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五百零一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五百零一章:叱咤风云

  柯小紫紧紧地贴着他的背脊,那脸,那丰满挺翘的胸,那很弹性的小腹,且还随着呼吸,轻轻蠕动,他那背脊便有火在烫烫地燃烧。

  柯小紫说:“你就一点机会也不给我?一直以来,你都在躲避我,为什么要躲避我?为什么一点机会都不给我?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知道,只是不说而已。你是心虚,你不敢给我机会,你是怕自己喜欢上我,怕自己欲罢不能,怕自己会做出对不起那个女人的决定。所以,你不得不躲避我,一点机会也不给你自己,你不应该那么做,不应该躲避我,不应该不再给自己一次机会,不应该放弃这可能是你这一生最最喜欢的人,这个人也可能让你知道什么是最最幸福!”

  这一刻,华子建真的有点迷茫,搞不清楚真是喜欢柯小紫,还是因为柯小紫是女人,他不仅背脊火样地烫,心也火样地烫,便有一种渴~望的冲动。身后这个女人唾手可得,且是那么年青,那么漂亮。如果说,有那么一刻,华子建是因为柯小紫的举止太出乎意料,思想一阵混乱,木木地没感觉到柯小紫身子的柔软,那么,接下来好长一段时间,华子建还定定地不动,就是在用心地感受背后这个女孩子身上的每一寸柔软了。

  华子建的脸红了起来。他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时,不禁一阵心慌。他知道他不能那么做,不能再那么感受她的柔软,他害怕自己会有所行动,他轻轻地对柯小紫说:“你放开我。”

  他像怕惊醒她似地。他不敢扳她的手,怕她更紧地抱着他,怕她更紧地抱着他时,搓动的柔软会把他融化。

  柯小紫没有什么反应,还是紧紧的贴着华子建,他又说了一遍:“你放开我。有什么话,慢慢说,放开我再说。”

  柯小紫终于很不情愿的放开了他,她惊讶华子建的冷静,其实,这个男人完全知道,只要他愿意,她什么都可以给他,然而,他还显得那么冷静,她并不知道华子建也曾有过犹豫,也曾有过渴望的冲动,但是,那一切只是一纵即逝,她没有感觉到。

  柯小紫看着他,久久地看着他,她很不明白这个男人,一点也不明白这个男人,难道她柯小紫对他就一点吸引力也没有?她甩头离去,大踏步地顺着那路的坡度往下走,她不相信这个男人真就对她无动于衷,真的就像一块石头那么硬,那么冰冷,那么没有感情。她也觉得,她不这么甩头而去,也太没面子了。

  她等着他叫她,等着他喊她回来,她想,他会不会也像她那样,从后面抱着她呢?这么想,她仿佛听到他从后面赶上来的脚步了,就要自己走慢一点,别让他赶得太急。走出那条漆黑的路,身后却一点动静也没有,在回头看的时候,华子建的影子也没有了。

  柯小紫狠狠地跺了跺脚,大声叫:“华子建,华子建。”四周没有人应她。

  其实,华子建就在不远处的黑暗,他是听到她叫他了,但他没有应。他知道,如果自己答应的话,自己就又被柯小紫缠上了,这会儿,他真有点像柯小紫说的那样,有点心虚,尽管,自己也不知道那心虚真是像柯小紫说的那样,是怕喜欢上柯小紫呢,还是仅仅因为柯小紫是一个女人?

  华子建担心,在这样的时候,自己会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来。毕竟,柯小紫又那么年青,那么漂亮,没有哪个男人不喜欢年青漂亮的女人,特别是像自己这样一个本来在漂亮女人面前就没有多少自制力的男人,何况,这个女人又愿意把自己送给你。

  回到办公室,华子建又后悔了,他想,怎么会这么让她离开呢?这都什么钟点了?万一有坏人怎么办,难道自己真的就那么没有自控力吗?柯小紫能把自己怎么样呢?一个女孩子,难道还怕她把自己给强~暴了?这么个时候的,把她丢在外面,就不怕她出什么事吗?

  华子建自责了一番,便想打电话给她,想问她在哪里,但最后华子建还是没有敢给柯小紫去电话,有时候啊,心肠太软也不是好事情。

  这个夜晚,华子建不知道为什么,表现的特别激动,或许他心多多少少的也受到了柯小紫的一点影响吧......

  半夜,一场雪突如其来,雪霰密集的敲在窗上,伴随着风声,愈显得屋内的煦暖,雪花飘飘洒洒落了整夜,待到第二日放眼天地间,尽是一片银装素裹,妖娆素丽。

  日出唤醒清晨,华子建醒来了,看一看还在自己怀里酣睡的江可蕊,华子建就笑了笑,自己昨晚上真是有点太疯狂了,把江可蕊折腾的够呛,那就得让她多睡一会吧,华子建悄悄的爬起,心情愉悦,几个月来难得一见的好心情,华子建亲自到厨房下了炝锅面条,颇有兴致的调了两个小菜。留着一半儿给江可蕊,自己吃完一半儿,准备穿衣出门。

  华子建刻意修饰了一番,头发打了头油皮鞋打了鞋油,这最高和最低的两个地方,阳光照临耀眼,灯光照临闪光,下巴刮得很亮,十一回家前,华子建花半个月的工资买的笔挺西服也套在了身上,又扎了领带,对着镜子端详了一下,感觉镜子里的自己衣冠楚楚而非昨夜那个衣冠禽~兽,至少有一点儒雅的成分揉合其。

  华子建对着镜子点点头,肯定了一下自我形象,正当他得意自己的形象,又去端量自己时,突然醒悟似的怔在那里:自己怎么穿上了这套西装?这时,华子建不由得再次打量镜子里的自己,发现眼圈这几天抹上的淡淡灰黑不肯消失,蕴含在眼神里苦闷愁思挥之不去,以往总是挂在脸上的精气神消失殆尽,有那么一点儒雅也因自己的最近一段时间的心情不佳而隐迹无影了。

  华子建茫然无措地愣怔了半天,自己这身衣着打扮,是自己老家那里的山那里的路那里的水都熟悉的,门前那条千年流淌的小河,曾映出自己穿这套西装时的身影。

  自己曾站在家前面的小路上,让老家四季风轻轻地吹拂过脖子上的领带;自己曾穿上这双皮鞋走在村里的山路,踩出一行有着清晰花纹的脚印。

  华子建想让父老乡亲从自己的西装革履上看出自己在城里活得还算滋润,自己想让养育了自己的那山那水看到自己在城里混得人模狗样,但自己真的过的很开心吗?华子建自问着自己。

  他也说不上自己到底是快乐还是烦恼,现在新屏市的政治格局虽然对自己很有利,但不可否认的是,自己面临的麻烦还不会断的,至少冀书记那里恐怕就会对自己产生很多怨恨出来,对了,还有庄峰,他绝不会和自己真心实意的联手,当然了,自己也不可能和他联手,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短期的,当有一天,自己不得不同时面对冀良青和庄峰的时候,自己该怎么办呢?

  在去政府的路上,华子建撇开路人,不走寻常路,独自在无人涉足的路边前行,回望来路,甚感欣慰,一片洁白无瑕的雪地,以往的污浊全被覆盖,又变成一张干净的纸,而上点点肆虐凌乱的脚印,是“玷污”两字的最好注解,是一人胡描乱画的印迹,是自己独立完成的作品,一副绝美的画卷,作画之人也在别人的画,这番美景若让达芬奇看见,自己肯定会流芳百世。

  华子建来到办公室的时间不长,那面调查组就传来了捷报,说开发区管委会的主任孔晓杰自己招了,不仅交代了和航空仪表厂套现分赃的事情,还有什么开发区低价转让土地,收受贿赂等等交代了不少,当然了,华子建也知道他未必都已经完全交代清楚。

  但这已经不重要了,华子建要的就是战略上的胜利,击垮了孔晓杰,也就预示着新屏市将要开启一个新的纪元,那些指望着别人来保护的干部,都要小心了,试问一下,你们谁和冀良青的关系比得过孔晓杰呢?连他都被收拾了,何况一般的人。

  更为重要的是,在这个件事情之后,华子建的名字就会让所有的新屏市干部牢牢的记住了,这应该是华子建来到新屏市之后的最大收获,他一直默默无闻的在新屏市过了将近一年,也到了自己展露头角的时候了。

  一切都如华子建想象的一样,事情在接下来的几天就异常的顺利了,孔晓杰的箭落马在全市干部引起了很大的震动,人们惊叹华子建动了真格,也惊叹于纪检干部并不是吃素的,也有人叹喟从政并不如人们所想象的那样美好,这是一种高风险的职业,机关里处处有陷阱,形形色色如色情门、红包门和受贿门等,一不小心就陷了进去。

  华子建处理了一个孔晓杰,震慑了一些当权者,教育了一大批干部。

  孔晓杰一倒台,市里便临时决定开发区过去的管委会副主任刘兴洋主持开发区的工作,新官上任三把火,刘兴洋改变了孔晓杰过去的做法,以新的谦恭姿态对调查组极尽礼遇。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