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七十四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五百七十四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五百七十四章:叱咤风云

  说到这里的时候,庄峰就一下想到了春节那个恐怖的夜晚,想到了小芬那**的尸身,他头皮一麻,一股电流就从脚后跟串到了后脑勺,不由的激灵灵打个冷颤。复制网址访问 http://www.938xs.com

  华子建依然很奇怪的看着庄峰,他怎么脸突然白了,防冷涂的腊????

  庄峰让自己镇定了一下,才说:“华市长,是这样的,市公安局的治安大队陈双龙你也认识吧?”

  华子建木然的点点头,说:“嗯,见过。”

  “子建啊,这个人我想动一动。”

  “奥,好啊。”华子建听的莫名其妙,所以回答的也模棱两可。

  华子建看着华子建,笑笑:“哈哈,但是要你协助一下,我知道你和尉迟副书记关系处的还不错,这又是他分管的部门,所以他点头很重要。”

  华子建也就想通了今天庄峰如此客气的原因了,但有一点华子建是无法想通的,以自己和庄峰的关系,他怎么好意思来找自己。

  很快的庄峰就给出了一个答案:“当然,我想这次要动就连江局长一起动,我们宣传口很需要她这种专业的干部领导啊。”

  华子建想,看来狗是永远改不了吃屎的毛病,庄峰一点都没有改变,他不过是想和自己作笔生意,看来这个春节庄峰是没少收那个陈双龙的孝敬吧,所以厚着脸就找到了自己头上,也不怕自己给他难堪。

  不过这次华子建的推测是错了,庄峰一分钱没有收陈双龙的,但他必须给陈双龙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就在那个可怕的夜晚,是陈双龙队长帮他处理掉了那所有的一切,代价也就是必须给人家提升。

  面对这样一个具有极强难度的任务,庄峰唯一的,最简洁的选择就是来找华子建联手,有了华子建和尉迟副书记的帮助,这个事情就绝对能成,但他心里还是很虚的,他不知道华子建会不会给他帮忙,但这个方法是一定要试一试。

  华子建出于本能的就想一口回绝他,但稍后,华子建就想到了前几天吃饭时候治安大队武副队长那对王稼祥羡慕嫉妒的目光,嗯,这或者是一次机会吧?华子建心里想。

  他就看了庄峰一眼,庄峰也是很紧张的,他真怕华子建一口回绝了,那样事情会很麻烦的,不安顿好陈双龙,庄峰老是有点担惊受怕的,在说了,他想把陈双龙安排到刑警大队去,这对小芬的事情也是一个更好的保险措施,所以不论从那个方面来说,安排陈双龙都是必须的选择。

  华子建看了看庄峰,说:“你准备让他到哪里去?”

  “刑警队吧,那个位置是副局级的,肯定要上会,你也知道,公安局的层领导调动市委一向很重视的,比不得其他单位。”

  华子建点头一下,说:“这样吧,江可蕊的事情先缓一缓,陈双龙要是动了,能让他们治安大队的武平接他的位置的话,可能事情好说一点,这个武平和尉迟副书记的关系你也知道。”

  庄峰心大喜,看来事情有门了,至于是谁接陈双龙的手,那和自己一分钱的关系都没有,只要能提升陈双龙,什么条件自己都是可以答应的,何况这个小小的要求。

  庄峰就连连说:“那没问题,那没问题,到时候我把江局长和他们两人的事情一起提出来,你只要和尉迟副书记点个头,肯定都能过。”

  华子建摇了一下头,说:“江可蕊的事情不能提,她现在还没有完全适应这个岗位,在说她马上要生产了,这个时候做正职,会耽误单位的事情。”

  庄峰还要劝华子建,但华子建抬手制止了,说:“你就提他们两人。”

  华子建说的坚决,让庄峰刚张开的嘴就没了声音,庄峰想想,知道华子建这人原则很强,也就表示了一下遗憾,同意了。

  华子建见该说的话都说完了,就回去准备着手筹备协调会议了,庄峰却是很殷勤,第一次客客气气的把华子建送到了过道,让华子建还有点很不习惯。

  会议通知由政府办起草并下发到各有关单位,强调要一把手参加,并强调说庄市长会亲自参加会议,市长讲话稿由小赵执笔起草,篇幅不太长,事情基本说清楚了。

  会议如期召开,各有关单位的一把手如期而至,华子建打通了庄峰的手机,哪知,庄峰竟如梦初醒,他说:“唉呀呀!你看看,我竟把这事给忘了。”

  华子建当然觉得不可能,今天一早,就担心他把这事忘了,还亲自到他的办公室通知他了,还向他汇报了会议的整个议程,吃午饭的时候,在大食堂门口碰面时,他还主动跟华子建谈过这事,怎么这一会儿的工夫,他就忘了?

  华子建强调了一句:“这会期不能改了,人都齐了。”

  庄峰很为难的说:“都这时候了,当然不能改。这样吧,这个会由你组织召开,我就不参加了。”

  华子建忙说说:“这怎么行呢?来的都是一把手,通知也说得很清楚,你不参加怎么行?”

  庄峰说:“我暂时有个事,现在走不开。”

  华子建想,还有什么事比召开这个会更重要呢?他说:“你是市长,这会你不参加,意义就不大了,不一定能达到预期的效果。”

  庄峰在电话里笑,说:“什么会都一定要市长参加吗?你华子建也能代表市委市政府啊,你也完全可以代表市委市政府召开这个会嘛!”

  华子建说:“如果,这是个表彰会,让大家都高兴的会,硬要我代表市委市政府,还勉强勉强,我也无所谓。现在,这是解决问题的会,是协调会,没你市长参加,这力度就不够了,促也未必促得起来。”

  庄峰说:“你这华子建啊,我实话实说,我现在赶不回来,在去省城的路上。”

  华子建心奇怪,问:“你怎么跑省城去了?你那度也太快了吧?”

  庄峰不高兴了,说:“我一个市长跑省城很奇怪吗?这事就这么定了,这会就由你召开,有什么事,等我回去再说,谁不听你的话,我回来单独和他较量,这是我的原话,你会上可以传达一下。”

  华子建只好叹口气了,他是不知道,庄峰现在是去见苏副省长的,因为从那个夜晚他失手刺死了小芬之后,他就整天的担惊受怕着,为了自身的安全,他明白必须牢牢的抓住苏副省长,所以这次又带上这几个月搞到的一些物,给苏副省长献礼去了。

  他已经联系几天了,但苏副省长最近刚上班很忙,今天才接到苏副省长秘书的电话,说晚上苏副省长让他过去,于是,庄峰一放下电话,就忙着往省城赶,不要说华子建的这个会议,就是新屏市现在地震了,他要是一定要赶过去见苏副省长的。

  会议不得不召开,不得不进行一些必要的调整,由于庄峰不能参加,本来是由华子建主持的会议,就改由王稼祥来主持,由庄峰作的重要讲话,只得由华子建来讲。

  今天来的人倒是不少,坐了几圈,会议—始,大家还很守则,毕恭毕敬地服从会议安排,然而,很快的,就有人发现庄峰并没有到场,他们一个个就感觉气氛不对了,这会议通知上写的是由庄市长也参加会议,作重要指示,华子建主持会议的,那么,市长怎么还不到场?

  为什么主持会议的只是一个办公室的主任,而不是华子建?由一个办公室的主任来主持市长召开的会议,这规格是不是太低了?

  等到王稼祥宣布,庄市长暂时有任务不能参加这个会时,下面就哄地乱了起来。在这个会议室里,因为还是有很多善于猜测和挖空心思判断的人,他们就感觉是不是庄峰并不支持这次会议,因为谁都知道的,庄峰和华子建关系一直紧张,看来大家都是被华子建骗来的,那问题就严重了,你华子建不要好处,那是你有,我们可不能学你,我们也就这个样了,官也不要想做的多大,前途也算走完了,捞点好处就是目的,你今天这会一开,下面我们怎么办?

  有人说:“市长不参加,这会还怎么开?”

  有人说:“不会是假传圣旨吧?市长根本就想要参加这个会?”大家根本不相信会议主持王稼祥的话,不相信市长暂时决定不参加这个会,这种哄人的话谁不会说,在坐的每一个都是哄人哄得团团转的。

  你华子建想哄他们,是不是太小看他们了?华子建不得不站起来说话了:“大家静一静,有什么话,散了会再说。现在是开会!”大家静了下来。

  然而,华子建心里也有点儿心虚,轮到他讲话时,脑子就有点乱,讲话稿读得不那么顺畅了,脸上一会儿红,一会儿青,一会儿白。

  这会议参加人员也就二三十人,是一个圆桌会议,大家离得近,华子建脸上的每一点变化都看得清清楚楚。有人趁华子建停顿的片刻,就插了话,说:“我看还是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了,这领导讲话我们都人手一份,回去自己学习,慢慢领会吧。”

  有人胆子大了,说:“感觉这会应该不是我们参加的。”

  有人附和说:“我好像有一种被人耍的感觉?”

  各种会议都有一个很清晰的层次区分,什么人召开的会议,开到什么层次,是很讲究的,虽然没有明规定,却约定俗成,按现在华子建的职务,他要召开的会议,最多只能开到各单位副职,最多也就能向各单位副职做重要讲话,当然有时候也有意外,可以找一把手来开会,但今天这样多的一把手来,而且有的单位级别也不低,作为一个副市长,已经有点玩大了。

  单位一把手里肯定有很牛的人,不然也不可能当上一把手的,这其不乏冀良青和庄峰的铁杆人物,特别是庄峰的铁杆,知道庄峰和华子建的关系,现在看庄峰不来,猜摸着庄峰的想法,就要给华子建捣乱一下了。

  于是,最初认认真真开会的效果荡然无存,本来就想着捞一把的人,因为发现市长并非像想像的那么重视,便再次抬头。一个区里的书记,就装模作样地看看时间,说:“我还有很多事要忙呢!”大家都知道他那话的意思。

  有人说:“不就是你一个人忙,我们也忙的。”

  有人说:“这在坐的哪一个不忙?”

  那个书记是冀良青的嫡系,本来就挺傲的,现在听出了大家的话外音,知道大家都站在自己一边,就坐不住了,站起来收拾自己前面摊开来的会议资料,说:“华市长,这会我不能再开下去了,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要忙,我请个假。”

  有人说:“你要忙就忙去吧,请什么假?不批你假,你就不走了?我看你一样走。”

  大家就笑起来,尔后,也有人跟着站起来,也收拾自己前面摊开来的会议资料。会议不了了之的态势显而易见。

  华子建从来没见过,甚至没听说过这种场面,从当干部到当领导,从参加开会到组织开会,他从没遇到过这种途退会的现象,这说明什么?说明参加会议的人不服从组织者,说明组织这个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说明你华子建根本就不应该召开这个会,或者,根本就没有资格召开这个会。

  很明显,有人是一点面子不给你华子建了,明显,这次会议的流产将成为一个笑柄,一个大笑柄,或许不仅在地级市流传,还会向下流传到各区(县),甚至于各乡镇。还会向上流传到省,乃至于全国。不仅现在流传,几年后,几十年后还会流传。

  很明显,华子建以后腰杆怎么也挺不起,人家会怀疑你的能力,会不再把你办的事当回事。华子建的五官扭曲在一起,脸色黑黑得很难看,他压抑着自己,不想自己马上爆发,他是要爆发的,只是还没到时候。

  他不是以前那个华子建了,不会再刻意压抑自己。确切地说,他是在聚集内心的能量,他是在把所有的恼怒都转化成一股气,一股力量,这股气这股力量都运行到了他的右手。那右手扬了起来,狠狠地拍了下去。

  “嘭”一声,桌子跳了跳,桌面上所有的东西都蹦了蹦。

  这可是能围坐二三十人的圆桌,可见那力量,那内心的恼怒。华子建右手拍下去的那一块也“咔嚓”一声,陷进去了一个坑,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了,有人首先感觉到的是不是华子建还会武功,惹怒了他,说不定会给你来那么几下子。

  官们怕什么?最怕就是耍蛮撒野,最怕就是动粗要他的命。这华子建真给你那么几下子,他丢了官是他的事,自己挨了打身子吃了亏也不值,再者说了,自己也不是很理直气壮,这途退会,自己也是有错的。

  站起来的人纷纷坐了下来,都是有一定年纪的人了,都能伸能缩,遇弱者愈强,遇强者愈弱,尤其是遇到这种要跟你耍蛮撒野的人。唯独那个书记不服气,他也被华子建那一掌震住了,然而,他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能在一个大区当书记,那后台和能力可想而知,因此,这种人往往不把人放在眼里,更不会把华子建放在眼里。

  这书记很不屑的说:“华市长想干什么?打架吗?”

  这话也让所有的人震惊,到了这个时候,他还那么咄咄逼人。华子建控制着自己的怒火,说:“你坐下,继续开会!”

  这个区书记说:“我请假!”

  华子建冷冷的说:“我不批!”

  区书记就一笑,说:“我请假恐怕轮不到你批不批吧。”

  华子建说:“这个会是我组织的,你既然来参加这个会,就得服从我!”

  区书记说:“既然市长没时间,可以不出席这个会,我同样也没时间参加这个会。”

  华子建眼射出了怒火,说:“我是在代表市长组织召开这个会。我不敢说我代表市委市政府,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是在代表市长!我会上说的话,就是市长要说的话。你有意见,会后可以直接向市长提,但是我现在警告你一下,只要你敢自己走出这个会议室,我华子建就算不当这个副市长,也一定要先把你拉下马来,不相信你可以试试。”

  华子建这样的话还是很具威胁性的,因为今天华子建是有点底的,万一这小子真走了,自己就要杀鸡给猴看,坚决拿掉他,当然是要找冀良青的,如果冀良青不同意,自己就要带着尉迟副书记和正有求于自己的庄峰,给他来给逼宫,相信冀良青不会为一个书记和自己闹翻的,官场上讲的是个利益和利害,至于感情和友谊,那是第二选择了。

  华子建的蛮狠和霸气让这个书记傻眼了,他见过各种各样的领导,但华子建这样的领导倒是少有,而且过去华子建办下的几个事情,他也是知道的,他只能忍气吞声了,钱固然很重要,但真的为了勒索二公子的钱而把官丢了,那更不核算。

  他有点气馁的坐了下来。

  华子建决定不再和这个书记对峙了,再对峙就显得他没水平了,再对峙反倒有可以让对方逮着什么反击的机会了。他让自己平静一点,收敛了一点怒气,坐下来宣布继续开会。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