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四百六十九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四百六十九章:叱咤风云

  但这样的对峙没有太长时间,华子建就意识到,冀良青已经掌握了主动权,因为在这种针锋相对,一把手掌握主动权是极容易的事,除非这一把手软弱无力,但显然,冀良青不是那样的主,冀良青是硬汉。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尽管,庄峰也很强硬,但是,硬碰硬之间,就充分显示出了权力的强撼。

  冀良青轻蔑的笑笑,说:“不管你同意不同意,整个事件的调查工作,我还是决定让华子建同志来负责,并且由市纪委参与协助,你如果有不同的意见,可以提请常委会召开,我们在会上投票,在没有上会之前,还是按我的执行,同时,在整个事件的调查,不管涉及到什么人,不管他的官有多大,不管他有什么背景,就是查到我的身上,也绝不姑息,一查到底”。

  冀良青拿出了他的权威来,他今天就是要压一压庄峰的势头,不要感觉自己升了市长就忘乎所以,在新屏市只有一个大哥,那就是自己。

  冀良青往处走,没走出门,回过头对魏秘书,其实真实的意思是让在坐各位听到:“你马上通知市纪委立即过来,配合华子建同志一起调查此事,事件情况直接向我负责。”

  庄峰气急败坏的看着冀良青的背景,狠狠的哼了一声,但冀良青若无其事,就像根本没有听到一样,昂然阔步走出会议室。

  大家还是鸦雀无声,谁都坐着不动,他们知道,庄峰已在这个事件失去了发言权,但他们又不能有所表露,他们在等,等庄峰等人离场,等市纪委介入。

  庄峰冷冷的又看了华子建一眼,把本来已经和华子建在这一两天稍微缓和的情绪又暴露了出来,他转过头来,小声的对华子建说:“你是不是很得意,得意于冀书记看了?”

  华子建知道庄峰在气头上,就淡然的一笑,说:“我有什么得意的,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市长不会想把气撒到我头上吧?”

  庄峰一愣,也是恍然明白,好像这的确不关华子建的什么事情,自己让冀良青这个老小子给气糊涂了,他就叹口气,看了一眼会议室的人,小声对华子建说:“你知道为什么冀良青要急急忙忙的赶过来吗?”

  华子建心就隐隐约约的有了点想法,但还是摇了一下头。

  庄峰小声说:“这个校长当初是冀良青硬调过来的,据说是他的一个什么亲戚,所以他不想让我深入的调查此事,他想让你负责。”

  华子建印证了自己的推测,不错,刚才自己就有点奇怪为什么冀良青会纠缠在这个小问题上,当时华子建只是感觉冀良青是想要压一下庄峰,让他收敛一点,但现在庄峰一说这个校长和冀良青的关系,华子建就明白了过来。

  看着有点发愣的华子建,庄峰嘲弄的一笑,说:“所以你华子建不要真的认为那是他冀良青对你欣赏,你要这样认为就错了,他不过是感觉你听话,可以帮他抹平这件事情,那么你成了一个什么人了?嗯,你想想,你不过是在帮人家揩屁股擦屎而已。”

  说完这些恶毒的话,庄峰的气了消了一些,他总算是在华子建的身上找回了一点发泄的机会,他看着还在发愣的华子建,冷笑一声,起身谁也不甩的离开了。

  华子建发呆不是因为庄峰那样恶毒的话伤刺着自己,他不是一个轻易就动怒或者不分青红皂白的人,庄峰的话是很难听,但对华子建来说,却一点没有错,华子建也洞悉了冀良青想要自己负责此事的动机,那么今天自己接受了这个个任务,冀良青肯定就会要求自己按他的思路来处理这件事情。

  接下来呢,毫无疑问的说,这件事情就不会有任何的公平,公正了。

  自己的任务也就一定会是帮助这个市一的校长去洗刷掉他身上的污垢,庄峰说自己不过是帮人家揩屁股擦屎,实际情况也一定只能是那样,否则,自己就只能和冀良青对着干了。

  想到这里,华子建也有点心寒,不过这也正是自己为什么一直不想投靠到冀良青麾下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冀良青这个人,连和他关系不错的王稼祥都知道,他总是在为一些人做着保护伞,当然了,换句话说,他要是没有这样一个特性,新屏市里他也不可能亲信众多,一手遮天了。

  华子建在庄峰离开之后,也讲了几句话,告诉在座的各位先等一等,等市里纪检委来人,好好的配合人家的工作。

  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华子建他们就没有时间休息了,除了午在外面叫来盒饭耽误了一会之外,其他时间就不间断的展开调查和谈话,这一忙就到了下午快下班的时候。

  纪检委的同志也有点熬不住了,都一起看着华子建,现在这里华子建是级别最高的首长,他不说解散,别人都不好走。

  华子建看看大家,也明白他们的意思,就说:“要不这件事情今天就先调查到这里吧,大家回去休息一下,好好想想,明天一早到政府4号会议室继续调查。”

  等华子建说完这些,几十号人一起下站了起来,窸窸窣窣的收拾起了东西,一副迫不及待想要回家的样子,华子建也离开了,他只能最先走,否则别人不好离开,在回去的路上,华子建的手机响了,是江可蕊的电话。

  江可蕊问:“你在干什么?值班完了吗,也不回来休息一下,不要命了啊。”

  华子建一听说休息,就感到真的有点头晕了,说:“刚开完会,想你的很。”

  江可蕊就在电话里笑,说:“别跟油嘴滑舌的,我已经不吃你这套了,回来吃饭吧。”

  华子建问:“下班了吗?”

  她说:“早下了。”

  华子建看了看手腕的表,果然早过了下班时间。华子建就对司机说:“直接会家属院,不去政府了。”

  车就从广场上穿过去了,手机响了起来,华子建看看显示屏,是修建广场的张老板的电话。

  华子建客气地说:“你好!”

  张老板很随便地说:“看到你的车了,干什么呢?”

  华子建说:“有点事,正准备回家呢。”

  张老板说:“有时间的话,我们见见面吧。我是不敢请你吃饭了,喝茶怎么样?”

  华子建犹豫了一下,说:“今天就算了,想回去休息呢,改天吧。”

  张老板就不再勉强了。

  等华子建回到了家里,江可蕊正厨房忙着,听到华子建回来,就埋怨说:“你到哪去了?这么久才到?”

  江可蕊回过头,一见华子建,江可蕊眼睁得大大的,手里的活也停了,她说:“你怎么都变成这样?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啊。”

  华子建看看身上,装轻松地说:“不会吧?你别吓我。”

  江可蕊很肯定地说:“一天没睡吧,肯定午饭也没吃。”

  华子建说:“真没事,熬了夜,睡了几天就补回来。”

  江可蕊走过来,拍拍他的脸,说:“以后注意点,不要这样辛苦,你也30多了,不比年轻人。”

  华子建笑着说:“以后,我就不那么傻了。叫那帮手下守电话,自己躲起来睡觉,有什么事,才准他们来喊我。”

  江可蕊说:“你这人不会当官。当官就是叫人家干活,自己什么也不干。”

  华子建笑着说:“就这种当法,我看你早让人给撤了。”

  江可蕊也笑了,这时,华子建从后面抱着江可蕊,江可蕊也喜欢华子建从后面抱着她,轻轻地摇她,看着她做饭做菜。

  他问:“我帮你做点什么?”

  江可蕊装着不高兴地说:“我说过,不准你说这句话。不是你帮我做什么,是你应该做什么。”

  华子建老实地说:“是的,是我应该做的,以后改正,一定改正。”

  江可蕊转头看了他一眼,说;“也没什么要做的了。你坐一会吧,很快就有得吃了。”

  江可蕊做什么事都很认真,这来到新屏市的时间也没多久,现在她几乎可以做出一手好菜了,她围着围裙,很家庭主妇地切菜。她的菜切得又细又匀。她蒸鱼仿佛是掐着秒表蒸的,鱼蒸得又嫩又滑,多一秒嫌熟过了火,少一移嫌生不熟,华子建什么大厨大酒店没吃过?但吃她蒸的鱼还是赞不绝口。

  今天江可蕊做了好几个菜,一个是炒头菜,头菜是本地腌的一种菜,切成丝,过冷水,把那咸味去了,就清炒,放油放姜蒜,爆香了,不要那焦黄的姜蒜,放少许辣椒。她知道华子建不太吃辣,但有少许辣能增加食欲。

  还有一样是菜蔬煲,下面放一层冬瓜,再放一层鲜虾仁、鲜螺肉,铺一层豆芽菜,上面摆一层水煮小白菜。这道菜样样都齐了,虾仁螺肉使那瓜菜更味鲜。

  最后是清蒸鱼了,也是江可蕊最拿手的。

  江可蕊把菜一样样端上餐桌,说:“我们喝点红酒!”

  华子建有点担心的问:“你现在能喝酒吗?”

  “红酒一杯啊,没什么影响的,我们孩子以后长大了也要让他学会喝红酒。”

  华子建说:“老实说,我不喜欢喝红酒,没劲。”

  江可蕊说:“在家不能喝白酒。”

  华子建就不敢多说什么了,喝酒的时候,江可蕊说:“一个人喝红酒,那酒是涩的。两个人喝,才能真正喝出红酒的清醇。”

  华子建点头说:“喝酒其实在很多时候喝的就是一种心境,一种氛围。”

  一会,江可蕊喝酒脸红,不仅脸红,脖子也红,全身都红且烫烫的,就从后面抱着正在厨房里洗碗的华子建,因为没穿高跟鞋,比华子建矮许多,就把脸贴在他背上。

  华子建便再不能静下心来洗碗了,反转手也摸她,江可蕊在这个家总穿那种松宽的睡裙,松宽得风样飘,华子建很轻易就撩起来了,发现那里早已一片泥泞,不过最后华子建还是放开了手,他怕自己一会控制不住冲了上去,在某些时候,江可蕊自己也是自制力很差。

  第二天华子建继续昨天的调查工作,其实这样的调查对华子建来说并不太难,只要先从宿舍楼房的结构和材料质量上去检查一下,问题就很明白了。建筑工程涉及多个环节,任何一个节点出现纰漏都会引发质量问题,重则会造成重大安全责任事故。

  在新屏市的工程质量安全监督局工程师实地取样检验后,得出了明确的证据,施工单位缺乏责任心,有偷工减料的行为,材料在进入工地之前都没有得到检验,以次充好。

  而从省城抓回来的承建商自己也供认贿赂了市一的校长,由于这笔钱不是市财政的,所以当初也没有正式的招标,在施工也是偷梁换柱使用了型号不足的钢筋和水泥。

  这还不算,这个建筑商还交代了很多一校长的其他一些问题,最让华子建感到难以接受的是其的一条,说这个市一的校长曾今给他介绍过几个一的女学生,这些女孩子陪着自己吃喝玩乐,最后自己以每人2千元的代价,给她们破了处。

  华子建的心情可想而知,这样的一个衣冠禽兽校长,自己怎么能够容忍,连给他送材料过来的那个纪检委的女同志,看着华子建,看着他那棱角分明的脸,看着他那双有神的眼睛,看着他翕动的鼻子,抖动的嘴唇,心里想,这华市长平时看似很温存的,原来这温存里还隐藏着这么一股强烈的锐气。

  华子建黑着脸,带上这些材料就找到了冀良青。

  冀良青在看到华子建送上的材料之后,很快的就皱起了眉头,他现在无法断定华子建是不是知道自己和那个市一校长的关系,但有一点冀良青是知道的,要是按现在的这个材料来处理,最先倒霉的就是那个市一的校长了,虽然到现在为止,这个校长还在矢口否认自己有过受贿行为,但冀良青也明白,现在还没有对这个一校长施行什么措施,他当然可以顶住,一但真的上了措施,只怕他就会扛不住了。

  那样的话,他下去也好,进去也罢都无关紧要,问题在于当初是自己力排众议把他放在这个位置上的,他出问题了,会不会让别人觉得我冀良青没有眼光,任人唯亲呢,而且记得当初庄峰是在会上激烈的反对过这个决定。

  冀良青权衡起来,他需要细细的考虑一下,往往一些小的问题都会引来大的后果,自己昨天哪样对待庄峰,今天应该是全市的干部都知道了,但最后查来查去反倒查出了是自己用人不当的问题,这会不会成为一个笑话?

  冀良青拿着这个材料沉思了许久,才看着华子建说:“子建啊,你感觉这件事情怎么处理为好?”

  华子建也能体会冀良青现在的心情,也知道他这样问自己肯定是另有想法的,不然何必问自己呢,这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的事情,有什么好问的。

  华子建就装着并不领会冀良青的样子说:“我看这事情我们就不用再查了,建筑商和这个校长一起转到检察院,事情由他们按程序处理吧?”

  冀良青脸色平平的,看了华子建一眼,不动声色的说:“有这个必要吗?你要知道,市一是新屏市的重点学,万一因为这件事情引起了太大的纷乱,最后一定也会波及到明年的高考成绩,我们不能耽误了下一代啊。”

  华子建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一个校长的问题至于扯的那么多吗?

  冀良青见华子建没有说话,也猜测出他心大概是不太满意自己的这个比较牵强的借口,他就又说:“子建,我叫你负责这件事情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华子建这时候茫然的摇了下头。

  冀良青说:“我希望以后政府的很多事情都要体现出你的价值,而不是让庄峰在政府骄横跋扈,一手遮天,而这个一的校长啊,就是和庄峰有过一些过节,这次他想让路秘书长抓这件事情,目的也就是想要用这个校长来树立他个人的威望,所以你必须要制止他。”

  冀良青说的很是委婉,不过华子建也算是彻底的明白了冀良青的意图,那就是这个校长绝不能动,华子建开始真的相信了,庄峰说这个校长是冀良青的亲戚,看来一点不假,冀良青这次是要死保这个人。

  华子建犹豫了一下,说:“问题是这样处理的话,恐怕不妥啊,那个建筑商已经有了口供,万一有人再节外生枝,最后怕连我都脱不了干系。”

  冀良青笑笑,不以为然的说:“你多虑了,我看啊,这就是一个天灾**的事情,建筑商在那样的环境里能不乱咬吗?等他清醒一点了,我想他一定会说实话的,其实他也是太胆小,楼垮了可以重修吗?又没有伤人,对不对。”

  华子建一下就听的毛骨悚然,从冀良青的话,华子建听出了接下来会出现的一些问题了,如果自己猜的不错的话,明天,不,或者就是今天,那个建筑商就会完全的推翻自己的口供,说自己过去的话是乱说,这样的翻供在当今的案件早就类见不鲜了。

  在接下来,或许不仅这个校长没什么事情了,就连黑心的建筑商也能轻轻松松的走出来,最后可以随便找个天气原因啊,还有临时工原因啊什么的,皆大欢喜。

  华子建心有了一种气闷,他真想站起来转身离开冀良青,但那只是想想而已,自己是无法去抗拒冀良青的决定的,因为自己的实力不够,就算现在和冀良青翻脸,自己也是无法坚持到最后的胜利,冀良青可以不让路秘书长负责此事,也同样能够让自己走开,硬碰硬显然是愚不可及的策略。

  在一个,以目前新屏市的格局来看,冀良青并不是自己的头号大敌,在另一个角度来说,冀良青反而会是自己的一个若有若无的靠山,没有了冀良青的支持,自己恐怕没几个回合就能让庄峰摁翻在地。

  所以对冀良青,华子建是暂时不能划清界限的,就算华子建心很反感,很抵触冀良青的这个无原则的处理问题方式,但华子建还是没有办法来抵制。

  华子建低下了头,有点委屈,也有点无奈的说:“我知道了,我会按书记的意思来处理这件事情的。”

  冀良青脸上就流露出了一种欣慰的笑意,不错,看来自己的选择还是对的,这个华子建很懂的怎么做人,多好的一件事情啊,即打击了庄峰,又缓解了校长带给自己的麻烦,还让华子建走进了自己的圈子,呵呵,什么事情都是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在多来这样几次事情,华子建想不进入自己的麾下只怕都难了。

  冀良青呵呵的笑着,说:“行了,建筑商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你好好斟酌一下这份材料就可以了。”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