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四十五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五百四十五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五百四十五章:叱咤风云

  她对他嫣然一笑,华子建的心不由得颤动了一下,这么纯粹的笑,他已经忘记了上次是在什么时候见到的。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华子建觉得柯瑶诗不能用漂亮来形容,应该是特别,他觉得她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质很吸引他,漂亮女人到处都是,或者自认漂亮的女人更是无处不在,但华丽精致的外表总是很难掩盖她们内心的空虚。

  柯瑶诗的目光透露出一丝慵懒的忧郁,同时又是那样的我行我素,她的目光时不时游走到别的地方,你很难抓住她目光很准确的信息。

  华子建对这个女人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好奇,他想知道的原本比他想象的要多的多。

  柯瑶诗问:“除了独自喝酒,你平时对什么感兴趣呢?”

  华子建答所非问的说:“我真的很饿了,你真的愿意请我吃顿好的吗?”

  “你想吃什么?”柯瑶诗微笑着问。

  “龙虾!”华子建干脆的回答。

  柯瑶诗就笑了起来........。

  柯瑶诗带华子建走进马克西姆餐厅,拾阶而上,餐厅内枫栗树叶状的吊灯与壁灯散发出幽暗的光辉,映照着墙上的鎏金藤图案,以及摩自卢浮宫、故宫的装饰壁画,四周无数水晶玻璃镜、五彩缤纷的彩画玻璃窗,眼前一切仿佛使您置身于18世纪的法国巴黎的豪华宫殿。

  他们由态度恭顺的侍者领到一间豪华奢侈充满艺术气息的餐室里,当他们就坐后,华子建静静地打量着柯瑶诗,她有些心慌意乱,她的目光在餐厅到处游荡,象是在搜寻着什么,偶尔会在他脸上停留一下,然后又匆匆移开。

  现在华子建已经很安详地坐在椅子,微笑着注视着柯瑶诗,他轻声的问:“你在看什么?”

  “这儿真美。”柯瑶诗随口应付了一句。

  “你喜欢?”

  “是的,我喜欢这里的环境。”柯瑶诗一边说一边将菜谱递给华子建,侍者很有礼貌地在附近徘徊,柯瑶诗示意了一下。

  华子建没有征得她的同意点了全部的菜,这种方式使她放心,等侍者离开后,柯瑶诗微笑着问:“这儿是纯正传统的法师大餐,你喜欢吗?”

  “我从未遇到过象你这样有钱的人。”华子建认真地说。

  “这没多少钱,这样一顿饭我还是足以应付得了的。”柯瑶诗开心的大笑起来。

  此后华子建狼吞虎咽的消灭着饭桌上的一切,柯瑶诗注视着华子建,只是微笑,时不时抿一口她杯的酒。

  华子建自顾自的将那只大龙虾消灭的差不多时,抬头看着柯瑶诗:“你怎么不吃啊?”

  柯瑶诗说:“我不像你那么饿。”

  华子建拿起酒杯大口喝了一口,立刻皱眉头,做出了痛苦的表情。

  “这是洋酒,后劲很足,你慢点喝!”柯瑶诗说着,也慢慢的喝了一口。

  华子建点点头,其实他最不喜欢喝洋酒,但今天或许是心情不好,所以喝的很快。

  “你吃饱了吗?还要点什么吗?”柯瑶诗温柔的问。

  华子建点点头,柯瑶诗看了看两人已经空掉的酒杯,对华子建说:“这酒不错,再来一瓶吧。要喝就喝痛快了,不是吗!”

  华子建看透了柯瑶诗的心思,知道她很想表达一下自己的谢意,她一定是误会了自己,以为自己很喜欢喝这个酒,他还没来得及说话,柯瑶诗已经示意服务员再拿一瓶酒来,服务生很快来到柯瑶诗面前将一瓶酒放到柯瑶诗面前。

  服务生:“您的酒,请慢用。”柯瑶诗微笑地冲服务生点点头,服务生转身离去。

  柯瑶诗脸上泛着红晕,她问:“你喜欢怎么喝呢?”

  华子建喜欢她这种直接:“随便吧。”

  柯瑶诗就给华子建倒上了酒,自己也倒满之后,看着华子建,眼光就变得如水的温柔,问:“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是不是喜欢丰~满的。”

  华子建一下就记起了上次和柯瑶诗在健身房淋浴间的情景,他脸就红了起来,他感觉到,柯瑶诗已经有点喝多了,华子建没有回答,只是端起了酒杯。

  柯瑶诗摇摇头接着说:“是不是男人都喜欢有大咪咪的女人。”

  华子建乐了,他考虑了一下,然后一本正经的说:“女人并不是有个丰乳~肥~臀就性~感,而是举手投足的小细节,才可以体现出一个女人的味道。”

  “看上去喜欢你的女人很多。”

  华子建自嘲的笑笑,说:“看上去的未必是真的。”

  “你为什么不能喜欢我?”

  华子建不语。柯瑶诗拿起酒瓶猛的将酒全部灌了下去,华子建诧异的看着柯瑶诗,但并没有阻止她,因为已经来不及了,没过多久,柯瑶诗说去洗手间,华子建看着她摇摇晃晃的走进洗手间。

  等了很久,也不见她出来。华子建起身离开餐桌,走向洗手间,发现柯瑶诗坐在门口的地上,头微微低垂着,华子建快来到柯瑶诗身旁搀扶起喝醉的她。

  “喂,醒醒,我送你。”华子建喊着。柯瑶诗软软的躺倒在华子建的怀里,华子建搀扶起他,走出饭馆,向柯瑶诗的车走去,他将柯瑶诗放在副驾驶座上,看着昏昏沉沉的柯瑶诗,华子建轻轻拍拍她的脸,一点反映都没有。

  华子建犹豫着,给柯瑶诗系好安全带,然后启动了汽车。

  这一夜,华子建把柯瑶诗安置在酒店一个宽大的床上,看着她昏昏入睡,嘴里不时咕哝着什么,而他则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注视着她,接着一口一口的抽着烟。华子建看着这个让他曾有一丝莫名冲动的女人,她丰满的身躯,状若含苞待放的蓓蕾,酷似粉装玉琢,着体便酥,恰好是对华子建的另外一种强烈的心理补偿,她真的居然就这样沉睡的在他的眼前,倘若这是个故事,老天爷让他以这样的方式遇到她,一种奇妙的感觉,让华子建突然有了一丝期待,期待什么呢?但眼下还不好说。

  华子建的嘴角不由浮现出一丝微笑,这样的笑意却没有维持太长的时间,华子建就摇摇头,起身将窗帘拉上,他再次来到床前,柯瑶诗一直迷迷糊糊,嘴里喃喃的说着些什么,华子建静静的注视着柯瑶诗,他轻轻的给她盖好被子,悄悄地关上卧室的门,离开了.......。

  华子建刚刚关上了房间的门,柯瑶诗就睁开了眼,她眼一下就多出了许许多多,浓浓郁郁的伤感,她喃喃自语的说,知道吗?我对你已经有了爱慕,却难以启齿,怕你冷冰的一句自作多情,让我难堪,只好用这老掉牙的方式。

  她还在心想着——华子建,你不经意的出现在我的爱河里掀起涛天巨浪,你的出现似我在黑暗的灯塔,拓出我人生的一片亮丽,我所有的爱已被你掳去,所有的情已属于你,我有博大的胸襟足以容纳你所有优缺点,难道这还不够?!看到你的身影,都会让我想起一首美丽的情诗,每次想到你,都会让我彻夜难眠,献给你一颗滴血的心,你忍心用你那纤细的手指撕碎!!不要犹豫,不要徘徊,驶过来吧!这里有你温暖的港湾!!

  柯瑶诗对华子建已经由最初的利用,变成了现在的迷恋了,这或许对她来说根本就不是一件好事,因为她必须为此付出过多的伤感......。

  第二天一早,华子建便坐在政府的这幢楼小楼里,小楼已经在风雨吹打下寂寞地存在很多年,时间使它的墙壁变成了灰绿色,灰暗寂寞。有时候,华子建在无事可做的时候就会想象着,在这栋失去色彩的小楼内隐藏着多少鲜为人知的动人故事,多少的尔虞我诈,多少的阴谋陷阱,这一切的一些就如陈年老酒一样越久越浓。

  有时候,华子建看到这个楼的时候,会突然的想到古罗马帝国时代的那些城堡,或许在那个地方,也会和这个小楼一样,流传着许许多多的故事吧?一棵老树孤独地陪着这座小楼,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华子建爱上了办公室窗前的那棵老树,窗外那棵老树在春天之后慢慢的就发起了茂密的枝叶,象一把扇子似的展开在窗前,阻挡了大部分的阳光。

  太阳的光芒偶尔会透过树叶照射进来,但在大部分的时候,这里是阴暗的冷清,这份冷清沉落在华子建的心上,就如同他此刻的心情一样死灰苍白。

  今天就是庄峰留给他的最后一天的期限了,自己的选择就将决定着江可蕊的命运,自己能够那么残忍的斩断江可蕊的政治生命吗?让她这样一个蒙昧无知,清纯无暇的女人来体验到宦海波澜这突如其来的暴风骤雨吗?

  华子建犹豫了?他第一次在工作,在大是大非面前,因为个人的感情开始犹豫起来。

  躲不掉的,庄峰的电话还是掐着点就来来了,华子建再次深深吸了口气,鼓足勇气接通了这个电话,华子建并不清楚自己对庄峰说了些什么,只是知道,庄峰请他过去坐坐,华子建内心莫名的紧张,猛的挂断电话……庄峰给他的感觉好象蜘蛛埋伏在黑暗的角落里,张开罗,正等待着他的猎物。

  窗外的天空变的昏暗起来,华子建没有急于的过去,他在窗前站了好一会,久久的注视着窗外的老树……。

  华子建慢慢的让自己沉静了下来,过往的那一幕幕惊涛骇浪般的往事也让他逐渐的振作起来,不就是几面受敌吗?这算什么,过去比这惊险的事情自己最后还不是都度过了,相信这次依然可以摆脱萦绕在头顶的乌云。

  华子建回身,大跨步的走了出去,他整个人也精神了许多,脸上也泛出了若有若无的笑意,就这样,他走进了庄峰的办公室。

  庄峰脸上的微笑要比华子建更明显,他一点都不怀疑自己的判断,自己的手上已经抓到了一把很好的牌,作为对手,华子建现在却无牌可打,这样的情况应该是不多的,所以高兴一下在所难免。

  他站起来,迎着华子建走了过去,微笑着陪着华子建坐到沙发上,没等华子建把烟掏出来,他就先很主动的给华子建发上了烟,一面喊着秘书给华子建泡上了茶,倘如此刻有另外的一些人在,他们绝对无法看出其实这两人都怀有深刻的敌视。

  华子建喝了一口水,抬头看看庄峰说:“我思考好了。”

  “奥,是吧,呵呵,愿闻其详。”庄峰踌躇满志的看着华子建,没有丝毫的惊慌,他也多次的对此事做过判断,华子建其实目前能走的路并不是很多,只要冀良青在这件事情上站在自己的一面,也就几乎封杀了华子建所有的选择。

  当然,华子建可以固执的坚持他自己的决定,但那样做其实对他华子建一点都没有好处,只要自己开始发力,在电视台这个问题上展开行动,华子建不受影响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如果是一个聪明,理智的人,最好的选择就是妥协。

  而华子建从来都不是一个愚笨的人,这一点毋庸置疑。

  华子建静静的看了庄峰一眼,他知道庄峰现在的心情,也知道庄峰是有资格高兴的,运气并不会总是围绕着自己,换句话说,运气对每个人都是均等的,现在庄峰在走了好运,当然,他是用了一些鄙劣的手段,为他自己创造出了一个绝佳的机会,这一点华子建并不愤慨,其实在官场上,不用手腕,不用机巧,本来也是不现实的,自己何尝没有使用过一些零零碎碎的手段呢?

  这里每天发生的一切,都像是一个赌场的正常活动,当权利机器开始运转的时候,所有身在其的人都是赌客,那么这一次自己也就只能是认赌服输了。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