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四百五十六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四百五十六章:叱咤风云

  苏副省长说:“因为我见到了你家老二,他帮着华子建求情了。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李云在这个时候,才在脸上露出了一点惊讶来,又是同样的一句话:“为什么?”

  苏副省长还是知道他在问什么,就回答说:“华子建答应老二了,要把新屏市高路项目给他。”

  李云面如死水:“所以你就同意了?”

  “是啊,那小子说是你的意思,嘿嘿,我知道他在乱说,但后来想想,你家老二也挺不容易的,你也不怎么帮他,说起来他是挂着有你这样个爹,实际上啊......。”

  李云冷冷的接了一句:“实际上什么,是不是说我不帮他?”

  苏副省长笑笑:“唉,当然了,我理解省长你的苦衷,但我不能看着他不帮,从小到大我是眼瞅着啸岭一点点从一个孩子长到现在,我能不帮他吗?在说了,我们看远一点,华子建既然这次身不由己的求到了老二身上,欠下了这笔人情,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李云摇了一下头,说:“你啊,你啊,我这老二就是让你们这些当长辈的给惯坏的,不过啊,前两天我也在想这个问题,总感觉问题有点不太对。”

  苏副省长一下就警惕起来,问:“省长的意思?”

  李云若有所思的说:“为什么他同意你这样做呢?他明明知道我们和那面的人,上次就为这华子建的事情闹得很僵,他还同意你的报告,这其的蹊跷是什么?”

  苏副省长一下就眯起了眼睛,认真的思考了起来,好一会,两人都没有说话。

  作为苏副省长,他也是知道李云说的‘他’是谁,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事情确实有点不太正常。

  李云放下了手的调查报告,缓慢的说:“也许你这次误打误撞的还办了件好事,我们也要静观其变,这个华子建啊,他就是个炸药包,点燃他,最后炸到谁,很不好讲的。”

  苏副省长也点了点头,说:“不错,眼前北江省的情况是有点复杂起来,你看下面我该怎么做呢?”

  李云看了一眼苏副省长,淡淡的说:“你这是什么话,我们并不是在搞阴谋诡计,我们只是希望能有更多的机会好好工作,所以没有‘怎么做’这一说,还是干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苏副省长脸一红,讪讪的一笑说:“嘿嘿,我也是这个意思,只是没有你说的这样清楚。”

  李云就低下了头,拿起了眼镜带上,又拿起了另外的一份件,看了起来。

  苏副省长也站起来,什么都没说,轻轻的拉开门,独自离开了。

  苏副省长回到了办公室,让自己的秘书把这个新屏市事故调查报告去给省委书记王封蕴送去一份,秘书自然是不会怠慢的,很快的,这份报告就到了省委王书记的桌上。

  王封蕴看到这个份报告的时候是在下午了,他有太多的报告要看,而且,对这样一份在自己预想的报告他也不想特殊对待,当按顺序,排到了这份报告的时候,王封蕴才认真的看了起来。

  多年养成的看件习惯,已经让王封蕴不需要逐字逐句的去在这废话连篇的报告浪费时间了,他看的很快,一下就找到了报告极少部分有用的字,所以几分钟之后,王封蕴就放下了报告,抬头看着窗外远处的景色了。

  想不通,他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这个结果并不是自己预料的那样,这洋洋洒洒几千上万字的报告,竟然找不到华子建的名字,王封蕴就像是一个怀春的少女看不到自己情郎的身影一样,有点怅然若失了。

  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是乐世祥的人马已经和李云的人马达成了妥协?还是华子建另外找到了武器威慑住了那些人,让他们只能放手?

  王封蕴站了起来,他无法确定到底在短短的几天里发生了什么问题,让一向自信的自己,都出现了判断上的失误。

  他走到了窗前,看着外面初秋的景色,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华子建再一次让王封蕴有了一种好奇的感觉,这个人是不简单,自己从第一面看到他的时候,就觉得他的与众不同和睿智通达,就那一次的见面,王封蕴彻底就放弃了最早对华子建片面的认识,在没有见到华子建的时候,他只是想,这个华子建不过是靠着乐世祥所以才一路攀升,这不过是新形势下的官~二代而已,但就是那一次的见面,王封蕴知道自己想错了,这个华子建具有着所有政治人物应该具有的冷静和智慧。

  更为重要的是,华子建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自己要入局于北江的权利心,他就是最好的一块敲门砖,试金石,用他,才能体现出自己的权威,才能让大家围绕着自己,才能在华子建陷入危机的时候,有的人主动跑来请求自己的援手,或者是秋紫云,或者是季涵兴,当然,不管是他们谁,都会欠下自己的一个人情,都会明白一个道理,只有自己,才能在关键的时候帮助他们。

  政治上讲的就是投之以桃报之以李,这不是什么贬义,因为人是有感情,有底线的动物,潜移默化的配合,才能最终走向全体的和谐。

  但很失望,华子建没有让自己的想法落实,他跳出了这个圈子,让两派的人都偃旗息鼓了,自己的设想也只能是一次失败的幻想了。

  王封蕴叹口气,刚要坐回自己的座位,继续看一看其他件,这个时候响起了敲门声,随之,门就被推开了,王封蕴转过身来,就看到李云微笑的身形出现在了门口。

  “奥,云同志啊,你怎么来了?”

  李云笑着走了过来,说:“我刚好到省委这面办点事情,就顺便来看看你,没提前预约,不会影响到书记工作吧?”

  “说什么啊,欢迎你经常过来坐坐,来来,先坐,张秘书,给李省长泡我喝的那个茶。”

  秘书答应着,从李云的身后闪了出来,给泡起了茶水。通常情况下,省委的这几个常委来见书记,秘书是不能在前面带路的,他们只能跟在客人的身后,这应该是一种规则。

  李云就在会客厅这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王封蕴也走过来,在他的对面坐下,等秘书泡好了茶,轻脚轻手的退出去之后,王封蕴才微笑着说:“最近我看你那面工作很重啊,老李,还是要自己保重身体。”

  “谢谢书记的关心,没办法啊,每天都想多干点事情,老感觉这岁数一天天的老去了,不抢着多干点,以后回头想干都没机会。”

  王封蕴也深有同感的说:“是啊,我也经常会有这种感触,时间过的真快,好在政府那面有你们几个老同志帮我顶着,让我有更多的时间熟悉这面的工作啊。”

  “书记太客气了,你都是老领导了,过去怕你太累,很多政府的事情都没有给你往过来推,以后我可是要朝这里推了,哈哈哈哈。”

  王封蕴也不置可否的笑笑,说:“眼看一年又过去了,今年的指标没什么问题吧?”

  “从目前的局势看,应该还成,就看最后这个季度的发挥了,好一点呢,就能超超,差一点呢,也能对付。”

  “嗯,嗯,这就好,对了李省长,新屏市那个问题你想过没有?”

  王封蕴一下子冒出了这个话题,让李云一愣,但他很快就问:“什么事情?”

  他这一愣,早就落入了王封蕴的眼,王封蕴暗自一笑,说:“全凯靖的事情啊。”

  李云又是一愣,暗自想到,这个王封蕴啊,给我还搞起了心理战,他就点点头说:“你不提我还忘了,上次我到北京去啊,老部长专门宴请我了一下,还提到了全凯靖的事情,我看啊,我们是要反应一下吧。”

  “给我也来过两次电话了,虽然没有每次都提这个问题,但终究是那个意思,所以我想我们是要商量一下,你也知道,我过来时间不长,你看看这全凯靖放到那个位置合适啊?”

  李云犹豫了一下说:“要实事求是的讲,这个人能力平平,实在不足以委以重任的,但老部长的面子又不能不给,所以我也有点拿不定主意。”

  王封蕴点点头,对新屏市那个市长,虽然他也是谈过一次话,但以他多年搞人事工作的阅历来看,真的是看不上全市长的,他说:“老李,这件事情我们两个还要提前统一一下,事情也要及早办理,不然我们自己到会被动了。”

  “是,是,我也有这个担心,我看这样吧,化厅的张厅长也到时间了,要不就让他顶上。”

  “这会不会有点.....怕这事情让老部长心里不舒服啊。”

  李云说:“肯定会不舒服的,但这个人我真的看不上眼,这样吧,还是你定,反正我支持你的决定。”

  王封蕴就站起来,在会客厅走了几个来回,最后说:“那就化厅吧,老部长那面我去解释。”

  “行,或者会上让其他人提出来,也给你留点解释的余地。”

  王封蕴笑笑说:“到也不至于如此,我们只是对老部长表示应有的尊重,但工作还是第一位。对了,那你也要考虑一下新屏市后面的班子问题,我们都想想,感觉成熟了在提前碰个头。”

  “好的,我会考虑的。”

  两人都很满意这次的配合工作,至少在全市长这个问题上,他们获得了暂时的统一。

  后来两人又谈了许多其他的问题,最后李云离开的时候,已经是快要下班了。

  王封蕴在李云离开之后,看了看时间,也准备下班了,他一面收拾东西,一面思考着问题,突然他停住了动作,侧头想了想,就放下了手里的包,给秘书去了一个电话:“你帮我在伙食上定两份饭,送到办公室来,在给北江市委的秋紫云同志去个电话,请她过来一趟,告诉她不用在外面吃饭了,过来吃饭。”

  张秘书答应了。

  王封蕴又打开了包,把里面准备带回家去看的一些材料都重新的翻出来,又坐下看了起来.....。

  大概有半个小时之后,张秘书进来汇报:“王书记,北江市秋紫云书记来了。”

  “唔,请她进来吧。”说着话,王封蕴就放下了手的资料。

  很快,秘书办公室和自己办公室的门就推开了,秋紫云走进了王封蕴的办公室。

  王封蕴笑着招呼了一声:“紫云同志来了,坐吧。”

  秋紫云赶忙说:“王书记好,还在工作啊,太辛苦了。”

  “我本来也是准备回去的,但想到有几个事情不太清楚,就让你跑一趟过来,没影响到你休息吧。”

  “书记这么客气啊,你都在工作,我们做下属的人,怎么能偷懒,嘻嘻,书记想了解什么,我一定认真汇报。”

  “先吃饭吧,吃完了在谈工作。”王封蕴就看了一眼张秘书。

  张秘书点下头,退回了自己的办公室,不一会,就端来了几个菜,两碗米饭。

  秋紫云还是第一次在省委书记的办公室吃饭呢,有点紧紧张张的说:“就在这吃?”

  “怎么?不习惯啊,我这条件还不够好。”

  秋紫云就笑了,说:“和书记你单独吃饭,我可是第一次,有点紧张啊。”

  “紧张啊,那就多吃一点,你没有减肥吧。”

  “没有,没有。”

  “哈哈哈,那就开始吃吧。”说着话,王封蕴就走到了放饭菜的那张桌子旁,坐了下来,端起了碗。

  秋紫云看看张秘书,笑笑,也坐了过去,两人就吃起来了,秘书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秋紫云和王封蕴吃的都很快,两人也没有多说什么话,这样的吃法,秋紫云真的有点拘谨的,她也算见过一些大领导,但单独和一个省委书记吃饭,在她生平还是第一次,何况还是在这个北江省第一办公室里吃,每次走进这里,秋紫云都会有点压力的。

  吃饭的时候,他们两人都在想着心思,秋紫云不知道为什么王书记会在这个时候让自己过来,从目前的状况看,到不像是什么坏事,但秋紫云还是想不通,到底王书记想要让自己汇报什么问题呢?

  于是秋紫云就搜肠刮肚的想着,那些事情可能会在吃饭饭成为汇报的重点。

  王封蕴也在思考着问题,自己已经不能在继续等待了,必须要强势的介入到北江省的权利心来,自己已经到这里好几个月了,该熟悉的也熟悉了,该了解的也都了解了,现在是时机开始发力了。

  而目前想要快的建立自己的一支人马,显然是不可能,不管是时间,还是现实,都有点勉强,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表明自己的态度,让能够靠过来的人自己靠到自己的身边,不管他是那个派系,只要他愿意为北江省出力,这样的人都是可以的。

  秋紫云,或许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从自己对她的履历研究,她过去并不是乐书记一手扶持的人,在一个,她现在的位置也很适当,还有进步的希望,如果是做到了副部级的省委和省政府领导,他们现在都应该算是走到了尽头,岁数也都不小了,他们也渐渐的没有了什么太大的理想和希望,所以这样的人只求自保,只求安稳,同时他们也到了什么都不怕的地步,动摇他们是很困难的。

  自己应该转变传统的习惯,从下面开始潜移默化的树立自己的权威,这样的效果会更好,远离省府最高权利机构的人们,更容易接受自己的善意,而一但自己在下面扎住了根,同样的,也能影响到上面来,实力的展示在很多时候并不是地位的高低。

  怎么能影响到秋紫云,让她明白自己的意图和善意,这才是今天王封蕴真实的目的。

  对王封蕴的这些想法,秋紫云是不可能知道的,她只能等待,等待吃完饭的谈话,只有彼此的交流,才能分析出对方最终的思想。

  两人用了10来分钟的时间就吃完饭,秋紫云对王书记说声抱歉,先到卫生间去用茶水漱了口,才出来坐了下,秘书收拾了桌上的饭菜,又为两人重新泡上了茶水,他们就面对面的坐在了沙发上,王封蕴指了指茶杯,说:“先喝口。”

  秋紫云端起了茶杯,笑笑说:“书记,你还别说,在你这今天吃的挺好的,过去我都吃不了这一碗饭。”

  王封蕴说:“是啊,你们在下面其实也是很辛苦的,就说这吃饭吧,每天你们的应酬是多,可想好好的吃顿饭也不容易的,每次都是喝酒,以后你多到我这来吧,我不让你喝酒,就吃大米饭。”

  秋紫云也笑了起来,当然了,这是书记的客气话,不过听在秋紫云的耳朵里还是很温馨的,书记还不算太官僚吗,知道下面干部的辛苦,说真的,秋紫云一周能好好的吃两三顿饭那都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了。

  两人闲聊了几句,就渐渐的转到了工作上的问题了,王封蕴对北江市的几个重大项目都提出了自己的设想,秋紫云也一一对应的回答了王封蕴的问题和设想,给王封蕴做了较为详细的汇报,要知道,一般以秋紫云他们这个情况,是不可能和省委书记做如此详细和深刻的汇报的,王封蕴能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那已经都是很难得的事情。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