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四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六百一十四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六百一十四章:叱咤风云

  华子建在一看,来的除了市直单位的负责人,其余都是一些有钱人,华子建也是耻于和他们为伍的,不过没办法,硬着头皮也要在这晃晃。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果然,郑秘书长和站在门口的移动公司的副经理打招呼之后,直接离开了,这位副经理急急忙忙想送的时候,郑秘书长已经进了小车里面。

  华子建站在门口,一直看着轿车消失在视野里,他才转身在那个副经理的陪同下上了楼。二楼是休息室,正式的典礼在三楼举行,休息室分为两大块,一边是市直单位的负责人,一边是消费大户,移动公司的副经理本来是在口迎客,因为华子建来了,他只能陪着华子建,接客的事情就交代别人办理了。

  华子建随意的走着,到了消费大户的休息室,新屏市的民营大户,华子建基本上都见过,不过,在休息室里面,华子建没有看见哪个熟悉的企业家,华子建明白,移动公司虽然取得不错的成绩,但其影响力远远不足,根本不能和邮电部门相比较,移动公司从邮电部门分离出来的时间不长,可能是急于想树立自身的形象,所以召开这次的庆祝会,私营企业家没有什么人来,派了代表,华子建估计,市直单位的负责人,基本也不会来的,顶多派个办公室主任来,就不错了。

  庆祝典礼是10点钟开始,华子建看了看表,已经是9点40分,典礼马上要开始了,休息室里面,身穿职业装的移动公司女职员穿梭其,有的和熟悉的人打招呼,有的忙着倒茶递水,华子建接过一杯茶水之后,找了地方坐下了,一面和那个副经理随便的聊了几句天,华子建就让小赵拿出了那个可行性报告,低头看了起来,边看边想着这报告的一些问题休息室里面的人有的高声喧哗,有的窃窃私语,但这一点都没有影响到华子建,他看的很投入。

  “各位领导,各位来宾,请上三楼,庆典马上开始。”工作人员清脆的话语打断了华子建的思路,副经理站起来邀请华子建上去,华子建也不急,他跟随人流,慢慢上,市直单位来的人,华子建确实基本不认识,不过所有的人都似乎认识华子建,所以在华子建身边几米的地方,就空出了一个大圈,没人敢和他并驾齐驱。

  就算已经走在前面的人,回头一看华子建,也都赶忙停下,给华子建让出了通道,华子建皱了一下眉头,也不好谦让,只能在副经理的带领下,大步流星的走了上去。

  华子建自然被安排在了主席台上,在国,有级别的待遇就是不一样,那些企业家,无论如何有钱,在目前的氛围下,还是不能和领导相比的,所有人都很习惯这种安排和氛围,没有人提出异议。

  一阵掌声响起来,华子建看见了一个美女,身穿职业装,胸前别着小红花,从外面走出来,身后跟着一帮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华子建看见了一张美丽的面容。这应该就是新上任的新屏市移动公司的总经理了吧?

  人很年轻,大概只有26.7,气质不错,身穿藏青色的职业装,配上苗条的身材、姣好的面容,在一帮工作人员间,显得特别突出,刹那间,华子建有了一种不舒服的感觉,移动公司虽然是企业,但是,通过省委、省政府,硬是争取到了行政级别,新屏市的移动公司总经理,挂靠的行政级别是正处,这样一个年轻的女人都变成正处了,现在看来,自己过去的级别都没有这个女人提升的快啊。

  这个女总经理不断和来宾打招呼,径直的走到了华子建的面前,脸上挂着一副甜美的笑容,她站在了华子建的面前,先做了自我介绍,客套了一番:“华市长,我叫刘佳梅,我今天上任,今后请多多关照啊。”

  华子建不冷不热的说:“恭喜你啊,你太客气了,我有点消受不起啊。”

  “什么啊,我是干企业的,不能和华市长比啊,来,我给你介绍,这位是公司的经理助理,今后,她负责市委、市政府的业务,华市长一定多照顾啊。”

  华子建礼貌的对她介绍的人都笑一下,说声:“你好。”

  庆贺典礼很简单,华子建先做了一个简短的讲话,华子建根本就没有掏出小赵写好的稿子,这样的庆典,华子建随口乱扯几句就应付过去了,接着市邮电局的领导讲话,最后是这个女总经理讲话,大约11点钟,典礼结束,然后是到新屏市宾馆吃饭。

  酒宴华子建不准备参加了,但被一堆人围着,华子建根本找不到机会,他无法脱身。不过吃饭的时候,华子建还是语言得当,诙谐幽默,在洒桌上显示出了他特有的才华、常识、修养和交际风度,他有时一句诙谐幽默的语言,会给客人留下很深的印象,使人无形对他产生好感。

  而那个移动公司的美女总经理刘佳梅,也不断的用眼光在华子建的脸上扫描着,这个年轻的市长已经让她有了极大的兴趣。

  今天也不例外的,在酒桌上很多人往往喜欢把酒场当战场,想方设法劝别人多喝几杯,认为不喝到量就是不实在,“以酒论英雄”,对酒量大的人还可以,酒量小的就犯难了,他们敬酒有序,主次分明的到了华子建的面前,让华子建不得不接受他们的敬酒。

  当然了,敬酒也是一门学问,一般情况下敬酒应以年龄大小、职位高低、宾主身份为序,敬酒前一定要充分考虑好敬酒的顺序,分明主次,即使与不熟悉的人在一起喝酒,也要先打听一下身份或是留意别人如何称呼,这一点心要有数,避免出现尴尬或伤感情的局面。

  因为是午,所以华子建还算找了个借口,说下午有几个会议,自己喝酒了就会脸红,因为他的级别最高,也没人敢过于勉强,那个女总经理倒是试了几次,但华子建态度坚决,她也只好作罢,让华子建没有喝的太多。

  吃完饭,所有活动结束,华子建正准备离开,新屏市宾馆外面的移动公司工作人员,递给小赵两床包装精美的毛毯,这种毛毯,目前的市场价格是600多元,算是非常好的。华子建他们回到了家属院,小赵给华子建装好两床毛毯,但华子建略为思索,取出了一床,对小赵说:“这个你留下吧,这一床我给郑秘书长送去。”

  小赵要推辞,华子建就摆摆手,转身进去了。

  郑秘书长也是住市委家属院的,华子建直接到了郑秘书长的家,郑秘书长没在家,华子建将毛毯交给了保姆,解释说是移动公司送的纪念品。

  过了不久,郑秘书长回到家里之后,看见了毛毯,他没有在意,这样的纪念品,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不过,华子建记着将纪念品送到家里来,郑秘书长还是很满意的,感觉华子建太客气了。

  但到了快上班的时候,移动公司的副总经理专门来拜访,带来了一床精致的毛毯和其他的礼品,这个副经理一再解释,因为郑秘书长工作繁忙,所以,专门送来移动公司的纪念品。

  此时,郑秘书长才知道,华子建送来的毛毯,实际上是移动公司送给华子建本人的,虽然只是一床毛毯,可是,郑秘书长感觉到了华子建的真诚,也感觉到了华子建对自己的尊敬,自己资格是老了一点,但华子建的排名在自己前面啊,他都能如此对待自己,这个人确实不一样。

  而过了两天,下午刚一上班,华子建就接到了酒厂副总工师蕊逸的电话,她问华子建有没有时间,她想来见见华子建,谈谈承包的事情。

  华子建对师蕊逸的承包报告也刚刚研究了一个大概,心也暗自的已经有了一点意向,同时华子建也很佩服这个女人,她能够恰到好处的掌握住自己研究材料的进度,单单就是这一点,已经很难得了,华子建答应她,可以过来。

  一会就有了敲门声,华子建一抬头,一个美丽的倩影出现在他的眼前,师蕊逸脸上略施粉黛,穿了一件诱人的运动紧身衣,曼妙无比的身材清晰的显露出来,披肩的长发自然的散落在香肩上,美艳绝伦的面容让人在一瞬间有些失神,在紧身衣的束缚下,师蕊逸坚挺的前胸形成完美的曲线,一双修长的**让人心跳不已,半截的紧身裤下露出一截白生生的小腿,脚上穿着粉色的运动鞋。

  华子建心就有点动荡了几下,说:“你度挺快的啊。”

  师蕊逸巧笑嫣然:“我就在这附近打的电话,华市长是大忙人,那能让你久等。”

  嗯,确实想的很周到,华子建说:“谢谢,你客气了,坐坐。”

  华子建没有离开自己的座椅,他需要自己和这样一个漂亮的女人保持一点适当的距离,不是他信不过自己,而是他不愿意让自己的判断和情绪受到干扰。

  师蕊逸问:“华市长看过我的报告了吗?”

  “看过了。”

  “感觉怎么样?”

  华子建斟酌了一下,说:“总体上来说,还是有可行度的,但其有几个环节不够清楚,所以我们还需要仔细的谈谈。”

  师蕊逸露出了很让人动心的笑容,说:“当然了,这也是我来找你的原因。”

  “报告上的几条关键的问题有点模糊,比如承包费需要认真的算一下,在比如,你用什么来做承包的保证,还有你上面说的新屏市给予的政策支持是什么.........这些请你详细的解释一下。”

  师蕊逸明白了,自己眼前的这个年轻市长真的不是草包,自己在报告所有关键点都让他找到了,几乎一条都没有漏过,这除了说明他的敏锐和细致之外,也说明了他确实对自己这个报告看的很认真,没有像过去那些领导们,把自己的报告束之高阁,这样看来,他对承包还是很有兴趣的,这就好,自己可以变得更为主动。

  这个时候,华子建发现没有给对方到水,但他现在作为一个谈判的对手,他不想表现的过于殷勤,他就装着没有看到,说:“那好吧,就我刚才说的那些问题,你解释一下。”

  师蕊逸也很认真的说了起来,首先她说到了自己将会采取的一些方式,比如组织一个专业的清欠队伍,先收回大部分外债,让酒厂的运营成本得到降低。

  在一个就是开发档,高档两个系列的酒,提高酒厂的档次,投入更到的广告等等。

  这些思路很对华子建的设想,最后说到承包费的问题,师蕊逸说:“华市长,承包费我想最多一千万,这你也可以算算,过去很多年酒厂都没有给新屏市上交利税了,这一千万就算是白得的。”

  华子建笑笑,没有接她的话。

  师蕊逸心头一震,看来自己面对的是一个很老道的人了,从他的眼神根本看不出他内心的想法。

  师蕊逸接着说:“至于承包的保证,我想我可以拿出五百万元作为保证。”

  “五百万?”华子建默默的重复了一下。

  “是的,五百万,我不可能提前把这一千万全部凑齐,所以剩余的部分就只能放在年底缴纳。”

  华子建总算找到了一个攻击点了,因为他比谁都清楚,承包费一千万确实算是新屏市白捡的,但不能因为是这个情况,就随她要价,但怎么突破,却需要有机会,现在自己找到了这个机会。

  “嗯,我说两点吧,你可能误解了,其一,我说的承包保证金不是承包费,是对你在承包期内的一种约束,这和承包费是两个概念,其二,按通常的规定,承包费都是提前支付的,就像你租赁房屋什么的,哪有住过之后给钱。”

  师蕊逸大吃一惊,她绝没想到华子建给他提出了这样大的一个问题:“华市长,这.....这一次拿出一千五百万?太多了,太多了。”

  华子建也思考起来,他当然知道这太多了,虽然道理上是这样,但一般大型厂矿很多都是把承包费放在最后的:“嗯,考虑到你一次很难拿出那么多的钱,这个可以商量。不过,就算可以延后一点,但承包费上面可能要有所浮动才行。”

  华子建亮出了自己的底牌,他需要和这个女人讨价还价。

  师蕊逸也一下沉默了,两人都没说话,彼此打着自己的算盘,好一会师蕊逸才说:“你想涨到多少?”

  “一千二百万。这是最少的,而且还要保证职工收入稳定增长,并且政府会派出专职的会计帮你管账,这也是先决条件。”

  师蕊逸摇着头说:“华市长,你这开价太苛刻了,我做不下来了,凭什么我承包了还要你们的会计。”

  华子建好整以暇的说:“因为酒厂的资产不止你保证金500万,所以我要对国有资产负责,这其实对你没有什么影响,他们不用你们支付工资,你何乐而不为?”

  师蕊逸有点不满的说:“你认为我会变卖固定资产?”

  华子建一笑:“不是认为,是防范。”

  师蕊逸又沉默了,但华子建并不催她,华子建拿起了别的材料看了起来,一会又来了电话,华子建就又忙起来了,似乎这个美女并不存在一样。

  因为华子建也需要给这个女人施加一些压力,所以不理她,让事情显得并不重要,这应该能改变她的想法。

  这样师蕊逸就在沙发上坐了很长时间,华子建提出的条件她仔细的想想,也不算太过分,因为这些年国有资产的流失本来就是存在的,这个华市长不过是想要堵住这个漏洞,因为他很认真,但也正是因为他的认真,才可能让自己完成对酒厂的承包,其他领导谁会管这样的麻烦事呢?

  而且自己的条件还没有提完,如果他能接受自己的条件,那事情还是大有可为的。。。。。。

  在华子建打过了一个电话后,师蕊逸就开始说话了,她也提出了她的条件,其主要的几点就是她的承包费其的一半到年底用酒厂的,高档酒来抵还,按她的计算,新屏市三区七县,每年消耗的白酒那至这几百万元,如果全市各县,区摊薄一下,每个地方才几十万的酒,这根本算不了什么。

  对这个问题,华子建到没有太大的异议,这个帐华子建也会算,不过就算华子建心同意,他也没有表现出来。

  在一个她谈到了要求市里在适当的时候,对新屏市进行打假酒的活动,现在新屏市很多外地高档酒都是假的,但这对新屏市销售白酒的冲击很大。

  这个华子建也没有什么异议,不要说别人,就华子建自己也喝到过几次假酒,还有办公室一个科长,一次出去喝假酒差点过敏要了老命。

  第三个条件比较麻烦,师蕊逸要求政府下,在新屏市以后的接待必须用新屏市酒厂生产的酒,这个事情比较重大,华子建自己是不敢拿主意的,倒不是说这种地方经济保护政策有问题,主要是涉及到政府下,华子建自己是没有那个权利的。

  华子建模棱两可的,跳过了这几个棘手的问题,因为对方的底牌自己基本上已经摸清了:“那么你的保证金500万没问题吧?你有那么多的钱?”

  师蕊逸也明白自己的条件华子建一时难以回答,自己要给他一个缓冲的时间,她说:“钱不是问题,我有几处房子可以抵押贷款,我老公是好几家的啤酒,红酒总代理,这些年也攒了一点钱。”

  “总代理?”华子建心暗自吃了一惊。

  因为他不得不吃惊,不要忘了,华子建在柳林市的时候,他一个真正的知音就是闻名于北江市黑白两道了萧博翰,从萧博翰那里,华子建对黑道有了很深刻的认识,并帮助萧博翰铲平了柳林市的所有黑道,华子建知道,在目前的环境,几乎所有大的酒水总代理都和黑道多多少少的有些关联,这一点也不奇怪,因为他们生意所要打交道的那些酒吧,ktv老板们,也都几乎和黑道有关。

  这些场子里,没有那家是货到付款,更没有那家是现货现款,他们都是在消费之后,每月结算,要是没有一定的黑道背景或者势力,你想要从这些老板手里收回那些欠款,恐怕会很难,很难的。

  而面前这个女人的丈夫酒恰好是在经营这样的生意,那么她老公会不会也是这样的人呢?华子建不敢保证,他只能希望这是个例外。

  从华子建的骨子里,他憎恶和讨厌这些人,即使他和萧博翰有着深厚的友谊,但还是不能改变它对这个一行的憎恶。

  华子建脸酒慢慢的收起了笑容,他需要好好的想想,好好的了解一下,他不希望冒然的就和这样的一群人有什么挂噶。

  华子建脸上的表情让师蕊逸迷惑起来,她不知道是哪一个条件引起了华子建心的不满,按说这些条件自己也都是仔细的想过,并不是无法操作,也都合情合理,为什么华子建会这样呢?

  会不会还有另外的一种可能,那就是华子建和所有的官员一样,也存在必要的打点,师蕊逸犹豫起来。

  华子建很快的意识到自己有点挂像了,他勉强的笑笑,说:“这样吧,师总工,我看今天谈的也很开诚布公,彼此的条件也很清楚了,让我们都考虑一下,我还要给相关的领导做出汇报,有什么情况我们下次在好好的商谈,怎么样?”

  师蕊逸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年轻的市长,想要看出他心的想法,不过很枉然,什么也没有看出来,她只能先离开了。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