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六百零二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六百零二章:叱咤风云

  令人郁闷的是,现在还是走不掉,季红已经发来几个短消息了,但身为市长,偶尔溜号可以,经常性则怎么也说不过去,况且,那么多双眼睛盯着自己呢,庄峰同志于是拿出严肃的克己奉公的姿态,耐了性子坚持着,总算到了会议结束的时间,庄峰同志才得以驾驶着一个企业老板私送自己办理私事的奥迪车。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到了政府大门,这时候他一种感觉和思绪突然油然而生——真是时光苦短,岁月如歌呀!这样想着的时候,只有他明白,到底自己在感慨什么。

  出去一会,庄峰就发现路并不好走,这新屏市的官员们日复一日、乐此不疲地搞重复建设,因为占地修建,原本宽阔的路面就被各种障碍物挤占着,庄峰便把住了车的方向盘,耐心地等候着。

  等了约莫十五、二十分钟的样子,前面车流终于松动了,庄峰同志便踩了发动机,松了离合器,奥迪车低沉地轰鸣了一声,如离弦之箭似的,傲慢地向前冲去。

  庄峰到南区的时侯已经六点半了,季红早在约定好离区庄峰大院很远的地方站着等候了,庄峰把车停下来时,发现她已经把嘴巴撅着,几乎翘到天上去了,他连忙下来,笑着解释原因,温言抚慰。

  女人总经不住哄,况且情郎毕竟也已经来到身前,不消片刻,季红也就转怒为喜,一张圆圆的俊脸笑成花开的模样,她几乎依偎到庄峰的胸前,柔情似水地说:“哥呀,我们去农家饭庄吃饭,然后我领你到一个地方,我们俩好好乐一乐。”

  身为市长的庄峰,在各种场合有不同的称号,在不尽相熟的下属面前,人们毕恭毕敬地称他“市长”;在职位与他相当的人,比如冀良青书记或者资格老一些的副市长那里,他被称为“同志”;和自己心腹人比如而今的公安局刑警大队陈双龙在一起,他被称作“老板”,虽然说这“老板”一听,在外人看来,总觉和金钱走很近,有些讥讽的意思,然而庄峰却很自然的把它当作下人对自己的一种尊敬和诚惶诚恐的畏惧,当然也笑纳了,并觉十分的慰帖。

  而和一些私交诡秘的人,比如心上人在一起,自然无论称谓和相处关系都更进了一种无法与人言的境界了。

  刚刚才到的时候,见到季红居然敢翘着眼嘟着嘴生气时,庄峰瞬间想起了孔圣人说的那句千古明言——“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近则不逊远则怨”,心说这个老人眼光特毒,说的恁这般犀利准确。

  庄峰正考虑着是不是也给眼前这个被自己弄去搞来的女人一点什么颜色看看呢,可天下男人毕竟都总如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主儿,此时又突然的季红轻启动朱唇,来了一句轻飘飘的“哥哥”,又早把庄峰从心肝到骨头都鼓捣得酥了一般,有着说不出的舒服,快慰得无法形容,他连声说:“都依你,都依你。”

  季红便轻巧伶俐地坐上了一旁的副驾驶座,启动一片看来男人都喜悦的嘴唇,朝着庄峰刚才来的方向一指说:“向那边,往回走一点。”

  庄峰依言,同季红一道钻进了奥迪车,熟练地发动车辆后,此时天色向暮,车的玻璃是隐蔽色的,又戴着墨镜,庄峰根本不用考虑害怕别人发现自己,一路上,他左手把着方向盘,右手习惯地放在季红的腿上。

  季红坐在副驾位上,一边也是联想翩翩,当初听说是被分配到离新屏市有几十公里的小学当教师,不由的还是心存了一种怨气。

  可总归生存和工作第一,当时情况可以说是万分严峻,自己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女生,一点社会根基都没有,不就是凭着爹娘给的那副肉架子,还算换来一个工作岗位的吗?于是硬着头皮来乡小学报到了。

  工作后不久,无法忍受学校猪食一般的食堂口味的季红,经常耍点借口和娇气,让男同事和乡里的干部带着自己四处换味道,改善伙食,便经常到外面的饭馆吃饭,就来到离学校一箭之遥的一个本地人开的腊猪脚饭馆。

  不想一吃,竟非常对自己的口,随之虽说不是自己掏腰包,凭了女人天生的优势,竟也成了常客。

  今天季红要带自己高官情郎来的,正是这家饭馆,两人说着情,打着俏,时间如没流淌一般,一刻间就到了,两人相互依偎着下了车,季红进门就熟练吩咐老板上菜。

  这个时候,正是家家炊烟四起时分,难得客人光顾,老板眉开眼笑的,答应着便利索地准备去了,他竟没有认出眼前来吃饭的这个男人会是本市第一的父母官,要不然他会不会象以前时代那般,皇帝不经意的到哪里吃顿饭,那饭馆便挂了御字招牌,添了无尚荣耀的,或许光线太过于昏暗,终归更怪他迟钝孱弱的了。

  趁这等待的此时,庄峰早已是难耐,将一双手往季红身上搂来,再不放过一点机会,抓紧时间如胶似漆的又粘合在一堆。她吃吃笑着央求说:“哥给我讲个笑话吧。”

  庄峰听得她这一说,便想起流传很广的那则笑话来,便扭了扭季红的脸,说:“我是锄禾,你是当午。”

  季红毕竟也是正经的专科毕业,只一听,全知道了情郎哥哥对自己的意思,便哈哈笑将起来,可这一忘形的大笑却让季红出了大洋相,原来也不知午季红在县委的机关食堂吃了什么东西,体内存气过多,她这一忘形、一分神,竟“扑哧”、“扑哧”连连放出两声响屁,空气里顿时弥散着一股难闻的臭味,久久徘徊着,不能散尽。

  这凭空霹雳般震荡的响声将庄峰一时惊得遭了雷击一般,将奇异的眼神盯了季红几下,死死搂住季红身子的手也略微松了一松。

  季红突然的这样原形毕露,当然就只有继续扑在庄峰同志身上,抽身不得,释怀不得,羞惭得几乎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将头低了下来,再无刚才娇羞可怜情态。

  她也才猛然想起,就在今天上午的会上,冀良青刚走进会议室的时候,自己一紧张,自己也不合适宜的蹦出两声闷响,只是当时人多,容不得她自醒自怨,徒自夹紧了两腿了事。

  倒是庄峰宽容公正得很,他知道所谓女人,其实也就如男人一般,都是作为灵长类的一种动物而已,自是同男人一样,均是身上毛孔出汗、鼻孔流涕、眼睛挤眼屎、嘴出臭气、耳藏污秽的一种俗物而已,用了什么的“如花似玉”、“出水芙蓉”、“冰清玉洁”等这些无聊词语故做美艳来比喻女人,从来只是那些无聊人的梦呓之语,再说,从人这种动物属性来说,既是吃着五谷杂粮,当然要放屁拉屎的,这心肝一样的季红突然不小心的下器就响了那么一回,说明她上下通气,乃是健康的表现嘛。

  他见季红一直低首埋头,脸红一时紫一时的不愿讲话,知她无地自容,便轻笑着将搂着季红身子的手又紧了紧,连说:“这有什么打紧?我也经常放屁呢?何况是你?”

  说是这样说,敏感的庄峰依旧觉得一股膻臭味道,淡淡的回旋口鼻之间,却好此时店家已将火锅端了上来,一向散漫的庄峰欣喜起来,拨弄了一双筷子递到季红手,说我们吃饭。

  腊猪脚火锅的吃法,原是店家将一切腊肉都先自煮好,客人来了,爱哪个部位,吃多少,只消吩咐便成,依照了季红的吩咐,不一刻老板就把菜上齐。

  庄峰和季红虽说心理情义和生理欲~望到了十分,但此时也已经觉得饥肠轱辘了,吃饱这第一位,其他什么快乐的事情都干不成的,于是两人入座坐好,因为时间紧迫,环境也不怎么雅,两人便没有吩咐酒水伺候,简单了两碗饭,便开吃起来。

  吃罢饭,庄峰付了钱,季红嬉嬉笑着对庄峰说:“虽然你是一市之长,但未必什么好玩的地方都到过,今天我领你到一个地方去。”

  庄峰此时吃饱了饭,恢复了十分的精力,虽然男人的雄威还没有起来,但心也是有点渴望的,听她这样说法,也是向往得很,依照了季红的吩咐,便驱车往了一个与乡政府相对的山坡上开去。

  山路宛如羊肠,又兼崎岖不平,只闻得豪华轿车底座时不时的就“坷蹦”一声,庄峰哪里在意,只兴趣盎然的往前直开,车行了十来分钟的样子,爬了四周围满松树的山坡,又象牛头一样低了下来,依旧轻巧沉静地躬身往下而滑行。

  突然听得季红欢喜地说:“到了!”

  庄峰便找了个地方停稳了车,待季红来挽了自己的手,他也兴味十足的抬眼四处望去,这正是一处温泉,在新屏市这样的小温泉也有几处,但规模都不大,只是一两泉的水,比起当初华子建在洋河县见到的那成片的温泉来,就相差太远了。

  庄峰打量了一下四周,此时黑色的巨大夜幕已将周围罩个严严实实,暮天碧树之下,四周一片寂然,正是揉情弄爱的好光景,见一个不大的温泉水池躺在原野上,宛如一个熟睡的柔静娴熟少妇。

  季红很觉欢喜,突然狂野放浪起来,说道:“我们一起泡泡温泉吧?”

  这里,庄峰听了建议,心里说道在水里鸳鸯一番,确实浪漫得很,于是快活地边答应边和季红一起各自脱衣解带。

  他侧身把季红搂住,只听得她吃吃浪笑.着建议道:“哟,我们是不是到水里玩一回,那样不更有味道?”

  季红就推开了庄峰,说:“外面冷啊,到水里去。”

  庄峰也感到外面很凉了,两人就卧倒在了温泉,一下周身暖和起来了。

  在水,季红就靠了过来,庄峰暗努力着,想要突破那个春节晚上带给自己这长久的惩罚,但试了好几次,依然的没有反应,庄峰觉得英雄气短了,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却是无法进入。

  不得已,季红用上了自己生平所有的手法,这样过了好一会时间,总算慢慢的庄峰有了一点反应了,勉强也能用用,这让季红心大喜,但她不知道,此时的庄峰更是大喜过望,这几个月的颓废总算有了结束的迹象,他都激动的快哭了......

  季红忘记这一切,闭上眼睛沉迷在无比的幸福感里,庄峰这几个月来的抑郁寡欢终于彻底的抛弃了,他现在才知道,做回一个真正的男人是这样的愉快和自豪。

  再后来两人都软软的泡在水里,季红把自己工作上面临的困难和问题一一倒了出来,听了季红对工作毫无头绪的真诚而热烈的倾诉,庄峰不禁十分感慨,都说女人头发长见识短,真是至为真理,眼前的季红这个可人儿,还真的十分幼稚和不通官场事故呢!

  本着同条战壕的战友和同志之间互助的精神,他也要说教一番深入浅出的道理,好帮助季红怎样有效开展工作,当好办公室主任这个官。

  他想起了清朝那个著名的大官曾国藩说的那句话,“一个人如果当官都不会,那就什么都干不来的了!”

  庄峰忍住笑,他极其严肃和认真地问季红:“你会骂人吗?会指挥人吗?”

  骂人,指挥人,谁不会啊?季红清楚记得,童年时自己就是一副不服输的性子,同伙伴相处,见谁稍微占了自己的一点小便宜,甚至别人都还没真正惹到自己头上,就能先快意淋漓地当头给人一阵痛骂,都使别人把自己怕的,远远躲着。

  至于指挥人,自己不从来都是伙伴里的头吗?

  她不解地偏着头,全身雾水地看着庄峰。

  庄峰笑着简要地告诉季红:“当官其实最是容易,你想做什么?只要你吩咐下边的人就可以了,他们都会一一为你办到的,如果谁不听话,收拾他就是。”

  他接着补充着反问:“你想,在我们国,竟然还会有不听领导招呼的人吗?”

  再下来,因为看见季红依旧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庄峰着实为了心上人着急,他耐着性子把领导一般工作程序和处理要点对季红讲了,比如怎样批阅件,怎样作重要讲话,怎样临机应变地作重要讲话,怎样掣肘和驾驭下面的工作人员等。

  和心上人交谈就是容易吃透精神和实质,听了庄峰和风细雨、循循善诱的一番交流和指导,季红此刻顿时大有“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味道,已然觉得拨开迷雾见青天,自己已经完完全全换了一个人了,她已经有一种君临南区的向往和实在感觉。

  光阴的确易过,看看时间不早了,庄峰才依依不舍地催促季红:“我们还是回去了吧?”

  季红便小鸟依人般点了点头。

  庄峰也变得更为自信和霸气了,这来之不易的重新崛起,让他有了一种少有的骄傲。。。。。。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