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四百七十九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四百七十九章:叱咤风云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有大亮,赵远大就把车送了过来,华子建迷迷噔噔的起来,也没怎么招呼赵远大,就想在睡一会。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那料想,老爹老爸已经把早饭都做好了,准备好了现在马上就走,华子建也不能睡了,一家三口吃了饭,华子建开着车就往大岩镇去。

  这个寺庙在柳林市城外60公里大岩镇的旁边,山清水秀,鸟语花香,很像一个世外桃源,关键是寺庙之有几位德高望重的大师在,据说许愿,求签是很灵的,华子建已经好多年没有去过那个地方了,但依稀还是记得那山腰上寺庙的模样。

  清早的路上也没有多少人,这里通往大岩镇也不是主要的交通要道,所以来往的车辆也不多,华子建他们就一面走着,一面聊着天,后备箱的那两支用来还愿的鸡,却不时的叫上几声,引得华子建连连摆头,他本来说在镇上买鸡,但老妈一定说要从家来带,那样才显得心诚。

  这样跑了一个小时的样子,就到了大岩镇。

  太阳从东面斜斜地铺下来,这所小镇的古朴与这十月早上的阳光相得益彰,在此时更显得深沉、厚重、安详与宁静,以至于甚至透出了它的沧桑与衰老,时光与岁月就是这么神奇的东西,一方面,它洗涤掉狂热与毛躁,催生出了成熟与沉稳;另一方面它不断侵蚀着万物的生机与活力,带来了无法避免的衰落与破败。

  不过,沧桑与衰老却可以给人以一种平衡感,让人觉得从悠久的历史走来,饱览各种变化,早已波澜不惊。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一切都是那么平淡,岁月很神奇地让人安心本分地守住这样一种平衡,把所有的一切甘心情愿地交付给造物主的安排。这就是岁月的独特魅力。小镇在岁月的洗涤下,它的所有一切在这个十月的早上都显得很是平衡,但是不平衡的是许多从大城市来的客人,他们的衣着对小镇来说很是新奇。

  老房子上的瓦松无论生长的多么快与茂盛,它能吸引的也不过是偶尔瞥过来的目光,因为它早已成为了一种理所当然;但是,这些客人却不是。人们特别愿意多留意他们,或者说情不自禁地多看几眼。

  而这一切对小镇的平衡来说,是一种强有力的冲击与破坏,它造成了一种不易觉察到的失衡。

  镇上的人每张脸都铺满了低眉顺目,谦卑与祥和,所有人都是如此。

  华子建把车停在了街边的一个小客栈的院子里,给了老板50元钱,老板就很殷勤的将华子建招待到了早已收拾好的小店里,奉送上准备好的茶水,这一切就像以往任何时候一样。

  店老板是个老头了,也有着一张岁月赋予的平衡的脸面,几年前老板深夜从大岩寺下山,一不留神被绊倒摔下山来,断了一条腿,他晚年成了瘸子,这一切好像并未在精神上对老板造成太大困扰,出了行动不怎么便利之外,他的脸上总是显得那么宁静、淡然与闲雅,看不出丝毫儿的感伤、悲切与怨艾。

  尽管行动上有些不便,他还是很喜欢让来往的客人在客栈坐一坐,所以这里总会聚一些得着闲暇的人,尤其是远来的客人,他更喜欢和他们聊一聊,他很乐意知道些其他地方的事情,乐意知道的多一些。

  并且,在镇上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他也喜欢多插手管一管,大家也很乐意他这样。

  此时,老板就和华子建聊上了,华子建说:“好茶!”

  老板说:“普通的茶叶,算不得什么好茶。”他只是憨憨地微笑,他这个表情从早到晚都是如此,几乎不变。

  华子建认真的喝了一口茶,说:“水好,水好。”

  老板说:“山里的泉水。”

  华子建问:“最近来的香客多吗?”老板说:“最近香客稀少,不过今天在你们前面,还上去了几个人,看起来像是大城市的,一个个西装革履的很是有股气质。”

  华子建就点点头,看着老妈和老爹都已经喝掉了一碗茶水,就站起来告别了客栈老板,带着父母,从客栈后面的石阶小路,往上面去了。此时,老板就和华子建聊上了,华子建喝了一口茶,不由的惊叹一声,说:“好茶!”

  老板说:“普通的茶叶,算不得什么好茶。”他只是憨憨地微笑,他这个表情从早到晚都是如此,几乎不变。

  华子建又认真的喝了一口茶,说:“水好,水好。”

  老板说:“山里的泉水。”

  华子建问:“最近来的香客多吗?”

  老板说:“最近香客稀少,不过今天在你们前面,还上去了几个人,看起来像是大城市的,一个个西装革履的很是有股气质。”

  华子建就点点头,看着老妈和老爹都已经喝掉了一碗茶水,就站起来告别了客栈老板,带着父母,从客栈后面的石阶小路,往上面去了。

  华子建远远望去,整座山上一片葱茏,林木繁茂,枝枝叶叶重重叠叠,绿得隆重而狂热。再看近处,青石板的小路两旁,高大的乔木遮荫蔽日,花花草草则铺满大地,不知道名字的鸟儿在树丛间声嘶力竭地叫着,不知在向这个世界不停地喊着什么?还有几只叫不出名字的鸟儿,却兀自在林子的上空盘旋飞舞。

  走不多时,华子建和老爹老妈的身上就开始出汗了,好在华子建带了一大瓶子的矿泉水,边走边不时地让两老喝上几口。

  华子建现在才发现,自己的体力是真的下降得很厉害啊,一方面因为年龄的原因,一方面,现在基本上天天处于养尊处优锦衣玉食的享受状态,不要说锻炼身体,连步行都很少了。遥想当年,十几二十几岁的时候,天天早晨去跑步,还有哑铃臂力器什么的,又是俯卧撑仰卧起坐什么的,那可真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啊,那时候身体棒得似乎一拳就能将墙壁打个洞。

  后来,做了官了,开始忙起来了,又整天的吃吃喝喝迎来送往酒桌牌桌,好了,肌肉越来越萎缩松弛,赘肉越来越膨胀增多,整个人,就渐渐变形了哦!随着身体的变形,心灵和思想,是否也变形了呢?应该是吧,想当年,指点江山,激扬字,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胸藏宏图,心怀伟业,总想着要轰轰烈烈干一番惊天地泣鬼神、对人类作出不朽贡献的大事业!正所谓意气风发,踌躇满志!

  但是现在呢,当年的那些胸怀和志向呢?似乎少了许多啊,但是,这样的变化是从何时变的?是具体怎么变的?华子建却又确实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也许,一切,都像极了那个温水煮青蛙的著名实验吧?一点一点,一天一点,慢慢地,就让你从生涩变得熟透了,甚至,熟烂了,然后,彻底死亡,彻底消亡。

  华子建一边胡乱地想着这些,一边穿着粗气往山上走。已经到半山腰了,快了。

  华子建就看到了有一泓泉水从路边出现,并且蜿蜒着向密林深处流去,华子建就扶着老妈,来到泉水边坐下歇息一会,自己蹲下身子,双手捧了泉,洗了洗脸上的汗。一阵清凉拂过脸颊,很舒爽。周围很寂静,其实还是有不少声音的,比如偶尔的鸟鸣,比如哗哗的流泉声,还有风吹过树叶的声音,但是,华子建却觉得这里是如此的寂静!也许正应了古人蝉噪林愈静的说法和描绘吧。

  看来,无论古人今人,都是觉得,人的喧哗,才是真正的吵闹,没有了人,这个地球就是寂静的了。

  大岩寺坐落在半山腰里面一个山坳里,华子建他们慢慢走去,一路搀扶着老妈,用了大概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可以看到一座规制不算很大的寺庙,白墙青瓦,有一棵大树从临街的墙里面探出一支横杈,形似手掌,好像在和人打招呼。

  挨着路左是一溜青石台阶,台阶上能看见红漆大门,大门外用铁皮搭了一个大大的屋檐。

  看着这古朴的寺庙,华子建也颇有感触,其实华子建在内心深处也有找一处清净地方修身养性的想法,虽然这个想法是如此的不可实现,但毕竟还是有过这样的想法,这些年来,华子建在官场上摸爬滚打,时常深夜思量,总觉得尘烟障眼,利欲熏心,究竟这一生所为何来?

  有时候他也很迷茫。

  四下一片静寂,华子建突然有一种强烈的存在感,这是多么久违的感觉,自己在大城市的人群泯灭了多久啊?!

  华子建他们从台阶上走来,苍山隐隐,山雾迷迷,有位寺庙的师傅走了出来,互致问候,这师兄法号净信。

  净信师兄帮华子建拿着东西,在前引导,顺着老庙左边一条窄窄的石板小路往里面又走了大概200米左右,看到一座红墙琉璃瓦的巍巍大寺,这才算真正到了大岩寺。

  大岩寺的院子很宽敞,前前后后的有很多大殿,院的几棵菩提树硕大无比,虽然已是深秋了,但它们还是那么挺拔苍翠,那映在绿树丛的寺院,院墙,青灰色的殿脊,苍绿色的参天古木,全都沐浴在玫瑰红的朝霞之。

  平台正前方是露天祭台,高约两尺,上有香炉和烧纸的槽,表面镶着瓷砖。祭台两边一边一座香火塔,用青砖砌成,表面用水泥抹平,高约2米,直径0.8米,看上去像小型宝塔。左边香火塔旁是“万年碑”,上面刻了400多人的名字,都是为整修宝峰寺捐过款以求流芳百世的。

  这时香烟缭绕,这座古老的寺庙像一幅飘在浮云上面的剪影一般,显得分外沉寂肃穆。

  华子建抬头望庙顶,令人眼花缭乱,那一个个佛爷凸起的脸也宛如夏季夜空数不清的星斗,它们神态各异,千姿百态。

  进了寺里,负责接待来寺还愿的师父带着华子建他们去大殿进香,上贡品等等,佛堂宽且空荡,里面靠正壁是神殿,上面供奉着各种木雕神佛,有手拿净瓶的,有盘坐莲花,宝相森严的,有头戴冲天冠,手捏指诀的,有赤脚跌坐,笑口大开的,不一而足,都惟妙惟肖。

  正神殿前放一张供桌,上面摆着一个签筒,内盛满竹签,一本发黄卷边的签书,一个木鱼,一把敲锤,还有一些香烛纸钱,这些都是庙主的看家宝贝。签筒供人抽签,签书供庙主翻阅查对,木鱼供庙主念经时敲击,香烛纸钱则助他巴结神佛,孝敬菩萨。

  供桌左侧,放一条长凳,凳上垫着一破棉被,平时庙主就跪坐在凳上敲木鱼念经,供桌正前方,是一张矮些的双人凳,上面垫着草蒲团,是供善男信女跪拜许愿的,佛堂左边,摆着两张八仙桌和八条长板凳,大概是寺庙接待处吧,佛堂正方挂满了一帘一帘的红布匹,上有捐献者的敬辞和姓名,如“功德无量”,“佛法无边”,“妙手回春”等,由此可见寺庙和庙主的功德,再往上是屋梁,上面画了一个大大的八卦图,加深了佛堂内的神秘气氛。另外左右两边的墙壁上,也贴满了各地香客临时捐款的名单和数额。

  华子建的老母亲很是虔诚的跪在了大殿央的蒲团上,上香磕头,华子建当然是不会下跪了,不过他还是在旁边的功德箱投放了100元钱进去,老妈还在那里絮絮叨叨的跪着说什么,华子建就在大殿转了转,耳听的旁边佛堂唱经声不断。

  华子建就问旁边的接待师父:“星云大师大师能否一见?”

  这师父就说:“不好意思啊,大师近日闭关诵经,不能出来和施主相见面谈了。”

  华子建点点头,很有的惋惜的,这个星云大师据说出生在江苏扬州一个名叫江都的小镇,母亲告诉他,他出生时半边脸是红色的,半边脸是白色的,母亲认为生了一个妖怪,几乎不敢抚养他,过了一段时日,他才逐渐恢复正常。

  他从小家里贫穷,母亲多病,父亲是一位朴实的农民,介乎农商之间,父母生养了4个儿女,他上有一兄一姐,下有一个弟弟,星云大师三四岁时,跟着外祖母学会念《般若心经》,还和七八岁的姐姐比赛吃素,他没有进过正式的学堂,但背下了家乡寺庙墙上贴的《三世因果经》。后来他去常州天宁寺做了行单(苦工),不久又转到镇江焦山佛学院,20岁时,他离开焦山佛学院,结束学习生涯。

  多年修炼之后,他简单带了几件换洗衣服,带领70余名青年同道,来到了柳林市的大岩镇,募捐多年,修的现在的大岩寺,几十年之后,这大岩寺也就在柳林市乃至于北江市赫赫有名了,据说每年春节大年初一早上,为争这头柱香,很多明星大腕,达官贵人们,不惜百万功德钱,有些年头啊,就算你拿上上百万来,也未必能挣得这头柱香。

  华子建有点遗憾,但也无可奈何,知道这闭关诵经,不到时候绝不会出来的,就算你天王老子地王爷来了也是枉然。

  等老爹老妈拜完了佛主,就过来一个寺院的师父,问:“施主需不需要在禅房休息一下。”

  华子建看看老爹老妈,感觉这一路上山走了一个多小时,确实也太辛苦,就点头对寺院的师傅说:“那行吧,我们就稍微的休息片刻。”

  这和尚阿弥陀佛一声,带着华子建三人就到了禅房休息去了。

  到了地方,老爸老妈在禅房的靠椅上坐下,有小和尚送来了茶水,华子建见茶很一般,但水却不错,一会又有和尚端来了清粥小菜,,华子建也试着喝了一碗,倒也淡然香甜。吃完之后,华子建感到身体安适泰然,他也没有感到太累,就对老妈老爹说了一声,自己出了禅房,到外面闲转一会。

  华子建闲庭漫步,一路走去,远远就见一位师父正在菜地里劳作,灰布僧衣,竹篮小锄,身前近处是一片水嫩的青菜,身后拥着一丛青翠的竹子,竹子后面就是寺院一人多高的灰瓦围墙,从围墙上方能看到远处的几座青青山峰,真像一幅水墨画。

  杨柳醉清风,烟花舞朦胧,华子建在寺院的后山看到了自己意境最美的一幕,拨开浓雾飘渺的纱曼,走进那如诗般清新,如画般优雅的梦里景色,流水的一端是一眼望不到头的青山,身边是清一色的青砖,黑瓦,白墙。

  华子建想,此时此地,应该有电影那种伊人静候窗边,手抚琴弦,修长的素手拨动着一丝丝的琴线,一曲春江花月徐徐从指间流淌,多情的昙花也伴着悠悠琴声悄悄的绽放着幽香,空气悬浮着一丝丝清凉的味道。

  在一个小溪的木桥边上,华子建闭上眼,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又深深的吸了一口,似乎这里的空气也是甜美的,他没有睁眼,嘴里喃喃的朗诵出了一首诗:“太乙近天都,连山到海隅。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分野峰变,阴晴众壑殊........。”

  这个时候,华子建突然停住了,他感受到了自己的后背阵阵灼热,这种感觉说不上是怎么得出,但华子建确实有这样的感觉,他蓦然回首。

  华子建就看到在自己不远处站着一个女人,一个美的让人窒息的女人,美的不食人间烟火的冷艳、美的春雨润物,细无声般的温馨,她体型绝佳,身穿浅黄色束腰风衣,紧身裤袜,黑色高筒皮靴,性感又不失庄重,瓜子脸,眉弯如月,睫毛如帘,眼睛秋水般明澈,她的皮肤很白,就像温润的羊脂玉般细腻。

  华子建身体有了轻微的颤栗,如芒剌在背,心五味杂陈、翻江倒海,心痛得无以复加。

  她迎上他的目光,她一步步的走近了呆若木鸡的华子建,她从他的眼睛看到了自己,这样亲密的注视好久没有过了,宛如初恋一般,可是他就是自己的初恋啊。

  华子建嘴唇微张,看着她:“华悦莲!。”

  她没有应答,眼睛忽闪了一下,华子建继续说:“好久没有见到你了。”

  催眠似的,他的话语每一句让她怦然,华悦莲就想到了当年:两人躺在床上,被子下赤~裸着身体,头挨着很近,相互看着,微微颤抖着身体,相互拥抱在一起。

  她又想起那个湿热的夏夜,他的那个形容,他在她耳旁说:“你有一股说不出的原始的气息。”

  华悦莲异常清楚地记得这个形容,这是别人从未对她说过的,现在她看着他,触手可及。他的呼吸,他的毛孔,粗粗的眉毛。她看着他的眼睛,他的喉头。他的脖颈。华悦莲似乎嗅到了一股危险的味道,想转移注意力,但是为什么要克制呢,这种亲近拥有的**如此强烈。她曾许多次在梦里呼唤他回来,他的脸庞时常出现,这不是她一直渴望的吗?为什么还犹疑?

  “狮子奔跑的路上,狮子的灵魂蜂拥而至。”她想起这句诗。他对自己灵魂的占据,霸道得不容抵抗。

  华子建也上前了一步,他们的距离又拉近了一步,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花香,那香味让人沉迷。人最软弱的地方,是舍不得。舍不得一段不再精采的,舍不得一份,舍不得掌声。我们永远以为最好的日子是会很长很长的,不必那么快。就在我们心软和缺乏的时候,最好的日子毫不留情地逝去了。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