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七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六百二十七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六百二十七章:叱咤风云

  这酒店新建成不久,大概有3.5年的历史,房间的豪华和舒适程度都要高于北方城市的同级别酒店,隔音效果也很好,房间里非常安静,凌冬把皮包锁进了房间的保险箱,然后坐在沙发上略作休息。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在晚上八点左右,当街面上的灯光全部亮起来的时候,他就去街上游荡,这跟他的任务无关,时间还是比较宽裕的,凌冬怀着一个观光客该有的心情游荡在新屏市的街道上,应该说这城市的夜景美极了,街道并不宽阔,但却花团锦簇、绿树联排,街上行人的脚步要比省城里的行人慢半拍,没有那种夺路疾行的架势,感觉他们挺悠闲的。

  凌冬有些喜欢这个城市了。

  一个小时后,他回到房间,洗完澡后,他赤~裸着身子来到宽大的落地窗前,俯视着窗外繁华绚丽的街景。慢慢的喝完了剩下的红酒。凌冬喜欢这种感觉——了无牵挂、寂寞无依,他是一名杀手,任何一个任务都有可能让自己横尸街头,但不管自己死在哪里,自己的尸体都不会给世人留下任何线索,没人知道自己是谁。

  自己是一名异乡人——是对于整个世界而言。

  喝完酒以后,他看看手表,时间差不多了,快到接头的时候了,但凌冬根本没有准备穿戴整齐的想法,他斜靠在沙发上,眼神漫无目的的,有点落寞的看着窗外,很快的,就听到了敲门声。

  站起来,打开门,他就看到了一个有点威严,有点紧张,还有点警惕的,带着墨镜的男人——庄峰,不过凌冬对这样的一个人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他慵懒的点了一下头,就又坐下了:“钱带来了?”

  庄峰有大惶恐的说:“带来了?”

  “目标确定了?”

  “确定了。”

  凌冬打个哈先,说:“那好吧,我们先来看看目标吧。”

  他们的会谈时间并不长,说的话也很少,但彼此都知道了对方的想法。。。。。。庄峰走了,留下了一个旅行袋,凌冬根本都懒得过去看,更不会去数一下,他相信这个男人是不敢欺骗自己的,他有这个自信,所以他就直接上了床,在床上,他打开了一个件袋,不要以为他是名杀,包里面就一定是致命的武器,其实里面只有庄峰留下的目标人的照片和信息,他翻开档里有目标人物的几张照片和一些资料,凌冬看到自己的目标人物正在神采飞扬的讲话。

  凌冬最后看了一遍这些资料,就全部撕碎了它们,从新放进袋子里,准备一会扔到卫生间马桶里用水冲掉,然后他打开了自己的手机,调出卫星地图,找到自己当前的位置,开始仔细的查看,把与任务有关的地标和路线牢牢的记在心里。

  临睡前凌冬还翻看了酒店提供的本地新屏市晚报——没什么引起他注意的事情,合上报纸后,他关上所有的灯,在黑暗沉沉睡去。

  第二天,凌冬没有开自己的车,他去了一家租车行,在没来新屏市的时候,他就预订了两辆轿车,今天他开走了其的一辆,去了一家大型商场买了一个高倍望远镜和矿泉水以及一些食品,并在路边买了几份当地的报纸和一张最新的市区图。

  然后开车去寻找自己的目标。

  根据手机的GPS导航他很容易的找到了目标楼房,他开车围着大院转了一圈,从外面可以看到那些楼与楼的间隙非常大,期间种满了绿色植物,这些楼房都不高,显然是很久以前建好的,虽陈旧却不乏风格。

  他把车停在了大楼对面的停车位上,静静的等待,一直等到午凌冬也没有看到自己的目标,他在车上吃了午餐,继续等,目前他还不想贸然进入那栋大楼,大门的门卫会严格检查每个人、每辆车的出入证件,如果没有证件则必须要登记,说明要找谁,并通过电话征得对方同意后方可进入,凌冬想见到他肯定更不容易。

  一直到下午三点的时候,凌冬看到一辆车从里面开出来,他知道这是自己的目标了,不知道他在不在车里面,但凌冬还是跟了上去,从那一刻起,他真正进入了工作状态,集精神小心翼翼的跟在那辆车后面,车后窗的贴膜同样不透明,但隐约能看到车后座坐着一个人。

  从见到他的那一刻起,凌冬必须牢牢的盯死他,每时每刻自己都要知道他所在的位置,这样自己才能掌握他的活动规律和区域,才有可能找到合适的机会下手!

  凌冬就这样跟了他两天一夜,在这期间凌冬抽时间去更换了一辆车,其他时间都静静的潜伏在他的周围,既不刺激也不浪漫。

  其实这期间凌冬是有机会下手的,但他不能轻举妄动,因为雇主的要求是让目标“自杀”在办公室里,这样的话,难度肯定就要大很多了,所以凌冬不仅也掌握目标的作息时间,还要在这个基础上找到合适的让他“自杀”的机会。

  第二天,凌冬就潜进了这个大院里,在进入办公楼的时候,前面有几个像是领导的人在走着,凌冬从容的快走了几步,紧跟在了这几个人的后面,而且脸上露出和他们一样的表情,一样的笑容,似乎正在参与他们讨论的话题,果然没有人阻拦他,他顺利的进入办公楼。

  进入这里之后,凌冬就必须要加倍的小心,其实暗杀行动最为凶险的时刻并不是举枪狙杀的那一刻,往往是在靠近目标之前的那一段时间,在这一段时间里不能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同时要保证在脱身以后不留下任何线索给对方。

  凌冬迈着和前面那些人一样的步伐跟进,同时他要尽量自然的躲开那些该死的摄像头,这是栋老式的建筑,没有安装电梯,所有人都走楼梯,大部分人上了二楼就散入各自的办公室,凌冬知道自己目标的办公室在三楼,这时候他先留在二楼的楼梯口,观察了一下,找到了摄像头的盲区。

  那个盲区在楼道的最东头,凌冬快步走向那里,在这片盲区里有两个门,正是男女厕所,他拐入男厕所后打开一个坐便门,从里面插死,取出一副特质的薄皮手套,这手套皮质很薄但紧密、结实,颜色和他的肤色是一致的,戴好后不仅不会影响双手的灵活性,而且普通人不仔细看是看不出他是带着手套的,他仔细戴好后,舒展着手指,开始等待。

  大约半个小时后,楼道里动静多起来,下班的时间到了,人们在锁门、打招呼,相继离开这里。

  凌冬冲了水后,从厕所里走出来,楼道里很多人在穿行,他没有犹豫,直接上了三楼,这种办公楼每层的格局基本一样,摄像头的安装位置也一样,到了三楼后凌冬直接走到了摄像头的盲区里,这个时候人们都急着回家,没有人会注意他。

  在三楼的办公的人很少,差不多都走了,自己要下手的目标办公室的门关着,不知道他走了没有。站在摄像死角的这段时间是凌冬行动的最关键也是最危险的时候,凌冬不能长时间的站在这一个地方,他不能确定这层的人是不是都走了,如果再晚一些,有人看到自己站在这里不动,肯定会起疑心,而这个时候凌冬又决不能再出现在摄像头下。

  在三楼楼道里暂时没人的时候,凌冬突然的纵身一跃,用手碰了一下头顶上的天花板,天花板是松的,可以打开,他松了口气,在原地稍微活动了一下,再次跃起,这次那块天花板被他往里推开了一个大缝,可以看到里面整齐布放的线路和消防管道。

  凌冬看了一下,支撑天花板的骨架和吊杆从外观看来非常牢靠结实,他再次跃起,这次他的手牢牢的抓住了一根龙骨支架,把他整个身子挂了起来,没问题,相当的牢固,估计没人敢在这个办公楼装修上偷工减料。

  凌冬轻轻落在地上,这时突然传来了脚步声和说话的声音,是二楼有人走动,凌冬赶紧掏出手机装出打电话的样子,但那两个人并没有上三楼,而就在凌冬准备行动的时候,目标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了!那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凌冬的目标一边打手机一边带上门,然后正面对着他走了出来。

  凌冬低下头,装作在手机里翻找电话号码,而目标人很暴躁的在对着电话呵斥,很显然有个重大的问题困扰着他,使他无暇照看四周,都没有注意凌冬,一直下了楼。

  凌冬轻舒了一口气,抬头打量着那块被掀开的天花板,然后纵身跃起,双手抓住龙骨架,然后一抖身凌冬就钻进了天花板里面,这个动作看似容易,实际实施起来非常困难,要保证全身顺利的从这个狭小的空间滑进去,不能发出很大的声音,同时所有的重力要落在撑在龙骨支架上的两只手上,不能磕碰到那些浮摆在上面的天花板,否则很容易引起天花板的碎裂和坠落,那样的话,他的行动就前功尽弃,而且会使他身处险地。

  这个叫凌冬的杀手像个杂技演员一样在天花板上面保持住平衡,同时把那块打开的天花板慢慢的恢复原位,不留下一丝痕迹。就这样,他顺利的隐身在办公楼内的天花板上面,因为老式楼房的层高通常设计的很高,所以这里面的空间不是非常狭小,但里面布满了各种管路和线缆,凌冬整理了一下身边的线缆,然后调整姿势,使自己的身体尽量的舒展开,平躺在里面。

  说是躺,其实依然非常难受,他的头部、肩部和臀部等主要着力点必须是龙骨和吊杆的链接处,这里的气候湿润,里面没有多少灰尘,这对凌冬是非常有利,因为他要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用这种别扭的姿势潜伏很长很长的时间。

  这个楼层渐渐没了声息,所有的人都离开了,一直到晚上九点钟,警卫开始在各个楼道里穿行,例行检查,主要检查有没有房间未上锁,同时检查厕所,检查没有问题后逐个熄掉了楼道里的灯。

  凌冬一动不动得躺在上面,能清楚的听到警卫的脚步声和他们的谈话。当一切安静下来,他才开始工作。他穿的是一件紧身套头衫,这种没有纽扣一类东西的衣服,非常适合在狭小空间里活动,他打开微型手电,在那些杂乱的线缆里找到了传输监控信号的同轴电缆,他打开折刀,这把折刀是他身上携带的唯一武器,国外研制的,刀身黑色,通体都是一种特殊的石材制成,可以避过各种安检的金属探测仪,但坚硬和锋利的程度并不亚于钢铁。

  他用它小心得割开这条电缆的外皮,在上面安装了一个视频干扰器,安装好以后用黑胶带把它牢牢的贴在电缆上,不仔细检查根本不会发现它的存在。安装完成后,凌冬调整了一下姿势,算是休息,在这里面不管用什么姿势身上总有几组肌肉群是紧绷着的,然后他一点一点的向目标办公室的方向爬去。

  他大约用了半小时的时间,一寸一寸的爬到了办公室的门口,行程约三十米,从天花板上面,可以看到几条线缆随着桥架通过一个方洞进入了办公室里面,洞口只有烟盒大小,凌冬用折刀撬了撬方洞的边缘,是货真价实的厚水泥墙,他没有可能从这个洞里钻进去,除非他能变成老鼠。

  他身体下面就是办公室的紧锁的房门,楼道里一片漆黑,只有楼道窗口洒进来暗淡的灯光,凌冬暂时停止动作,看了看手表,还不到十点,他用一只手和一只脚攀住了一根较粗的消防钢管,开始了漫长的等待,五个小时过去了,他在这个狭小空间里潜伏,期间他只能艰难的调换手脚及简单的变换姿势。

  受过训练的人都应该清楚,不管怎样的姿势和动作,保持到一定时间后都会产生酷刑一样的折磨,加上这里的空气不流通,汗水已经溻透了他身上的衣服,而且他的肌肉开始不可控制的抖动。

  凌冬看看表,正好是凌晨三点钟,这个时候应该是值班警卫注意力最差的时候,他再次调整了一下姿势,在最小范围内活动着四肢,使血液循环加快,吸了口气,按下了控制视频干扰器的遥控开关,这时此楼层的监控视频被断了。

  凌冬迅的揭开身下的一块天花板,用手抓住一根吊杆,把自己的身体顺了下去,悬在空,同时另一只手将那块天花板移过来,在松手落地的同时,把天花板轻巧而准确的盖严了。

  他无声的落在办公室门前,手里拿着一个奇怪的像钥匙又不完全是钥匙的东西,准确的插进锁孔里,转动门把手,门打开了,他侧身闪了进去,关门并重新反锁上。

  这时凌冬再次按动视频干扰器的遥控开关,此时监控画面被恢复,这段时间在十秒钟以内,这样短的时间应该不会引起保安人员的重视,即便他们上来检查也不会发现什么。

  凌冬站在门后面,慢慢的活动着已疼痛的有些麻木的关节,有些肌肉仍在无法控制的抖动,借着窗外的微光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办公室。办公室非常的宽大,他轻步往里走,转了一圈后,就慢慢的躺在办公室里一个宽大而柔软的真皮沙发上,在躺平放松的那一瞬间,凌冬的四肢百骸舒服到了极点。

  第二天,清晨七点半,一个人打开了办公室的方门,他很负责任的清扫着房间,认真的擦抹房间里的每一个家具,甚至包括盆栽的花叶,最后将地板擦的光可鉴人后才退了出去。

  这个时候,凌冬已经隐身在办公室天花板的里面,一动不动的,通过天花板的缝隙注视着下面。

  八点半,自己的目标来到办公室,凌冬能看到他的身影和散乱的发际,他动作迟缓的走向办公桌,然后疲惫的坐在真皮转椅上,慢慢的仰起头,注视着天花板,这时凌冬清楚的看到那张写满了倦怠的脸。

  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响起,但他没有去接,而是坐在椅子上发呆,大约十分钟后,进来了一个年轻人,两人说了几句话,他跟此人一起离开了办公室……。

  今天华子建来迟了一会,这几天实在也是没有办法,这个爸爸也不是好当的,那个才出来几天的小兔崽子真是可恶,白天睡觉,晚上瞎闹啊,这半夜的一闹,你说华子建还能睡觉吗?

  肯定是不行了,起来冲奶,倒水,换尿布的,

  江可蕊每次肯定是最先醒来的,但她醒来也没用啊,这两天江可蕊天天在喝下奶的汤,但一时半会也没有奶。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