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六百二十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六百二十章:叱咤风云

  不过,华子建无话可说,这是你自己有了反应,胡思乱想,怪别人干什么。品 书 网 w w w . v o d t w . c o m

  华子建闭上眼睛,不好意思看着女孩。按摩结束的时候,华子建已经是满头大汗,期间,华子建以为要发生什么事情,结果,什么事情都没有,华子建暗暗好笑,看来,是自己多心了。

  出来之后那个张老板又在外面等候了,华子建看着他殷勤的表现,心暗自猜测,这个张老板不会不已经认出了自己,所以才这样的热情?

  这也是极有可能的,但既然刚才大家都没有点破,所以现在华子建也只能装着不知道了,他和张老板客气两句,张老板说:“你感觉如何,我们这里的女孩,都是在南方专门培训过的,手里的活计很不错的,今后,你可要多多来体验。走,我们到下面去和喝酒,欣赏歌舞表演。”

  华子建跟着慢慢往下走,他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看来,这金沙俱乐部生意肯定红火,两人在一大厅等着,武队长的按摩还没有结束,几分钟后,武队长下了,此刻,张老板带着两人,拉开了屏风旁边的布帘子。华子建惊奇发现,这下面还有一层,这可是不多见的。墙面上都是粉红色的灯光,刚好可以照明,楼下左右各有一个门,都被厚厚的海绵和布包着,华子建明白,这样做,可以起到隔音的作用,进入左边的门,里面的光线更暗了,华子建模模糊糊看见有四个小圆桌,每个小圆桌四周,摆放着4把椅子。

  三人在一个圆桌前面坐下后,一个穿着暴露的女孩子端来红酒,为三人倒上后离开。

  张老板说:“武队,你这朋友是第一次来,老哥请你看看我们这里的特色歌舞表演,好好欣赏,有什么意见,尽管提出来。”

  不一会,进来了几个人,在其他圆桌前坐下,很快,四个小圆桌周围都坐了人,因为光线的原因,彼此看不清楚。张老板拍了拍巴掌,间空地上亮起了一束光,一个女孩子走到了灯光下,强劲的音乐响起来,随着音乐声的响起,这个女孩子开始做出各种舞蹈动作,华子建渐渐脸色发红,因为这个女孩子的动作越来越大,显然是床.上才有的一些动作,华子建是经过了男女之事的,明白今天的舞会,显然不是什么正规的舞会。

  果然,几分钟之后,这个女孩子经过了一系列的肢体动作之后,开始慢慢脱~衣。

  脱~衣舞,华子建瞬间想到了这个词,国外的脱衣舞很是风行,还有一种类型,称之为钢管舞,和这种类型差不多,华子建虽然没有见过,可是,在书上,电脑上看见过,也听说了很多。

  当女孩子身上只剩下胸罩和短裤的时候,华子建知道,自己不能看了,虽然他想看,可是,理智告诉他,不能看了,今天看了脱~衣舞,就是把柄,这个把柄,落在了张老板这样的人手里,今后可能会有麻烦的。

  想到这里,华子建没有说什么,站起身,往外面走去。

  华子建突兀的举动,出乎张老板和武队长的意外,两人犹豫了一下,跟着出来了,张老板忙说:“你这是什么意思,这在国外很盛行的,欣赏欣赏,没什么问题的。”

  华子建也不能太认真,毕竟现在这样的事情也很普通:“张老板,对不起了,我有点急事要回去处理一下,你们玩你们的。”

  “奥,这样啊,那真是遗憾了。”

  “谢谢张老板,已经很晚了,今天麻烦张老板很多,日后有机会,再来打扰。”

  武队长见华子建坚持要走,也不敢乱说什么话了,跟着华子建一起,干忙出去了。

  到了外面车上,华子建才不轻不重的说了武队长几句,大意是现在武队长已经不是过去那个副队长了,自己应该注意形象,未来的路还长,他还是很有前途什么,什么的。

  武队长也不敢狡辩,连连的点头,他心也是有点后悔,以他对华子建的了解,按说这样的事情没多大关系的,但关键是今天有不熟悉的外人在场,华子建会很顾忌这种状况的。。。。。

  过了二天,华子建就带着酒厂师蕊逸的那个承包方案去了市委,冀良青的新秘书很是热情,一看到华子建,就赶忙站起来,说:“华市长是要见冀书记吧?”

  华子建点下头,也客气的说:“书记有时间吗?”

  秘书回答:“现在没安排,我进去问下?”

  华子建笑笑,就在秘书的办公室坐了一会,随手翻了一张报子,还没看完一个新闻,这秘书就过来恭敬的说:“冀书记请你进去。”

  华子建就跟着秘书,到了冀良青的办公室。

  冀良青点头一下,示意华子建过来坐,华子建就在冀良青办公桌的对面坐了下来,这个椅子有点低,不过华子建个头高,所以坐在上面喝冀良青谈话,也不算太难受。

  冀良青把办公桌上的烟盒推到了华子建的面前,说:“今天怎么过来了,你最近挺忙啊。”

  “是很忙的,每天乱七八糟的事情太多了。”

  “哈哈,忙点好啊,忙就代表着各项工作有进展,对了,你爱人是不是快生了?”

  “嗯,快了,这个月底吧?”

  “奥,那要多注意一点,还有啊,你也最近也少点应酬,有时候说不来的,那个预产期也不是绝对准确。”冀良青说的语重心长的,让华子建也多少有点感动,不管两人又多少矛盾,但冀良青在这些方面确实做的很到位的,也可以看得出来,他绝不是虚情假意的应付自己。

  华子建表示了感谢:“谢谢冀书记的关系,我会注意的。”

  “嗯,注意一下有好处啊,对了,你手里拿的什么?今天想谈点什么事情啊?”冀良青看到了华子建手里的资料,就问了起来。

  华子建把酒厂承包方案递给了冀良青,冀良青就信手翻了几页,眼睛就眯起来了,他不再和华子建说话了,很仔细的把所有的目录看了个遍,这才抬起头来,看着华子建说:“你研究过这个方案吗?”

  华子建点头:“研究过,我已经研究了好长时间了,感到很不错,这样不仅职工收入可以增加,我们政府也能获得一千多万的收入,等几年承包期之后,说不上名气打出去了,承包费还可以上涨。”

  冀良青依然眯着眼,不动声色的问:“看来你对这个很有兴趣,和庄市长谈过吗?”

  华子建一下就神色黯淡了,摇摇头,很无奈的说:“谈过了,只是没效果。”

  “奥,为什么,既然你说方案可行,怎么庄市长会不同意?”

  华子建冷哼一声,说:“他肯定不同意了,酒厂就是他的大后方,他怎么愿意交出来呢?”

  冀良青的眼就眯的更小了,他静静的想了好一会,才说:“新屏市任何企业都不是谁家的自留地,过两天有个工作会议,你可以在会上谈谈你对这个承包的想法,我就不相信了,真理能被歪曲。”

  华子建听到冀良青如此说,很是振奋,用近乎于崇敬的眼神看着冀良青说:“冀书记的意思是。。。。。。”

  冀良青微微一笑:“我会支持你的,真不知道他庄峰一天到晚都想什么呢?这明显是好事吗。”

  华子建忙附和着说:“是啊,是啊,唉,还是冀书记你看的清楚。”

  冀良青哈哈大笑,说:“少来给我代高帽子了,我可不吃你这一套。”

  两人就又开了几句玩笑,华子建就告辞离开了。

  房间里的冀良青刚才的笑容已经慢慢的收起来了,他冷冷的看着窗外,他一下就想起这几个下午每天到家属院来给庄峰送酒的那个面包车了,哼,这酒厂也不是你庄峰个人的,现在搞的成了你的根据地了,连续几天的,天天酒厂来给你送东西,这还不说,其他大院的领导,酒厂都给送了,连尉迟副书记今天早上自己试探着问了一下,他那也给送了一件酒,就单单的给我冀良青难堪是不是?

  我到不在乎你那几瓶破酒,但你们这样做有点过份了,你庄峰队我有意见,我能理解,但你不能把我们的矛盾延伸到下面企业,你不让他们给我送酒,那好吧,等以后承包了,看看谁给你们送吧?

  而走出了冀良青的办公室,华子建回头看了一眼禁闭的木门,脸上露出了有点怪异的笑容。

  几天之后的一次工作会议上,当冀良青讲完了其他事情的时候,华子建就郑重其事的把酒厂承包的问题扯了出来,或许是冀良青已经做过了一些工作吧,会议上几乎没有什么阻拦的形成了一边倒的趋势,大家都感觉这个方案不错,实事求是的说,这个方案的优势那是明显的,所以庄峰无力抵抗这种观点,这里也不是政府,不是自己一个人说了算的地方。

  方案就毫无悬念的获得了通过,庄峰在心里对华子建也是恨的牙痒痒的,不过表面上他还得很宽厚的笑笑,说华子建就是爱折腾。

  华子建当然是不会让他太难堪,很恭敬的请教了庄峰几个问题,好像大家这是第一次在讨论这个方案一样,连冀良青都按捺不住心的笑意,他想,这个华子建啊华子建,真是一个装b的好手啊。

  当师蕊逸听到华子建给她说这个消息的时候,师蕊逸忍不住的失声痛哭了,为了这个目标,她已经准备了好几年了,今天终于要实现自己的理想,她的激动就更为强烈。

  “谢谢你,谢谢你华市长,我代表酒厂上千职工感谢你对酒厂的关心。”

  华子建说:“感谢就算了,不过你们那个新酒还真的不错,改天给我也送一件吧?”

  师蕊逸破涕为笑:“嘻嘻,好吧,还是那个时间送吗?”

  “嘿,那个时间可不敢啊,我们再议,再议。”

  “哈哈哈,原来华市长也有害怕的时候。”

  华子建也笑着说:“看你说的,我害怕的时候多着呢,嗯,对了,还有一件事情要请你给帮个忙的?”

  师蕊逸就很客气的说:“华市长又什么只管吩咐,只要我能办到的,绝无二话。”

  华子建说:“我想见一下你老公,可以安排吗?”

  师蕊逸想到了种种可能性,但绝没有想到华子建要见自己的老公,她很不解,也很迷惑的说:“你要见他?我说过的,酒厂的事情我不会让他插手的,这点请华市长放心。”

  师蕊逸估计是不是华子建想要给自己老公办什么招呼,警告他不要插手酒厂的业务。

  但华子建轻声一笑,说:“你多虑了,至于他将来插手不插手酒厂的事情,那我是没权利干涉的,我只要看到承包费和职工工资有着落就可以,其他的我不管。”

  “那么。。。。华市长你见他?”

  “我需要他帮点忙?很小的一件事情?”

  “这样啊,那好吧,就今天,我请你晚上吃饭?”

  华子建看了一下台历上的工作安排,说:“吃饭肯定是吃不成,今天有个客商要应酬,这样,吃完晚饭吧,你可以请我喝茶,叫上你老公。”

  师蕊逸自然不会再盘根问底了,她对华子建不会不放心的。

  下午,招商局要接待一个南方的客商,这个客商是来新屏市考察的,他已经看上了新屏市开发区的一个企业,准备过来兼并,这两家也谈的差不多了,今天开发区那个厂子的老板和这个客商就想正式的请一下市里的领导,把这个事情敲定下来,因为下一步兼并,重组,这和新屏市的很多部门都要牵连,不提前打好关系,将来运作的时候麻烦多。

  华子建本来就是主管工业的,在加上还是常务副市长,所以义不容辞的要出席一下,要是一般的活动华子建最近都在推,这个事情因为和下一步开发区的调整相关,所以华子建必须出面。

  今天华子建代了很多政府的人,这里又是华子建的主场,所以酒基本上华子建还没怎么喝,那个客商就已经招架不住了,当然了,这很有点欺负人的感觉,不过没办法啊,新屏市的习惯就是这样,不把客人喝到,那就不算喝好。

  喝完了酒,华子建也没有参加下面安排的活动,他已经和师蕊逸联系过了,现在师蕊逸带着老公已经在茶楼等他了。

  所以华子建直接到了茶楼,

  春天的雨水真多,华子建还没到茶楼,天上就飘饥饿的狼扬的下起了小雨,斜雨夹带着飕飕冷风侵入华子建单薄的衣襟,让华子建感受乍暖还寒时的春意,看来师蕊逸的眼光不错,选了一个很好的茶楼,那昏黄的灯光下,茶楼在雨日静静地等候着客人。

  华子建下车之后,挥挥手,让招商局的司机把车先开走了,迎接着华子建的是穿着式衣裙的漂亮的小妹妹,她笑脸很灿烂,很明媚,让华子建再一次感受到了春天的气息,虚掩着的落地大门,温暖顷刻间驱散了寒意。

  华子建打量茶楼的格局装饰,木格子的古式门窗,明式的家具饰物,透着一丝古朴、典雅的气息,很能让人勾起怀旧的情愫,如今的茶楼不再是纯粹喝茶,它已跟着现代明的步伐改良成休闲娱乐的地方,如果有闲情,你尽可以在里边坐上一天,茶楼的各式小吃、南货、水果让你吃个够。

  还有很多人是来感受茶楼这充满着自由、散淡的氛围,在柔和的灯光下很能让人放松心情,消除陌生,三五成堆的客人,围坐在桌子边,果腹之后,开始喝茶聊天。

  茶楼的幽静,让人渐入宁静境界,风吹开木栓门,有雾霭扑面而来,倚在楼廊上,竟有一股久违的心情袭来,马路上有汽车碾过湿漉漉的地面,竟也没有多少声音。

  华子建看到了师蕊逸,她正在大厅的一隅坐着,看上去有点寂寞,她也看到了华子建,一瞬间,她的表情就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她站了起来,迎着华子建走来。

  华子建礼貌而客气的说:“我来晚了,让你久等,不好意思。”

  “没有,在这里其实感觉很好。”

  华子建笑笑,环顾了一下四周,说:“你老公呢?”

  “在包间,他说你一定喜欢功夫茶,正在帮你泡。”

  华子建一怔,这个师蕊逸的老公还真是不简单了,他还能知道自己的爱好。

  华子建就和师蕊逸走到了包间,一进去,华子建就看到一个三十多岁,彪悍而霸气的男人,这个男人没有像一般人那样露出迎奉,讨好的笑容,他的表情有点僵硬,但并无敌意:“华市长好。”

  他的声音也很洪亮,按华子建的想法,其实在这里大可不必用这么大的声音说话:“哈哈,你也好啊,你应该就是师工的丈夫吧?”

  “是的。”

  华子建也不用招呼,自己坐了下来,果然就看到了一壶已经沏好的茶水,华子建揭开了壶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茶不错。”

  “当然,华市长来一定要上好茶。”这个男人还是很严肃,脸上没有笑意。

  不过华子建并不在乎他这样的表情,华子建心里也从来都没有对他们这种人的畏惧,因为从华子建踏入社会的第一天起,就已经超越了普通百姓的群体,进入了官场。

  而不管你是黑道多么厉害的人,他们在通常情况下,不到万不得已,是绝不会轻易的和官场人发生摩擦的。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