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四百三十二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四百三十二章:叱咤风云

  武队长开着车赶过来的时候,华子建带着王稼祥早到了,武队长看到华子建坐在里面,慌忙说道:“华市长,真不好意思,我来迟了,我过一会自罚三杯。品 书 网 w w w . v o d t w . c o m”

  “呵呵,其实我们也才到一会,来来来,过来坐。”华子建站起来,伸手和武队长握了握,武队长在华子建的示意下,略显不安地坐了下来。

  华子建向王稼祥略一示意,王稼祥立即跑去让服务员上菜。

  “近来工作如何?”华子建递了一支烟给武队长,关切地问道。

  “还不是那样,整天忙着扫黄抓赌什么的,反正都是这些工作。”武队长小心的回答着。

  “其实无论干什么工作都是一样的,没关系,慢慢来。”

  华子建看出了武队长在提到工作时候的心情低迷,就安慰道,对于让业主来说,这武队长分管治安,华子建倒是觉得对自己很有好处,毕竟自己是体制人,而自己的对手,也不大可能是黑社会之类,更大的可能都是官场上的明争暗斗。而作为体制人,大多在美色方面,都有一些问题,而这些问题,搞得不好什么时候,就会成为搬倒对方的有力武器。

  所以华子建就准备拉上一下武队长,他就很亲切的又问了一下闲话,让武队长感到了自己的关切,然后话题一转,说:“对了,想让你帮我一个忙呢?”

  武队长就是一直找不到机会为华子建效劳,听他这样一说,赶忙表态:“有什么事情,华市长你尽管的吩咐,我一定全力完成。”

  华子建笑笑,说:“倒也不是什么大事情,有一个在市医院财务科的女人,叫小芬吧,我想请你帮我注意一下。”

  武队长当然是理解这个注意的含义了,他就点点头说:“成,我会安排人好好盘一下她的底的。”

  华子建:“只是,这事情啊......”

  武队长不等华子建说完,就忙说:“华市长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办的,一定会执行保密条例的。”

  华子建就呵呵的笑了起来,拍了拍武队长的肩头。

  王稼祥回来后,三个人开始喝酒,气氛起来后,华子建问起了公安局内部的情况,虽然华子建并不分管公安系统,但武队长还是向他详细说了局里的情况。

  听到武队长的介绍,华子建和两人碰了一杯,说道:“武队长啊,你也应该努力一下,找个机会再上一层楼啊。”

  武队长很无奈的说:“唉,我错过了几次好机会啊,现在只有慢慢的等了。”

  王稼祥就说:“上次听说你还是有点机会的,怎么最后弄砸了?”

  武队长一提起这话心就难受:“还不是庄峰,算了,算了,人家是领导,我们只能怪自己命不好。”

  华子建暗自高兴,武队长的情绪自己正好可以利用一下,因为那个市医院的小芬就很有可能和庄副市长关系密切,自己让武队长来帮忙调查这件事情,算是找对了人。

  华子建也就煽风点火的说了几句话,让武队长心的不满更增强了许多,华子建感觉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该交代的事情也给武队长交代了,就不再提着话头,三人正儿八经的喝了起来。

  这三人都是好酒量,没一会,两瓶白酒就喝了个底朝天,武队长还要去要酒,华子建就挡住了,华子建今天喝的是比他们多一点,不过也还没有到量,只是他不希望最后都喝醉了,他说:“今天喝到这里就可以了,我们在一起就是坐坐,交流一下感情,最后谁喝醉了也不好。”

  王稼祥今天来一直心里是有点奇怪的,对华子建这人他还是多少了解一点,按说他不会没事来和武队长喝酒的,但到底是什么事情,因为刚才他出去要菜没有听到华子建让武队长帮着查小芬的话,所以他现在也感到云山雾罩的。

  华子建说不喝了,王稼祥也就说不喝了,只有武队长一个人感到还没有喝到兴头上,嚷嚷着要继续喝。

  王稼祥就笑着说:“你要大家都喝醉啊,这万一有个什么紧急的事情,我们到没什么,你就麻烦了。”

  武队长说:“我有什么麻烦的,上次地震的时候,我就是喝醉的,最后人家都跑出去了,就我一个人在楼上睡觉,不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吗?”

  王稼祥就嘻嘻的笑了,说:“你还不要提地震的事情,我记得上次地震,你们公安局还有一个笑话呢。”

  武队长想了想,摇下头说:“我怎么不知道是什么笑话?”

  王稼祥问:“想听?”

  “想。”

  王稼祥就说:“人家讲啊,你们公安局有个漂亮的单身女警。因为怕一个人独居太危险,所以养了一只凶恶的狗防身,那次当这位美丽的女警正在洗澡时,突然发生了地震,女警匆匆披上浴巾冲出了大楼,可是没穿,又觉得很不好意思,於是女警就把大狗叫过来,让狗闻一闻她的下面,希望狗能依着她的味道,回房里叼一件内裤出来,这只狗的鼻子的确不错,只见它不畏楼房的摇晃,左去右回三十秒的样子,相当迅地叼来女警挂在衣橱里,最粗最长的那根警棍。”

  “警棍?”华子建和武队长都有点不解的看着王稼祥,后来看到他的笑容,两人也就明白了,一起呵呵的大笑了起来。

  华子建摇着头说:“你们啊,一天怎么想得出来这样的段子来糟蹋别人。”

  王稼祥也是深有同感的说:“过去总是不大相信‘人民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这句话,现在才发现,果真如此啊,上很多段子和笑话,真是让感到人匪夷所思。”

  华子建也是连连的点头,看看菜也吃的差不多了,华子建就提议结束了。

  不说华子建等三人开车离开酒楼,却说在新屏市的王朝酒店里的一个豪华客房,也有两个人此时正躺在床上,抱成一团,准备撒播种子呢!

  “宝贝,”全市长半眯着眼睛,躺在柔软的枕头上极为享受,他喘着粗气,鼻腔哼哼唧唧道:“你这小妖精,现在技术是越来越厉害了,真不愧是我的最爱。”

  今天的柯瑶诗打扮的格外妖娆,一头长发乌黑亮丽,圆圆的脸颊,尖尖的下颚,大而明亮的眼睛,小巧的鼻梁精巧可爱,丰厚温润的嘴唇,漂亮而迷人......。

  良久后,全市长抬起头来,捧着柯瑶诗红润的脸蛋,吧唧一口亲在她的红唇上:“你个小妖精,我是不行啦!老了啊老了。”

  战斗时,柯瑶诗的美美的叫声,宛如出谷的黄莺鸟,时起时落,让全市长心好不满~足。

  “你才不老呢,刚才被你弄得差点飘起来!”柯瑶诗扭了扭小蛮腰,想要借着身体的摩挲,让自己稍微舒服一点。

  她早已经习惯了全市长的雷声大,雨点小的动作了,但每一次在跟全市长做运动时,柯瑶诗总是表现的很娇媚。她很懂得这个男人,越是没有能力的男人,就越加想要得到别人的认可。

  可是她必须绞尽脑汁讨好这个拥有权利的男人,讨好这个新屏市权利掌控者。

  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柯瑶诗还是有点遗憾的,只是为了自己的事业着想,她不得不如此。

  不一会,全市长已经打起了呼噜。

  柯瑶诗起来坐在桌子旁边,端着一杯红酒,她久久的看着床上的这个老男人,她心有一种难言的寂寞和挫败感。

  花园广场的项目自己飞标了,而且还是床上这个男人亲自让自己飞的标,他说他有难言的苦衷,他让自己理解他。

  自己怎么去理解他呢?自己奉献给他身体,自己百依百顺还不是为了讨好他,为了拿到那个项目吗?

  但现在,说没有就没有了,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破灭了自己的希望。

  但柯瑶诗却不能为此和他翻脸,甚至连脸色都不能给他甩,因为就此分手,自己肯定是更不合算了,自己已经为他付出了许多,却没有收获到一点点的回报,现在分手,太便宜了他。

  好在全市长也有点内疚,他说让自己不要急躁,他说他手上还有一块好地,价格会很便宜,到时候他会想办法让她拍到手,而且在补偿土地款这一块他会尽可能的让自己少出。

  柯瑶诗有点不大相信,但现在她没有办法,她只能做出一种期待,在没有获得足够的回报之前,她还是必须要讨好这个老男人,因为他手里有自己所没有的权力。

  但柯瑶诗忘了一点,有时候,权利也不是万能的,就连庄副市长一大早在自己办公室里也在心感叹着,自己和华子建相比,自己有绝对的天时,地利,人和,但自己依然没有撼动华子建在新屏市逐渐建立起来的威望和业绩,从各种情况来看,华子建在解决了这一系列的复杂事端后,已经稳稳的屹立在了新屏市这块政治舞台上。

  老百姓也对华子建有了了解和传颂,特别是他在这次搬迁给予了拆迁户自己都没有想到的好的价格,让他们喜出望外的成为了华子建的颂扬者。

  而这还不算最大的问题,从冀良青的秘书小魏那里,也不断的传来了冀良青有拉拢华子建的举动,这才是让庄副市长最为担心的事情。

  一旦华子建进入了冀良青的派系,那么自己再想收拾他,再想报仇雪恨,恐怕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了,因为冀良青护短是出了名的,他可以为他派系的人撑起一个足够结实的保护伞来。

  华子建在冀良青的这个保护伞下,也就让自己只能望洋兴叹,无可奈何了,所以要动手就要快。

  庄副市长拿起了电话,但号码还没有拨出去,办公室的门就被推开了,那个让他又爱又恨的小芬款款的走了进来。

  庄副市长只得放下电话,问:“你怎么来了。”

  “我当然要来,我今天可是兴师问罪的。”

  庄副市长头有点大,说:“问什么罪,你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了,也就是你小芬,换个人这样和我说话,哼,你试下。”

  小芬就“且”了一声说:“你不要吓唬我,别人怕你,我可不怕。”

  皱了一下眉头,庄副市长问:“说吧,什么事情?”

  “还要我说啊,你为什么不忙我一下,那个张老板标了,人家给你打电话请你吃饭,你为什么唧唧哼哼的不答应?害的我好好的一次生意,都黄了。”

  庄副市长脸一瞪,说:“你还好意思说,这件事情已经结束了,人家标都招过了,你还跑去找张老板,你把人家当成傻瓜了,有点脑筋的人就会分析一下,标了还能在上你的当。”

  小芬也很缀气而奇怪的说:“可是,可是最初没有张老板啊,怎么最后突然就冒出来了。”

  庄副市长也在心暗叹一声,他倒不是为小芬没有挣到钱难受,他是在奇怪,明明感觉全市长要帮别人,故意在打压张老板,最后怎么又一下翻盘了。

  小芬看着庄副市长,其实她也就是发发牢骚,这件事情也不能怪庄副市长的,自己最后找张老板,也不过是想要碰个运气,事后想想,在那种情况下,庄副市长是肯定不会出面了。

  她嘟着嘴,带着撒娇的口吻说:“我不管,我不管,反正你要帮我。”

  庄副市长想了想说:“这件事情就先这样了,只要你乖乖的听话,以后机会有的是。”

  “还有什么机会啊?”

  庄副市长点点头:“你放心好了,下一步不是花园广场还要购买树苗,灯具,装饰材料吗,到时候我帮你找张老板说说,让你挣点小钱应该问题不大。”

  “张老板能听你的吗?”

  庄副市长很不屑的看了小芬一眼说:“他敢不听我的吗?”.

  小芬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说:“那行,我等着。”

  “嗯,好好,先这样吧,你快走,我还有点正事要做呢。”庄副市长就想到今天还有重要的事情,想赶快的把小芬打发走。

  小芬得到了庄副市长这个保证,心情也是大好,就踮起了脚尖,在庄副市长脸上吻了一下说:“我走了,你要说话算话。”

  庄副市长一面摇头,一面赶快把脸上使劲的擦了几下,生怕留下小芬的口红印迹。.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