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六百一十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六百一十章:叱咤风云

  华子建决定说出自己的想法了:“这样,武队长需要一份银行查询个人账户的调查令,你有没有办法搞到,前提是谁都不知道。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柯小紫吓了一跳,华子建怎么会提出这样一个事情,柯小紫刚才还天真的认为,是不是华子建想让自己到哪做卧底呢。

  武平也是现在才知道华子建想干什么了,看来华子建对小芬的事情已经很关注了,他希望自己再一次确认小芬的情况,只是武平有点担心柯小紫能不能完成这个任务,因为一般情况下,那个调查令是需要公安局副局长亲笔签字,盖章的,而柯小紫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警员,她能搞到吗?

  柯小紫也很认真的思考着华子建的话,毫无疑问的,这是一个很棘手的任务,柯小紫自己也不敢保证就能完成,但她还是想要试一下,毕竟这是华子建第一次找到自己,请自己给予援助。

  她问:“查谁的账户。”

  华子建摇摇头说:“现在还不能说。”

  “连我也要保密?”

  “是的,这为你好,你少知道一点,万一出什么问题了,你也少受点连累。”华子建说。

  柯小紫就一咬牙,说:“行,我也不多问,但我也不能保证就一定搞到,这样,给我一周时间,我来想想办法。”

  华子建在车座上点起了一支烟,烟头明灭闪烁着,他看到了柯小紫和武平过于严肃的表情了,华子建想让大家都轻松一下,就说:“呵呵,我们三个有点像地下党啊,不过柯小紫,你要量力而行,不要勉强,更不要太过冒险,万一你出点什么问题,我恐怕也无力保你啊。”

  柯小紫就笑了,说:“真有什么问题了我也不怕,大不了不当警察了,我还嫌累的慌。”

  那武平就嘿嘿一笑说:“就是,直接回去做二公子的秘书去。”

  柯小紫转头瞪了武平一眼说:“闭嘴,就不知道说点好的,我还非要做秘书,我就不能当老板啊。”

  车厢里的气氛就松弛起来了,华子建也呵呵的笑了,一看现在也没有问题事情,就说:“行,那今天就先谈到这里,柯小紫啊,我还是一句话,注意安全,注意保密,有什么情况及时和我联系。”

  柯小紫使劲的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明白了。

  华子建又对武平说:“武队长,你继续一些其他方面的调查,这里柯小紫有消息,我会及时的通知你,对你也是一条要求,保密谨慎。”

  武平也使劲的点点头。

  柯小紫见华子建没有其他要讲的话了,就说:“现在要不我们找地方坐坐,唱歌,或者去泡酒吧。”

  华子建心操心着家里的江可蕊,就想拒绝,说:“算了,今天我有点累了,改天吧。”

  柯小紫又恢复了过去那种刁蛮不讲道理的常态了,她丝丝一笑,也不说话,发动了汽车,就跑了起来。

  武平是无所谓的了,在后面也不说话,也不劝阻,华子建看看眼前的情况,只好随他们了,车跑的很快,要不了多久就到了一个酒吧门口停下。

  这是南山路一家不起眼的ktv,为什么会来这个地方,因为在路上武平说这家ktv很火爆,据说里面大厅10点以后有裸女表演。

  华子建他们一走进去,就发觉这里的服务员妹妹好靓,都穿着短短的裙子,她们引导着华子建三人走了进去,这里大是流浪的人,他们的脸上写着漂泊和寂寞,这里像是一个收容着虚假和孤独的场所,在那些露骨的歌词里,制造着,张扬着**裸的鼓励,孤独吗你们?

  所有来此的人们以夜的姿态倾听灵魂的歌唱,在这个城市的一隅,穿过夜的寂寞,融入夜的激情,把孤寂盛在杯子里,品味生活。。。。。。酒以夜的形式融入这里的人们的心海,灵魂在夜色里呈现光明的一面,华子建不是一个常常这里的人,但华子建也一样会常常以酒去倾诉生活在现代社会的沉闷和压抑,有时候,他很想彻彻底底的醉一次,放纵自己已是不年青的心和激情,很多时候他与这里遥遥相忘,深夜里,歌声和音乐弥漫在城市的上空,浓浓的酒意醉着这都市。

  武平在大厅没有见到跳艳舞的小姐,这让他很郁闷,他问一个带他们进来的小姐:“不是这里有艳舞吗?今天怎么没见表演啊。”

  这小妹妹就很神秘的对武平说:“最近风声很紧,治安大队刚换一个新队长,我们老板还没和他勾兑好呢,所以暂时不敢演出,等过一段时间你来,绝对没问题了。”

  华子建就看着武平脸上有点尴尬起来了,华子建感到好笑,就忧心忡忡的问那个小妹妹,说:“这恐怕不好勾兑吧?警察都很严肃认真的。”

  “且,你真是不熟悉这一行,警察的严肃认真是对那些没有上贡,没有勾兑的场子,你关系走到了,他们才懒得管你。”

  华子建和柯小紫相视一笑,嘴里就连连说:“对对,我看警察也没几个好东西。”

  这小妹妹还很小心的看看四周,说:“大哥,这话在我这说说就算了,其他地方不要说,让他们听到了会有麻烦的。”

  华子建很郑重的点头,说:“嗯,谢谢你,我知道了。”

  他身边的武队长和柯小紫都嘻嘻的笑,几个人就到了包间,武平点上了酒水,点上了茶点,柯小紫开始点歌,她找了半天发现,那个‘让我们荡起双桨,少先队队歌’这样的经典歌曲一首都没有。

  这里都是些破歌,象什么姓周的那个sb唱的东风破鞋,另一个姓周的sb唱的花心之类的,华子建说这类歌都是腐蚀青少年心灵的垃圾歌曲。

  后来幸亏找到一些摇滚歌曲,柯小紫是个摇滚迷,她最喜欢的是一首叫做黄色潜水艇的歌。虽然华子建怀疑歌词不太健康,好像跟黄~色~淫~秽的东西沾边,不过听起来却很动听。

  他们唱了好几首摇滚歌,虽然武平对英歌词都不认识,但哼起来还是很带劲。

  特别是一个叫bonjovi的“你给了爱一个坏名声”,看起来特别爽,比偷看人家小姐洗澡还过瘾。

  “华市长,来吧,我们跳舞。”柯小紫说罢不待华子建答言,便大方地携起华子建的手,向着包间央的舞池走去。

  柯小紫浓密的长发松散着,直垂到胸前,她靠近了华子建,那光洁的前额有一颗黑痣,手臂如同灵蛇或者丝带,柔软到令人不相信,一双眼睛放任顽皮,又无时无处不在勾魂摄魄,直看得华子建口干舌燥、目瞪口呆。

  然而她的神情却不合时宜的突然的哀伤起来,这真是一个美丽的女子,无论高兴和哀伤都很独特,但她到底不是华子建了解的人,所以隔膜地去看她,反倒觉得影影绰绰不甚分明。

  华子建想,她现在应该不再喜欢自己了吧!她应该更喜欢二公子,虽然二公子的话里却全不见真心,只是女孩子又偏偏吃这一套,哪怕明知他说的是假话,也飞蛾扑火地当了真。

  华子建心还是有点不忍的,这个女孩自己伤过太多次了,自己其实有时候想想,也未必就是真的那么讨厌她,她也有她可爱的地方,就像现在,柯小紫是这样的温柔,一点都没有让人厌恶的感觉。

  华子建想着心事,一不注意,就踏乱了步伐,踩上柯小紫的脚,华子建忙说“对不起!”他低声道歉。

  柯小紫很优雅:“没关系,但你在想什么……”说着柯小紫便陷入深思。

  华子建轻轻地“嗳”一声,说:“想到很多东西,包括我的烦恼”。

  柯小紫一笑,顺手轻轻理一下华子建的头发,象个负责的姐姐:“此刻何必再想那些烦恼呢?我一直都知道你过的并不愉快。”

  华子建攸然的警惕了起来,他不希望自己和柯小紫再来谈论那些感情上的问题,华子建垂着头,望着自己的鞋尖,半晌不作声。

  “为什么你不说话了?”柯小紫近乎耳语,她贴近了华子建的身体,让华子建清楚的感受到她挺拔的乳正在摩擦着自己的胸膛。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华子建刻意的拉开了一点距离。

  柯小紫温柔而宽容举起一支食指,掩住华子建的嘴,“既然不知道说什么,那就什么都不要说,忘记所有的烦恼,我们享受着片刻的温存吧。”

  说完,柯小紫有一次很坚定的把身体贴近了华子建,几乎是进入了华子建的怀抱里,她搂紧华子建的身体,随着音乐慢慢扭动着身躯,娇媚柔软的身体,不时的在华子建身上发生摩擦。她红润的嘴唇贴近华子建的耳畔,小声的说:“是不是有点紧张。”

  灯光暧昧,音乐舒缓优雅,华子建只觉得一股香馥迷人的气息骚动着他的神经,柯小紫柔弱无骨的娇躯紧紧的贴在他的身上,能感觉到胸前的饱满,这真是一对让人着迷的东西,华子建心一荡,双手搂着她柔软的腰身,能清晰的感觉到薄薄衣料下光滑与细腻。

  虽然灯光昏暗,但是这么近的距离还是可以清晰的看清楚怀里美人的样貌,她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两条弯弯的柳叶眉,鼻子笔直秀丽,鼻翼微微噏动很是诱人,樱桃小口红润可爱,柔顺的秀发在灯光下流光闪动,浑身上下闪烁着骄傲的美丽。

  华子建就微微有一种迷醉的感觉,搂住柯小紫腰身的手紧了紧,那火热的娇躯更紧密的挤进了自己的怀。

  包间的灯光明灭不定,闪闪烁烁,华子建的心也是起起落落,这样的温柔场面,一直延续到舞曲的结束,柯小紫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华子建的怀抱。

  柯小紫本来就是个热情如火的性子,不一会桌上的啤酒空瓶就堆起来了,酒吧大厅的舞池换上了劲爆的嗨曲!她拉着华子建硬要上舞池蹦,她本来身材就火辣,在舞池央疯狂的扭动着性感的身躯,浑身充满了**的气息,那对大咪咪如磨盘一般加旋转着,直勾得周围的小伙子热情四射。

  华子建哪里跟的上她的节奏,摇了一会,累的气喘吁吁,柯小紫的酒力也发作了,很快软绵绵的靠在华子建的身上,华子建一看她不行了,赶快扶着回到了包间。

  华子建对武队长说:“算了,柯小紫喝多了,我送她回去吧。”

  武队长说:“好,我也准备走了,你还能开车吗?”

  华子建现在一点醉意都没有,点头说:“没问题,要不你在玩会,我先走。”

  “嗯,那些行吧。”武队长到现在还是有点怀疑华子建和柯小紫有什么关系的,所以也要回避一下。

  华子建没有多想,她扶着柯小紫离开了酒吧,喝醉了的柯小紫像小绵羊一样很乖,任他扶着搂着,上了柯小紫的车,华子建就吧柯小紫用安全带套住,自己开车了。

  柯小紫的住处华子建来过,所以一路不用问她,就到了地方,下车的时候有点麻烦,这柯小紫已经真的醉了,华子建也顾不得雅观不雅观了,扛着柯小紫就上了楼。

  打开门,华子建把柯小紫扔在了沙发上,自己也累的够呛,坐在旁边大口喘着粗气,柯小紫则混混沉沉的趴在沙发上,抱着抱枕睡着了。

  华子建这下可傻了眼,沙发上有躺着仰面八叉的美女等着他收拾,华子建脑子里一闪而过这个香艳的场景,赶快摇了摇头,这种事情做了,那还得了。

  休息了一下,身体也恢复过来了,华子建横抱起柯小紫,把她送上床,房间是粉红色的,很整洁,充满了少女的气息,房间里满是幽香,非常好闻,华子建把柯小紫放在床上,她娇艳的脸红扑扑的,像苹果一样可爱,华子建帮她脱了鞋子和外套,其他衣物华子建可不敢乱脱,否则第二天小丫头醒了还不知道要怎么想呢。

  华子建刚要离开,就听柯小紫说:“水……水……”。

  华子建叹口气,靠!还要伺候你啊!华子建无奈的到厨房,随便找了个水杯,倒了一杯水,把柯小紫扶了起来,缓缓的喂她喝下,柯小紫喝完一杯水之后猛然抓着华子建的衣服,嗯、嗯了几声就没有声响了,看来已经醉得神志不清了。

  华子建看着床上柯小紫性感迷人的睡姿,想起刚才自己扛她时候那温香如软玉般的身躯,还有柯小紫和自己耳鬓厮磨的亲密接触,以及那醉眼朦胧的迷离眼神,华子建很是留恋,但也只能以壮士断腕的决心走出房门,把门给关了起来,离开了这里。

  华子建离开了,他不准备留给柯小紫一点点的念想,所以头都没回。但今天华子建好像整个自尊心获得了极度的满足,因为柯小紫并没有因为二公子而不再理睬自己,虽然这样对华子建来说是毫无意义的,不过他还是很舒服,他暗自的露出了男版蒙娜丽莎的微笑,走向了自己的爱巢!

  夜晚如此寂静!借助着一点烟头光摸索着回家的道路!华子建享受着这一段路程!享受着每一个脚步带来的欢快,每天的这个时候也是华子建最放松的时候!没有了万人羡慕注视的目光,没有了街边发廊小姐的消魂眼色,没有政府那些虚伪而讨好额关注。

  现在华子建可以对周遭的一切置若罔闻,可以什么都想,什么都不想,只留下他那双皮鞋声,蹄榻的奔向自己的家里!

  又是一个周末,清早起来,华子建和江可蕊简单的吃了早点,华子建就决定回柳林市一趟了,这一两天华子建专门收拾好了一间卧室出来,准备让老爹和老妈住,但江可蕊说还应该把那个放礼品的小房间也收拾一下,到时候找一个临时小保姆来,这样可以让两位老人轻松一点。

  华子建想想也有点道理,不过小保姆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找到的,华子建说:“这样吧,先把爸妈接来,小保姆反正现在不急,等你生产了以后找都来得及,到时候让王稼祥他们帮着找找。”

  江可蕊也同意了,两人又说了几句话,华子建叮嘱江可蕊,让她在家里好好休息,自己一个人下了楼,坐上了早就等候在楼下的小车,往柳林市开去。

  这一路也没有什么耽误,奥迪车本来跑的也很快,在下午2点左右,华子建的车就赶到了老家。

  老爹和老妈早就接到了电话,给华子建也准备了一顿丰盛的午餐,华子建知道家里有吃的,一想起老妈的饭菜,他就全然的看不上路边所有的饮食了,所以路上就不吃饭,单单的等着回家好好的吃上一顿。

  老爹和老妈喜上眉梢的看着华子建和司机大口的吃饭,高兴的很,就希望他们两人能蒋满桌子的菜都吃饭,而吃了食堂的饭菜之后,华子建才知道老妈做的菜是人间美味,往事如风,思绪如潮,这熟悉的饭菜,拨动着华子建思念的弦,感动,感恩,感怀,过去那每一寸光阴,细细打点,随日月缱绻,任光阴流转,让华子建游离的心,一下回到母亲身边,母亲,第一个抱自己,给自己温暖的怀抱,第一个听见自己哭,看见自己笑,第一个陪自己开口讲第一句话,是她一直给自己了一个家,为自己遮挡风和雨,最温馨的是母亲的心头惦念,最温暖的是母亲的慈爱容颜,最好吃的是母亲的拿手饭菜。

  华子建很少吃这么多的饭菜,最后华子建真的有点吃撑,才很不请愿的放下了碗。

  整个白天华子建哪都没去,就在家里和老爹老妈聊天闲谝,家里也收拾的差不多了,准备明天一早就走,其实农村家庭也比较简单的,现在田地都卖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也没有几分自留地,种不种都无关要紧,家里也没有多少太值钱的家具,电器,所以老妈说:“明天一早吃过饭,门一锁就成了,旁边的老王家我也给打过招呼了,平常帮着照看一下,有事情直接给你打电话。”

  华子建就连连称赞老妈,说她考虑周到,以后能做领导。

  老妈咯咯的笑着说:“傻小子,逗老妈呢,我这岁数了还当领导,笑掉大牙了。”

  华子建很认真的说:“我当领导啊,你领导我,所以你就是大领导了。”

  老爸也凑了个热闹说:“我领导你妈,那我职位更高。”

  老妈就呸了一声说:“你还能领导我,这个家里我是第一领导,子建是第二领导,可蕊是第三,你就是一般职工,还想当领导,想什么呢?”

  华子建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晚上吃完饭,司机回酒店住下了,华子建在村里的小路上转了一会,感受着春天旁晚这静怡的美景,走着,走着,华子建却突然的想到了安子若,自己好久都没有和她联系了,她过得还好吗?

  华子建拨通了安子若的电话:“你还好吗?”

  仅仅是这五个字,就让安子若一下有点激动起来,她的呼吸从话筒里传来,却好一会没有说话。

  “子若,我没有打扰到你吧?”

  这次电话有了声音:“子建,是你吗?好久没有听到你的声音了,我很好,一切都好。”

  华子建也有点感伤的说:“不错,那我就放心了。”

  “你在哪里?你回到柳林了吧?”安子若的女人第六感觉一下子发挥了作用。

  华子建没想到安子若的感觉会这样好,他自然也不能欺骗撒谎,这根本没有必要:“是的,我在柳林市家里。”

  “我要见你,我也在柳林市。”

  “你没有在洋河县?”

  “没有,现在我大部分的生意都已经转到柳林市了,你等我,我很快就到。”安子若很急切的说。

  “喂,不。。。。。。”华子建的话没有说完,安子若已经挂上了电话。

  安子若是知道华子建家在上面地方,她过去都来过,华子建也感到现在自己也坦然了许多,不用再回避安子若了,并且自己也无法回避。

  华子建就慢慢的溜达着,到了村头的路口。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