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六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六百零六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六百零六章:叱咤风云

  在张检察长离开了会议室之后,冀良青接着说:“不过我并不认为这次整顿有什么问题,我们不是已经处理了7.8个领导了吗?所以我想啊,主要是个方式方法的问题,接下来,我要求纪检委认真反省一下,让公安局和检察院退出整顿组,由华子建同志总负责下一步的整顿,如何处理、如何把握,纪委必须给华子建同志汇报,我强调一点,华子建同志是代表市委负责这项工作的,今后的工作,我不希望再出什么问题了。”

  纪检委的蔡书记的脸色变得不怎么好看了,因为他本身也是常委,华子建是排名在他上面,但就这样天天给华子建汇报工作,他还是有点心理障碍,不过,这是冀书记做出的决定,他必须服从。

  他不舒服,华子建比他更不舒服,华子建已经从冀良青的谈话听出了一种味道,冀良青没有想要结束继续敌对的态度,他不过是缓和了一下,但这次没事了,下次呢?在遇上其他问题呢?

  显而易见的,冀良青还会继续不择手段的发起对庄峰,包括很多无辜的人员的攻击,这一点华子建是不能容忍,自己也恨庄峰,自己也在想着要收拾庄峰,但自己绝不会置正常的工作不顾,也绝不会伤及到所有其他的无辜。

  不错,斗争在官场司空见惯,毫无稀奇,但不管什么地方,游戏总是有游戏的规则,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华子建铁青着脸就发言了:“关于检察院刑讯逼供赵孟同志的事情,我认为必须要严肃处理,我们有些同志,掌握着人民赋予的权力,忘乎所以了,每天考虑的,不是怎么做好工作,而是时刻想着作威作福,这种现象,比公车私用问题要严重百倍。”

  冀良青的脸色有些白,华子建毫无疑问的是在挑战自己的权威,自己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以后整顿的事情由他华子建负责,这应该算是很给他面子了,他还想干什么?

  冀良青冷笑一声,说:“子建啊,哪两个打人的肯定要处理,刚才张检察长已经说过了。”

  华子建看了冀良青一眼,平平静静的说:“那两人处理是肯定的,但我提议暂停张检察长的工作,让他认真反省,给常委会,给赵孟同志做出深刻的检查。”

  冀良青眉毛一挑,心也有了怒气:“这人也不是张检查长打的,我看有点小题大做了,今天的会议就先开到这里吧,其他同志还有什么说的吗?”

  冀良青不准备理睬华子建了。

  华子建在这个时候却嘿嘿的笑了起来,说:“既然你们是这样认为,那我也无话可说,但善后的工作我也就撒手不管了,至于赵孟同志会不会到其他地方申述,会不会到处喊冤,事情会不会越闹越大,我就说不上了。”

  本来已经准备散会的人都一下停住了,冀良青也拧起了眉头,冷森的看着华子建,他需要细细的体会一下华子建的话,对其他人,冀良青从来没有紧张过,但自己面对的是华子建,是这个从来都无法断定他下一步会做出什么惊人之举的华子建。。。。。冀良青不得不小心翼翼一点,他也曾今自问过自己,在柳林市谁都不怕,但就是华子建,让他总有一种奇异的畏惧。

  会议很安静,大家都在等待着冀良青的反应。

  冀良青设想了一下,要是华子建稍微的点拨点拨赵孟,让他到省里去闹闹,那会是一种什么后果呢?

  自己这次显然是理亏的,当然了,庄峰也做错了很多事情,但就这样和庄峰来个车对车,似乎太不合算了,他只能静下心来,对华子建说:“子建同志啊,我想你不至于那样做吧?”

  华子建很洒脱的一笑:“不是我要那样做,是赵孟肯定会那样做。”

  冀良青不动声色的看着华子建:“你可以劝劝他。”

  “当然可以。”华子建答应的很干脆,这道让冀良青和庄峰等人没有料到。

  “那就好。”冀良青试探着说。

  华子建摇下头说:“你也知道,这需要满足我一定的条件。”

  冀良青深吸一口气,这个可恶的华子建,想要用这来要挟自己,他算什么东西?嗯,不,他的确还是很难对付了,冀良青绝不让自己置身于莽撞和危机:“奥,子建啊,你还有条件啊,呵呵呵,你当这是做生意吧,不过好吧,好吧,说出来听听。”

  华子建环顾了一下在座的几个常委,很认真的说:“条件简单,第一,张检察长必须停职检查,第二,必须停止一些行为。”

  冀良青在权衡和理解着华子建的话:“嗯,自张检察长的检查和停职我可以理解,但你说的停止一些行为是什么意思?公车私用整顿不搞了?”

  “公车私用当然要继续,这个冀书记你刚才已经定了。”

  冀良青有点茫然的看看华子建,又看看同样很茫然的其他常委,沉吟了一下说:“那我就听不懂了。”

  华子建淡淡的说:“所谓停止,就是新屏市不能再继续的这样下去,我希望可以恢复到过去新屏市的常态,我想冀书记和庄市长应该可以听懂。”

  当华子建把冀良青和庄峰都点了出来的时候,冀良青和庄峰就一下明白了华子建的意思了,冀良青刷的一下,脸就涨的通红了,你华子建真把自己当成老大了,我怎么做,怎么对付庄峰还用的着你一个副市长来指教,你也太高看自己了。

  庄峰脸上虽然没有冀良青这样愤怒的表情,但同样的,他也感到华子建有点自不量力,就你一个排名第四的人,也敢在常委会大放厥词,真的很有点自以为是了吧。

  不过没等他们说话,华子建又说了:“今天是常委会,在这里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对不对。”

  没有人在这个时候来接他的话,当然,华子建也不需要别人来回答,他停顿了一下,慢慢的眼就积蓄起了一股寒意,这是一种让人望而生畏的目光,如利剑,如冰雪,咄咄逼人而又充满的坚定。

  所有人都让华子建这样的气势压住了,华子建猛然的散发出来的强大的震慑力,使每一个人都感到了压抑。

  在这样的气氛,华子建继续冷冷的说:“基于以上的原因,所以我才敢于说出刚才的话,我是希望,大家以大局为主,现在新屏市的很多工作都将近瘫痪,在这样下去不要说别人,我自己就会到省委去请求调动,离开这里,把这个新屏市留给你们做战场吧。”

  华子建说完,看看冀良青,看看庄峰,想从他们的眼看到一丝的惊慌来,不过庄峰脸上有那么一点慌乱,冀良青却是深如潭水般的平静,华子建一点都看不出他此刻到底是一种什么心态来。

  但这都是表象,真正的冀良青心还是有巨大的惊讶的,华子建的话说的太直白,也太露骨了,像自己和庄峰这样高层之间的斗争往往是袖里乾坤,暗箭伤人的,就算你看懂了,看清了,但谁也不会说破,这就是常言说的看破不说破的老话。

  可是华子建再一次突出奇兵,他不按常理出牌,他几乎把自己和庄峰同时得罪了,也就是说,他把新屏市的人几乎都得罪了,他为什么这样?他到底倚仗的是什么?什么才能让他如此无所顾忌呢?

  连续不断的自问让冀良青生出了很多疑惑来,这些疑惑又加倍的发酵,膨胀,让他对华子建的思路也全然摸不清,看不懂了。

  自己和庄峰斗,你华子建应该最高兴啊,为什么你还要出面制止,难道坐山观虎斗,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种事情华子建不会?

  扯蛋!他不会,他华子建要是不懂这些,世界上就没有权谋之术了。

  既然他懂,可是他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冀良青越想越有些紧张了,而庄峰也好不到哪去,华子建的话更让他惊讶,他几乎和冀良青一样的在设想着很多为什么,唯一不同的是,他没有听到省委王书记对冀良青说过的那些关于帮助,支持华子建的话。

  华子建也没有在说什么了,他点上了一支香烟,也没有去看周围那些让他唬的神情紧张的常委,可以这样说吧,这些常委几乎都是老常委了,他们参加过的常委会比起华子建在新屏市要多的多,但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甚至都没有想过,一个普通的常委敢于对市委,政府的两位一号人物说出如此充满威胁的话。

  更没有人想象过,一个副市长,敢于来制止正在针锋相对,互相攻击的两个老大,这确实让人感到匪夷所思,闻所未闻。

  华子建就敢了,而且还这样做了,这不佩服都有点说不过去。

  他们一会看看华子建,一会看看脸色变换不断的庄峰,在瞅一瞅阴冷着脸,稳如泰山的冀良青,谁都不敢说话,谁都不敢大口喘气了。

  这样过了许久,许久,突然之间,冀良青爆发出了一阵笑声了:“哈哈哈,这华子建同志啊,你真该去做个商人,好好好,都依你吧,这样可以了吧,对了庄市长,你怎么看?”

  庄峰让冀良青的大笑震懵了,呆呆的愣了一下,他已经明白了冀良青的意思,他知道冀良青的问话就是一种让两人暂时偃旗息鼓的信号,他有点不大情愿,但又无可奈何的说:“行吧,我同意华子建同志的提议。”

  其他人也都附和几句,他们带着从来没有过的感受和眼光,都使劲的看了一眼华子建,这小子牛!真的很牛!

  确实华子建很牛,就在会议开完的第二天,庄峰就开始陆陆续续的给市委这面划拨资金了,而冀良青也停止了对政府这面的打压,新屏市在一阵喧嚣争斗,逐渐的趋于平静了。

  那个张检察长也被停职了,公车私用依然在进行,不过这里面再也没有了公安和检察院的人,华子建使用的方式也很简单,发现娱乐场所的公车,只是登记一下车牌,照张相,第二天通知这个车辆的主管领导,到整顿办公室来,个人缴纳三千元罚款,不得报销,并在政府和市委的院内每天张贴上罚款单位和主管领导人的姓名。

  至于车是不是这个领导开的,那无关要紧,这个领导你回去自己骂人去,反正钱是你领导个人出,榜单上的名字也是你领导。

  也有个别很不服气的单位领导,在整顿组张牙舞爪的,看着那些组员比自己级别低,就扯皮,耍赖,指桑骂槐的,不想交钱。不过在组员们准备请示华子建的看是不是算了,不罚他的钱的时候,不管这个人平常多牛,都会一下偃旗息鼓,赶快的把罚款交上来了。

  因为他们知道,这个华子建比他们还牛。

  这一下就为整顿组挣了很大一笔钱回来,除了给每天出去登记,照相的同志发几十元的补足之外,其他的钱华子建让平分给了政府和市委的后勤,让他们给伙食上补足了。

  没想到,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整顿组的人就彻底的闲了下来,在各大娱乐场所,再也见到了小排号的车辆了,这让整顿组的人很郁闷,他们甚至提议,是不是给各单位邀请一下,让他们出来活动?

  当然,这是个笑话,既然无车可罚,这个整顿组存在的意义也就不大了,再过几天,他们都疙瘩疙瘩散散,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其实华子建也知道,这根本起不到多少作用,完全是一个治标不治本的整顿,要不了多久,一定还会恢复到过去的样子,但谁能有办法呢?

  华子建在新屏市这难得的平静,更忙了,四月的天气让人暖暖欲睡,可是华子建没有时间去睡觉,最近他对几个厂矿加大了整顿的力度,特别是新屏市的酒厂,华子建已经把它纳入了第一批改制的名单。

  这个酒厂按现在的情况,只能是勉强应付员工的工资,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它对新屏市的财政毫无帮助,不过作为本土的地方企业,能有这样的状况已经很不错了,所以过去一直没有人对他动过手术,认为只要能养活职工,职工不闹事,那就先混着。

  华子建为什么要对这个酒厂动手,他有他的原因,这个酒厂生产的高度白酒,而且厂子是几十年前的老厂,员工人数很多,设备也很老旧,唯一的一点优势就是它在新屏市占有一定的市场份额,特别是在农村,由于新屏大曲价格低廉,在很多婚丧嫁娶就成了农村消费的主流,但仅此而已。

  这个厂长很保守的认为这就不错了,他试着短暂的搞了几次高档酒的生产,也因为知名度不够,销售不畅,就匆匆忙忙的放弃了。

  对这一点,华子建很不赞同,因为华子建在洋河县和柳林市的时候,也多少接触过酒厂的生产,销售环节,知道一旦酒厂的品牌冲出新屏市狭小的地域区域,让酒的档次在高一点,这个新屏市酒厂一定能挣到大钱,获得新生。

  所以今天华子建到酒厂参加了一个研讨会,这是华子建要求召开的会议,参会的人员按华子建的指示,扩到了许多,从酒厂的工程师们,到销售骨干,再到一线工人代表,这满满的算下来都有将近百人。

  会议的议程也很简单,那就是如何才能提高酒厂的盈利能力。

  像这样的会议,在酒厂还是第一次召开,一个常务副市长的会议,怎么可能让一线的工人都参加,真是闻所未闻。

  但华子建就是这样来了,当他走进了酒厂这个用饭堂临时布置的会议室后,自然获得了一片掌声,他今天的会议开的怎么样,那是其次的事情,关键这一线销售人员和工人能够参见这样的会议,就足以让他们对华子建刮目相看了,而且这个会议室的布置还不是过去那种领导在主席台,大家坐下面听的模式。

  今天所有的椅子都靠墙一排排的摆上,大家围成了一个四方形的框,平起平坐的准备开会,让人们感到很新异,很好奇,不知道为什么华市长要用这种方式来开会。

  在华子建的心,今天的会议就是一个探讨和解决酒厂未来发展的会议,既然是探讨会,就没有必要摆出一副传达上级精神的样子,自己也是来学习和讨论的,所以大家应该在平等的基础上研究所有的问题。

  会议一开始,华子建就成功的做了会议的导向,让酒厂代表们,特别是一线的代表们畅所欲言,都谈一谈自己的建议,说一说自己的想法,出出主意。

  期间有人就谈到了开发一些保健品酒的好处,说现在的社会,越是有钱人,越是担心自己活不不够长,生产了保健酒,就恰到好处的满足了这些人的需要。

  还有人说应该生产一些高档酒,现在人们的钱多了,也不在乎价格多少,主要是牌子。

  也有人说应该加大广告力度,每年多做广告,对式样古老,传统的外包装可以做些调整。。。。。。

  总之一句话,今天的建议很多,华子建都认真的记录了下来,不管有没有用,华子建都不忙给这些建议下结论,他需要一定的时间好好的思考这些建议。

  不过整个来说,华子建却没有听到关于酒厂目前管理上的任何建议,从华子建对这个酒厂开始研究之后,明显的发现了很多管理上不规范的倾向,比如欠账很多,多到了影响正常流动,酒厂不得不一面放着外面欠自己几千万呆账,一面自己到银行背上高额的行息贷款周转。

  还有一个浪费问题,华子建听到了几个人私下给自己说,一个普普通通的酒厂,却每年组织几次出国考察,到什么一些国外的葡萄酒酒庄参观,实际上那只是一个幌子,还不是为了酒厂的领导可以到处旅游。

  还有人私下给华子建说,每年酒厂支付接待和逢年过节请客送礼的钱也数额巨大。在华子建的内心里,他是更想多听听这样的建议和意见,不过今天却没有人说,当然,华子建也能理解,所有的厂领导都在,谁敢轻易的发表那些看法呢?

  华子建自己也是不好来引导的,这毕竟是酒厂自己的事情,而且今天自己只是来听取建议的,不是来动手整顿的,自己做好听众就成。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