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七章:叱咤风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第六百三十七章:叱咤风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六百三十七章:叱咤风云

  华子建用手把着那个茶杯,一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王书记就带着一丝讥讽的口气说:“奇怪了,你大老远跑省城来见我,不是汇报工作吗?不会就是为了喝杯茶吧?”

  华子建忙小声的咳嗽了一下,说:“嗯,是要汇报工作,这最近。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王书记哪能不理解华子建在这个时刻找到自己的用意,所以也就懒得听华子建胡扯了,直截了当的说:“是为新屏市市长人选的事情来的吧?”

  “额,这个。。。也有这层意思。”华子建也不敢绕弯子了,大家都是明白人,绕的不好反而显得自己虚伪不实了。

  王书记这才点点头,淡淡的说:“秋书记找我说过一次这事情,季副书记也来说过一次,看来啊,关心这件事情的人很多啊,用一个暗流涌动来形容,你看恰当不恰当。”

  华子建心一惊,一下就没有了底气了,这官场上,最难猜测的就是上意,看似平平常常,简简单单的事情,但每个人的想法,思路,观点都是各不相同的,特别是上级领导,因为他站的位置和下面不一样,他看问题的视野和角度也就自然不一样,一旦猜错了上意,后果会很严重。

  华子建有点惶恐的说:“秋书记是受我的请托而来,请王书记不要怪罪。”华子建必须帮着秋紫云洗脱一下,因为这不是小事,一旦因为此事让秋紫云也深陷其,那真有点得不偿失了。

  王书记不露神色的说:“那么她为什么会受你所托?”

  这个问题很不好回答的,从字面上可以有多种解释,华子建不得不凝神沉吟一下,难道王书记在暗示自己给秋紫云了什么好处,也或者王书记认为自己和秋紫云是在拉帮结派?

  “王书记,我想说的是,在北江声,我和秋书记也只能找你。”华子建冒险的打出了自己的底牌,这也就是说,今天的华子建已经明确的表示了自己对王书记的诚服和归顺,当然了,只有身临其景,人在棋的人才能听的出来。

  而恰好华子建对面的王书记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王书记脸上的表情就有了一丝轻微的变化,算不上喜悦,也算不上得意,但多少有点欣慰的滋味,不错,他要的就是这一句话,他从来都不相信华子建能和新屏市那个凶杀案有所牵连,这不用推断,仅仅是自己对华子建的信任就足以肯定,华子建的智商和人格不至于做出那样的事情。

  但王书记还是在那件事情上给华子建施加了足够的压力,他一直都希望自己的压力能让华子建和秋紫云主动的求到自己的门下,主动的站进自己的队列,但毋庸置疑的说,最后还是没有达到自己的愿望,华子建又一次展现出了让人膛目结舌的乾坤大挪移手法,轻易的穿越了本来很难穿越的围墙。

  这让王书记有点失望,也有点欣喜,这两种矛盾的心情在最近一直伴随着他,得不到华子建,让王书记很不心甘,但对华子建那敏捷反手一击,他又很赞赏。

  就在王书记有点失望的时候,秋紫云来了,说到了新屏市的这件事情,这无疑的,又给了王书记一次机会,但显而易见的,后来的事情并不像王书记想象的那样简单,昨天季副书记过来了,他明确的表态,提议让省工业厅的一个副厅长去新屏市。

  王书记当时说:“为什么不在新屏市本土提拔一个人呢?”

  这已经是王书记的一个明确的态度,这个态度也是季副书记早就预料到的,所以季副书记很认真的说:“当初我也有这样的想法,不过在听取了谢部长,苏副省长等人的建议后,感觉那样的难度太大了,或者这样吧王书记,你看看省里那个同志合格。”

  王书记就不用再说什么了,他已经听出了季副书记话的意思,新屏市肯定是不能提拔人,其实说的更直白一点,就是华子建绝不能起来,而且季副书记和政府那面在这件事情上也结成了联盟,只要不是华子建,其他谁都可以。

  王书记不知道华子建为什么和季副书记的结怨这么大,但这他也不奇怪,这样的结果也是他这一年来想要,并且一直在促成的,现在总算是有了效果。

  效果是有了,就像现在华子建也对自己表示的了归顺,但王书记却有点力不从心了,本来这一个绝好的机会,自己完全能一举收服秋紫云和华子建,让自己成为目前北江省三大实力板块最强的一块,可是,可是,自己能同时面对季副书记等人结成的这个吗?

  王书记神色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心还是有点郁闷,他看了一眼满脸期待的华子建,说:“子建啊,我理解你和秋书记的心情,但现在的问题有点复杂,我无法保证能冲破阻力,这你必须明白。”

  这样的情况华子建当然是明白了,不管是苏副省长,还是季副书记,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说穿了,也还是自己种下的苦果,现在能有王书记这样体贴真诚的一句话,哪怕就是争不上新屏市的市长,华子建也是毫无怨言。

  “我理解,我一开始也有这个推测,所以我想说的是,我们只能来找你,但结果怎么样,并不重要。”华子建也表示出了自己足够的真诚。

  “好,这样的话我喜欢,我会尽力一试,但就算这次失利了,你也不要气馁啊,来日方长。”

  华子建笑了笑,王书记的话怎么和秋紫云说的一模一样的,这是巧合还是他们的思维,观点和高度已经达到了最大的统一。

  两人就都端起了茶杯,他们不会在一个问题上不断的纠缠的,点到为止,恰到好处,这是他们两人都具备的基本素质。

  不过在华子建临走的时候,王书记还是忍不住问了一个问题:“子建同志,我想知道,为什么你分明在很早之前就得到了庄峰杀人的证据,但直到最后你才把他拿出来?说说你是一种什么心态?”

  “呵呵呵,那样做岂不是更刺激?”

  “少来,我希望听实话。”王书记看着华子建,一点都没有放手的意思。

  华子建无法回避这个问题,王书记不是一个可以轻易就糊弄过去的人,这一点,华子建是很清楚的,他沉吟了片刻才说:“我恐怕一时半会还离不开新屏市,不管在将来我能不能当上市长,但必要的震慑不可或缺,我在新屏市一没有根基,二没有人脉,只剩下这些手段了。”

  王书记一下愣住了,华子建的话让他看到了华子建满腔的霸气,也让他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不错,华子建在新屏市的处境其实和自己一样,那么自己是不是也要找机会拿出雷霆暴雨的手段呢?

  华子建在离开了王书记的办公室之后,心还是有点失落的,从王书记很为难,也很不确定的语气,华子建知道这次自己恐怕是很难抢上这个新屏市市长的位置了,在北江省,没有谁能抵挡的了季副书记和苏副省长等人的联手夹击,是的,不管是谁,就算王书记也没有办法。

  假如说华子建还有一点点的安慰的话,那就是至少这次自己对王书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而王书记也没有推诿和拒绝的意思,这也就是说,自己从现在起,自己已经成功的转移了阵营,投入到了王书记的麾下,有了这个强大的靠山,短时间内,只要自己没有太大的问题,应该是没有危险的。

  回去之后,天还早的很,实际上和王书记的谈话还不到半个小时,华子建想想也没有其他的事情了,也就准备离开省城,虽然是请过假,但家里不管是工作,还是私事,都还很多,你别说,才一天没有看到那个小家伙,华子建心里就有了一份牵挂。华子建拿起电话给家里打了过去:“可蕊,起床了,起床了,太阳晒到屁股了。”

  “闹什么啊,我早就起来了,现在能睡懒觉吗?小坏蛋和你一样,真是太精神了。”

  “呵呵呵,那你让他叫爸爸。”

  江可蕊嗔笑着骂了一句:“滚蛋,你这么小的时候也会说话啊。”

  华子建又说:“那你让他随便的喊几句吧,哭一声让我听听也可以。”

  “这好好的怎么哭。”

  “你掐他啊。”

  “滚犊子吧,等你回来你自己掐,不和你扯了,我要给他喂奶了。”

  华子建就不知羞耻的说:“我也想吃奶了。”

  江可蕊就嘻嘻的笑了,说:“那我把妈叫进来,你自己跟她说。。。。。。”

  额,华子建无语了。

  刚挂上了电话,华子建就收拾一下,准备返回新屏市市了,但这个时候又接到了开发区刘主任的电话,他是汇报了一下开发区的工作,说有几个厂家在省城,现在联系不上,想到省城来跑一趟。

  华子建一听,这不是自己刚好在省城吗,就对刘主任说:“嗯,你先缓一下吧,我这几天要到省城去,你把他们的详细地址给我发到手机上,我去了帮你问问。”

  一会,开发区管委会的刘主任就把;两个厂家在省城的总公司地址发过来了,华子建看看时间还有,就下楼,开上车,找过去了。

  现在华子建基本也心情放松了,既然连王书记都已经感到为难了,自己也就不要去想那个什么新屏市的市长位置,自己有的是时间,还能等,机会总会找到的。

  这心态一好,人的情绪也跟着好了,所以到了那家公司的总部,找到了那个老板之后,华子建又恢复到正常的工作状态,他侃侃而谈,细致的询问,并对下面新屏市将要采取的一些措施给这家老板都清清楚楚的说明了。

  华子建把自己能用上的威逼利诱也都用上了,这个老板本来是不太重视这回事,他在新屏市的那个厂子已经停产几年了,就等着到时候转让土地,好好的捞一把。

  但现在华子建代表新屏市已经提出了警告,要是这个厂不能及时的开工,那就要赶快的转让,重组,在继续放下去,新屏市就要采取措施了,按过去的地价收回土地,这也不是不可能。

  这样谈了一个上午,总算是做通了这个老板的工作,这老板也同意下一步重视起来,尽快的重组这个厂子。

  午厂家就招待了华子建一顿,也没怎么喝酒,因为华子建自己带的有车,在省城,华子建虽然也是不怕,但毕竟交警都不认识自己,万一抓住了,还得请秋紫云来领自己出去,那才掉价呢。

  下午华子建有去了另一个公司,这个公司在省城的高新开发区里,可以说公司实力很大,这单单从外表就能看出来,在华子建表明了身份之后,当对方的那个老板听说华子建只是一个副市长的时候,他给予了华子建适当的轻视,说:“华市长啊,我理解你们新屏市的想法,但是你也要理解一下我们的难处啊,不是我不想动工,而是你新屏市目前很多地方不具备让我开工的条件啊。”

  华子建一听,人家这话说的真的就有点像领导了,本来那些词是自己准备用的,最后到让人家都用了,这是不是有点搞笑啊。

  华子建就又耐心的和对方谈了好长的时间,对方的口气是很牛的,后来华子建也慢慢的了解到,这个老板在省里的关系是很深的,对自己这样一个小小的副市长,今天还算客气的。

  看看最后谈不拢,华子建也是有等待以后在说了。

  这个老板也客气了一下,说让下面的经理陪华子建吃个饭,华子建心冷笑,我难道是贪图你一顿饭吗,你也太小看我了,等着瞧吧,既然你这样轻视我华子建,我倒要看看,最后谁求谁。

  华子建拒绝了宴请,回到酒店好好的睡了一觉,这一觉睡的真是舒服,一直到二公子的电话打进来,华子建一看手表,也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了。

  “你在什么地方啊,华子建同志,我已经到省城市区了。”二公子咋咋呼呼的说。

  看看这实在也是躲不过去了,华子建就懒洋洋的说:“我在省政府招待所啊,你真赶回来了。”

  “那开玩笑的,兄弟我开车度没说的,你等我,我过去接你,一起吃个饭,给你汇报汇报高路工程情况。”

  “行吧,你到楼下给我电话。”

  华子建起了床,看看外面,虽然是夕阳西下,但还是感觉很热的,房间里倒是央空调,一点都不热,可是华子建还是到卫生间冲了一个澡,换上了一套干净衣服,没等太长的时间,二公子就到了酒店。

  两人也懒得客气,说了两句就下楼去了,二公子对省城肯定是比华子建熟悉了,带着华子建就找了一个豪华酒店,对一个做着10多亿工程的老板,华子建是不用手下留情,更不用有所顾忌,该点红酒就点,该吃龙虾就吃,绝不嘴软。

  二公子可是很奇怪的,他和华子建也吃过好几次饭,今天见华子建如此不客气,就说:“老大,你该不是因为前些天大家把你冤枉了,你气不过,到我身上来报复吧。”

  华子建不屑的说:“你看看你,好歹你还是公子,不就是多点了几个龙虾吗,你都沉不住气了?”

  “靠,龙虾你今天随便点,吃饱,吃吐我都不说什么,只是觉的你今天不大对劲,在哪受刺激了吧?”

  这不说还好,一说又把华子建的情绪有撩拨起来了,华子建长叹一口气,望着二公子说:“不要提今天的事情,不然我真的还要点。”

  “你随便,不要吓唬我。”说着话,二公子‘趴’的一声,就把一张银行卡拍在了餐桌上,嘴里说:“这里面有三百多万,你今天能吃多少就来,看我皱一下眉头吗?所以我还就要问了,你今天怎么了,谁刺激你了。”

  华子建就东张西望的看了起来,说:“服务员呢?等我在要几只龙虾在说。”

  二公子也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后来华子建就说到了自己到开发区的经过,说那个老板如何如何的轻视自己,在最后还说:“这件事情啊,让我感触很多,要说这些年的工作,你二公子也是看到的,我华子建不是吹牛吧,应该算勤勤恳恳的,可惜,有时候勤恳,认真,踏实却未必有用。”

  这话是华子建有感而发的,自己眼看着一个机会,就这样又擦肩而过了,虽然自己的心态够好,但到底还是有点遗憾和失望,不知道接下来的新屏市市长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到底以后好不好配合工作,这些林林总总的问题,让华子建心情郁闷起来。

  二公子一听,心就有火了,说:“你说一下,到底是那家企业,还把他反了,明天我就找人整他一下,高新的工商,税务我都熟悉,弄死他。”

  华子建摇头说:“那到不必,我只是有点感慨,这工作要想做好,和权利是成正比的。”

  这一说权利的事情,二公子就想起了新屏市的问题,说:“对了,那个新屏市不是庄峰倒台了吗?你也不准备运动一下。”

  华子建苦笑一下,对二公子他到不值得隐瞒什么,在说了,现在的事情已经是黄汤了,说说也没什么关系:“你以为我到省城来就是为了吃你几个龙虾啊?”

  “奥,这样说事情还有点眉目了?”二公子也是很关心的问。

  “已经结束了,没我的事情。”华子建的表情很是黯然。

  “为什么啊?那里卡住了?”二公子有点焦急的问。

  华子建看着二公子,就笑了,说:“卡的地方很多,包括你那面。”

  二公子有点莫名其妙,但他也是聪明人,一下就反应过来了,说:“怎么,我老爹和苏省长那里也卡住了。”

  “是啊,不止他们,还有别人。”华子建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

  二公子就思索了一下,说:“要不我们去活动一下?找找苏副省长?”

  华子建端起了酒杯,一口喝掉了半杯的红酒,说:“以我和苏副省长之间的矛盾,谁说也不成?”

  “奥,这样啊,你们到底有多大的矛盾?”二公子过去是不大关注这些的,在一个,华子建和苏副省长都不可能主动和他说起彼此的隔阂和仇恨,这种事情大家只能埋在心。

  华子建一面给自己倒上了酒,一面说:“我只能告诉你四个字:无法调和!”

  二公子叹口气,也一口喝掉了自己杯的酒,说:“你们这是闹的哪一出啊,要是过去相处好一点,这次你不是就顺利的上位了吗?不行,不管怎么样,我一会回去也要帮你问问情况,看看有没有什么补救的机会。”

  华子建哈哈一笑,刚要说点什么,却张开了口,没有说出来,这样犹豫了好一会,说:“要不一会你陪我见见苏副省长?”

  “行啊,你是不是想试一下?那没问题?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说着话,二公子拿起电话:“苏伯伯啊,苏历羽在家里吗?这疯丫头,又跑哪去了,嘿嘿,我想一会去看看你,好好,那我一会就过去。”

  放下了电话,二公子对着华子建眨眨眼说:“一会去了我帮你说,对了,我车上刚好在新屏市收了一块玉石,等会你拿上给他。”

  “这不好吧,多钱?”华子建客气了一句。

  二公子一笑,说:“不要问多钱,你只要知道,你买不起就行了。”

  华子建本来是想客气一下的,现在一听如此贵重,就忙说:“那不成,那不成。。。。。”

  “你拉**倒吧,什么不成,不成,你非要看着那位置让一些无能之辈坐上去你高兴啊,你高兴我不高兴,反正你也不知道价钱,而且你不给他,我也要给他的,本来这块玉石我就是给他老人家淘的,你担心个毛啊。”

  华子建想想也就只好如此了,自己总不能空手过去吧,但现在自己还真的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那就借花献佛吧。手机请访问:

第一秘书(西门吹雪)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05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