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一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六百三十一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六百三十一章:叱咤风云

  庄峰很沉重的说:“季红啊,你不要先高兴的那么早,能不能让我度过难关,这还要看你敢不敢冒险了?”

  季红稍微了清醒了一点,不解的看看庄峰,说:“情哥哥啊,到底是什么危机,需要我做什么,你直接说就得了,对妹妹我,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吗?”

  “我听说你有一个表妹也在市医院工作,是不是?”

  季红茫然的点点头:“嗯,是啊,怎么了?”

  “你要让她做一件事情,当然了,我可以答应他任何的条件。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真的啊,那没问题,她现在想买房子,嘿嘿,很缺钱。”

  庄峰就点点头,很专注的看着季红,慢慢的说出了自己的计划。。。。。。而季红的脸色也开始变得有点紧张起来,她感到周身的血液都慢慢冷却下来,好半天都怔怔的,不知道怎么回答庄峰的话了。。。。。。

  当然了,虽然最后的鉴定还没有出来,不过华子建也是相信这个尸体肯定是小芬的,现在案情基本上是在自己的推测范围内一步步明晰,华子建不急,他在想,恐怕要不了几天,案情就会大白于天下了,那么庄峰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呢?

  毋庸置疑的说,他会从新屏市市长的宝座上下来,他下来之后新屏市又将是一种什么样的政治格局?对这一点,才是华子建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华子建目前已经不能单单的停留在庄峰的离开上,他更多的注意力要有一个战略上的转移,那就是看到下面的第二步,第三步,乃至于第四步。。。。。。

  从常规上讲,一旦庄峰倒塌翻船,后面可能出现的无外乎就是两种情况,其一,上面会空降一个市长下来,对这一点,华子建是无能为力的,只能认命。

  而还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没有空降市长,这就会让情况复杂一点,谁来接受庄峰呢?

  目前有两个人选,一个肯定是自己了,不管怎么算,自己必将是一个强有力的竞争者。

  但还有一个人,尉迟副书记,他也完全具有这样的一个资格,因为他排名第三,资格,阅历也不差,更重要的是,他现在没有派别之争。

  自己就不一样了,自己现在不管是省政府那面,还是省委季副书记等人,都应该是对自己恨之入骨的,而单单凭借秋紫云的实力,肯定是无法完成这一艰巨的竞争。

  好吧,就算在加上省委的王书记吧,但同样的,在遭受到苏副省长和季副书记的联手狙击下,事情也是不容乐观的。

  那么自己应该怎么提前布局呢?

  这才是华子建开始设想的所有问题,对于小芬的案件,华子建已经不再思考了,他可以完全笃定的相信,庄峰完蛋了,他彻彻底底的完蛋了。

  但这个过程还需要等待,华子建也不能单单为等待而等待,他还有其他的工作要做,今天华子建在自己的办公室对秘书小赵说道:“你找北区有关部门和居委会了解两个数据:一是十年内外地来县城落户的有多少;二是小孩上学受议价费的现在有多少”。

  小赵点头答应:“我马上去落实”。

  华子建心有点愤愤然的,这北区胆子不小,义务教育阶段居然敢乱收费,华子建决定拿学校和教育局开刀,整治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的问题要改造这片乱城区,不拿下一两个干部看来是没法开展工作的。

  华子建接着安排办公室主任凤梦涵做另一项工作,组织人员调查乱搭乱建情况,以及土地使用情况。

  小赵和凤梦涵调查的情况还真让人触目惊心,城区外来户不但收取高额入学费,连民工的子女、一所学校到另一所学校也收费,名义都是以择校费收取的,仅北区小学就收了一百五十名,按一人五千一年一万计,学校就这项收费就高达一百五十万。

  至于棚户区的改造问题,管理是混乱,初步掌握的情况是,乱搭乱建乱加层不下四五千平米,外来落户的都是居委会出证明,派出所办户口,以前村委会还负责按一人五十平米划拨宅基地,只要你交钱就行。

  许多县,市级机关干部的亲属就这样在北区修起了别墅、小洋房问题牵涉的时间跨度比较大,人员比较复杂,华子建知道后感到非常头痛,要解决这些问题,一是上级没有明规定,哪种情况该怎么处理,没有政策依据,要想把问题摆平根本是不可能的;二是当地的土著居民和移民户矛盾很大,当地居民认为外来户占了便宜,当初土地价格如何如何低,现在一拆迁,就相当于发了一笔横财。

  外来户感觉自己处处在吃亏,居委会实现两种政策,歧视他们,高呼要求平等……。

  华子建现在才知道,为什么以冀良青之强硬,居然把这问题一拖再拖,几年前的问题遗留到现在——太棘手了当然,也有一种可能,新屏市一直政局不稳,对冀良青来说,如果随随便便就夺这马蜂窝,害怕酿成严重的群体**件,本能的觉得政治风险太大,影响到换届选举,得不偿失。

  这片棚户区改造的规划早已经形成,由于问题太多,牵涉的利益面太广,不但有一般老百姓,还有机关干部,不但有原著居民,还有外来移民、原破产企业北区的化肥厂职工……。

  但不改造不行,一是居民生存环境恶劣,影响城市形象;二是马上雨季来临,如果发生大的洪灾或者火灾,酿成人命惨案就把问题搞严重了;三是在今年的人代会上,华子建已经作出了庄严承诺,不完成这个改造,岂不是把政府视同儿戏?将会严重影响政府在群众的威信,华子建也只有辞职以谢天下了。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华子建来到了冀良青的办公室,这样的问题,他是需要市委的支持的,他把了解到情况向冀良青作了一次汇报,冀良青早知道这种情况了,说道:“子建同志,你大胆的放手去干,市委是你最坚强的后盾,人、财、物任你调遣,允许你先斩后奏,怎么样?有没有信心?”

  “冀书记,我正要给你汇报这事,要拿下这项任务,不撤几个人的职我看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比如学校乱收费的问题、户籍问题、干部陷入非法利益格局的问题。”

  冀良青想了想,他决定让华子建来捅这个马蜂窝,捅好了,也算了却了自己的一个心愿,完成了自己的一个烂尾项目,捅不好了,那是他华子建的事情,和自己没有太多的关系,所以冀良青说:“你主持开个会议,有关部门和北区主要领导参加,我来听听情况”

  “行,我已经安排在下周召开。”冀良青就带着赞赏的表情,拍拍华子建的肩头,似乎对他很满意的样子。。。。。

  就在华子建正准备放开手脚对北区进行整顿的时候,一件很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它来的毫无先兆,也来的非常突然。

  尸体的身份已经得到了准确的确认,确实是小芬的,这就在整个新屏市引起了轰动,因为在新屏市来说,这样的案件总是会成为百姓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而公安局一旦确定了小芬的身份,接下来就自然而然的要对小芬的公司,以及小芬住的地方进行搜查,取证和了解情况,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警察在小芬的办公室电脑发现了几篇日记,日记的内容却让每一个现场的警察,包括武队长都吃惊不小,因为日记上面出现了华子建的名字。

  这篇日记的内容大概的意思就是说小芬和华子建有很深的交往,早在小芬刚到医院的时候,华子建就勾引上了小芬,后来两人的关系发展的很快,直到有一次小芬不小心怀上了华子建的孩子。

  为了这个孩子,小芬和华子建发生很大的矛盾,到底要不要孩子,成为小芬和华子建两人的矛盾焦点,后来华子建答应小芬,只要小芬能打掉孩子,华子建是愿意给小芬做出补偿的。

  再后来,小芬打掉了孩子,华子建就不再理睬小芬了,更不愿意给什么补偿,这让小芬很生气,几次和华子建发生争吵,最后华子建甚至说过要灭掉小芬的威胁话。

  而最后一篇日记是小芬很沮丧,也很担心的一篇日记,她在日记写到,自己在年前给华子建下达了最后的通牒,如果华子建不能兑现当初的承诺,她就要到市纪检委去告发华子建。

  她写到:当时华子建的表情恨难看,也很可怕,我不知道这会不会完全激怒他,他是一个大人物,他要收拾自己很简单。。。。。。

  这样的日记让案情一下就发生了变化,也让案情出现了复杂和扑朔迷离。

  更让武队长吃惊的是,在搜查小芬驻地的时候,却意外的在小芬那里发现了几张政府信笺纸,并在床下发现了一支签字笔,而这个信签字上面是有编号的,不费力气的就证实了是华子建领取的纸,那支签字笔,也最终证实是华子建用过的,因为上面有他的指纹。

  武队长自然是心不信的,但专案组里并不是他一个人在,所以这件事很快就汇报到了市委主要领导的面前,在冀良青的办公室里,尉迟副书记也坐在沙发上听着这个汇报。

  坐在冀良青和尉迟副书记对面的是刑警队的副队长和武队长两人,这两人现在都是专案组的人,一个是组长,一个是副组长。

  这个组长在汇报完这些情况后说:“现在的问题是初一那天,华市长根本不在新屏市,这一点我们已经调查过了。”

  冀良青拧着眉头,看了尉迟副书记一眼,说:“尉迟书记,你怎么看?”

  尉迟副书记摇着头,用难以置信的口吻说:“华市长怎么会干这样的事情,我是不大相信的。”

  武队长一听尉迟副书记也在否定这种推测,就笑着说:“我也不相信的,就我所知道的,这件事应该另有其人,至少很多人可以证明,这个小芬是和庄市长关系密切,从一点上看,不排嫁祸于人。”

  其实不用他说,现在不管是冀良青,还是尉迟副书记,他们也都已经大概的有了一些想法,这个案情肯定和华子建没有多少关系,如果一定说谁有关系,庄峰应该可能性更大,因为初一的时候他在新屏市。

  但这都是表明的现象,冀良青有自己的想法,以目前状况看,华子建给冀良青带来的威胁其实更大,自己已经在华子建和季副书记之间制造了障碍,让他们将要走入到分道扬镳的路途,但华子建和市委王书记的关系依然让冀良青紧张,所以这件事情不管是不是华子建做的,至少可以给华子建制造很多负面的影响,这和最终案情的大白并不冲突。

  所以冀良青没有急于表态,他只是凝重的点点头,什么都没说。

  尉迟副书记的话又接上了:“武队啊,话也不是这样说的,虽然我个人不相信这是华子建做的,可是感情代替不了证据,鉴于目前的情况,我认为有必要对华子建同志也展开调查,当然了,前提是先要获取省委的同意,因为华子建同志是省管干部,我们要充分尊重省里的意见啊。”

  冀良青就笑了一下,他很明白尉迟副书记的心态。

  尉迟副书记自然是有自己的想法的,他几乎也是隐隐约约的感到这事情恐怕和庄峰脱不了干系,假如真的是庄峰的问题,接下来新屏市会出现一个短暂的权利真空,庄峰留下的那个市长位置就很有可能成为新屏市许多人角逐的一个目标了,而在这个角逐,自己和华子建都将毫无悬念的成为最热门的人选。

  那么现在让华子建顶一头脏水,踩一脚粪便,肯定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从自己的角度来说,把这个情况汇报给上级,一点错误都没有,到将来说清了事情,和你华子建确实无关了,也可以作为闻者足戒吗?呵呵呵,这样的好事何乐而不为?

  武队长有点急了,忙说:“冀书记,尉迟书记,这事情我是可以保证的,绝对和华市长没关系,这一看就是陷害栽赃吧?”

  冀良青很认真的点点头说:“武队啊,我们不排除栽赃的这种推测,但是同志啊,正如尉迟书记说的那样,我们在工作不能用感情代替证据,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查一查对华市长来说也是一种洗刷,我支持尉迟书记的提议,把案情上报省委。”

  谁都无法扭转这个事实了,华子建更是没有办法来改变,他现在总算是明白了当初庄峰对自己威胁的含义了,庄峰很无耻的用了这一手,这就会让案情复杂起来,并且会干扰到办案的视线,把水搅浑,以期能混水摸鱼,侥幸的过关。

  但华子建很轻蔑的笑了笑,他不相信就靠这样的栽赃就能把案情搅浑,自己行得正,坐的端,怎么会怕他诬陷。

  但显然的,华子建还是有点托大了,在接下来的事情,华子建才逐渐的发现,事情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简单和平常,因为就在一天之后,公安局在征集小芬案件的线索的时候,突然的,市医院的一个女护士到公安局去汇报了一个情况,说她看到很多次华子建去找小芬,并且听小芬自己给她说过,她和华子建有不正当的关系。

  这个线索一下就引起了更大的反响,让整个案情变得扑朔迷离起来,各种猜测和传言来多了起来,华子建一下就成为了焦点人物,老百姓哪能理解这案件背后的深层原因呢?在他们的想象,领导包个情人这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了,而最后领导和情人发生了纠纷,这也不是一个两个,上不是说很多高官都被情人拉下马了吗?或许华子建怕暴露出这个问题,所以找人灭了小芬,也在情理之。

  所以各种议论都朝着不利于华子建的方向来了,连市委和省上的领导,都被这样的一系列证据影响了,省委的王书记在长久的考虑后,给华子建打来了一个电话:“华子建啊,我不得不告诉你,省里准备同意对你展开调查了。”

  华子建拿着电话,很小心的说:“连书记你也不相信我的清白了?”

  “唉,不是不相信呢,但所有的证据对你很不利啊,所以你要做好思想准备,好好的配合省厅的调查,最近你暂时停止工作吧。”

  华子建默默的的放下了电话,看来局势并不是自己想的那么乐观,虽然自己是明白自己的清白,但自己说出来的话算数吗?

  现在已经有传言说自己是为了回避不在现场,所以故意的在过年离开新屏市,肯定是自己找的人干的,而那个给自己帮忙的一定就是陈双龙了。

  这样的传言现在已经变得有声有色了,好多人都成了编剧和导演,每一个人都会自觉的把前面人讲诉的故事的漏洞修补完善,于是在传言讲到后来的时候,从故事的本身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明显的破绽。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