更准确地说,叫土洋结合。那洋货不和我们的土货结合,不结合出一点特别来,我们这些土人就不会接受他那洋,他那洋就进不了我们的市场。”

  仲菲依说:“你让我想起了佛教。它就是这么在国流传的。”

  “书本上的东西,好多都忘了。”

  仲菲依情意款款的说:“跳舞还没有忘。”

  华子建掩饰的回答:“也快忘了。”

  “想跳舞了,现在就想跳,也让你回忆一下过去我们在洋河县的时光。”

  华子建笑了笑,他发现自己掉进了她为自己设置的陷井。很快,音乐充溢了整个客厅,光线也调暗了,华子建意识到,这一切都是事先准备好的,那酒,那舞曲,那光线,仿佛她为了他的到来蓄意已久,他不可能不搂着她跳舞,她在他的支配下进退、徘徊、旋转。她看着他的眼睛说:“只有和你跳舞,才会显得那么随意,那么放任,自己好像不是自己的。”

  “那是以前的感觉吧?现在,应该不一样了。”

  “你有不一样吗?有什么不一样?”

  华子建若有所思的说:“至少,我得很认真,很专心地跳舞,怕踩了你的脚,怕惹你不高兴,怕你一发脾气,不知那笔款什么时候才能拨下来。”

  “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明天,我就批下去,你以为,我在开玩笑吗?”华子建看着她的眼睛,她也看着他,他们的瞳仁里便都映着对方。仲菲依无奈的说:“你还是不相信?我早就想好了,只要你敢来我这,只要你来了我这,我就马上批下去。”

  华子建自嘲的笑了笑,说:“好像很复杂,兜兜转转的,让我这当事人也搞不清楚这其发生了什么事。”

  “其实,你不算是当事人,但有人把你当成当事人,好多事便围绕着你展开了。”

  “我好像很无辜!”

  “子建,更无辜的好像是我吧。”

  华子建便不说话了,他等着她说她的无辜。他想,这无辜是与自己有关的,他想,她只想把这无辜告诉自己,而且,要在一个特定的环境,比如,在她家里,而不是办公室或其他地方。

  说完话的仲菲依就静静的看着华子建的眼睛,华子建的舞步乱了,踩了她一脚,幸好,他没有穿鞋。仲菲依移了移他轻托着她的那只手,试探式地搂着他的脖子,问:“可以吗?让我靠一靠。”

  华子建示意可以似地双手扶着她的腰,她便大胆地搂住他了,把脸放在他的肩上,他便时不时地触碰到她的胸。他们已经停了舞步,只是随着节拍轻轻地晃。舞曲依然在客厅里飘溢,仲菲依慢慢地搂紧了他,让她的脸贴着他的脖子,让她的发拂拭他的脸,她那软软的胸也紧贴着他,令他好一阵迷茫,他想推开她,但他忍心推开吗?华子建把他的手放在她的背上,虽然,还显得轻,却有了一种拥抱的意思。

  迷迷糊糊的华子建感觉到,仲菲依在轻轻地吻他的脖子,虽然像是蜻蜓点水一样的温柔,但那嘴唇的张合,那热气的喷出,应该不会是无意识的。华子建知道,这是一种暗示,一种询问,不错的,她说过,她不会逼迫自己,但并没说不会主动。

  华子建站住了,他不敢在继续下去,他说出了一个很不合时宜的问题:“今天我和我妻子长谈了一次。”

  仲菲依似乎没有听清楚,又或者是,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他会说出这个问题。

  华子建又重复了一遍,说:“我们谈的不错,她消除对我的误会。”

  仲菲依放开了他,看着他,满脸的惊愕,仲菲依毕竟不是普通的女人,明白了他的意思,也笑了,也笑得有些僵硬,她明白,自己今天的努力还是没有能让华子建就范。

  仲菲依似乎有些找不到方向了,走了几步,又退了回来,然后才坐在了餐桌前,华子建也呼出一口气,他也回到餐厅那张餐桌,把自己那杯酒喝了,感觉心里似乎平静许多,他想,这一关,他走过来了,他还没有迷失自己,他还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不应该干什么,仲菲依并不是一个可怕的女人,更多地她想让他自己选择,看他能不能接受她。

  很快,华子建又感到有些歉疚,有些不安,因为他对她太狠心,也太冷淡了。音乐还在飘溢,灯光还那般朦胧,仲菲依还是那么坐着,还是一只手放在餐桌上,身子前倾,然而,她却在口大口地喝酒,喝了杯里的酒再倒,且倒得满满的,便半举着酒杯,让那酒离嘴唇更近些。

  华子建不得不说说:“别喝了。”

  仲菲依却斗气似地喝了一大口,他就伸过手来拿她的杯,她比他还快,把杯里的酒都喝了,然后,狠狠地把杯子甩到地上,只听“咣当”一声。她有点竭斯底里的大声说:“你凭什么管我?谁都管不了我,我想喝就喝,想醉就醉!”

  华子建没说话,慢慢把自己杯里的酒倒满了,推到她面前,说:“继续喝吧!钟处长。”

  仲菲依愣了一下,突然笑起来,满脸绯红,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那笑的激荡,她说:“我是有点激动了,我们慢慢喝。你去帮我拿个杯过来。”她举起他的酒杯轻轻所抿了一口。

  华子建走到酒橱前,从里面重新拿了一个杯过来,仲菲依便帮他倒酒,一边倒,一边说:“说说你的妻子吧!”

  华子建摇下头:“有这必要吗?”

  她举起杯向他示意,两人便碰了一下杯,便都抿了一口。

  仲菲依说:“我知道,你很喜欢你妻子,我知道,你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喜欢她,她有什么值得你喜欢她。”

  华子建撕了一条尤鱼丝放进嘴里,轻轻嚼着,再举起杯抿了一口。

  他说起了自己和江可蕊的过去,说起了自己带给她的伤害,也说起了他们之间的误会。仲菲依一边听着,一边喝酒。

  仲菲依说:“男人是不是都喜欢任性,爱耍点小脾气的女人?”

  华子建模棱两可的笑笑。

  仲菲依感慨地说:“华子建,你是一个让女人不知说什么才好的男人。你总是说不清道不明地让女人为你吃苦,你身上欠了许许多多女人的债,你这辈子还都还不清的债。”

  她不再说什么了,又大口大口地喝酒,她看着华子建有有点担忧的眼神,说:“你可以走了。”

  华子建坐在那里没有动。他很担心她,担心他走后,她会怎么样?虽然,她看着轻松,看着仿佛还洒脱的样子,但是,他知道,她内心并不像她表现得那么洒脱,这晚,她的情绪太低落,太反复,华子建想,自己应该再陪她坐一坐。

  “你没听到我说什么吗?”

  “现在还早,我想再坐一坐。省城这地方,我也没什么熟人,太早回去,也不知干什么?”

  “这次,是你要留下来的,不是我要你留下来的。我们再喝酒。”她把两人的杯又倒满了,示意碰杯。

  “不喝了吧。”

  “为什么不喝?我今晚突然想把自己喝醉,你留下来就要陪我喝。”

  华子建看了看酒瓶,也没多少了,想仲菲依再喝了也应该没什么事,就举了杯和她碰,她却一口喝干了,说:“你也喝干了。”

  再倒酒,每人就只有半小杯了。

  仲菲依突然说:“我们换一个地方吧。这么坐着有点累。”

  她要坐在客厅的地上喝,靠着沙发坐着,可以改变各种姿势,也可以半躺下。华子建还在纳闷,这半杯酒能喝多久,仲菲依摇摇晃晃的又从酒橱里拿了一瓶酒,她一手拿着瓶,一手拿着杯,示意华子建跟她到客厅去。

  这个时候,华子建已经意识到仲菲依是肯定要醉了,同时,华子建还知道,自己劝不了她,只能由她醉了,但是自己不能醉,两个人都醉了,说不定就会做出什么事,自己要少喝一点。

  然而,仲菲依却不放过他,每次自己喝了,都要他把杯里的也喝了,再先给他倒酒,华子建就不能不抢着和她喝了,好在华子建的酒量很大,他们一边喝,一边说着不痛不痒的话题,这酒喝得就没主题了,就有点纯粹是为了喝酒了。

  仲菲依自嘲的说:“为什么要有主题?轻轻松松的,想喝就喝。”

  华子建的手机响了,不用想,应该是江可蕊打来的,于是,华子建想站起来,走远一点听,仲菲依却拉住他的手,不让他站起来,说:“在这听不行吗?”

  华子建想掏手机,却被仲菲依压着了。他们坐得很近,背靠着沙发的边沿,屁股和腿都在地板上,仲菲依拉他时,身子靠了过来,腿就贴住了他的腿上,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移开了腿。

  江可蕊在电话里问:“子建,你怎么还不回来?”

  华子建当着仲菲依的面,不好多说什么,应付道:“嗯,就快了,就快了。”

  江可蕊听出了他口气的含糊,问:“你好像喝酒了?”

  华子建装一副轻松的笑,说:“怎么会?怎么会喝酒。”

  仲菲依把耳朵贴了过来,那动作好暧昧,软软的胸挤着他的手臂,华子建就要赶快改变这个动作了,他收了线,放下手机,手臂却在仲菲依的胸蹭了一下,她叫了一声,似是故意的,华子建脸红了起来,忙说:“对不起。对不起!”

  仲菲依不屑的说:“没关系,今夜,我不设防。只是你一直都在防着我。”说完,她举起杯,把酒都倒嘴里了。

  华子建有点内疚的说:“我也知道,我不傻,不会看不出来,但是,我能那么做吗?你也知道,我不能那么做。”

  仲菲依笑了笑,说:“这么说,你还不讨厌我?我应该还有机会?”

  “你能允许我同时拥有两个女人吗?”

  仲菲依推了他一把,“咯咯”地笑,说:“你做梦吧你!还以为你是正人君子呢?就想好事!”

  华子建也笑了,说:“所以呢,我不得不管住自己。什么好事都想占,这不清不楚的情债就更没办法还了。”

  他想起安子若,但安子若和仲菲依是不一样的,安子若是真心对自己,当然,仲菲依也是真心,但仲菲依和她不一样,仲菲依是掌控不住的,征服不了的,他不能干这种傻事,不能明知道自己掌控不了,征服不了,还硬是企图去掌控去征服,更何况自己以后会老老实实的和江可蕊在一起了,这些债自己是不能欠的。

  仲菲依笑起来:“你想什么呢?想你妻子?你挂了她的电话,心里不好受了?唉,我们什么都不要想了,现在开始,我们什么都不要想了。这世界,就我们两个人,就我们两个人在喝酒。”她一边说,一边“咯咯”地笑,像是很高兴很开心的样子。

  她的酒已喝得差不多了,再喝就醉了,于是,华子建试图不让她喝了,夺过她手里的酒瓶,她就来抢那酒瓶,没抢到,就想站起来,那知,还没站起来,人就倒了下来,趴在华子建身上了。

  因为喝了酒,她的身子越发的软,且发烫。他也喝了酒,也是热的,这一接触,那种感觉便点着似的升腾起来。

  或许,仲菲依一点没意识到她趴在他身子,还伸了手去抢那酒瓶,身子更在他身上蠕动,华子建那火便烧得更旺了。意想不到的事就是这时发生的。

  她吼了起来,说:“给我,你给我。”那手就在空抓,没抓着,却把沙发上的手袋扯下去了。那包是她回来时,放在那的,也不知为什么,竟没拉好链,这一扯,包里的东西全掉了出来,包里掉出来的是一叠叠的钱。

  华子建惊愣了,那钱洒了一地,她却从他身上滚下来,坐在那里“咯咯”地笑,从地地板上检起一叠拆散了甩上空,让那钱像落叶似地飘下来。

  仲菲依大笑着说:“华子建,你不要这么傻看着我,我不会要你的钱,我们之间,讲钱就俗了,你们那个老庄的钱,我也不会要,本来,是想要的,但是,他骂我了,骂我想在他那得到好处。我就不要了,我喜欢那些不声不响的人,只说想请你吃餐饭,吃了饭,出门时,就提醒你,钟处长,你的手袋忘记拿了,那手袋是我的吗?那手袋是他的,里面装着什么?装着一叠叠钱。”

  华子建眉头邹了起来,说:“仲菲依,你不能这么做,你这是在犯法!”

  仲菲依满不在乎的说:“你可以去告发我,去检举我。你去,你马上去。”

  华子建说:“你应该去自首,自首才能争取宽大。”

  仲菲依冷笑起来说:“你还跟我来真的了,真要劝我去自首了,我告诉你,我是不会去自首的,你去检举我吧?如果,你不敢,你就把这事告诉你们那么老庄,他肯定会置我于死地的。”

  她一伸手,把华子建手里的酒瓶抢了过来,然后嘴对着嘴仰头“咕咚咕咚”地喝。那曾想,喝得急,呛了一下,就咳起来。喝酒最忌的就是生气,喝酒喝到一定程度,最忌的就是呛,这两点,曼仲菲依都齐了,没咳完,人就软下去了。

  华子建忙抱着她,她便趴在他怀里,舞动着双手打他,她哭了起来,彻底软在他怀里,就只有呼吸声了。华子建摇了摇仲菲依,见她没反应,知道她已不省人事,只得抱她回房间,把她轻轻地放在床上,见她裙子撩起,便拉伸那裙子,掩住露出的腿。

  这时候,华子建一点邪念也没有了,他站在床沿,看着这醉美人,看着她那泛红的脸,那起伏的曲线,心里不禁感慨万千,这么漂亮光彩照人的女人,却这般孤独无助,她需要爱,需要关心和爱护,然而,她找不到关心爱护她的人。她这些年的处境,这些年的孤独,已经不幸的扭曲了她的心态,她苦苦地挣扎,她走进了一条死胡同。她还能在这死胡同走多久?

  华子建走进卫生间,扭了一条湿毛巾轻轻帮她擦脸。他突然感到,自己对仲菲依太无情了,今晚,自己的确确伤害了仲菲依,且是一点不保留地,一点面子也不给地伤害了她,这个晚上,仲菲依是颇费心思的,要约他到家里来,她准备了酒,准备了音乐,甚至于抱着他跳舞。她对自己是很有信心的,相信自己能感动他,能让华子建舍弃已经有了裂痕的妻子,来选择她。

  她已经做好了准备,不设防地迎接他的选择。然而,华子建却无视她的诱惑,华子建给她讲述了自己和江可蕊的爱情,讲述了自己对江可蕊的痴迷,说了一个让她也有些感动的爱情故事,便是从这时开始,她对自己失去了信心。她本来也是一个温柔善良的女人,她诱~惑他,却不强~逼~他,失去信心后,一点不为难他,她很伤心,她不可能不伤心,她只是选择让自己喝醉去解脱自己的伤心。华子建很无奈,他又能怎么样呢?还想再拥有这个女人吗?这是不可能的!他只能伤害她了。

  华子建关了房间里的灯,不想灯光刺激她的眼睛。他只亮着梳妆台的台灯,坐在梳妆台边的椅子上,也感觉到酒精在渐渐扩散,感觉到一阵阵的疲倦和困乏。

  手机又响了起来,华子建怕干扰了仲菲依,忙走出房间。电话里传来了江可蕊有点忧虑的声音:“你怎么还没到?”

  华子建想了想说:“今晚,我不回去了。”

  江可蕊叫了起来:“什么?你说什么?”

  华子建说:“她喝醉了,我要留在这里照顾她。”

  江可蕊真的有点急了,说:“华子建,你刚才说没喝酒,现在又说她喝醉了,你到底要我信你哪一句?你回来,你现在马上回来!”

  华子建说:“我走得开吗?我现在走得开吗?”

  江可蕊不管不顾的说:“怎么走不开?她是你什么人?她喝醉了关你什么事?是不是你把她灌醉的?是不是把她灌醉了,想要干什么坏事?”

  华子建也有点气了,说:“你不要胡搅蛮缠好不好?你讲点道理好不好?你太过份了。太过份了!”

  华子建挂掉了电话,这个女人,有时候可爱得让人心痛,有时候性任得让人心欢,有时候又气得人心烦无可理喻。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