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四百三十七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四百三十七章:叱咤风云

  黄副书记感觉得到,全市长不是不想向他提供有价值的东西,而是的确没有什么可提供的。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黄副书记与冀良青书记也谈过,如果,有买官卖官的现象,那么,这市委书记就是一个参与者。

  因此,黄副书记对冀良青是持有怀疑的。

  在与冀良青书记交谈时,黄副书记做了很充分的准备,既不要让他感觉到自己对他有怀疑,又想听到他对华子建的真实看法。

  冀良青书记说:“华子建是一个能干的干部,也可以说,他确做了一些事,我对他的所作所为,感到得震惊,希望你能够查清楚。他自己承认了吗?”

  黄副书记说:“事实已经摆在那了。”

  冀良青书记说:“有时候,看似事实的东西并不是事实,我还是不相信他会那么做,他应该不是那些的人。我希望,你能找出更有说服力的证据,推翻原来的看法。”

  黄副书记很震惊,想不到这时候,冀良青书记还偏帮华子建,这钱都从华子建的办公室搜出来了,他还帮他?他想,他们的话不能再谈下去了,冀良青肯定只是说华子建的好话,而在交谈,他也担心冀良青会窥探到他的心思。毕竟,他是市委书记,他手里还是有很大的权利,他也能够影响到很高高层人的想法,如果他有这种和华子建扯不清的关系,有要帮华子建开脱的想法,那对自己是极其不利的。

  不过,在调查之后,黄副书记还是发现,华子建是一个很有工作能力的人,也干过几件有益的事,但是,有能力,干过有益的事并不能证明他就不会犯事。钱这东西,一旦自觉得神不知鬼不觉得时,什么样的人都想要。所以黄副书记就不准备在调查下去了,他先向小刘和王处长了解华子建这几天来的情况,小刘他们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说他倒像是来休假的,什么事地没去想,一天地“哈哈”笑。

  黄副书记说:“这样看来,连你也把他当好人了,他可真沉的住气啊,不简单!”

  黄副书记的脸是阴沉,对于这种冥顽不化的人,他从心底的憎恶起来,他就是这么阴沉着脸和华子建进行了交谈:“华子建同志,这几天,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华子建笑着说:”应该考虑得差不多了“。

  “你觉得什么时候,我们可以长谈一次?”

  “现在就可以。”“好,那就现在吧,你跟我过来”。

  黄副书记站了起来,把华子建带到了另外的一个房间里,那是一个类似于接待室的房间,黄副书记和华子建虽然面对面坐着,间却隔着一个茶几。小刘倒是坐在一张桌子前,面前铺了纸和笔做记录。黄副书记就从他随身带的黑提包里拿出一包包装得很精美的盒子,对小刘说:“先泡点茶吧,这里的茶叶真烂,估计王处长根本就不懂茶。”

  华子建一看就知道那茶叶的档次,说:“书记喝茶也挺讲究的。”

  黄副书记说:“这不是我的。是有人叫我送给你的。”

  华子建问:“这时候,谁还这么关心我。”

  黄副书记没有说话,茶叶是凤梦涵让带来的,现在黄副书记才不给华子建说呢。

  泡上新的茶叶,那茶香就在房屋里飘散开来。

  华子建没喝就笑了,说:“这人还挺了解我的,知道我喜欢哪一类茶。”

  黄副书记说:“你不要认为,我乐意帮你转送这茶叶过来,对你就会改变看法。”

  华子建说:“不会,不会。我知道,你是一个很执着的人,送包茶叶只能说明,你还不是那种铁石心肠的人。

  ”黄副书记说:“我对你多了很多了解,你的工作确实很不错,所以我认为,你还是一个可以挽救的干部,可以开始了吧?”

  华子建沉默了一会,说:“我想,你是会失望的,本来,我多少还有一种想戏弄你的意思,但是,见你愿意帮我把这茶叶带过来,心里却不想那么做了,其实,我想清楚的东西,并不是你需要的。你需要我说的那些,我根本就没法说。因为,我没有做什么值得你亲自出面来解决的事情。”

  黄副书记叹口气,他似乎早预料了,说:“你怎么就知道我想要你说什么呢?我只想知道,这几天,你都在想什么,你把你想的都说出来就行了。”

  他希望多听听华子建自己说的,在他的谈话,自己可以推测他的心理变化,捕捉某一个不易被人察觉的细节,而往往这个细节有可能就是攻破对方心理防线的一个小缺口,现在虽然事情已经很明确了,但自己还是要从心理上击溃他,让他说出很多自己还没有掌握的事情来,最好说出一些更大的事情和人物来。

  华子建说:“既然,你愿意听,我也就不客气了。这几天,我都在想一个问题,如何才能当个好官,当一个人民喜欢的官?”

  黄副书记很感兴趣地说:“有什么新见解呢?”

  华子建笑了笑,说:“有时间的话,我想写一篇论,大纲我已经想好了。一个人,要当好官,他得要让领导满意,让同僚满意,让广大人民群众满意。如果能做到这三个满意,他肯定是一个好官。一直以来,我就是努力这么做的。效果怎么样呢?似乎并不好!要各个方面都照顾到,往往是不可能的,当领导满意时,同僚的利益受了损害怎么处理?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受了损害怎么处理?这时候,总要舍弃某一方,甚至是某两方,到底舍弃那一方?”

  黄副书记不得不佩服华子建,这个人啊,真是有胆略,现在还能给自己说这些。

  “你要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呢?”黄副书记耐心的诱导华子建。

  “我要说明的是,我们的官们,在工作,更多的是凭借我们的觉悟去办事,凭借我们的个人修养去办事。如果,遇到好领导,我们就能干大事,如果遇到并不好的领导,就少说话,少办事。”

  点下头,黄副书记说:“这是制度的缺欠。”

  “制度是人定的,是人执行的。执行者有时候比制度还制度。”

  “所以,讨好领导往往是最重要的。能谈谈这方面的认识吗?”黄副书记在不断引向深入。

  华子建突然就笑了起来,说:“我还以为,你对我的论真就这么感兴趣呢?原来,你是在套我。”

  黄副书记见他没有上当,只得明说了:“你难道没意识到吗?从把你带到这来的那一刻,你就应该意识到了。没有把握,或者说,没有较充分的理由,能把你带到这来吗?”

  华子建没有马上回答他的话。他喝了一口茶,凝视黄副书记好一会,想从他的眼神看出什么。黄副书记不回避他的目光,那双鹰一般的眼发射出锐利的光,他反客为主,要透过华子建的眼睛看到他的内心深处。

  沉默,好一阵的沉默。黄副书记也在揣测华子建,想他到底在想什么?

  这时候,华子建嘴角挂起一抹笑,他说:“这就是我一直想不明白的地方。你怎么就有这么充足的理由呢?即使是有人投诉,但理由也不会那么充足啊!”

  “如果只是投诉,还不至于会这样。你就没想到投诉后,又得到了证实吗?”

  华子建很费解的说:“这就更让我奇怪了,竟然就能够得到证实。”

  “你真的就感觉到自己一点问题也没有?你对自己总是那么自信!”

  华子建说:“是的,我是很自信的。”

  黄副书记又一次凝视着他说:“我对自己也很自信!”

  “你能不能说一说你自信的理由,或者说,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黄副书记笑了,本来他绝不想跟华子建说得太具体,这是一种策略,不能让他知道他到底犯什么事了,只有让他在云里雾里,才有可能让他去想得更多,想他都做了那些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群众的事情,越想得多,就会越感到心虚,心理防线就会越脆弱,如果太早地让他知道了你所掌握的情况,他就会避重就轻,只向你坦白你已经知道的情况,而刻意去隐瞒你不知道的东西。自己要给他施加压力,要让他感觉到他们已掌握了许多情况,且是一个个铁证如山的事实。但很多事情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简单,就在昨天晚上,就在所有省委领导都知道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之后,在省委常委会上,依然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有人要保华子建,有人要干掉华子建,两股势力都很大,大的让新来的省委王书记都有点动摇起来。

  在这种情况下,黄副书记知道,自己只能结案了,不管华子建过去犯过什么样天大的事情,但现在只能以这次的事情结案,否则,后面的事情会让自己更麻烦,更为难的。

  他决定不再等了,他要给华子建摊牌,他说:“机会早就给你了,不是要你向我解释,而是要你主动地向我一一说清楚。从带你到这小楼屋来,你就应该想到这一点,你还要,主动交代和负隅顽抗的后果是不一样的。”

  华子建说:“我感觉到,你在跟我捉迷藏。你说我犯了事,又不告诉我犯了什么事,你要我争取立功,又不告诉我怎么立功,总让我犯猜测,你就不能爽快一点吗?这就是你一贯的工作作风吗?你让我感觉到,你是一个阴谋诡计的人。说真的,我想,被你带到这小楼屋来的人,可能不敢得罪你,不敢对你说一句气重的话,但是,我告诉你,我不怕。我觉得,你这是在浪费自己。故弄玄虚地浪费时间。”

  华子建说的大义凛然,说的铿锵有力,说的连做记录的小刘听的都目瞪口呆的。

  华子建说:“你以为,我心里还存有某种侥幸,不想主动坦白,但是,我可能告诉你,也是最后一次告诉你,我根本没有什么需要坦白的。如果,每一个党员,每一个党的领导干部都能像我一样,那么,你们这个部门,你们这些人都要转行,都要去干别的事。我不想再跟你在这耗时间了。”

  华子建看也不看黄副书记,就往外走。黄副书记一拍茶几,大喝一声:“你站住!”

  华子建站住了,回过头来看着黄副书记,嘴角上挂着一抹讥讽的笑,说:“你没资格命令我。你这种人没资格命令我。你在浪费你自己的时间,浪费我的时间,浪费小刘的时间,浪费楼下所有人的时间,说得更大一点,你是浪费党的事业的时间,浪费广大人民群众的时间。”

  这一刻,黄副书记在心里狠狠地想,你华子建狂吧,你就狂吧,我会让你痛哭流涕,跪在我面前要我给你机会,要我饶恕你!

  他站起来,打开窗,就有一缕清风吹进来,山里的夜风很清凉,有一种雾湿的新鲜。冷静下来后,黄副书记又想,今天的华子建暴躁了,他为什么会这样呢?他可是一直都在忍耐的,一直都把带他到这小楼屋当成休假的,现在,他竟一反常态了,他开始克制不住自己了,开始烦燥了,开始动摇了,原来,他并不像他表现的那样自信,他的自信果然是装出来。

  他想,刚才的谈话已经刺激到他了。

  “华子建,我很为你的镇定感到惊讶,你是我这些年见到的最厉害的一个人,也可以换句话说,是最顽固的一个人了。”

  华子建没有走出去了,他也预感到,这个黄老头今天恐怕是要和自己摊牌了,所以华子建不仅没有离开,又反身走了过来,坐在了刚才的位置上,问:“拿出你的证据吧?到底是什么事情,只要你有证据,我就给你说清楚。”

  “真的吗?你会都交代吗?”

  “我会都说,不是交代,黄书记,你的用词总让我不舒服。”

  “哈哈,好好,那你听着,就在你刚来这个小楼的那天,我带人查了你的办公室。”黄副书记说道这里,就观察着华子建的表情。

  但华子建很淡定,一点都没有惊慌的问:“查到了什么?”

  黄副书记实在对华子建这样的淡定折服了,他冷冷的一笑,说:“你还能问的出来,查到了什么?你说呢?查到了你里间床下的那个口袋,查到了口袋装的三十万元现金。”

  华子建一下睁大了眼睛,看着黄副书记,过了好久才问:“你们收到的是谁的举报?”

  黄副书记感到华子建已经开始奔溃了,这是能预感到的事情,没有谁能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还笑的出来,所以他就加强了自己的攻势,说:“谁举报的当然不能说了,但是你应该知道,在你们的养殖款到账之后,你不让上交那三十万元钱,本身就是一个漏洞了,想要查不出来,很难的。”

  “我不让上交那30万元?”华子建有点惊讶的问。

  “你现在还要否认吗?畜牧局李局长是可以作证的。”

  华子建沉默了,果然是如此,果然是无耻的栽赃,华子建的脸上就显出了一种让人感到悲哀的忧伤。

  黄副书记就这样看着华子建,不过在他的心,也泛起了一丝同情和怜悯,自己见过这样的人很多,但像华子建这样让所有人都感到敬仰的人却不多,本来他应该是一个难得的政治新星,他还这样年轻,这样前途光明,现在都毁掉了,一切都毁掉了。

  有时候黄副书记也在想,假如我们的体制在好一点,监督在完善一点,管理再正规一点,领导的权利再小一点,或许很多像华子建这样的人都会幸免。

  房间里的人都没有说话,小刘在黄副书记说出了这些证据的时候,也心一痛,在他和华子建相处的几天里,他一直是有所保留自己的看法的,他认为华子建不应该是这样的一个人,但证据和事实就摆在面前,由不得你不相信。

  他们都不约而同的看着华子建,看着他的悲伤和后悔,他们已经预计到华子建必然会有的无助表情,每当在这个,黄副书记一样的也会感到一种哀怨,自己又要葬送掉一个人了。

  然而,然而黄副书记和小刘开始有了惊讶,他们在华子建的脸上没有看到他们预想的表情来,华子建开始冷笑起来,他从容的掏出了香烟,给黄副书记和小刘一人发了一根,缓缓的点着了,看着那眼前漂浮的青烟,他的脸上浮现出了一种奇异的表情,他带着嘲讽的语气说:“这就是证据?”

  黄副书记凝视着华子建,犹豫了一会,很是不解的说:“这还不够吗?”

  华子建说:“够了,已经足够了。”

  黄副书记带着怜悯说:“现在我已经告诉了你事情的情况,也请你谈谈其他的细节吧。”

  “那么我想说的是,这完全就是一个陷阱,有人想要让我招,故意栽赃陷害。”华子建平静的说。

  黄副书记笑了,说:“华子建,你在给我讲故事?你把自己描绘得很廉洁。”

  “在这个事情上,我是没有问题的。”华子建很笃定的说。

  叹口气,黄副书记说:“你真的以为就这样死扛到底就能挽救你吗?你错了,我们有证人说前几天你刚把钱拿走,也有证据,钱就在你的床下,难道这还不足以给你定罪?你其实很愚蠢的,本来你是有机会给自己留条后路的,在刚进来的时候,你主动承认了,也许事情不会这样复杂。”

  华子建轻轻的摇了一下头说:“如果我一开始就承认了,那陷害我的人是不是也就会很轻松了,因为事情还在可控的范围,他们随便的找一个什么借口就可以搪塞过去,所以我必须等,等待他们跳到最后,等待这件事情的影响加大,到这个时候,那些陷害我的人才会受到应有的惩罚。”

  黄副书记看着华子建,他完全听不懂华子建在说什么,华子建的逻辑是混乱的,当然,这也很符合突然受到打击之后一个人的反应。

  华子建当然也知道黄副书记未必能领会自己的话,就又说:“其实这笔钱在前些天我已经发现有问题了,我在一次开会的时候,偶然的问起了财政局的局长,他说他没有收到这笔钱。”

  黄副书记就眯起了眼,他没有打断华子建的话。

  华子建继续说:“这个消息让我很吃惊的,因为我在过去已经几次问过了李局长,他都给我信誓旦旦的说把钱还上了,于是我有了怀疑。”

  “所以你就要回了那笔钱?但你要回来为什么也不还上?你不要说你准备过点时间在还吧,这个借口有点牵强了,而且我们还给你了这么长的时间。”黄副书记没有让华子建带偏。

  “我没有要回来,因为我知道,有人准备要设计我了,我当然不能打草惊蛇,所以在前几天庄副市长突然邀请我参加一个典礼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们要动手了。”

  黄副书记迷茫的看着华子建,说:“你意思是庄副市长和李局长在联手陷害呢?”

  华子建摇摇头,笑笑,说:“这就需要你去判断了,我不能那样说,但好的一点是,就在那天,李局长把钱放进了我的房间,这让我可以安心不少。”

  黄副书记真的忍不住,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他已经听懂了华子建编造的整个故事情节了,他意思是他自己很廉洁,是李局长趁他不在办公室的时候把钱放在了他那里,然后再向上面反应,这故事情节太过荒诞可笑了,华子建你真的可以去跟饥饿的狼一块去写络小说了。

  摇摇头,依然没有制住笑意的黄副书记说:“原来你知道他们要在那天给你下手啊,那你回来不到处检查一下,你有没有发现这一点很矛盾,这好像是故事的一个漏洞?”

  华子建也笑了,说:“我检查过了,我清点了一下那钱,确实是三十万,而且还都是真钱。”

  “然后你就这样等着,直到李局长揭发说是亲手交给你了之后,今天你才说出来?你感到这个话谁能相信?你把我们的智商低估的太严重了。”黄副书记已经是有点哭笑不得了,这华子建真是个活宝啊,到现在还在给自己讲故事。

  华子建说:“这个故事或许你听着真的很荒诞,但你一定会相信的。”

  “奥,真的吗?我凭什么相信你?”

  华子建就嘿嘿的笑了,淡淡的说:“因为你不相信也不成啊,在我办公室的电脑上有一段李局长给我栽赃的视频在,我看过了,很清晰,你随时可以去看。”

  黄副书记一下就跳了起来,他有点恐惧的看着华子建,问:“你有视频,你还看过,你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你还在我这里住了好几天一字不说。”

  华子建真心的笑了,说:“我在那段时间里,每天出去的时候都把电脑的视频开着的,本来我们机关办公室所有电脑是不装视频的,这应该是约定成俗的一个习惯了,但我好歹懂一点这方面的知识,就自己花钱买了一个镜头,这个也是私人的钱,没有报销,哈哈哈。”

  黄副书记看着华子建,像是在看一个洪荒猛兽一样,这个年轻人太让他感到惊讶了,自己也算是在官场厮混了这几十年,但和这个年轻人相比,一下子就没有了丝毫的骄傲,他的冷静和心思缜密,让人难以相信,他对他的对手的精确判断和冷酷反制,更是让人自叹不如,他就像一个远古的武林高手,当对手自以为可以得手,抽冷子扑向他的时候,他却在最后一刻出剑了,而且还做到了一招毙命。

  黄副书记不想在和这个人谈下去了,他离开了,他离开的很匆忙,他要看看那个视频,也要平静一下自己心对华子建的震惊。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