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四百七十五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四百七十五章:叱咤风云

  两人径直到了一十八楼的旋转餐厅,见餐厅入口的两侧却挂了一幅对联,定睛看去,只见上联写着“月朗晴空今夜断言无雨”,下联则是“风寒露冷来晚必定成霜”。品 书 网 (w W W . V o Dtw . c o M)字面倒是有些意思,只是同这餐厅美轮美奂的外观多少有些不搭调。

  待二人走入靠窗的一个隔断坐下,见两名清秀挺拔的男侍者已经守候在餐桌前,华子建透过宽大的落地玻璃窗望出去,整个新屏市城区就在脚下。看着鳞次栉比的街道和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楼,他不由得暗暗感叹几声。正沉思间,却见一个服务员笑呵呵地将一本精致的餐谱轻轻的推到了自己的面前,华子建便沉吟着轻轻翻开。

  其实这些年华子建很少自己点菜了,所以对餐谱上的菜品几乎是一无所知,却不愿在江可蕊的面前露拙,便轻轻皱着眉毛,食指轻轻敲打着餐谱的书页,似乎在寻找自己心仪的菜品,却不敢耽搁太多时间,略略迟疑片刻后点了两份的海参泡饭,又要了两个皮蛋瘦肉粥,便将餐谱轻轻推给江可蕊说:“我就点这些吧,你看看还需要一点什么。”

  说着便示意江可蕊继续点餐。

  江可蕊笑着赞道:“不错啊,这饭我也爱吃,就先这些吧!”

  华子建点了餐后又笑着提议喝点什么,江可蕊不喝酒,两人点了一盒奶,慢慢的等着,一面就聊着天。

  这里的饭菜都是现做的,所以等的时候就比较长了,好在这里是转盘餐厅,坐在上面可以看到新屏市不同的夜景,两人也就没有太过焦急。

  江可蕊拿起奶汁瓶往杯倒奶汁,但瓶已经空了,华子建发现了,对江可蕊说:“怎么一不注意?你的奶没了。”说完,自己呵呵呵的笑个不止。

  江可蕊说句:“缺德,”一巴掌打在华子建膊上。

  华子建指了指杯子说:“本来就没奶了吗。”

  女服务员送来奶汁,华子建接过拿在手里,还不想放过这个话题,说:“我想念的奶终于攥在我手里了。”江可蕊怕别人笑话,便抢过来,给自己倒上。

  这顿饭吃的很温情的,华子建和江可蕊现在都是领导,很少有时间单独像今天这样在一起悠闲的吃饭,所以在吃饭的时候,两人也是彼此的眉目传情,肉麻,肉麻的。

  等吃完了饭,华子建喊来服务员:“买单!”

  “好的,先生。”服务员转身走了,不一会儿送来消费清单。“先生,您消费总计五百五十元。”

  华子建有些发蒙,上下看了两遍,说:“这不是五百元吗?”

  服务员指了指清单说:“先生,你不又要了两瓶奶汁吗?清单标着呢。”

  华子建恍然大悟:“啊,对,我又要了两个奶。两个奶五十元?砸人!”

  “先生,我们的奶就是这个价。”女服务员说完,感觉不妥,赶紧补充:“我们酒店的奶汁就是这个价。”服务员这么一解释,华子建和江可蕊又都笑了一回,华子建掏足了钱,服务员匆匆地接过钱,匆忙地离开这个怎么说话都犯毛病的是非之地。

  深秋的晚上还有一点湿冷,阴气会穿透单薄的衣物直刺脊骨,华子建他们行走在路灯下,明亮与柔和映衬里的江可蕊,透出了她迷人的娇美,不由得,华子建与她拉开些距离,欣赏光影的美丽,着实需要这样的距离。“觉得冷吗?”华子建爱怜地望着她。

  江可蕊斜了华子建一眼,说:“不冷,就算冷也没办法呀,你又离人家这么远。”

  “呵呵,”华子建笑笑说:“谁叫你这么漂亮,远些能更好地欣赏。”

  “哼,瞎说!”江可蕊嘴里嘟嚷着,可脸上却难掩笑意。

  “我发现自从你怀孕之后,你更漂亮了,为什么呢?”华子建凑近了一些。

  “呵呵,是因为肚子里有你的孩子吧。”江可蕊嬉笑着说。

  两人就边走,边聊着天,后来两人谈到了爱情,谈到了小说,江可蕊说自己上学的时候尤其是喜欢岑凯伦笔下的爱情描写。

  华子建不清楚佛教“缘定三生”的观点具有多少可靠性,而当他听到汇款人讲述岑凯伦笔下的人物时,感觉自己与江可蕊天生就存在着某种缘定,华子建虽然喜欢看琼瑶的爱情电影,但就阅读而言,他和江可蕊完全一样,非常钟情于岑凯伦描述的爱情故事。

  相较于琼瑶阿姨作品的煽情、哭闹和杂乱,岑凯伦的笔触相对冷静,语言显得质朴优美,人物形象厚实可信,读来感觉心里踏实。

  他们一路谈论着岑凯伦和她作品里的人物,身体渐渐地靠近,两颗心也靠得更近,华子建还发现,每当说出“爱情”字眼的时候,已经结婚的江可蕊总是会散发出她的羞涩和甜蜜。

  华子建就一支手挽住了江可蕊的腰,江可蕊抬头向华子建微笑,她好似读懂了此刻华子建的心思。

  回到了家,华子建又泡了杯茶,想玩一下电脑,看看新闻什么的再睡觉,就拿出手机放在了桌上,这手机一掏出来,才发现自己吃饭前因为柯小紫来了那个电话,自己为了躲避他,把手机关掉了。

  这个发现让华子建吓了一跳,一般情况下,作为处级以上,特别是任了实职的领导,平常是要求24小时开机的,否则万一出现个紧急情况,找不到人,那是要犯大错误的。

  华子建手忙脚乱的打开了手机,真是人背放屁砸脚背,平日里很少给自己打电话的冀良青,今天却在未接的电话短信出现了两次,还有乱七八糟的几个电话到无关紧要,但这冀良青的电话就非同小可了。

  华子建不敢犹豫,立即就给冀良青的手机回了过去,电话打通的那一瞬间,华子建菜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间,暗叫:糟糕。

  这时间已经太晚了,估计冀良青睡觉了,华子建心有点后悔,早知道现在就不打过去了,耽误了冀书记的休息,他要发脾气怎么多难堪。

  这里还没有想完,那面的电话就接通了:“华子建,你搞什么名堂,电话怎么一直联系不上。”电话传来冀良青严厉的声音。

  华子建就虚虚的说:“冀书记,实在不好意思,今天电话多,手机没电了,我出去吃饭不知道,现在才发现。”

  “哼,万一有什么紧急情况你怎么办?真是乱弹琴。”

  “是,是,我以后一定注意,一定注意。”华子建连声的道歉。

  冀良青就稍微的停顿了一下,依然声色俱厉的问:“还有啊,你怎么搞的,我刚听到一那个建筑商被公安局带走了,是谁的主意?”

  看来冀良青不愧为是冀良青,新屏市只要是他想关注的事情,很少能躲得过他的耳目。

  华子建就愣住了,说:“公安局带走了,不会吧,昨天我专门通知放的人,怎么可能今天又让人带走了,冀书记这消息.......。”

  冀良青打断了华子建的话:“我这消息不会有错,你马上问一下,看看是怎么一回事情,我听说是治安大队抓的人,到底是什么状况,你给我一个准确的答案。”

  华子建忙答应,说:“行,行,我马上就问一问.......奥,你是说治安大队抓的人?”

  “嗯,是啊,怎么了。”冀良青回答。

  华子建就迟疑了一下说:“书记,不用问了,我知道怎么一回事情了。”

  冀良青在电话“奥”了一声,说:“你知道?”

  “是的,我知道,今天庄市长专门把我叫过去让我汇报了一事故调查情况,我当然只能含含糊糊的给做了个汇报,后来庄市长就发了脾气,说这样处理不行,让我重新调查,重新把建筑商抓回来,我当然就不同意了,后来他说我不查,他就自己查。”

  冀良青在那面听的是目瞪口呆的,半响才说:“他庄峰胆子也太大了,他想查谁就查谁啊,还有没有组织观念,华子建,你不用管他,现在就到治安大队去一趟,不管什么事情,把人捞出来。他还翻天了。”

  华子建支支吾吾了几句话,冀良青听不清,就说:“你大声点,在那面嘟囔什么。”

  华子建就咳嗽了一下,说:“书记啊,我有句话不知道该不改说。”

  “啰嗦什么,说。”

  “我感觉这件事情书记还是要慎重一点,这个一的事故问题看来庄市长已经抓住不放了,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在这个事情上和庄市长较劲不值得,说不上现在庄市长已经得到了口供,我看不如就把那个校长和建筑商放弃了,我们接着认认真真的查,这就堵住了别人的口。”

  冀良青在那面犹豫起来了,对这个建筑商和校长,说真的,冀良青也并没有得到他们什么实质的好处,保他们不过是为了自己的一个颜面,冀良青当时也就想好了,现在先把事情摁下来,等风平浪静了,找个机会把那个校长撤了,这样别人也不至于说自己用人不当。

  但现在的问题是庄峰揪住不放手,一旦让他查出了这两人的重大问题,自己一下就被动了,先不说用人不当的事情,就是自己有意的压住这件事情,匆匆结案,这至少涉嫌一个庇护亲信的问题,一旦庄峰给上面捅一捅,麻烦也就来了。

  目前也只好按华子建的方法,先解了这个燃眉之急,冀良青就说:“子建同志,看来事情确实有点复杂了,这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故处理,里面夹杂了很多个人因素,那就按你说的办吧,明天你把那个建筑商重新抓回来,就说放他是一种手段。”

  华子建连声的答应:“那建筑商今天的口供我们也要回来吗?”

  冀良青略一沉思,说:“算了,要回来也肯定没用,人家早就复印了,现在我们公事公办,认认真真的调查,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这样的话,他们手里的口供也就成了一张废纸了,因为下一步我们手上的口供比他们还要全面。”

  “嗯,对,对,你看我这脑筋,连这都没有想到,还是书记考虑的周详,行,那明天我继续带领调查组来调查这事,这事让书记你费心了,是我处理的不好,请书记批评。”

  “好了,好了,和你没关系,那就这样吧。挂了。”

  华子建殷勤的说:“书记早点休息啊,拜拜。”

  华子建挂上了电话,拿着手机就笑了笑,明天吧,明天自己就要好好的调查一下那个校长和建筑商,新屏市再也没有谁会保护他们了,天恢恢疏而不漏,犯了罪,那就一定要接受惩罚。

  江可蕊一直在旁边看着华子建打电话,后来见华子建挂上电话后坏坏的笑了起来,江可蕊就知道,华子建一定又耍阴谋诡计了,对自己的老公,江可蕊还是有点了解的,这小子不时的总会给你弄出几条邪门歪道来。

  华子建就看到了江可蕊似笑非笑的眼睛,华子建一下收住了坏笑,有点痴痴的发呆了,江可蕊此刻真的好美,她眉目之间的情意,唇齿之间的低语,华子建如何不懂她真实的内心。

  华子建想,这只是开始,永不会有句点,在自己的一生,读你千遍也不厌倦。

  “可蕊,你笑什么?”在华子建直呼其名后,江可蕊终于缓缓侧转身子,把青春和俏丽带给了华子建。“我笑什么你不知道了!”她没有微笑,眼睛里含有一丝水水的温情。

  “呵呵,敢不给我老实交代啊!”华子建笑着向她慢慢靠近。“哼哼,你离我远点,少套近乎!”江可蕊使着小性子,眼神却遮不住内在的心思。

  华子建知道她并不想拒绝自己,这也是华子建早就有过的心得,在感情纠葛的男女,特别是女人,你只要留意观察她们的眼神,基本就能够判断出感情的结局,江可蕊的眼神让华子建有了些心动。

  对于爱,究竟什么是爱,大概没有人能够真正搞得清楚,也不可能去为它下一个准确的定义,就正如老子所说的,“道可道,非常道。”以华子建的愚见,爱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爱是一种道不尽的感动,爱植根于有爱的人的心底,很深很深。

  这一个晚上,华子建睡了一个非常踏实的觉。

  他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自己划着一艘很是华贵的小船行进在一条河道里,而且是往上游划的。这河里的水纯净清晰,水的游鱼也看得清清楚楚。河水一会深不见底一会又浅可见滩;河的两岸景色如画,那些个村庄的屋子建造得非常雅致。从来没有划过船的华子建竟然很顺当地抄起橹来摇着,那船也很听话地朝着前面驶去,所到之处并划开一道道的波纹……河岸上不时有熟识的男女在跟自己打着招呼,有些人甚至手里抓着大把钱对这自己撒来……其间甚至还有那个叫柯小紫的女孩子。

  醒过来这梦很还清晰地印在脑子里,华子建坐着没动,静静地想了一下。是啊,就眼下的状况来看,自己的处境也尤如这个梦境,新屏市就好比是这条船,自己就是驾船的,驾得好船就稳稳当当地前行,驾得不好就会船沉命丧.....!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