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五十四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五百五十四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五百五十四章:叱咤风云

  秋紫云就慢慢的端起了茶水,一点点的呡着,华子建也在一阵的疑惑之后,感受到了秋紫云的凝重,她们谁都不说话,就这样相互面对,默默无语,慢慢的,他们的想法和思路也逐渐融合在了一起,这一点都不奇怪,华子建早在很多年前,就学会了秋紫云的思考问题的方式,而秋紫云也习惯了华子建的思维走向。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他们就想到了同一个问题,是不是接受省委王书记投来的这个橄榄枝。

  这个问题其实对华子建是影响不太重要的,因为他现在毕竟还是地位低下,但对秋紫云就非同小可了,她的决定肯定会让北江市整个权利出现倾斜,因为她是省常委,她具有绝对的重量。

  华子建现在也不敢多说话,他静静的看着秋紫云,不管秋紫云提出什么样的决定,华子建都不会责怪她的,自己的事情不能让别人来承担如此沉重的压力,这事情对秋紫云来说,已经成为了一场巨大的赌博,最后的代价就是秋紫云和自己未来几十年的政治生命。

  包间外面的风在轻轻的吹打着窗棂,秋紫云和华子建捧着浓浓的热茶,安静的坐着,后来秋紫云应该是感到了压抑和窒息,她站了起来,走到了窗前,一下就打开了窗户,带着寒意的冷风呼的一声灌进了包间,让本来暖意扬扬的房间空气骤降。

  华子建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

  秋紫云就那样站在窗前,华子建看不到秋紫云脸上的表情,但他从早就熟悉的秋紫云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巨大的凝重,寒冷,显然,秋紫云要做出重大的决策。

  时间慢慢的流失,包间已经和外面一样的寒冷了,秋紫云缓缓的关上了窗户,转过了身来,坐在了华子建的对面,轻声的说:“行吧,会上我先提出来。”

  华子建就没有在说了什么了,他看着秋紫云,眼多了无限的感激,自己和秋紫云的命运就在这一天,又将紧紧的连在一起了.......。

  秋紫云也看着华子建,看到了他眼的朦胧,她抬起了手,慢慢的伸过来,隔着茶几就摸在了华子建的头上,说:“傻瓜,这又什么好激动的,倒想是我给你了什么恩惠一样,其实啊,子建,我是被你的良心,公心打动了,唉,你啊你,不管做什么事情,怎么一点都不为自己想想。”

  华子建没有动,任凭秋紫云在自己头上,肩上的抚摸,说:“正因为很多人为自己想的太多了,所以我要改变一下,这算不算是特立独行?”

  秋紫云收回了放在华子建肩头的手,说:“是啊,但我们以后的路还不知道会怎么样,我们只求多做点工作吧。”

  华子建点点头,他也是一样的体会到了这点.........。

  第二天一早,华子建就返回新屏市,一路无话,赶到新屏市的时候刚好是午上班的时候,华子建就直接到了办公室里,秘书小赵把最近一两天的工作给华子建做了一个总结汇报,华子建的运气不错,这两天里并没有发生什么太大的事情。

  稍微的休息了一会,华子建便开始忙了,大事没有,但小事还是有一些的,他恶补了一个下午,把堆积了两天的零零碎碎的事情都做了一个了断。

  这样等他忙完,就到了快下班的时间了。

  毫无例外的,在这个时候,华子建总会收到一些邀请他出席晚宴的电话,华子建一一的推掉,使用的借口也是五花八门的,什么身体不舒服啊,晚上要开会啊,总之他需要针对不同的人,快的编造出不同的谎言来,还好,这个动作华子建早就熟练了,所以编起来并不吃力。

  不过就在他想要早点回家的时候,却接到了冀良青的电话:“子建啊,到我这来坐坐吧?”

  “奥,冀书记你好啊,有事?”华子建招呼了一句。

  “也不算什么事情吧,一起坐坐,聊一聊。”

  华子建必须答应,因为这不是别人,是新屏市的一哥,他的召唤没有谁敢于拒绝,华子建也不例外。

  华子建过去之后,冀良青也并没有什么重要的工作要他汇报,两人就坐了一会,闲扯着,华子建心暗自奇怪,他不知道冀良青今天找他来的目的是什么,但他无法询问,只能继续聊着。

  过了一会,冀良青看看手表,说:“呵呵,不知不觉已经下班了,这样吧,我们一起坐坐。”

  华子建不知道应该客气的推辞,还是高兴的接受,他只好说:“这怎么好意思啊,那我来安排一下,很少有机会请书记一起吃饭。”

  冀良青摇着手说:“今天不用你请,魏秘书已经安排好了。”

  华子建笑着点头,表现的很高兴的样子,不过心暗自猜摸,看样子这是冀良青早就准备好的事情了,不过会不会还是和上次那个老板一起吃饭呢?

  冀良青没有让华子建的疑惑继续下去,主动说:“今天就我们两人吃饭,所以你也不要有什么顾虑,酒不让你多喝,主要是聊聊天。”

  冀良青说完就站了起来,带着华子建下楼,在办公楼下面,冀良青的小车已经准备好了,秘书小魏帮冀良青打开了车门,冀良青坐了进去,对华子建说:“进来啊,你不会是准备要走路去吧?”

  华子建笑笑,就低头钻进了冀良青的小车,而在这个时候,远处也准备下班的尉迟副书记就停住了脚步,他静静的看着冀良青的小车离开之后,才走出了大楼,他在想,这个时候华子建和冀良青一去出去,不用说,一定是吃饭了,所以尉迟副书记不能上前招呼他们,免得让华子建为难。

  华子建和冀良青都坐在后排,今天冀良青的谈锋甚劲,一路上不停的说着话,华子建在旁边反倒是有点吱吱唔唔的有点跟不上冀良青不断转换的话题了。

  一会他们就到了王朝大酒店的一个包厢里,等这里酒菜上齐,一切安排妥当之后,魏秘书就客气的离开了包间,这里就只有华子建和冀良青两人了。

  冀良青先端起了酒杯,也不和华子建碰,只是摇摇的示意一下,就一口喝掉了酒,看着华子建也喝干,说:“快到春节了,大家都工作忙啊,子建,你对开年之后新屏市的工作有什么设想和建议啊。”

  华子建虽然与冀良青谈得随便,但到了关键时候却是不敢随便的,官就是官,即使这官可能是你最好的朋友,但你还是要搞清楚他是不是真要你提建议,如果,弄不清这点,以为人家真要你提建议,于是头脑发热,口惹悬河,大谈特谈,你就是谈得再好,再到位,他也会不高兴,更加不会采纳你的建议。

  相反地,他还会认为你小看了他,把他当傻瓜了,在他面前显示你比他更聪明。真要这样,你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华子建“嘿嘿”地笑,说:“我能有什么建议,最近天天忙高路,忙的头都晕了,能有什么建议?就算有,那也是低水平的,说出来让你笑话的。”

  冀良青说:“没关系,你说。你跟我还那么多客气。”

  华子建很认真的摇头说:“真没有。”

  他的确没想到什么建议,因为这根本就不在华子建的设想之内,华子建一直估算着冀良青可能会问道高路招标的事情,而且了,就算自己有什么建议,今晚也不会说,要过了几天才能说,过了几天说出来,他那建议就是在领导的提示下进行思考的,在领导的引导下想出来的。

  冀良青说:“我有一个很不成熟的想法,你给参考一下。”

  华子建笑着说:“这那是那呀!这不是把天地倒过来了,你要我干什么?尽管吩咐,有你给我撑着,我什么事都敢干。”

  冀良青哈哈一笑,说:“我是跟你说实话,开春之后我有个想法,这个想法现在还不成熟,但我今天忍不住想要告诉你啊。”

  华子建奥了一声,停顿一下说:“冀书记一定已经是深思熟虑的,我听凭你的吩咐。”

  冀良青却没有马上说出来,反而是很犹豫起来。

  华子建就默不作声的帮他倒上了酒,也不敢催促冀良青说,就静静的等着。

  冀良青像是做出了很重大的决定一样,对华子建说:“你对庄峰这个人的看法应该是和我一样吧?”

  华子建有点疑惑,说:“书记指的是......?”

  “他的为人,他的人品,他的性格啊,我想就算你并不想说什么,但你心里的想法应该是很明显的,对不对?”

  华子建依然摸不准冀良青的想法,也只能点点头,权作是一种回答。

  冀良青就说:“前天啊,尉迟副书记倒是提出了一些自己的想法,我现在也很矛盾啊,今天就是特意的找你来商量一下。”

  华子建有点茫然的点点头,说:“尉迟书记是什么想法?”

  冀良青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的说:“他想在开春拿掉庄峰头上那个'代'字。”

  “代字?”华子建嘴里念念有词的重复了一句,一下子,华子建突然的明白了过来,心就砰砰的跳动起来,后背的汗水也是一起涌了出来。

  严格意义上来说,华子建和庄峰现在都不是正式的市长和副市长,他们的称呼前面本来是应该有个“代”字的,但人们已经习惯于对他们直接的称呼了,因为很少很少有哪一位代字头的领导最后在两会落选,这在全国不是没有,但很少。

  而尉迟副书记的想法,无疑就是一个让华子建心惊胆战的事情了,他不知道尉迟副书记怎么会有这样的一个大胆,疯狂的构想,这事情会有巨大的风险,完全是一种玩火的表现。

  华子建一下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慌乱的抓起了酒杯,一口喝掉了杯的酒。

  冀良青却呵呵呵的笑着,很有趣的看着华子建,说:“不要光喝闷酒啊,我说过的,今天不让你多喝。”

  华子建点着头,随便的夹起了几口菜,胡乱的嚼着。

  冀良青等华子建吃了几口之后,又哈哈的大笑几声说:“算了,先不提这个事情了,反正还早的很,不过真要是成了也好,你也可以进步一下,成为副书记了,呵呵呵,来来来,吃菜吧。”

  华子建却没有心情来吃菜喝酒了,这个突如其来的事情,一下让华子建感到了一种危机,他一时说不出来这样的危机是从何而来,但老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冀良青到底心藏着什么,他为什么要对自己说出这样重大的一个秘密?他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呢?

  这一连串的问题,全部都萦绕在了华子建的心头。

  但冀良青似乎对华子建什么都没有说过,他开始少有的谈笑风声起来,他不断的劝华子建吃菜,在华子建还没有想通那些问题的时候,冀良青又话题一转,将华子建逼到了墙角:“对了子建,听说你前两天去了一趟省城,怎么样?是不是跑高路的资金了?”

  华子建惊讶之机,自己去省城知道的人很少,但依然是没有逃过冀良青的耳目,华子建感到自己在政府的所作所为,竟然没有一样可以躲得过冀良青,这让华子建感到恐惧,冀良青像一个妖魔一样,无时无刻不在自己的头顶盘旋。

  华子建不敢犹豫,也不敢乱说:“是啊,去了一趟省城,找了找财政厅的仲处长,把我们的情况也给她介绍了一下,希望不要发生上次养殖款的情况啊。”

  华子建在想,要是自己在省城的踪迹都没有办法躲过冀良青的监视,那真的就太让人奔溃了。

  所以在这样说的时候,华子建没有回避开冀良青的眼光,他也要仔细的审视冀良青的表情,看他会不会怀疑到自己的话。

  但华子建很是失望,他看不出冀良青的表情,冀良青的眼睛眯的很小,只有一束冷冷的光从其间射出,很难看清他的全貌。

  冀良青在华子建说完,好一会没有说话,他轻轻的把玩着手里喝过酒的空杯,又过了好一会才说:“嗯,好,怎么样?有没有效果啊。”

  这话来的很突然,华子建忙回答:“还行,她说了,只要资金批复一下来,她绝对能在第一时间里帮我们打过来。”

  “嗯,那很不错,看来啊,在国办事,不管什么人,也不管是百姓还是领导,这关系是第一要务啊,就像你前几天见到的我那个朋友,这个人在上面也是很有点关系的,以后你们多亲近一点,对你没有坏处。”

  华子建笑了,他明白冀良青并不知道自己在省城做了什么,这一点已经从他再次的强调他那个朋友的事情上已经明白无误的表现出来了,冀良青现在应该是很有信心的等待着招标的开始吧?

  华子建点头说:“嗯,是的,来日方长,我们一定能够成为朋友的。”

  “好好,年轻人就应该这样啊,多个朋友多条路吗,对了子建,准备什么时候招标啊?”冀良青变得亲切了许多。

  “嗯,我想现在就开始整理和收集资料,力争在年前完成整个招投标事宜,这样过完春节,就可以开工了。”华子建说出了自己的计划和打算。

  冀良青点头赞道:“这样好,这样好啊,那我就通知我那个朋友,最近不要走了,就在新屏市等消息。”

  华子建很随和的说:“行吧,反正肯定不会有什么失误。”

  说到这里的时候,华子建眼就闪过了一丝笑意,这是一种嘲讽和揶揄的笑,不过冀良青没有看到这个笑容,他看着一个虚无的目标,脸上也在微笑着,似乎也有点期待那一天的到来。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