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四百四十七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四百四十七章:叱咤风云

  全市长并不了解冀良青真实的想法,因为冀良青今天提出的这个提议是另有目的的,所以在全市长发言表示支持之后,冀良青就说:“不过对这个项目啊,我还是有点担心的,毕竟庄峰同志作为一个常务副市长,手上的事情太多,而这个工程,我的想法是要抓就要当成一个大事来抓,要全力以赴的抓。品 书 网 (w W W . V o Dtw . c o M)”

  说到这里,冀良青稍微的停顿了一下,扫视了一圈,他看到了庄峰有点惊诧的表情,也看到了其他人,包括并不是自己派系的那几个人幸灾乐祸的微笑。

  和自己预想你一样,你庄峰前几天早苏副省长来的时候风头太盛了,已经引起了公愤,那么什么都是对应的,你前今天张狂过了,现在该让你低调一下了。

  冀良青接着说:“我看啊,这个高路的项目,干脆就让华子建副市长抓起来吧,他人也年轻,到省上,到北京去审批,要钱,也只有他身体能扛得住,我们这些人都是老骨头了,禁不起那样折腾。”

  这个人选问题冀良青是经过细致的考虑过,他不能用自己的人,那样恐怕会引起今天会议其他人的反感,但他也不能用别人的人,特别是庄副市长的人更不能用,唯独现在的华子建还是无门无派的,用他,不管是全市长,还是尉迟书记,都一定能勉强接受。

  他的考虑一点都没错,在他刚一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尉迟副书记就警惕了起来,他担心这又是冀良青的一次抢权。

  但当冀良青说出了华子建的名字后,尉迟书记就松弛了刚才绷紧的神经,第一个表态说:“行吧,我看华子建同志也还是有点大项目经验的,反正我是事先声明一下,我跑不动这些手续,太繁琐了,呵呵呵。”

  说完,尉迟副书记就不动声色的撇了庄峰一眼,让你张狂,本来上次苏副省长来按计划还给我留了10分钟发言的时间,都让你小子一个人占用了,我屁颠屁颠的跟了一天,话都没说上几句。

  他这话一落地,接着全市长也说了:“行啊,我支持冀书记这个提议,年轻人不多干一点,难道什么事情都要我们老头子跑,庄峰同志统管着市政府很多工作,我也一刻都不能离开他,这样的压力就该给老庄减一减。”

  他自然也有他的小算盘了,华子建多好用了,又听话,又乖巧的,什么事情都要给自己汇报,这样大的一个工程,事情多着呢,自己还答应过将来给鸿泰地产公司的老板柯瑶诗找点挣钱的路子呢,现在每次和她在一起,心里总不是那么一回事情,要是项目攥在庄峰手里,自己能为所欲为吗?肯定是不行的,庄峰在新屏市多少年了,到处都是他的朋友,哥们,有点好处也轮不到孝敬我,还是华子建管这个项目好。

  这一下子,新屏市三大巨头都意见少有的一致了,剩下那些各自派系的人,当然就会义无反顾的声援支持,本来在常委会上庄峰就没有什么人,他的势力都在新屏市各行各业层领导那里,现在的局面就对他大为不利了。

  庄副市长脸色铁青的看着前方,听着其他人叽叽喳喳的表态,心的愤慨已经达到了极点,但他没有和这突然联手的几家人对抗的实力,不管是冀良青,还是全市长,还是尉迟书记,他们的职位排名都在自己的前面,现在这三人一点获得统一,只怕在整个新屏市再也没有人能够改变这个决定了。

  冀良青在所有人都表示了支持之后,微笑着对庄副市长说:“老庄啊,你看这样安排妥当吗?谈谈你的看法吧,当然了,我相信你也一定会和大家的看法一致的,我们新屏市啊,最大的一个长处就是团结和理解。”

  庄副市长没有办法来推倒这个提议,更没有办法来驳斥冀良青,冀良青已经不软不硬的展示了自己的实力,让庄副市长明白,你要不同意,那就是和所有的常委过不去了,你庄峰有这个魄力来面对所有常委吗?

  肯定是没有的,不要说庄峰没有,新屏市的任何一个人恐怕都没有这样的魄力。

  庄峰心内是愤愤不平的,而且他也把这种不满挂在了脸上,在冀良青问过他之后,他只是闷声说了一句:“我听从会议决定。”

  说完话,庄峰就点上了一支烟,谁也不看,大口的抽了起来。

  冀良青暗自好笑着,给全市长和尉迟副书记点一下头,就宣布散会了。散会之后的庄副市长当然是心情郁闷的,看看时间还早,他就给南区那个最近和自己打的异常火热的季红去了一个电话,说心里烦,想见见季红。

  季红自然是知道的,这领导啊,高兴的时候会想到女人,因为他们要宣泄他们的兴奋。

  而在他们郁闷的时候,他们也希望找个女人,因为他们要发泄他们的怨情。

  看来啊,不管在什么时候,男人总是需要女人的。

  季红一点都没有耽搁的就满口答应了,她喜欢这样让庄副市长来宣泄,庄副市长是权利的代表,权力既然是人掌握的,它就奇妙地具备了可以分割、转让、赠予的属性。

  有了以上的这些功能,所以就在庄副市长和季红在那次共度良宵以后的短短半个月内,季红原来工作的回龙小学就接到来自区里最高行政机关的区政府办公室的一纸调令,来不容分辩地说:“因工作需要,经区长办公会议决定,调回龙小学季红同志到区政府办公室工作,请接后,迅同志季红同志办理交接手续,三日内到区政府办公室报到。”

  这样,就在同事们一片啧啧的艳羡声,季红挺起女人最为自豪的经人揉弄了无数回的高高胸脯,扭起让无数男人千百回牵肠挂肚的腰肢,携带了简便的行李,迈着轻快的步伐,登上了区政府派来接自己的小车,临别时从车内扔出一声“有时间来区里找我玩呀”,然后就转身扬长而别,把个前来观摩幸运如何宠遇天之骄子的同事们惊的目瞪口呆、羡慕不已。

  庄副市长同志本来是想把自己的爱妾季红一步到位地调到新屏市城区来的,因为作为新屏市政治经济和化心的新屏市城区,因为居住着市内各种显要,当然就占据了各种各样的资源,从生活的各个方面,比如居住、饮食、交通、教育到游玩娱乐肯定都要比下辖的各县,各区的条件要好得多,最主要的是,调到和自己同处一城,什么时候需要季红了,一声招呼,几分钟就到,对两人的温故知新是何等便捷?

  但是庄副市长毕竟搞政治的时间长了,知道政治高于一切的道理,他知道自己目前的种种好处,都是政治带来的,自己可千万不能本末倒置,把秩序搞歪了,而且自己在新屏市还有一个小芬在,万一那个小妖精发现了问题,闹起来,那肯定是麻烦大。

  于是庄副市长在心内添了一种慎重的成分,决定还是搞个迂回战术为高,先让季红继续呆在南区为好,他知道,季红虽然继续在南区,但是解决了工种问题,首先是社会地位的问题解决了,而且人清闲得多,待遇也蹭蹭上升了不少,他还自娱般想到,都说距离产生美的,两人还可以在急不可耐的等待和渴盼生出更为撩人的柔情蜜意哟。

  这样一想,庄副市长便对自己的聪明之举增了许多自鸣得意来。

  倒是得寸进尺、得陇望蜀乃是人的本性,季红在进了区政府办公室没多久,就又想着回到新屏市的市区来了,为这,季红和自己的情郎生了两次闲气。

  庄副市长此时既是弄情玩乐的高手,也当然是搞政治的油条了,听了小情妇的娇嗔和不满,也不性急,等她发作完了,才笑眯眯的将问题和个原由,利害关系一一分析给她听了。

  等到季红听到许诺说,再过半年左右时间,给她解决个职务问题时,立时破涕为笑,搂着庄副市长的粗脖吻个不停,口直唤“我的好哥哥、我的好哥哥”。

  之后两人自然又是一番猛烈的拥情环抱,快意撞击不提。

  庄副市长今天在打完电话之后,回到了办公室又生了一会闷气,才赶到酒店,进去之后,季红正在洗澡,庄副市长敲门后她裹着浴巾出来开了门,说:“你等一会儿,我马上就好。”

  庄副市长急不可耐的在外等着,一会儿,她洗好了,坐在沙发上用手巾抹湿发,庄副市长在一旁等着。

  就见季红身着一条薄薄的睡裙,看着她那美丽的样子庄副市长忍不住就去抱住了她,轻轻吻着......

  第二天,华子建就接到了让他接手高路项目的通知了,通知是以新屏市常委会的名义传达的,全市长找华子建谈了话,对他说接管该项目是整个常委会一致通过的,让他在今天就从庄副市长的手上把项目接过来。

  全市长说:“你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花园广场和高路审批,立项工作,至于其他的工作可以先放一放,这两项工作很重要。”

  华子建虽然没有参加常委会,但是依然可以感觉到这次项目的换手是一次有预谋的行为,至少应该是对庄副市长的一个打击,看来前几天苏副省长的视察并没有给庄副市长带来多少实际的好处,反而把庄副市长推到了一个风口浪尖上,让新屏市的几股势力一起对他开了火,从这一点上看,庄副市长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可怕。

  而且,华子建还很明白,全市长极力催促这个项目的真实企图,他太需要一个大项目来为自己奠定政绩,自己现在就像是一头老牛,在为全市长在辛勤的耕耘。

  这在华子建心里都不过是一闪念的想法,终究自己能为新屏市做点工作也是值得的,不管自己是被利用,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有工作做,总不是坏事。

  但接下来全市长的话就让华子建有点反感了,全市长说:“子建啊,上次花园广场的事情我们有点被动的,这次呢,我希望在后期的招标能够多考虑一下鸿泰地产公司,等有时间了,我介绍你和她们公司的老板柯瑶诗也认识一下,彼此有个照应。”

  华子建眉头杨了杨,心不满就油然而生了,你全市长有点过于贪婪了,这面工程在为你升官打基础,那面你还要通过工程来挣钱,你就不担心你吃的太多最后胃难受吗?

  华子建没有及时的接全市长的话,这让全市长也有点不满意了,他有点冷冷的看着华子建,说:“怎么了?难道这很为难吗?”

  华子建涑然一惊,自己怎么能让自己的不满挂在脸上呢,这根本就不像一个在宦海厮混多年老手的表现,华子建避过了全市长的目光,勉强的笑了一笑说:“我在想这个项目会遇到什么麻烦呢,说到招标,那还早的很,到时候肯定会按市长你的想法来运作的。”

  全市长这才转怒为喜,他也在想,你华子建除了听我的话还能怎么样呢?这次的项目移手,就是一招一箭双雕的棋,除了打击庄副市长之外,还让你华子建和庄副市长结下了永远不能化解的仇恨,庄副市长会恨死你的,你不听我的话还能干什么,自己要不保护你,要不支持你,恐怕庄副市长一个人都把你练翻了。

  全市长脸上就没有刚才的不满情绪了,笑着说:“嗯,这一点我倒是很相信你子建同志的,你自己也要把握好机会啊,一旦我离开了新屏市,就现在新屏市的状况,你还是很有希望再上一个台阶的,你来的这半年,你的工作能力和成绩大家也都是有目共睹的,你说是不是啊?”

  这样老套的诱~惑对华子建来说已经是没有任何的吸引力了,华子建自己很清楚,自己才下来多长时间,在这样短的时间里,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又什么变化的,而且,就算是真的提升,和你全市长恐怕也不会又一点关系。

  不过这次华子建聪明了一些,没有让心的不以为然显露出来,他呵呵的笑了笑,说:“谢谢全市长的点拨,放心吧,我一定会做好这个工程的。”

  全市长满意的说:“嗯,嗯,我就是想听到你这样一句话。”

  “全市长,我看现在我要做的第一步事情是彻底的了解一下高路项目的基础情况,我准备抽两天时间,到下面看看。”

  全市长连连的点头,说:“这应该的,应该的,你自己安排时间吧,其他的事情你就不用太牵挂了,专心做好这个项目,早日上马启动。”

  华子建是微笑着快离开了全市长的办公室,但心真的感到很不舒服,这全市长啊,你一个掌控着全市几百万百姓衣食住行的领导,老是想着自己的私利,这怎么能为百姓,为国家做好工作。

  叹息着,华子建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叫来了秘书小赵,对他说:“你现在就和庄副市长那面联系一下,把高路的资料全部接过来,再通知公路局的领导,下午开会。”

  秘书小赵不解的问:“华市长要接管高路项目吗?”

  华子建点点头说:“是啊,市常委会定的,你去联系吧,不过可能庄副市长会有点抵触的情绪,所以态度上你要注意一点。”

  小赵就赶忙过去了和庄副市长那面接洽了。

  当然了,最后的情况是和华子建预料的一样,虽然把高路的资料都带回来了,但小赵的眼圈红红的,看来在那面让庄副市长收拾了一顿,华子建也只能安慰一下小赵,除了这样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材料来了,华子建就很认真的研究起高路的资料了,不过看资料和直接操作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华子建就决定下午先开个会,然后自己到实地区看看,前几天苏副省长来视察,那就是走马观花的看了看,实在是没有什么很深的体会。

  下午的会议开的很沉闷,这个公路局的赵局长本身就是庄副市长的铁杆嫡系,所以表面上是在积极配合,实际上却说着很多模棱两可的话,给华子建来回绕着圈子,让华子建在他汇报的云山雾罩很难摸清实际的情况。

  华子建能有什么办法呢?他没有办法,高路的项目必须由公路局全力配合才行,但自己现在压不住这个局长,就不说庄副市长给不给这个局长了什么消极怠工的指示,单单是这个公路局的局长好多年的工作资历,华子建就不好怎么约束人家,更何况华子建手里根本就没有人事的权利,在换句话说吧,就算华子建手上有了权利,又能怎么样呢?

  人家就是说话绕一点,工作重点没抓到,你又能把人家怎么样呢?所以会议华子建的情绪一直不大好,他尽量的控制住自己不要发怒,让自己心平气和的和这个赵局长讨论项目,华子建说:“我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想知道,我们高路到临市这段工程会占用多少耕地,这些耕地都是什么状况,是水稻肥田,还是山坡耕地。”

  赵局长就抬起头,想了想说:“要说这个数据啊,过去也是有过,但高路的计划来回变了几次,数据很不准确啊,这样吧华市长,等我们回去在核实一下,给你报过来。”

  华子建一阵的气悶,说:“好,那么大概需要几天时间?”

  赵局长就想了想:“这个不好说啊华市长,你也知道的,我们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省道,市道,县道,乡道都要维护,管理,所以我们尽快吧。”

  华子建心冷哼一声,知道这是在敷衍自己,就说:“请你抽出人员,成立一个专门的项目小组,我需要你们及时准确的信息。”

  赵局长也冷笑一下,说:“好啊,问题是现在我们局里人员编制一直欠缺着,要不华市长帮我们把编制在增加一点?”

  华子建一股怒气就从脚底升起,妈的,有意为难我啊,你明知道编制问题我没有权利,还用这话来噎我,华子建脸上也就挂着了寒霜,因为自己不说点难听的话也不行,开会的还有其他几个部门,要有公路局的另外好些干部,自己这样就让他顶回来了,以后这工作就不要想干了。

  华子建冷冷的看着这个赵局长,说:“老赵啊,增加编制我没权利啊,但减少你们局的领导我还是能做到的,也许你不知道吧?在我接手这个项目的时候,冀书记和全市长都是给了我保证的,不然我能接这个项目吗?”

  华子建这纯属是讹诈,不过从情理上也是说的过去的,反正你一个局长是不可能过去和冀良青对质的。

  这句话多少还是起到了一点作用,赵局长脸色变了一变,从华子建来新屏市的这半年多,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大家还是有点认识的,上次畜牧局李局长栽倒了阴沟里,这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从这件事情上就能对华子建的狡诈,冷酷窥见一斑了,自己还是小心一点,不能硬碰。

  赵局长就自己笑了,说:“哈哈哈,开玩笑的,我哪敢为难华市长啊,这样吧,我回去组织一下,看能不能抽调一些人。”

  华子建也不想太过计较,自己为的是做事情,既然狠话已经说了,对方也有点惧意了,就先放下心的不满,他说:“好,这样对大家都好。”

  但时间问题,华子建还是没有在问了,他不想在碰壁,对付这样的老油条,要慢慢的来,不能操之过急。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