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六十六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五百六十六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五百六十六章:叱咤风云

  第二天华子建和江可蕊下班很早,进入腊月末了,过年前几天里,单位的人都开始准备年货,所以偷跑的人很多,华子建和江可蕊也闲了下来,他们很少的有机会一起去买菜,江可蕊挎着华子建,华子建挎着菜,一步一晃地回到家,江可蕊下厨炒的菜,华子建洗菜剥葱,端盘递碗。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俩人吃饱了,华子建看电视,她戴上橡皮手套,把碗洗了,走出厨房见华子建站在电视前笑,便过来把她自己挂在华子建身上,问道,“傻笑什么呢?”

  “喜剧片。这男的呆的,老婆搞外遇,自己不知道,还给人讲驭妻宝典呢。”华子建调转目光,将注意力转移到江可蕊身上,“宝贝,你累不累?”

  “不累,今天感觉很精神。”江可蕊站直了,理正华子建的衣领,手停在他颈部胸前轻轻的抚~摸,好一会儿,方说,“老公,坐飞机会不会影响肚子里的孩子呀。”

  这倒还真把华子建给问住了,华子建摸出江可蕊佩戴在颈上的小香水瓶,拿在手里把玩,那是一个钢笔粗细、一厘米长短的咖啡色小瓶子,里面盛着浓郁的精油,瓶颈上塞上小木塞,穿起绳子挂在颈上。

  她身上的香味便是来自这里还有身上衣物的熏香。没有挥发性的扑鼻气味,却始终暗香摇绕。

  华子建有时间就和她厮混在一起,身上恐怕也沾染些脂粉气,再也不能拍着胸口自诩纯爷们,为世间众生宣扬男人的优越性了,现在华子建一面闻着香味,一面说:“应该不会吧,这样,明天上班我问问我们办公室一位老大姐,她应该知道”。

  “嗯,那就有劳相公了。”

  “娘子且放宽心,这小小的事情,就让为夫来办理吧。”

  江可蕊就嘻嘻的笑了,双唇主动奉上来,还有香滑糯软的舌头免费赠送。平日华子建最喜欢亲她的眼睛,咬她的舌头,她老是不肯,时常假意娇嗔,紧紧的闭上嘴巴,华子建就会捏住她的鼻子,借着她张嘴呼吸的空,吸出来咬住报复性的狠裹。

  江可蕊也就会一边用手打华子建,一边抱怨,或者求饶,此时无端献殷勤,华子建却也心无旁骛,呲咂地品着美味,呜噜地说不出什么来了。

  晚上华子建还是决定到冀良青的家里去一趟,应该说所有的新屏市提的上串的干部都会到冀良青家里去拜个年的,自己也要随随大流,过去坐一下,聊几句,表示个心意也是必须的。

  华子建让江可蕊帮他收拾了几样拿得出手的礼品,他先给冀良青打了个电话,问了问冀良青是否方便。

  冀良青在电话里就说:“我这有什么不方便的,你来吧,我等你。”

  华子建提着东西就下楼到冀良青的家里去了,华子建敲门进去之后冀良青家里没有其他客人,华子建还在心纳闷,怎么自己家里都有人去,冀书记这里反倒如此清静,但这个想法并没有维持太久,华子建就听到了敲门声。

  冀良青面上略微的有点尴尬,笑着对老婆说:“你去看看吧,就说家里有客人。”

  这面的话还没有说完,冀良青的手机就响了,华子建从冀良青的语气也听出来了,这肯定是个想要拜访冀良青的领导,冀良青就三言两语的打发掉了对方,但华子建刚刚和冀良青说了两句话,冀良青的手机又响了,应该还是想来送礼的人吧,后来冀良青自己也自嘲的笑笑说:“唉,没办法啊,一到逢年过节,住在家里就成了麻烦,改天我看啊,我晚上只能到宾馆去住了。”

  华子建不能让冀良青难为情,更不能在这个时候表白自己的清白的,所以也说:“我那最近也有人去,所以今天到书记这里就是想躲一下。”

  冀良青哈哈的大笑起来,说:“看来让你失望了啊,你找错地方了。”

  冀良青就把手机调到了震动上,为了不影响两人的谈话,冀良青带着华子建到了他的书房,这里是华子建第一次进来,打眼一看,满屋子的书籍,而那一尘不染的书柜,也让华子建明白,冀良青确实很喜欢看书,并不是做作样子的。

  两人在书房坐下,再也听不到外面的敲门声了,这个时候,华子建才给冀良青表达了自己对他的感谢:“冀书记,这一年来,我在新屏市做了一点点的工作,但每一项工作都没有离开呢的支持,我心是明白,也是很感激的。”

  冀良青摇摇头,说:“子建啊,你用不着感谢我什么,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新屏市工作,我支持你,帮助你,也是应该的,到是我感到很多地方对不起你啊,让你在每一项工作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华子建连连说:“书记客气了,客气了啊,工作本来就是一种挑战,压力也必不可少。”

  冀良青也是深有感触的说:“子建啊,你有这样的一种心态就好啊,压力其实和机遇是并存的,你说是不是。”

  华子建感到冀良青的话具有另外的多重含义,他想表达什么呢?华子建不敢多想,忙应付着说:“是啊,是啊,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吗。”

  摇摇头,冀良青说:“话不是如此简单啊,子建,我想你还是要有个心理准备,上次说到的尉迟副书记的事情,你怎么看?”

  华子建一下就想去了上次的谈话,他也就明白了冀良青刚才说的压力和机会并存的含义了,华子建沉吟了一下,说:“书记,你是说尉迟副书记对庄市长的想法吗?”

  冀良青静静的看着华子建,说:“是啊,但不知道你对这件事是怎么理解的。”

  华子建不得不回答这个问题了,他说:“我从内心说,不赞成这样做。”

  冀良青不动声色:“奥,为什么?”

  “风险太大,这不是尉迟副书记一个人的风险,所以我请书记你慎重的考虑一下,最好能够制止尉迟副书记的冒险举动,我担心会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冀良青很凝重的点点头说:“我也担心啊,但好像我对尉迟副书记的劝阻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据说啊,当然这只是据说,据说他已经开始联络下面的人了。”

  华子建有点惊讶,尉迟副书记这样做真的有点玩火的,但这样的事情华子建一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因为这种事情往往做的很隐秘的,你就算听到了什么,也是无凭无据的,只能装作不知道,以免惹火上身,你一旦挑明知道了此事,按原则,你就先应该给上级汇报,但华子建能这样去汇报吗,显然是不能的。

  在华子建忧心忡忡的时候,冀良青也在观察着华子建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他需要掌握住华子建的心理,判别出华子建现在到底在想什么?

  对冀良青来说,华子建和尉迟副书记的联盟现在已经影响到了他自己的权威,自己虽然采取了防范的措施,也在华子建和尉迟副书记之间制造的摩擦和隔阂,可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情况离自己想象的距离还很远,自己必须破除掉他们的联盟,哪怕是上他们其的一个人倒下也在所不惜。在冀良青的心里,他是希望华子建强烈反对,甚至去给上级汇报,这不管是有没有效果,都可以让华子建和尉迟副书记的联盟土崩瓦解。

  他还希望华子建采取相反的方式,去支持尉迟副书记的行动,因为那样的话,华子建也可以搬掉庄峰,至少可以再进一步。

  但这只是可能,是一种假设,并不是事实,只要华子建跨出了这一步,自己就能让他和尉迟副书记两人受到最严厉打击,不管最后打击的落点降临到他们两人之的那一个身上,都是自己想要的结果。

  但华子建会不会上当?对这一点,冀良青是没有太大的把握的,因为自己面对的是多年未遇过的一个高手,高手出招总会让人匪夷所思的,所以冀良青还需要观察,还需要试探。

  “其实啊子建,我到觉得这未必就完全是个坏事,庄峰也不配担任一个市长,就看看他对你使出的那些手段,我都替他脸红。”冀良青发着自己的感慨。

  华子建点头附和说:“可不是吧,要说对庄市长,我怨气最大,但我还是不主张尉迟副书记采取这样的方式。”

  “那你准备怎么做,劝阻他?”冀良青继续诱导和试探着。

  华子建摇摇头,很狡诈的说:“现在还不能确定他真的会那样做吧,我们只是听到了一些谣传而已,在这个地方,传言总是大于事实,对不对,书记。”

  冀良青很爽朗的笑了起来,他决定结束今天的谈话了,华子建果然够狠,根本就不会往自己的陷阱里走,不过不急,慢慢来吧,总会有人耐不住寂寞的。。。。。。。。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华子建又上了一趟省城,对于他相关的厅局,相关的领导,这拜年是不能或缺的,不过华子建很小心,他已经不是过去那个洋河县的副县长和书记了,他绝不沾手一些会留下后遗症的东西。

  他不过是去看看,说说话,表示一下心意,剩下的事情就不是他做的,会有他带去的部局领导自己处理,华子建很超然也很谨慎的忙忙碌碌跑了好几天。

  里里外外都忙完了,华子建就给冀良青和庄峰请了假,希望在年三十之前就离开新屏市,不能参加接下来的很多慰问,探访,关心和新屏市年三十的晚会等等活动了。

  冀良青和庄峰也都很爽快的答应了华子建的请求,这毕竟不是一个什么太大的事情,新屏市里也不缺一个副市长来参见各项的务虚活动。

  所以华子建就准备妥当,买好了机票,要到北京去了。

  华子建也问过,坐飞机对孕妇没有太大的影响的,华子建自己也很怕坐火车,这源于过去的很多记忆,那时候自己在外地上学,每年要坐好多次火车,对于硬座华子建一直是矛盾的,就像他同时讨厌又同时喜欢公交那样矛盾。

  坐火车有经验的人都害怕遇上以下两种人,一个是大妈一个是小孩,他们号称是火车上的超大声源,如果说一个女人是五百只鸭子,那他们一个顶仨。

  华子建就记得过去上学的时候,有一次坐火车回家,自己对面的阿姨首先对自己友好笑笑,自己立即也表示友好的笑了一笑,这一友好可不得了,她拿出一大袋当宝贝似的鱼腥草边理边说他儿子,未来的5个小时旅途几乎变成了她的演讲,她说正因为她当年吞蛇胆吃黑芝麻喝三峡奶粉,而后有了她儿子靠上大学,当上学生会主席,还会书法,会唱歌,且人见人爱,多才多艺的专题报告。

  华子建当时也只好时不时的用点头表示自己是在赞同而不是打瞌睡,看在阿姨爱子心切的份上,华子建就原谅了,想到自己老妈当初可没吞蛇胆吃黑芝麻喝三峡奶粉,继而有了现在这样一个毫不起眼的自己,自己怎么能不表示附和呢?

  还有一次坐火车去,自己跟对面的小孩小眼瞪小眼,他是双眼皮,自己是单眼皮,他看自己是因为好奇,自己看他是因为想逃离,这么一个丁点大的孩子坐对面自己还怎么跟周公约会?

  旁边座位上的旅客迅地拿出扑克,再拉上对面不知是小孩他爸,还是小孩他舅,长得还算过得去的男人一起斗地主,许是火气过于旺盛,地主斗得不亦乐乎,最后自己双眼朦胧的时候,小孩眼睛还睁的老大,果然遇上一朵奇葩了。

  当然了,在华子建心里更大的怨恨就是火车额晚点,来来去去这么多回,就没有不晚点过,哪一天不晚点它就非正常态了。。。。。。

  腊月29的早上,飞机渐渐降底了高度,地面的景物越来越清晰,北京城那四四方方的大马路,高低不一的建筑物,一一的呈现在了华子建的眼,在半空鸟瞰,这里呈现的是更多的静谧与安详。

  乐世祥没有亲自到机场来,但江可蕊的妈妈江处长是带着车来到了机场,当华子建看到江处长的那一刻,心有些哽噎,有些恍惚,虽然江处长的变化并不太大,但华子建还是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他不知道自己的这种感觉源于何处,或许是因为华子建心的那种愧疚吧?

  江可蕊拥抱住了妈妈,她开始流泪了,斑斑的热泪让华子建也看的眼圈红了起来,江处长也一样的泪流满面了,她使劲的拥抱着江可蕊,用她那不大的手掌不断的拍打着江可蕊的后背,嘴里说着:“好了,好了,多大的人了,让别人看着笑话。”

  但江处长还是忍不住自己的泪水,在这个地方,没有人来笑话她们,因为向他们这样激动的人太多太多了。

  后来江处长松开了手,她看着华子建,看着这个分别许久的女婿,她搽干了泪水,很温婉的对华子建说:“谢谢你一直照顾我这个不太听话的女儿。”

  华子建没有说什么,他给了江处长一个很温馨的拥抱,说:“我很感谢她,她让我品尝到了幸福的味道。”

  江处长就满意的用手抓住华子建的两支胳膊,让他和自己保持了一点距离,细细的打量了好久,说:“瘦了一点,但精神还好。”

  华子建也在看着江处长,她依然是那样的端庄大方,雍容华贵,时间没有侵蚀到她多少,她展现给华子建的是高雅从容,庄重大方,服饰得体但不奢华,她的脸上开始露出了微笑,肢体动作平稳,从容而又有礼仪,在她厚厚的大衣下,仍显示出婀娜的身姿。华子建在想,作为一个女人,到了江处长这个年龄,还能保持的如此完美,应该是不多见的。

  北京对华子建还是比较陌生的地方,他很多年前来过一次,那应该是在柳林市的时候,自己是来劝阻上~访的群众离开北京的。但那一次的经历几乎并没有让华子建深刻的来体会一下北京的真实感觉,那只是一次路过吧,而今晨,坐车走在这个神圣的地方,古老的京都显现出悠闲的景象,空荡的街道,清新的气息,洋溢着笑容的行人,还有互相礼让的司机们,都在享受节日来临的快乐,在北京这样快节奏的都市,这种宁静让华子建感受到了它的韵味,以及古都那独特的魅力。古诗咏曰:“都城十日雪,庭户皓已盈”。

  不要说十日雪,北京城里昨天下了雪,现在都是积雪盈盈,房顶、草坪,乡郊野外,白茫茫一片,美丽雪景喜煞了众人。华子建就在自己的心想,人有贫富,尊卑,贵贱之分,而雪,洋洋洒洒从高空飘下,本是笼统一片,可落在柴扉棚顶上,和落在皇家琉璃上还是有区别的,前者或许悄悄化了,或许笤帚一扫,融到污泥里谁也不晓;后者,肯定会碎玉般地受到珍重,被欣赏,被玩耍;煮酒赏雪,万般宠爱,自然界很多东西,本是平等的,可落到了人的眼里心里,就有了区分和差异。

  华子建就痴痴的想,这世上诸多事物,无不如此。可最终,都会像雪花一样,消失无踪,回归平静。

  路过故宫的时候,华子建看到故宫的瓦背上,及不走人的草地上,积雪不少;路上的雪,虽也算进了皇宫,但落的不是地方,必遭人贱踩而化为积水。

  皇帝已是昨日的雪花,飘得无影无踪,我们后人,自由地在他的宫穿贯,自由地用现代的相机拍摄记录,所有的历史,都是这样形成的。

  乐世祥的家没有住在高楼大厦里,这倒让华子建有点好奇起来,因为车子很快就穿插进了一些小小的胡同里,北京胡同,起源于元朝,是老北京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相比起四环外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那曲折幽深的小小胡同、温馨恬静的四合院,带着悠久的历史积淀、古老的传统特色、浓郁的化气息,把元大都的棋盘式格局与现代化的环形加放射布局联系在一起,将一个古老又年轻的胡同化呈现到世人面前。但这无疑就给华子建来来了麻烦,他很快就迷失了方向。

  于是华子建就带着一棵平常心,慢慢看着,他发现,每条看似一样的胡同都有他独特的魅力,就像一个历经沧桑的老人,带着恬淡从容的微笑,娓娓讲述他漫漫的传奇人生。

  车子拐进了东城区的鼓楼、后海和南锣鼓巷附近,这当然是华子建听坐在前面的江处长介绍的,现在的华子建,实际上还没有多少对北京的地理知识。

  这里是老北京居民生活风貌保留得最完整的地区,华子建一进来,都能感觉到自己被层层名胜古迹包围,纵横交错的胡同,织成了荟萃万千的京城,细细品味又似在翻阅北京的百科全书,相比起被浓郁的商业化气息渲染过了的南锣鼓巷,这里更宁静清幽,车在胡同内穿梭,华子建就体味传承了千年的老北京化。

  华子建他们车跑到这个地方的时候,清晨也缓缓来临,沉睡的古老城市在夜幕渐渐苏醒,在每条胡同的进出口都会有一两家卖早餐的摊铺,一个茶蛋、一张油饼、一碗粥、一碟咸菜,方便又实惠,在一顿营养早餐的激励下,充实而灿烂的一天就开始了。

  在一个小小的四合院的门口,车就停了下来,华子建提着东西先下了车,司机和坐在另一辆车的乐世祥的秘书赶忙过来接上东西,推开了古色古香的大门,华子建就在四合院的正屋门口看到了乐书记。

  乐世祥依然是气质洪厚,威风凛然,就算他是简简单单的站在正屋门前的台阶上,举手投足间任然是霸气威严,当华子建和江可蕊刚一走进小院,就听到了乐世祥一阵爽朗的大笑声:“哈哈哈,华子建,你怎么样?还是那么稀里糊涂的吗?”他的话铿锵有力。

  华子建快步上前,握住了乐世祥的手,说:“乐世祥,我这还是长进不大啊。”

  乐世祥再一次的放声大笑起来,他绝没有江处长那样的凄凄惨惨戚戚,更没有过多的缠缠绵绵幽幽,他还是他,一个永远都让人无法击倒的人。

  江可蕊也像燕子一样扑进了乐世祥的怀来,这个时候,华子建才看到了乐世祥眼有了些许的湿润。

  乐世祥没有说什么话,只是拥抱着自己的女儿,他明白,自己的女儿要不了多久就能成为一个小妈妈了,而自己也会晋升为爷爷,这让他感慨万千,一想到这里,他就想起了江可蕊还是小孩时的那些旧事,那个时候的她真是太调皮了,唉!岁月如梭啊,转眼之间几十年匆匆而过。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