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六十七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五百六十七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五百六十七章:叱咤风云

  于是,从这天起,华子建就住进了这个小小的四合院了,这个地方构成有它的独特之处,院落宽绰疏朗,四面房屋各自独立,又有游廊连接彼此,起居十分方便;封闭式的住宅使四合院具有很强的私密性,关起门来自成天地;院内,四面房门都开向院落,一家人和美相亲,其乐融融;宽敞的院落还可植树栽花、饲鸟养鱼、叠石迭景,居住者尽享大自然的美好。品 书 网 w w w . v o d t w . c o m

  华子建很快就习惯了这里的安逸、消闲、清静的日子,他还享受到了家庭的欢欣、天伦的乐趣,于是华子建便感受到了一种悠然自得的气氛。

  四合院是由正房、东西厢房和南房组成的,所谓四合,"四"指东、西、南、北四面,"合"即四面房屋围在一起,形成一个"口"字形,经过数百年的营建,四合院从平面布局到内部结构、细部装修都形成了京师特有的京味风格。

  一般的四合院有一进院落、二进院落,大型的有三四进院落和花院,二进院落是在东西厢房与南房之间建一道隔墙,隔墙正建筑垂花门。

  而外院是乐世祥的秘书等工作人员居住的,内外宅之间有豪华的垂花门,垂花门内有仪门,这座仪门只有在重大活动时才能打开,旧时说的大户人家的小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既指垂花门的二门。

  老北京人讲究较多,如院门前不能种槐树,因以前槐树上会掉下来一种虫子,俗名吊死鬼,担心过路人说“这儿怎么这么多吊死鬼啊”,因桑树与“丧”同音,四合院边也不种桑树。北京人大都爱在院子种夹竹桃。

  乐世祥的这个四合院亲切宁静,有浓厚的生活气息,庭院方阔,尺度合宜,院莳花置石,种植海棠树,列石榴盆景,以大缸养金鱼,寓意吉利,是十分理想的室外生活空间,好比一座露天的大起居室,把天地拉近人心,最为人们所钟情。

  因为对这里的钟爱,华子建在第二天一早就起来了,不过他还是没有乐世祥起来的早,等华子建隔着窗户的玻璃往外看的时候,乐世祥已经在外面院落里练起了太极,乐世祥的秘书和司机也在一边安静的站着。

  华子建很佩服乐世祥的精神状态,昨天晚上,自己和乐世祥谈了好长时间的话,自己给他汇报了这一年来自己在新屏市所遇到的麻烦,还给他汇报了目前新屏市面临的各种局面,并对整个北江市未来的格局做出了自己的判断和分析。

  华子建在说到季副书记的时候,没有说的很明确,但从华子建的字里行间,乐世祥还是听出了华子建的一种担忧,作为北江市几朝元老的季副书记,在扛起了乐世祥派系的大旗之后,他会怎么走,这对北江市的影响是巨大的。

  乐世祥自己也有了一种隐隐约约的担忧了。

  不过在华子建整个汇报,乐世祥也听的很认真,他除了再次震惊于华子建能在那样的环境取得如此骄人的成绩之外,他对北江市现有的格局也开始有点担心起来了,他不是一个狭隘的人,他并不强求自己留在北江市的人马会怎么怎么样,他考虑的是大局,是全局,他不希望北江市高层权利机构四分五裂,更不希望北江市的经济和政局受到什么影响。

  所以在华子建给他汇报之后,他很久都没有说话。

  华子建也知道,在乐世祥没有考虑好怎么回答之前,他绝不会随意的给自己做出什么引导性的指示,华子建给他了足够多的信息,他一定是需要时间来归类,分析,最后才能找到要害。

  但华子建没有想到,乐世祥在那么晚休息之后,今天还是能起来的这么早,华子建打开了门,走了出去,说:“乐书记还是起来的这么早啊。”

  乐世祥刚刚练完了太极,看看华子建,笑笑说:“华市长还是不习惯把我叫爸爸啊,哈哈哈。”

  华子建也笑了,说:“今天就是年三十了,乐书记还要上班?”

  乐世祥点下头,有点无奈的说:“是啊,部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晚上还要参加南海的一个活动,肯定是不能和你们一起吃团圆饭了。”

  华子建很恭敬的说:“工作要紧,但还请乐书记保重好身体。”

  乐世祥说:“那是当然了,我这老骨头还要好好的折腾几年呢。”

  乐世祥接过秘书递来的毛巾,在脸上,脖子上擦了几下,对华子建说:“这样吧,等车送我去了部里,让他回来接你,你和可蕊到外面转转,你一年四季工作忙啊,难得来一趟北京。”

  华子建赶忙摆手说:“不用,不用,你这工作很重要,我们一会出去闲转一下,我还想走走路,活动活动。”

  乐世祥笑笑,也就没再勉强,大家慢慢的都起来了,一起吃了早餐。

  用过早餐,江可蕊就闹着让华子建带她出去转转,说真的,华子建是想出去,但不想代江可蕊出去,因为他担心江可蕊太过劳累了,不过胳膊总是拗不过大腿的,最后华子建也只能让江可蕊挽着手,出了小院。

  在大门的旁边,卧着一只慵懒的狗狗,可能习惯了身边安宁祥和的环境,狗狗顶多警觉性的耸起耳朵听听身边络绎不绝的脚步声,不会带有攻击性地站起身来朝行人汪汪,退休的妇女穿着宽松休闲的衣服,拎着菜篮子穿过迷宫般的胡同买菜去,胡同里的菜市不大,就是一家小小的摊铺,类似于一家小小的超市,小商贩们不需要吆喝叫卖,只需要等顾客选好了要买的菜,拿到门口称重收钱即可。

  华子建感到这里一切都是新奇的,好方便啊,不用出胡同,日常生活也可以打理得有滋有味。

  几百米的胡同里几乎包括了老百姓生活所必须的各类服务机构,俨然一个小社会,而胡同深处是无数温暖的家,一路走去,华子建都听到了四合院里欢声笑语,这里的百姓一起做饭、吃饭、洗衣、打扫、聊天,妇女们的家常不外乎就是儿女的工作,学习,生活的琐事,街坊在胡同里走着,也会热情的打招呼,问好,唠两句家常。

  华子建就发现了一个问题,他和江可蕊一路走来,时常碰到跟自己一样瞎串胡同的外地人迷路了,跟他们问路,华子建是无法回答人家的问题的,倒是胡同里的大叔,阿姨们,必定用地道纯正的京片子为外地人指引方向,大气又友好。

  华子建和江可蕊后来就到了**广场,到了这里,华子建才知道,其实这里是没什么可看的,过去在电影,电视上很向往的地方,实际上也就这样。

  但,华子建还是想去转转,走在大街上,左边的人让过,右边的人再让过,后面的人踩了自己的鞋跟,“对不起。”华子建回头一笑,径直往前走去,还有的人踩了人的脚并不道歉,被踩的人也就不说话,踩过就踩了,继续各走各的路。

  人,挤来挤去,这是节日里,平时就可以休闲地慢慢走,就是笔直的大街,绿色的树木,街边林立的各种商店和小吃店,流动的巡警,看岗亭的男人,小区空地上下棋的,补胎的。。。。。。北京人扎堆,图的就是个热闹劲,两个人下棋,一堆人围观,叫好。

  北京越到节日里越麻烦,满大街趴满了车,跟虫子是的,主路上,人行道上,商店门前,胡同里,扎成堆堆的虫子。华子建也是有体会的,这逛街是个体力活,**广场上全是人,华子建过去是一直想盘腿坐在**广场上照张相,想了好多年了,今天是下了决心,在人民纪念碑前的花坛前找了个自认不碍事也干净的地方,告诉江可蕊说:“给我照张坐姿!”

  江可蕊看看华子建,说:“你坐哪啊?不好照啊!”

  得,一句话让华子建又犹豫了,放眼望去,广场央好几处有人围坐在地上休息,聊天,吃东西,喝水或发呆,很自然很正常的,怎么到自己这儿就费劲?

  华子建就二话不说了,直接坐在了地上,对江可蕊说:“来,就这样照一张。”

  江可蕊一见华子建还有这样的动作,就嘻嘻的笑着,掏出了手机,一面调侃着华子建,说他没有一个市长的形象,一面给他照了一张。

  华子建才不管什么市长不市长的,在北京,一个市长算什么啊,说不上在哪遇见一个买菜的老头,人家就是个将军什么的。

  照完了像,华子建带着江可蕊继续逛,前门步行街不是很长,两边的店铺也不是很高档,二十元至一百元左右的服装有的是,人们拿这个,试那个,有时觉得不是为了买衣服,就是为了享受那份没有压力,随意的心情。

  还有许多店面卖各种糖果,华子建不认为那是北京的特产,步行街不走到头,途拐弯就是小吃街,这条街里面曲里拐弯的,以两边店铺为主在门前设卖点——羊肉串,糖油巴巴,炸灌肠,炒肝,麻辣烫,老北京奶酪。。。。。。说是北京小吃,其实口味很杂。

  街不长,华子建就和江可蕊每样吃点,一路慢慢的逛着,等走到头的时候,也就有了饱的感觉,身上有劲,就欢喜的在街顶头拐弯,从小吃街的另一侧往回转。

  对华子建来说,北京人是骄傲的,按古理讲是天子脚下,那份优越的生活心态不是做作,而是自出生祖祖辈辈遗传下来的。同时北京人是平易的,他们可以接纳各地的人和物,慢慢融合,他们很少欺生,对人有着善良的热情,但如果看不上你,他们也是嬉笑怒骂,一点不遮掩的。

  这就是华子建在大年三十转了一天所总结出来的一点体会。

  晚上少不得要做上满桌子的菜了,华子建曾记得小时候,自己是非常喜欢过年的,过年就意味着有平时吃不到的美食,有新衣服穿,还有鞭炮可以放,可以无忧无虑的玩耍,不知何时开始,却越来越对过年充满恐惧,害怕那种热情和张灯结彩的热闹,那是一种眼睁睁看着时间流走却抓不住任何东西的无奈,记得上高的时候写作,华子建写过一句经典的话:孤独就像一只逆流而上的鱼,看着别人顺势而走,你却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今天乐世祥没有回来,只是在开饭的时候打回来了一个电话,给大家都祝福了几句,听说他在南海里参加宴会,这倒是让华子建有点神往的,他问江处长:“乐书记经常都是这么忙吗?”

  江处长说:“可不是吗?我们来北京一年了,但很少能在一起吃晚饭,算了不管他了,我们动手。”

  房间里空调开的很足,暖气让每一个人的脸都红红的,除了自己一家人外,还有一个叫梅子的小保姆因为家在四川,太远了,所以也没回去,华子建就成了这个家里现在唯一的男性了,他就代表了江可蕊,端起了红酒,讲了几句话。

  虽然这里人不多,但一种喜庆的氛围还是洋溢在了这个房间里!大家吃着菜、聊着家常,好不热闹,三十晚上,天一黑,华子建和江可蕊两人就跑到院落里放烟花,江可蕊举着两个刺花棒,孩子一样地蹦跳着,烟花映着她的笑容和充满期待的双眼。

  凌晨12点整,市心的广场上又开始了宏大的烟花表演,前后放了大约有半个小时,各式各样的彩花,一个接着一个,游龙惊凤,倦鸟归巢,繁星拱月,天女散花,观音坐莲,并蒂争艳……一场光与影的奢华盛宴,璀璨夺目的烟花照红了远近楼宇,照亮了茫茫星空。烟花燃尽之后,江可蕊在震耳欲聋的鞭炮声,搂着华子建的脖子,断断续续的大喊,“华子建。。。。。你爱我吗。。。。。。”

  虽然华子建听不清,但华子建知道江可蕊想说什么,他也拥着江可蕊,在这个美丽的夜晚给予了她极大的温暖。

  乐世祥是在第二天下午才回到了小院,看起来整个人也很疲倦的,他说这两天他们太忙了,除了部里的事情,还到南海参加了好几个招待宴会,所以华子建就赶忙给乐世祥好好的泡了一壶大红袍,大家就在正屋里看着电视,喝着茶。

  过了一个来小时的样子,乐世祥才慢慢的恢复了精神头,他说:“唉,现在真是老了啊,想当年我在下面的时候,经常熬夜写材料,也没有像现在这么疲倦过,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华子建笑笑说:“在同龄人里面看,乐书记还是很精神的。”

  “这到是真话,组部萧副部长昨天晚上都撑不下来了,开会的时候脑袋像鸡爪米一样,哈哈哈。”爽朗的笑声又回到了乐世祥的嘴里。

  江处长和江可蕊都会过头来看了一眼乐世祥,她们娘母两人正在看电视,突然让乐世祥这一阵的大笑惊扰了,江可蕊就说“老爹,你又遇到什么高兴事了。”

  乐世祥还没有回答,江处长却说话了:“他能有什么高兴的事情啊,估计又是在吹他想当年的事情了。”

  乐世祥哈哈的大笑,说:“你这个老婆子,怎么就这么理解我。”

  “唉,我不理解你不行啊,那样你会很没面子的。”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笑过之后,乐世祥就端起了茶盅,喝了一口,说:“子建,你这茶道现在是更加精湛了,不过啊,我在想,这茶道和官道也是有很多相识之处的,都需要掌握好温度和技巧。”

  华子建见乐世祥突然的从茶道转向了政治,就收敛起了刚才的随意坐姿,说:“是的,乐书记说的一点不错,但怎么掌握,如何掌握,却并不是那么简单容易的事情。”

  乐世祥点点头:“当然不是那么简单了,几千年了,人们大多都在寻求一种权谋的最高境界,但实际上真正得道的又能有几个人呢?”

  华子建很赞同的连连点头说:“确实是这样,大部分人只能学到一点皮毛而已,就像我一样。”

  乐世祥对华子建如此自谦的话并没有回应,她还是按着自己的思维说:“从理论上说,权谋有两种,上等的权谋可以预知天命,其次的可以测知人事。知天命的人,可以预见存亡祸福的根源,早知盛衰废兴的发端,预防祸事于未发生之前,避免灾难于未形成之先。像这种人生在乱世,不会危害到自己的生命,生在太平盛世,就一定能得到国家的权位。”

  华子建慢慢的咀嚼着乐世祥的话,问:“那么还有一种呢?”

  “下一种啊,此者就是知人事的,这也不错,遇事时能知道得失成败的差别,而追究到事情的结果,所以做事很少失败。孔子说:“一个人可以和他一起实践人生的大道,未必能和他谋划出一个权宜的办法。”如果不是能预知天命,预测人事的人,谁能使用权谋的法术呢?”

  华子建就扬起了头,虚着眼睛,想着这些道理,其实从字面来看,这也绝不是太深奥的,但真正的理解并做到,却又是那样的艰难。

  华子建问:“权谋在现在这样一个社会,它所起到和占有的作用会很大吗?会不会演变为让人不齿的伎俩?”

  乐世祥一笑,说:“这个要看你怎么理解了,权谋有正义与邪恶两种:君子的权谋是正义的,小人的权谋是邪恶的。用心正义的人,他的权谋追求公平,所以他为百姓尽心尽力,完全出于至诚;那用心邪恶的人,因为喜好私利,所以他为百姓做事,完全出于诈伪。诈伪就引起乱事,诚心就太平无事。”

  华子建点头细细的想着乐世祥的话。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