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四百二十三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四百二十三章:叱咤风云

  全市长在华子建离开后也是沉默着,本来他想的这个事情是很简单的,只要说通了华子建,事情就会很顺利的解决了,现在看来还不是这样,华子建提出了市委的监督,这当然是有华子建对自己恐吓的一面,但不得不承认,事情做的太过了,市委肯定也会干预的,看来自己还是要和柯瑶诗好好的筹划一下。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全市长不再犹豫,他拿起了电话,拨通了柯瑶诗的号码,问:“你在那里?”

  柯瑶诗回答:“我在海角宾馆等你呢,你现在过来吗?”

  全市长底层的说:“嗯,你刚和华子建谈完,你等着我,我马上过来。”

  柯瑶诗急切的问:“谈的怎么样?华市长答应帮我了吗?”

  “见面再说吧,电话里说不清。”

  “嗯,嗯,你快点来。”柯瑶诗显的有些迫切的样子。

  柯瑶诗今天下午早早就来到了这里,她对全市长是抱了很大的希望的,这个项目对柯瑶诗来说是一次难得的机会,过去她的房地产公司做的并不是太理想,她需要奋起直追,而现在的广场花园就刚好是一个契机,有了全市长的协助,柯瑶诗是信心满满的。

  柯瑶诗尽管面对一大群男人的包围,但她除了婚姻意义上的丈夫之外,现在她只把重点放在一个人身上,那就是全市长了。

  在柯瑶诗看来,全市长虽然不够浪漫,年龄稍大了点,但他开朗、幽默,为人简单,而且他的身体素质较好,加上长期服用高级补品的作用,床上能力并不输于年轻人,他对自己也是万般依恋的,因为实在很难找到像自己这样特殊的人物。

  关键的问题是,他还是市长,这对自己的事业有很大的帮助,自己需要在新屏市有一个稳定,牢靠的后台靠山,那就非他莫属了。

  全市长在走进海角宾馆的十六幢306房间时,柯瑶诗已洗了澡躺,在床上看电视,全市长俯身抱着柯瑶诗,在她的脸上、身上轻柔地吻了一阵,柯瑶诗也娇嗔地表扬道:“今天表现很好,身上没有酒味和烟味”。

  全市长在这一点上很讲究,只要有时间,他总会冲个澡,刷个牙,嚼上一颗口香糖,喷上几滴法国男用香水。

  柯瑶诗就絮絮叨叨的和全市长绵绵不断的说起了情话,全市长还是喜欢把她的面孔挨到自己的眼睛最近,就这么定定地望着她,等他看够了,他就会用唇轻轻地触动一下她的唇,她也会用她那唇同样回应全市长,这时候,唇与唇之间的闪避与探询,会有爱意的传递,像是在祛祛的呼唤,又像是在破译某个破译了多年仍然是无底的谜。

  终于,两人互相拥在了一起......

  “这下你舒服了?”柯瑶诗闭着眼睛道,仿佛体味着刚才的余韵,脸还是红红的,胸部随着呼吸起伏着。

  “你不也是一样舒服的。”

  全市长坐了起来,点上了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眼睛就在欣赏着柯瑶诗的身体。

  “光知道傻傻的看着人家,也不知道拉人家一把。”柯瑶诗躺在床上含笑带嗔的看着他。

  见到柯瑶诗发话了,全市长连忙伸出手去把她拉了起来,两人都靠在了床靠上。

  柯瑶诗依偎在全市长的身上,问:“今天谈的怎么样,华市长怎么说的?”这个时候她才谈起了心最为关切的问题。

  全市长抽了一口烟,转过头把烟喷在了另一边,说:“恐怕事情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在招标组里,还有市委的几个人员,所以华子建也说了,只有在条件相当的情况下,才能让你标。”

  柯瑶诗心是有点失望的,但这种项目她也是理解,盯的人多,难度肯定很大,但现在的问题是到底华子建定下的补偿款价格是多少,没有这个数字,自己就无法把盘子算准确。

  她说出了自己的这个想法,全市长就把华子建给他汇报的情况,一股脑的给柯瑶诗说了,包括华子建心的底线,还有准备给住户拆迁的补偿价格全部说了。

  柯瑶诗就开始在心默默的算计起来,过去她公司也对整个花园广场的大盘子有过一个预算的,只是那时候都是按照过去政府的补偿标准在计算的,现在华子建的标准要比上次标准高一点,加上这个数字,柯瑶诗要不了多久就推算出了最后的广场整个盘子。

  她说:“市长,你也不是外人,我就目前的告诉你吧,按现在的情况看,这个项目在政府不补助,我们也不给政府上交利润的基础上,做下来能挣两千多将近三千万,所以我的底线只能在互相不补钱的原则上,华市长想要的那个在给政府千儿八百万的想法,我是肯定不能答应的。”

  全市长点点头说:“我理解,做生意肯定是为了挣钱,但问题是万一其他公司答应了华子建这个条件呢?”

  柯瑶诗冷冷的说:“这就是你的事情了,只要有人同意华市长的这个想法,准备给政府倒找钱,你就应该想办法把他踢出局,留下一些条件对我们有利的公司来,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保证标。”

  全市长思考了一下,说:“这倒是个方法,在招标组里,有几个人还是能听我的指挥的,我会给他们做点工作,让他们把条件优惠的公司都找借口帮你踢出去。”

  柯瑶诗眼就露出了微笑...........。

  华子建在这个夜晚也是没有休息好,他已经看穿了全市长的心思,所以在考虑了一夜之后,华子建还是决定事不宜迟,自己要加快一点度把这件事情敲定下来,免得夜长梦多。

  第二天一早,华子建就召集了所有项目组的人在一起开了一个会,会上华子建就谈了自己的想法,说希望尽快的让前来竞标的公司拿出一个初步报价来,供大家筛选。

  市委的那个金副秘书长就问华子建:“华市长,那么至少我们要把给拆迁户的补偿价格确定下来吧?没有这个价格,那些公司做不出预算的。”

  华子建就点头说:“这个问题我也自己算了一下,拆迁款是肯定要给他们说清........。”

  华子建就把每平米补偿多钱,要求房地产商一次给补偿到位,不能拖欠房款的一些细节都一一的说清楚了。

  对华子建提出的这个价格,所有在会的人员都有点惊讶,这个补偿的价格比起上次政府给拆迁户的价格要高出了许多,他们有点不太理解,为什么政府不能把这个钱装到自己的兜里。

  华子建就解释说:“我们拆迁已经给住户们带来了麻烦,如果我们还要在他们头上挣钱,我想我们就不是政府了,我们变成了商人。”

  当然了,在这个会议上,华子建作为最高领导,谁也不好和他争辩,他们只能执行,不过每个人的心还是对华子建有点不大理解的,华子建完全可以多为政府搞点钱出来,把这个作为自己的政绩多好,为什么要为一些底层的,不相关的老百姓去使劲呢?

  因为那些商户本来已经是同意了政府上次的这个价格,只是上次没有一次付清而已,华子建完全可以沿用上次的价格。

  是的,作为普通的公仆,他们又有谁能真真的理解华子建呢?在很多的时候,连华子建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异类,他和这些人有很多格格不入的地方。

  会议开完后,用不到半天的时间,各家的公司都知道了具体的数据了,在他们获得这个数据之后,家家都紧张的盘算起来。

  而华子建呢?也开始有重点的约谈了一些公司,特别是张老板的公司,华子建也刻意的联系了一下,和他们交了个底,希望他们能配合政府的思路,完成这个双赢的项目。

  在和张老板以及其他几个老板的一席长谈后,华子建用自己的真诚,用自己的实事求是的推算,逻辑分明,论据精确的思维,说服着张老板等人,希望他们能在报价考虑到政府的利益,给出一个合理的预算。

  同时,华子建也明确的告诉了他们,已经有公司在上面开始活动了,假如他们不能拿出最大的优惠政策,那么在同等条件下,恐怕最终连自己都无法帮上这个忙。

  这样的压力对包括张老板在内的几家公司还是有影响的,他们很明确新屏市的情况,也或者可以说是整个国的生意情况,他们相信华子建说的是真的,除非他们能够给出一个让对方无法达到的优厚条件,否则,事情真的会很麻烦。

  于是,在第一轮的报价,就有三,两个公司报出了华子建想要的价格,张老板和另外两家都答应在广场项目,不仅不问政府要补偿,而且还会交给政府一千万到八百万不等的一个土地转让金来。

  华子建是很满意的,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他自然感到了欣慰,自己为新屏市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然而,华子建这样的高兴似乎有点早了,在他还没有让高兴消失之前,一个让华子建哭笑不得的事情发生了。

  那几家达到自己要求报出了理想价格的公司,却莫名其妙的在各种理由下被淘汰出局了,华子建起初是不知道的,因为他管的是大方向,对于细节的验资,评估,分析和筛选,他当然不可能面面俱到了,在招标组里还有十来个人在做那些工作,如果华子建一个人把这些工作都做完了,那还要那些人干什么?

  等张老板一脸苦笑的出现在华子建的办公室的时候,华子建才发现问题的所在了,张老板说:“华市长,这次你可是害了我们啊,你有没有发现,凡是我们给出优惠条件的几家,都被淘汰了,这也验证了你说的那话,有的人能量真的很大啊。”

  华子建很惊讶的问:“他们的淘汰你们的依据是什么?”

  张老板哭笑不得的说:“那就太多了,什么资金问题,怎么资质问题,包括一些莫须有的担忧都算在了里面,说我们报价这样低,很有可能会在工程质量上无法保证等等,这实在是让我不服气啊。”

  华子建已经很明白了,全市长比自己想的还要精明,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自己也算是给全市长帮了一个忙,让这几家公司一下就暴露了最终的底线,但问题是全市长你不应该这样做的,你破坏了游戏的规则,你在游戏不当的使用了你的权利杠杆,让本来公平的事情变得污浊起来。

  华子建就当着张老板的面给招标组的几个人都去了电话,但效果并不理想,他们振振有词的说出了很多自己的理论,问的华子建障目结舌,毕竟,华子建并不是建筑专业,对一些评定商家的标准也不很熟悉,但华子建心里是认定了一点,这个筛选里面肯定有问题。

  自己当初就是为了防止作弊才专门请示了冀良青书记和全市长两人,设立了这个招标小组,现在看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管你用什么样的措施,都难以抑制国人善于专营和歪曲的恶习。

  华子建声色俱厉的斥责了几个人,警告他们,要是不能公平公正的处理这件事情,自己只能也用手的权利,对他们进行撤换了。

  这只不过是华子建的一种恐吓而已,实际上,华子建并没有权利来执行这些行动的,他必须给全市长做出请示,但这个请示华子建也知道会毫无意义的,因为在这几个人的身后,本来就应该是全市长。

  张老板叹口气说:“我让华市长你为难了,不过说真的,我看好这个项目,除了能挣到一些钱之外,我更希望通过这个标志性项目来提升一下公司的品牌效应,要说挣钱啊,这个项目实在已经挣不到多少了。”

  华子建点头说:“我理解你的想法........。”

  华子建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华子建说声:“对不起。”就接上了电话。

  电话是全市长打来的,他的态度还是很好,说:“子建啊,刚才我听招标组的人反映啊,说你很生气,在大发雷霆啊,哈哈哈,我来劝劝你。”

  华子建心是对全市长有点不满的,这件事情没有你全市长的参与,根本就不会变得如此复杂,华子建就淡淡的说:“全市长的消息很快啊,我是发了通脾气,他们太不像话了,对这样一个严肃的工作,他们太过草率了。”

  全市长就在那面轻描淡写的说:“子建啊,你这个人啊,做什么都太过认真,也太过固执的,有的事情要把心态放平常一点,嗯,这样吧,要是你真看不惯他们,招标这一块我就帮你分担一点吧,我可不希望把你累垮了,过些天你爱人就来了,人家还埋怨我们不顾你死活呢,哈哈哈。”

  全市长的笑声很爽朗,但听在华子建的耳朵里却很刺耳,只有华子建才能体会到,在全市长的笑声背后,却是一种对自己展示强权威胁的暗示,他在警示自己,他随时都可以剥夺自己的权利,自己在如此执迷不悟,他就能让自己无法插手招标工作。

  华子建心情郁闷的放下了电话,全市长这赤~裸~裸的表现,已经让华子建感到了事情的复杂性和难以确定性,自己该怎么办呢?做无效的抗争?还是俯首帖耳的按照全市长划出的线路匍匐前进呢?

  华子建陷入了一种空落落的伤感。

  张老板听着华子建和全市长的电话,也看出了华子建的心灰意冷,张老板甚至有点怜悯起华子建了,这个人实在是不适合现在的官场,他太正直,太认真,太有良知,所以他也就有了太多的烦恼和失意,但这样的人也是现在这个社会最缺的领导,要是再多一些他这样的人,那该多好啊。

  张老板就不想在给华子建增加什么麻烦了,他咬咬牙,准备退出这个竞争。

  “华市长,我认识你很高兴,有时候我们没有办法让事情按照我们自己的思维发展的,我理解你的为难和无奈,我决定了,放弃这次投标。”

  华子建抬头黯然的看着张老板,是啊,很多事情自己是无能为力的,自己只是一个副市长,一个排名靠后的副市长,自己不是神,就算是神又能怎么样呢?神也斗不过权利,当年的武则天女皇不是让神仙都在冬天里百花齐放吗?看来啊,任何时代,任何国家,权利才是永恒的。

  华子建什么都没说了,他已经无话可说,他默默的送走了张老板,感到自己真的很失败。

  好在,这样的情绪没有延长太久,第二天是周末,最近江可蕊的节目已经到了剪切,整理的后期阶段了,她也就稍微的闲了下来,想抽时间来新屏市看看房子,也看看华子建,华子建接到了江可蕊的电话,自然是求之不得了,心情好转了不少,作为一条狼最大的愿望就是能看到羊。

  那是不是一条色狼最大的愿望是看到一条母羊呢?呀,好像有点乱。

  江可蕊到新屏市的时候是下午2.3点的样子,她是自己开着车来的,人当然是收拾的很漂亮了,好久才和华子建见上一次,不展示一下自己的美丽那怎么行呢?

  两人见面后,华子建调笑的说:“呀,这是那里来的明星啊,好漂亮啊。”

  江可蕊瞪了华子建一眼,但心里还是美美的,说:“是不是感觉找个明星很满足?”

  华子建就咧开嘴笑笑说:“那当然了,不过啊老婆,以后你可就做不成明星梦了,好好的调整一下心态,学着当领导吧。”

  江可蕊不屑的说:“这还用学啊,我有祖传的秘方呢。”

  两人笑笑,华子建就上了江可蕊的车:“还没吃饭吧,先吃点东西。”

  “路上吃了一点,现在不饿,下午吃吧。”

  “那我们就先去看看房子的装修,你也提出一点宝贵的意见。”

  “我提什么啊,随便看看。”江可蕊就发动了汽车,两人到了市委家属院。

  那个装修公司的人今天也没有休息,估计是王稼祥给他们的工期很紧张,华子建和江可蕊进去一看,人家上了十一,二个工人呢,房子装修也大概的有了一点模样了,华子建陪着江可蕊到处转着看了一圈。

  进了门江可蕊才感觉到里面的宽敞,华子建就给介绍着房间的情况,一进门是客厅,这左边呢,是餐厅、厨房、卫生间,还可以安排一个十二平米的客房。这右边呢,有一个书房,一个带卫生间的睡房。睡房准备开一个大落地窗。

  江可蕊就说:“考虑到你的情况,以后给你留了个书房,当然,不准你成天回家办公,只是我不高兴的时候,让你在那里过夜。”

  华子建摇着头,连连说江可蕊太狠了。

  他们往里走,大概到了冲凉房的位置,华子建说:“在这里封一个磨沙玻璃的墻,大概有二十平米左右,安排一个可以两个人同时洗澡的大浴缸。不知道有没那么大的。”

  江可蕊就嘻嘻的笑着,小声说:“考虑你这人太色,所以,最好在这四面的墙都安镜子,这样,你就什么都可以看到了。”

  华子建连说:“好啊,好啊”

  心里当然高兴,一边听,一边想像着,想像两个人躺在一个大浴缸里,想像着前后左右上的镜子折射着,心里不禁一热,便有了感觉,就把江可蕊抱了一下,他的手放在江可蕊的屁股上,滑进她的裙子里,直接触摸到她滑腻的大腿,那冲动就更强烈,就想拨开她那窄小得不能再窄小的丁字裤了。

  江可蕊吓的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说:“你别乱来!外面有工人呢。”

  她把手伸下去,紧紧地握着他的手,往外面拉。

  华子建忙说:“我没有乱来,我只想摸摸。”

  江可蕊说:“我还不知道你啊,摸着摸着,你就要来真的了,你是得寸进尺的一个人。”

  华子建很正经的说:“不会的。”

  江可蕊说:“你还少呀?”

  华子建自己的小名自己也知道,就摸摸鼻子笑笑不说话了。

  江可蕊实际上也不是一个喜欢挑剔的人,就是在卧室说了一个小的问题,其他也没什么可说的,华子建来的时候就带了几包好烟,现在给工人们发了一圈,又扔下了剩的一包烟,说了些感谢的客套话,两人就离开了。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